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辰峰炎儿《拜邪》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拜邪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辰峰

角色:辰峰炎儿

简介:不叩苍天不信道,他的名——邪!

拜邪

《拜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一字之差

深山之中,老树盘根交错,苍劲古树高耸入云,虎吼鸟鸣不绝于耳,随处可见一片片嶙峋的山石。

山林深处漫布着股股诡异的气氛,虽是烈阳高悬,却充斥着阴冷的杀机,让人不禁产生一股头皮发麻的冲动。

若是瞳力极佳,便可发现一道朦胧身影在其中迅速的穿梭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半刻之后,那道身影终于停滞下来,整片森林也似乎这一刻平静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着黑袍青年人,浓眉炯目,棱角分明的面容显得刚毅无比,但此刻面容却流露出些许疲乏之色。

其黑袍之上已有多处破损,隐约间可见其上斑驳的暗红印记,竟是血液干涸后的痕迹!一股若有若无的强横气息自其体内散发而出,叫周遭的兽类纷纷躲避开来,他们的本能告诉他们,面前的这个生物很危险。

青年人眸光闪烁,环顾四周,而后不由微微吐出一口浊气。

青年人低头发现襁褓之中的孩子正凝视着他,小孩黑亮如星辰的眸子透露出一种发自血脉的亲近让青年人的面容略微的柔和了不少。

也只有在面对怀中的儿子之时,辰峰才能压抑住内心那狂乱如草的心潮。

“炎儿,父亲没有保护好你母子二人,我恨啊!”辰峰悲愤。

“心儿,你等我,待我将炎儿送至族中,我便去寻你,那些家伙,我会让他付出代价!我辰峰对天道起誓:此仇不报……神魂尽散!”眼中流露的狠戾之色令那刚毅的面容看上去都有些扭曲。

“噗!”

下一刹,辰峰猛地喷出一口黑色血块,血块散发着阵阵白色寒气,而后在阳光之下瞬间消融蒸散,最令人震惊的是这黑血所触及之处,植草尽皆萎败,数秒钟内便风化散去,诡异之极。且其脸色也在一瞬间苍白了不少。

望着黑血,辰峰浓眉紧蹙,心道:“这该死的冰忌之毒,若是两日内不赶回族中,怕是想报仇也难了!”

“炎儿,再等下,父亲马上就带你回家!”望着怀中的辰炎,辰峰难得的流露出一抹柔情。

“回辰家?你来得及么?!”

一声厉啸陡然传出,瞬间将这温情的一幕打破。

辰峰眼睛大睁,猛然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虎目微眯,全身的元力澎湃鼓动,一瞬间便将自身的气势凝集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点。

那般声势绝对赶得上八转帝阶!

“看样子是真的走不了了!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

辰峰那越发狰狞的面容此刻渐渐攀上出一抹疯狂之色。

咻!咻!咻!

下一刹,三道身影自天而降,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青色劲装的青年人,其散发出的雄浑气息将数里之内的幻兽尽皆吓散逃离。

甚至一些低级的兽类直接就大小失禁,匍匐在地,不敢妄动丝毫,那般气势之下,威慑惊人。

这青年人……帝阶九转甚至是帝阶巅峰!

看着面前之人,辰峰却出奇的镇定。

感受到辰峰山上散发出的气息,青衣人身后的两人眼神一滞,一个受伤之人还能这般淡定么?再想到辰峰的种种传闻,这二人心下已然有些颤动。

“辰峰,交出这孩子!自废修为,我饶你一命!否则,死!”青衣男子轻声启口,道出这番话之时甚至不曾正视辰峰一眼。

他亦是有这个资本,帝阶九转巅峰的修为足以令其傲视同辈,即使面前的辰峰也是皇阶修士,但此时辰峰那孱弱的八转帝阶气息在其眼里只不过是一只大点的蚂蚱,信手便可覆灭。

且身旁随从的二人也是帝阶七转,这般阵容足以灭一个帝阶八转数次!

