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都市屠神》小说最新章节,孟萌萌柳无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都市屠神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孟萌萌

角色:孟萌萌柳无情

简介:混迹都市,暗掌权势,本想低调行事,却不想,麻烦总是不断的找上他,在铲除一个个危机自己以及身边美人的敌人后,豁然发现,自己更是在不知不觉间站在了巅峰

都市屠神

《都市屠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东莱酒吧

夏日炎炎,烈日倾泄下来的灼气,溅射在地面,干枯燥热,车流驶过,烟尘如雾。

柳无情站在丰城火车站的出口,眼神中有些许的迷茫。

“大变样了啊。”柳无情仰望天空,那碧蓝中带着折射出来的一种好像乌云其实并不是乌云的黑色色泽,让他有一种家乡不同天都改变了的感觉。

离家六年了。

嗅着家乡的空气,柳无情有些感叹。

六年过去,家乡已经大变样了,除了火车站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外面的建筑都有很大的改变。高楼拔地而起,原来火车站标志的大商城,也不复远日的繁华,变得门可罗雀,即近被拆迁的边缘。

陌生的环境,让他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

他不认识路了。

柳无情的穿着有些特别,是那种好似古代长袍却并不相同只是接连上下,更像是那种除了颜色和材质不同的连体牛仔。

他的衣服同样是短袖,是那种明显经过了撕扯的改变,头发也有些长,加上一个兽皮靴子,人们只是觉得他有些奇怪很像那种行为艺术者或者本来就是特立独行的人物,倒是并没有形成围观。

“司机,麻烦去一下东南街盛联印刷厂。”柳无情脸上露出笑容。只是他这张脸好像很久没有笑过了,倒是显得僵硬。

司机本是一个比较健谈的人,但是看到柳无情的穿着和长发,以为他是那种外面的混头儿,特立独行,无所顾忌,在外面惹了事才回家的,所以反倒是不敢太过热情交谈,只是从镜子里小心的打量他的脸,正巧镜中折射对上了他的眼神,脑袋嗡的一声,吓得一个机灵。

太可怕了。

柳无情的眼神冰冷,酷寒,好像带着丝丝的杀机,隐约好像还带着一种红光,充满了煞气。

这种眼神,司机从来没有见过,顿时就将柳无情与各种杀人狂魔凶残人物画上了等号,脑海中也立即浮现出最近广播上报道的出租车司机被杀抛尸荒野并被大卸八块的杀人案。立即一个机灵,浑身冰冷。

“怎么了?”柳无情坐上了车,却见车子并没有开动,疑惑的看向司机。

“没,没事。”这时候柳无情的眼神又变得平静而普通,好像之前的偶然一撇只是幻觉,司机摇了摇头,再次打量了他一眼,才发动了车。

柳无情看着车外飞速闪过的景象,眼神惊奇而陌生。

六年,呆在一个恍如地狱的世界,他对于这座城市的认知还停留在六年前他十九岁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对这座城市最熟悉的地方也是东南街印刷厂还有印刷厂附近的一片地区,是以这明显好似大变迁的改变,让他如同在打量一个陌生的城市一般,是带着一种探索的。

终于,在出租车拐进一个街道的时候,他那在这酷热的天气中只要对视就能让人感觉如坠冰窟的眼神,终于抹过了一丝温意。

对这里,他很熟悉。东南街与以前一样,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到了。”司机说道。

柳无情打开车门下了车,从口袋掏出一张纸钱递了过去。正寻思着想待会怎么面对自己父母,就只听刺啦一声,出租车以之前绝没有达到过的速度,急速飞奔,眨眼横移一个车位。

柳无情无语,他哪里知道自己在司机的眼中已经是穷凶极恶的存在。

而恰在这时,一辆红色电瓶车闪过,而出租车速度太快,眼看就要相撞,电瓶车在极度慌乱之下猛地一扭龙头,车子顿时斜斜的撞了过来,位置正好是柳无情的方向。

“啊–”

慌乱间,电瓶车再次变向,旁边是一根电线杆柱子,砰地一声。然后就听一道尖叫声传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两电瓶车装上电线杆眼看就要倒下而坐在车上的一个妙龄女子也要随着惯性甩飞出去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柳无情就闪电般的窜了过去,伸手的瞬间拉住了扶手,让即将弹起的电瓶车猛地顿住,然后另一只手挽过少女的芊细的腰肢,猛地一夹,挽入自己的怀中。