“没想到你们竟然也参与了!真是……该死啊!”辰峰单手抱着孩子,瞳孔骤缩,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三人,一股胆寒的煞气正在其身上不断的暴涨。

对于辰峰的疑问,青衣人并未作答,显然是默认了。

“这么说,你是自己找死了?他现在是强弩之末,八转帝阶只是表面的假象!动手!”嘲讽的瞥了一眼辰峰,随即其身旁的二人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显然相较于他们自身的判断力,他更愿意相信青衣人,瞬间陡然掠出。

不过青衣人却没有一点动手的迹象,静静看着一个天才于艰难中凋零败落,这向来是他所乐见的,即使他也是个天才!

在他眼里这是一种艺术,属于天才的艺术!

“炼元阵!”二人双手猛然捏印,刹那间,一道土山般大小的元力巨印呼啸着向辰峰奔去。

那般声势已然到达了皇阶八转的境界,这是一种合击之术,能将他二人的元力产生共鸣,从而产生质一般的变化,威力绝非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望着迎面而来的翻天巨印,辰峰怡然不惧,此时的他只剩下三成实力,对付这二人只能速战速决,后面的青衣人带给他的压力远非面前二人可比。

双手凝为爪状,一道道带着锋锐气息的元力利刃在空中化作一个无形兽爪,携着赫赫威势与那巨印直接相交。

顷刻间,两者砰然相撞,在空中产生一股股冲击波,周遭的参天古树更是被这股冲击波拦腰斩断。

吱吱!!

辰峰看着场中发生之景,眼神忽然一亮,冷喝道:“破!”

.随即,便可看到那道翻天巨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碎。

辰峰身形如深海巨柱般伫立在原地,而另外两人在巨印合击之术被破之时已经被震退数步,孰高孰低,一瞬间便分辨了出来。

“啪啪啪!”

“果然不愧是九星宗门的天才弟子,看样子我这两个没用的属下是拿你没办法了,我只能亲自动手了!不过在此之前,先给你看个东西,我想你会喜欢的。”

那张俊逸的面上忽的扬起一抹微笑,那笑容之下的深意让辰峰突感一阵不妙。

隐约间,一种熟悉的气息从青衣人身上传出。

嗤嗤、嗤嗤!

一团摇曳着的紫金火焰自青衣人指尖缓缓升起,高崇而尊荣的火焰之色显的神秘而诡异。

看到紫金火焰的一瞬间,辰峰的目光便为之一滞,随即浑身的气息开始疯狂鼓动,一种不稳定的情绪在其元力的混乱中体现出来。

“你们将心儿怎么了?!”辰峰眼瞳赤红充斥着一道道血丝,心中隐约升起一种难以言明的悲伤,咬着牙狠戾的问道。

看着辰峰狰狞的面色,青衣人嘴角的笑意更浓,随即淡淡道:“还能如何?自然便是你想的那样啊!”

“啊!!!”辰峰仰天长啸,吼声凄厉。

“你们都该死!”

辰峰怒目相视,原本冷静的心境彻底破碎,一头凌乱的长发此时无风狂舞,一股慑人的气势陡然间自辰峰体内呼啸传出。一股强盛的气浪随之散开。

砰砰砰!

一连串爆响以辰峰为中心传出,几乎每半息辰峰的气势便呈现出一个暴涨。

感受到辰峰气息瞬间变强,青衣人不敢大意,顺势便拍出一掌,帝阶巅峰的元力何等强势。

几乎凝为实体的元力巨掌,散发着令人惊悸的破坏之势,迅猛而出。

与此同时,辰峰的面容亦是产生了极大地变化,一头赤红之色的乱发,面色之上有着道道符籇,眼瞳呈现白色,全身散发着一股股冷厉灰蒙血气,这片古林的半空也渐渐升腾起一中诡异的尸气,且尸气所过之处,万物俱寂,显得有些阴森而可怖。

此时的辰峰宛若魔神附体,透着无尽的煞气。

“九冥神变!斩!”

辰峰一声大喝,一道凝实的灰色巨刃随之甩出,所过之处,空气被割裂出一道道雷光。

嘭!

两者轰然相撞。

但出乎青衣人意料的是,其元力所化的巨掌竟然只是支撑了数息便被摧枯拉朽的斩碎散去。

灰色巨刃的去势稍稍减缓,但威势仍不可小觑。

方才青衣人并未使用任何武技,现在见识到辰峰陡然提升的实力,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

“强行提升实力只是小道,我就让你见识下帝阶巅峰的实力吧!赤炼九重!”

青衣人旋即接连拍出九掌,每一道都夹杂着雄浑元力,携着极热之气,化作九道元力赤龙,九龙合一,化作数十百长的巨龙。

巨龙气焰大涨,张开巨口,试图将那灰色巨刃吞噬炼化。

巨龙吞噬成功后,青衣人脸上的自信之色忽然大变。

“你竟然得到了远古传承!!心火去!”

显然他之前低估了这道灰色巨刃的破坏力,不敢迟疑,弹指间便将掌中的紫金火焰射向巨龙体内。

在得到那道火焰之后,巨龙竟然越发凝实,且浑身鳞甲更清晰,似乎还多了些灵性,威势更甚。

辰峰早已陷入疯狂之中,看了一眼怀中的辰炎,深吸了一口气,旋即,面色竟然一下子沉静下来。

“心儿!我不久便去陪你,可怜了炎儿啊!”一行血泪悄然自辰峰眼角流落。

下一刹,辰峰的面色陡然狰狞。

“明灭冥生,神变神消!我辰峰今日愿以自身之魂献祭,求!冥道加身!”

随后一句句生涩的字句从辰峰的嘴中传出,随着辰峰的念道,其身上忽然漂浮出一个个诡异的字符,缓缓向着其眉心涌去,那种隐晦的符籇充斥着神异的气息,让人不由心生惊惧之心。

轰!

且其气势呈现出剧烈的暴增,转眼间似乎就超出了帝阶巅峰!

“什么!尊阶!”青衣人原本还对辰峰得到的功法有抢夺之心,现在感受到辰峰给他带来的磅礴压力,已经顾不得其他,已然产生遁去之心。

“你们都该死!”森冷如地狱般的沙哑嗓音自辰峰口中传出,其背后虚空隐约的浮现出一个诡异之极的身影,在那道身影下,一切似乎都显得渺小不堪。

接连三道暗灰巨刃甩出,青衣人感受到实力上的差距,瞬间退后,将身边的两个下属甩出,不可谓不毒辣。

几乎眨眼之间,那两人便被巨刃灭杀!

秒杀!!

但说来也怪,一道巨刃灭杀一人后便自然消失,现在只剩下一道巨刃向着青衣人而去。

青衣人忽然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两物,一面盾牌,以及一个飞行器,竟然都是中品魂器!

辰峰默默地望着青衣人,却并未有其他的动作。

最后一道暗灰巨刃散发着阵阵寒意,径直的与那盾牌相交,那道盾牌在支撑半刻后,轰然崩碎,不过灰色巨刃的威力也耗去不少。

身在飞行器上的青衣人并未能避开这一击,张开元力屏障,却也不能阻止这道暗灰巨刃。

就在其快要支撑不住之时,忽然将元力屏障收回,身子陡然一侧,伸出右手,巨刃一斩而过,那条臂膀便悄然化作灰烬。

青衣人吐出一口精血,疯狂催动元力架势飞船逃离而去,显然辰峰这最后一击是特地为青衣人准备的,但他却是未曾料及青衣人会这么果断狠辣,竟断臂求生!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青衣人定然重伤了!且那条胳膊也绝无再生的可能!

毕竟那可是他耗尽神魂献祭得来的底牌!

若不是他神魂早就达到尊阶,也使不出那般武技,不过此时的他也是油尽灯枯,施展越阶禁技透支的可是他的生命力,不然哪会在青衣人准备逃离时而无动于衷呢,若是青衣人坚持留下,他毫不怀疑,最终定然是两者皆亡!

青衣人逃离,辰峰还保留着最后一口元力,毕竟,炎儿还在啊,他不能那么为了报仇而将自己与心儿的骨血给毁了啊……

此时的辰峰依旧保持着尊阶修为,原本还需两日的路程,此时只需要半天便可到了。

……

辰山正在书房,忽然感受到一股磅礴威势降临,且已经完全锁定了他,随即身形一闪,来到屋外。

下一霎便发现了陡然出现的辰峰,此时辰峰怀中托着辰炎,而其自身却早已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随时可能倒下。

“峰儿,你这是怎么了!?”看到辰峰身上密布的伤口和若有若无的气息,看惯风霜的辰山竟不知如何是好。

辰峰抬手,呼出一口气,缓缓道:“父亲,不用多说,这是炎儿,您的孙子,我被仇人追杀,若是可能,我希望这孩子能够平凡的过完一生……若是不然,万不得已之时便将这枚玉简交给炎儿吧,其中有炎儿的身世!”说着,便掏出一块玉简交到辰山手上。

看着辰峰面色苍白,气若游丝,若有若无,辰山不禁老泪纵横,一瞬间竟只得点头。

噗!

辰峰忽然吐出一口黑血,面色越发苍白,“峰儿不孝,望您和大哥替我——好好——照顾炎——儿——”看着襁褓中的稚嫩面庞,辰峰的心在痛。

功法瞬间反噬,冰忌之毒顷刻爆发下,辰峰的意识渐渐模糊,身体渐渐冰冷……

时值冬日,数日之前的大雪已渐渐消融,但那残留在空气中的寒意还是令那迎面而来的微风带着一丝冷冽。

伽罗城是大夏帝国西南的边陲小城。占地面积较小,却也有着数十万人口。所谓山高皇帝远,这里相较于那些大城池,规则十分简单,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而作为伽罗城四大势力之一的辰家便是在这伽罗城中占据着极高的地位。

此时正值子夜,辰家的守卫却异常森严,寒风凛冽,两个身着武袍的威武大汉神色严肃,双目紧紧盯视这周遭的路过的行人,那般肃穆的神态着实叫人侧目。

星光闪动,皎洁的月光尽情的挥洒在静谧的大地上,为大地母亲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辰家一处宽大的庭院内,一个黑发黑眸,长相普通的小男孩正双手托着下巴,痴痴地仰望夜空,在星光下那双黑的发亮的眼睛显得尤其深邃,与那稚嫩的面庞形成强烈的反差,叫人不禁心生诧异。

“母亲……?”小男孩轻声呢喃着,眼中满是迷茫。

“咔咔……”

不远处树丛传来的轻微响声一下子将小男孩的思绪打乱,小男孩无奈的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随即老气纵横的道:“灵儿,快出来!不然小心我打你屁股!”

一个小小的身影缓缓走出,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儿,女孩儿唇红齿白,长着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尤其是那双眼睛散发着一股灵气儿,可以预见,将来必定是个俏丽动人的女子,然而此时,小丫头却皱着眉头,嘟着小嘴,手指把弄着裙子,一脸不情愿的走向小男孩。

“说吧,怎么找到这儿的?鬼精灵!”辰炎立起身子,看着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辰灵儿,辰炎打趣道。

感觉到辰炎似乎没怎么生气,辰灵儿才放心下来,别人她可从来不怕,唯独就怕这个炎哥哥,每次自己的小聪明都瞒不过去,虽然自己被家里人称之为最具慧根的孩子,但她可从都不这么认为,至少,面前的炎哥哥就更聪明。

“嘿嘿,炎哥哥就是厉害,这都被你发现了!”辰灵儿一蹦来到辰炎身边,嬉笑着说道。

“说吧,有什么事啊,不然你这丫头会找到这儿来,都跟你说了多少遍,月圆之夜不要找我,你啊!”说着辰炎抬起手轻轻敲了敲辰灵儿的头。

辰灵儿嘿嘿一笑,说道:“明天就是慧根和灵根的测试了,父亲让我来通知炎哥哥的,还有便是,我希望炎哥哥能够尽全力哦,我对于炎哥哥的天赋很好奇呢,嘻嘻!”

辰炎想了想,心下自有计较,随后道:“好啦,知道了,你这个鬼精灵先回去早点睡觉吧!”

说着便把辰灵儿推了出去。

……

早早的便学会独立思考,相较于同龄人辰炎隐然可以算个小大人。

抬头望向天际尽头的皓月,辰炎不禁陷入了沉思:“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啊,天赋测试……父亲那般天资,我定然也不会差!有家族物资的倾斜,我定要达到父亲那般修为,然后找到母亲,父亲的仇……必须报!”

身在族中,辰炎自然耳濡目染的了解到一些有关自己逝去的父亲的事迹,第一天才、英年早逝,但对于辰峰的死因,族内却始终讳莫如深。

看着其他孩子都有父母的呵护,辰炎总是暗暗失落,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辰炎无意间竟然知晓自己的父亲竟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至于母亲则是一片疑云,也正因如此,辰炎对于母亲的那份渴望才更加热切。

心中对父母那份爱的渴望所产生的推进力支撑着辰炎度过过去的七年时间,而他等待的也正是明日的测试,少年的心思很单纯,仅是让那些把父母从他身边夺走的人付出代价,但辰炎又怎知道为了这看似小小的目标,他又将付出多少努力才能达到。

黑亮的眸子闪动着坚定的光芒,想着,辰炎不禁淡淡一笑,明天的测试他势在必得!再思虑也无济于事。

……

次日清晨,辰家练武场。

此时空旷的场地已经被一群少年站满,一个个叽叽喳喳私下交谈着,场面甚是喧闹。

高台之上,一道身影忽然出现,赫然是当今辰家的族长辰山,双鬓微白的辰山面容刚毅,气色红润,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在他威严的双目扫视一圈后,场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今天是我辰家测试慧根和灵根的重要日子,同时也决定了你们将来在家族中的身份地位,希望大家尽全力展现自己的天赋,为辰家的将来献力!机会只有一次,好好把握!下面请大长老具体讲述测试的内容!”辰山的声音洪亮有力,场下的孩子们也被辰山这番话引得心潮澎湃,这可是出人头地决定命运的时刻啊!

身在人群中的辰炎虽是面色平静的注视着高台,但内心亦是在不经意间火热起来。

随后,一名身穿素色长袍的银发老翁缓缓步出,众人纷纷将目光锁定在其身上,感受到场下那一道道火热的目光,大长老微微一笑,“测试慧根只需要大家进入星辰阵打坐便可,一旦打坐完毕自会被送至阵外,时间坚持越久者为佳,而测试灵根,只需要大家闭上双目,放松身心触摸灵盘便可,下面我们便开始进行慧根的测试!”

说来这慧根的测试在上古极为盛行,古法称之‘合天之根’,对于修士晋级到更高境界有不可估摸的影响,且有些武技需要极高的领悟能力才能施展出其全部威力,是以,慧根越出色对于武技的领悟与使用更出色!

辰家亦是有着这般功法!

然而,随着上古以来天地大变,慧根的测试早已不被人注视,毕竟多数武技还是修习武技的运行脉络,与领悟力没有多少关系,但在一些大族中,虽然慧根的测试耗费资源极多却仍未割弃,不过这和灵根的测试结果相比却显得不是很重要。

所有的少年被分为三组,分别进入星辰阵中。

所谓星辰阵,便是营造出星辰漫天的幻象,能不迷失自我的人便是慧根极佳。

阵内。

辰炎新奇的看着阵内的景色,发现与阵外完全不同,眼前是一片浩瀚的星空,而所有人则感觉在星空中漫步,煞是奇妙。

就在众人纷纷感叹着星辰阵的神奇之时,一道声音自阵中传出:“所有人就地打坐,测试开始!”

辰炎随即便闭目打坐起来,呼吸渐渐平稳,这时他脑海中浮现出一片片星河。

星辰璀璨,晦明辗转,群星流转,一片氤氲光晕缭绕,煞是动人。

在辰炎眼中,这些星河与他每次在圆月之夜所看的相比,显得更加清晰和瑰丽,在这片星河的包围下,辰炎整颗心都感觉到一种恬淡与轻柔,刹那间似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令辰炎不禁沉醉其中。

……

转眼一日一过,近九成的人已经出阵,剩下的几个都是族内看好的天才,然而,辰山却并不着急,要知道这星辰阵可维持三日,更重要的是辰炎还在其中,这意味着辰炎慧根出众,怎能不喜?要知道在族内他虽贵为族长,但还是有人对他这一脉不满,辰炎越出色,他便越是欣慰。

辰灵儿亦是坚持了两日才出阵,却也显得有些疲乏,要知道这可是第二高的记录了,往年连坚持一日半都少有,更重要的是此刻辰炎依旧未出!

众人此刻对于辰炎愈发的好奇起来,在众人眼里,辰炎真正的身世一直是个迷。

相较于外界众人的惊奇,身在阵中的辰炎毫不知情,此刻其他人却在苦苦坚持,他倒是显得惬意安闲。

……

三日已过,大阵自行消失,众人终于能够看清阵内的情况。

辰炎带着一抹微笑,仍是盘坐的姿势,面色间不见半缕疲惫。

半刻后,辰炎睁开双目,缓缓站起身子,见到众人纷纷眼露异彩的看着自己,辰炎黑亮的眸子中满是疑惑之色。

见到辰炎醒悟过来,灵儿便一脸喜色的向着辰炎奔去,那神情仿似比辰炎自身还激动。

“炎哥哥,你好厉害哦,可是第一名呢!我就知道炎哥哥是天才!”

还在回味星辰萦绕的辰炎闻言,微微一愣,“第一?”

环顾四周,辰炎惊讶的发现此刻众人的目光皆是锁定在他身上。

“哈哈!下面我宣布本次慧根测试的名次:第一名!辰炎!

第二名!辰灵儿!

第三名!辰莫!”

辰山毫不掩饰心中的欣喜,现今,慧根纵然不是修炼的主导因素,但自己的孙子孙女能将一二名囊括,作为一家之主,其面上也增添几分荣光啊。

再想到辰炎打破了百年来辰家的记录,辰山看向辰炎的目光更是蕴含着一抹道不明的意味。

“恭喜家主!炎少爷和灵儿小姐都这么出色!真是我辰家的福气啊!”一名身形枯瘦的老者一脸媚笑的拱手道。

辰山微微点头,面前的二长老可是一直都想把自己这边的力量打压下去,这次却是服了软。

“炎少爷果真是继承了我辰家第一天才辰峰的天赋,想当初,辰峰少爷星辰阵中也就呆了了一天半吧,这份记录就算在大陆上也是顶尖了,这份聪慧,堪称无双!”

“是啊!聪慧无双!”

……

听着一句句美赞,辰炎嘴角轻扬起一抹微笑的弧度,少年的高傲这一刻纵不显露,亦是深入骨髓!

他辰炎——辰峰之子,亦是天才!

一个契机能带给人多大的变化?

此刻台下台上的目光皆是锁定着那略显瘦弱的普通少年,那一声声夸赞尽数传入少年的耳中。

少年的眼中流露出的自信毫不掩饰,看似平凡的面容在此刻却焕发着惊异的神采,多了一分难言的魅力,不觉间便叫人多留意几眼。

星辰阵中待了三天却不觉疲惫,这等慧根天赋意味着他对于武技的领悟远超同辈,而至于明日的灵根测试,辰炎更是势在必得!

一般而言,灵根具有传承性,大陆上九成九的灵根天赋都将受到父母血脉的影响,而所谓的变异灵根则是极为罕见。

辰炎的父亲之所以能够成为族内第一天才正是变异灵根的功效,有辰峰的血脉,辰炎对于明日的灵根测试已是胜券在握。

这并非是辰炎的自信,而是出于对父亲辰峰的信任!有一个族内皆敬重的父亲,这是辰炎所有的骄傲!

辰炎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向着高台之上微微欠身,而后便转身离去。

虽是心怀激动但辰炎却很好的掩饰住了,这份喜悦他此时只想去一个只属于他的地方,和一个人分享——辰峰。

灵儿本想跟着走去,奈何高台上的辰山微微的摇了摇头,只得作罢。

“炎儿怕是又去后庭陵园了,这孩子天生就不是平凡的人呐,峰儿你怕是要失望了,唉……”辰山心下微微唏嘘。

……

后庭。

林草茂盛,随处可见精心修剪过的花草,中心处竖立着一块石碑和一方石墓,周遭敞亮环境清幽,显然有人时常前来此处打扫。

这石墓少了几分墓地的阴暗凄凉,反而多了几分温情暖心。

踏着青草坪,辰炎缓缓走向石碑,心情无比平和,在这里,辰炎的心总是能够彻底的平静下来,此时亦不例外。

清风拂过,辰炎的半长的发丝随风而舞。

辰炎凝视着那道石碑,目中渐渐的湿润起来。

“父亲,今日慧根测试我取得第一,明天的灵根测试我相信会更好……你的仇,我一定会报,那些夺走我父亲的人都要死……”辰炎轻声念叨着,最后几句更是微不可闻,那张稚嫩的面庞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令人感觉隐隐有些陌生。

单薄的身影,一块石碑,构成一幅怪异却透露着和谐的画面。

……

次日,练武场。

人头攒动,高台之上更是有着数名身影,辰山居中而立。

辰炎亦是身处人群之中,不过今日的他显然是众人瞩目的人之一,昨日的震撼犹在,相对于他处的嘈杂,辰炎立身之处周遭显得寂静了不少,在这些人心中,辰炎今日必然是灵根测试冠军的强势争夺人选,同为少年,这些人此刻想的除了灵根测试外,还有些许巴结辰炎的意味。

辰炎抬头望向高台,面色微变,眸光闪烁不定。

“没想到长老院都惊动了,看来这次很受重视啊!”

辰炎又哪里知道此次长老院齐出便是被他惊动的,当年辰峰造成的震撼至今仍不能磨灭。

“嘿嘿、炎哥哥这些人现在看上去都怕你呢!”灵儿眨了眨眼睛,笑着打趣道。

对此,辰炎只是耸了耸肩,有些无奈却并未反驳。

一个时辰转眼即过,此时高台之上已经摆放着一块半丈直径的墨色圆盘,圆盘中间有一凹陷处,细细看去似乎是一个手掌的印记。

“把手放入灵盘掌印处,根据灵盘散发的光晕强度可以判定你们的灵根强弱,红橙黄绿蓝靛紫越向上等级越高!下面开始进行测试!”

这里大长老不曾提及一点,那便是这七等之上还有三级灵根,拥此三等灵根之人无一不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天地玄!而所谓的七等划分只是黄级中的具体分配,正因为天地玄三级的天才亿万中也诞生不到一个,所以在一般的家族便省略了更高等的步骤。

随后,一个个少年慢慢走向高台。

“辰尹,五等灵根!”

“辰钦,八等灵根!”

……

有灵根则受到家族的培养,等级越高,享受的资源就越多,测试大半,众人喜的喜忧的忧。

“辰灵儿,嗯?”辰灵儿将手放在灵盘之上,突然灵盘紫色光芒大作,坐在一旁的家族长老和辰山都猛的站起身子,皆是目光紧紧盯视着那高台之上散发着强烈光芒的灵盘,一脸的不可思议。

“一……一等灵根!甚至接近玄品!”

大长老颤着声说出答案,场下闻言,皆是面色露着震惊,而其目光均是锁定在高台那道靓丽的倩影。

“一等灵根啊!我辰家可是出了个天才啊!甚至有机会达到辰峰那般境界!”

“是啊,我看灵儿小姐就不是一般的人,你看我说的对吧!”

……

辰灵儿并不在乎自己所引起的反应,反而是来到辰炎身边,细声道:“炎哥哥加油哦,相信灵根不会比灵儿差的!”

看着灵儿那信誓旦旦的模样,辰炎点了点头笑了笑。

缓缓走上高台,辰炎的一举一动在此刻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也不知道辰炎灵根会怎样?”

“废话!当然是极强的灵根,他父亲的当年可是玄品灵根!炎少爷岂能差?”

……

还未登上高台,场下已是一片议论之声。

来到灵盘旁,辰炎笑着向一旁的大长老微微点头,而后努力平心静气的将双手按在灵盘之上,鉴于辰炎之前慧根测试的震撼,此时在场之人几乎都屏住呼吸,期待着另一个奇迹一秒、两秒、三秒……

灵盘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在场之人此时均是神情错愕,无一列外!

下一霎,场中便爆发出一片哗然之声。

因为,这意味着辰炎——不具灵根!!

意识到这一点的辰炎面色瞬间煞白,脑海一片混沌,眼前也在一瞬间模糊了,只剩下一个声音回荡在耳边:“我没有灵根!我是个废人?!……”

不具灵根,纵是慧根再出色亦是无用,亦是一介废材!

一日之间,天才与废才,一字之差。

继续阅读《拜邪》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小说辰峰炎儿《拜邪》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