强大的力量让的少女的腰肢紧贴柳无情的胸口,而她的胸前那两道靓丽的风景线,顿时因为惯性将柳无情的脸蛋包裹,温软相贴,那种坚挺中带着柔软的少女触感,瞬间让人血液喷张。

而在柳无情的脑袋埋入那温软的的瞬间,一股处女独有的幽香,立即喷入他的口鼻,诱人沉醉。

柳无情深吸一口气,感觉到这股香气很好闻。

于是再吸一口气……

然后再吸一口气……

然后那女孩就满脸通红的叫了起来,“谢谢你,你放我下来。”

这是一个教养很好的女孩,虽然是被柳无情占了便宜,可还是记得是他救了她。

柳无情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他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别人正确的要求他不能拒绝。所以忙放开了这个因为惊吓而僵立不动的少女,顺带的打量了她一眼,看清了她的摸样后,顿时一呆。

这姑娘,好像有点面熟。

“我见过你。”柳无情说道。

“我没见过你,不过刚才谢谢你了,不然我一定会撞在电线杆上的。”女孩上下打量了柳无情一眼,丝毫没有犹豫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让满怀期待的柳无情有点小受伤,于是他带着点鼓励的神态说道:“你再想想,你应该认识我的。”

“我不认识你,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女孩想离开了,这个人看起来虽然不像坏人,可奇奇怪怪的,还是让她有点害怕。

“你是孟萌萌,鼻涕虫,对吧。”柳无情忙拉住了她的手,不得不揭穿事实。

少女身材高挑,两道眉头好似画上去的一般,柳叶弯弯,非常漂亮。她面容白皙,乌黑的眼睛汪然如水。在她左边的眼角下面,有一个淡淡的好似朱砂般的红点,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美貌,反而更是添加了一份别样的诱惑。

柳无情正是凭借着这一点,才认出已经大变了样的女孩。

“你是?”少女愕然回头,再次打量柳无情,这个外号,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了。记忆中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外号,还是六年前……

“我是你的情哥哥啊。”柳无情心里激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丰富了起来,眼神深处的那抹冷意,也被他收敛了起来,变得淡然而传神。

“情哥哥?!”孟萌萌脸上一红,她像是极为敏感,一羞涩,不仅脸蛋就连耳垂脖子都红透了。接着她猛地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柳无情,大叫了起来,“你是无情哥哥?!”

柳无情呵呵笑了起来,记忆中孟萌萌是那种极为大胆的小女孩儿,每次跟在他的身后都是情哥哥情哥哥的叫着,亲戚邻居说笑也犹自不理,反而叫的更欢,别人戏说以后嫁给柳无情她反倒更加高兴,看那人都变得顺眼。

没想到几年过去,长大了的她更变得比以前羞涩了起来。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孟萌萌犹自还有些不敢相信,上下打量着柳无情,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却还是依稀能从面孔上看到以前摸样的男人,她眼中满是惊喜的神色。

“是的,我回来了。”柳无情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你可算回来了。”孟萌萌再次打量了柳无情一眼,带着一丝责备的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你都去哪里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我们……我们都以为……”

“以为我被扔江里去了?”柳无情微笑,心里也却非常愧疚。

当初他年轻气盛,学了一点功夫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最后惹上了道上的一个老大,对方放话出来要他一条胳膊,他尽管表面上不在乎,可心里还是紧张害怕,最后还是在朋友和家人的劝说下跑了。

这一走,就是六年。

想到这么多年经历过的事情,他的心都有些颤动。

“对了小鼻涕,你现在是读几年级了?”柳无情帮着她把电瓶车扶好摆正位置。电瓶车经过柳无情最后的稳定,虽然车头撞了一下,可并没有坏掉。

“人家都高三了。”孟萌萌皱了皱秀鼻,“无情哥哥,我不跟你多说了,快回家去吧,柳伯伯这些年找你都快找疯了。”

柳无情点了点头,就要跟她一起走进印刷厂旁边的职工楼。不过正在这时,孟萌萌突然‘哎哟’一声,向后倒去。

柳无情手疾眼快,大手一捞,直接把她搂在了怀中。

只不过这一下,好巧不巧的,柳无情的大手正正的附在了孟萌萌的香臀上。

夏天人本来穿的就少,孟萌萌全身上下就一套连衣裙,薄薄的一片,柳无情的手附在上面,立时感觉到了那种惊人的弹性和柔软的触感。

“好滑,好软……”

心中一荡,柳无情心立时变得火热了起来。下意识的,柳无情手一捏。

“无情哥哥…”

孟萌萌懵了,嘤咛一声,满脸通红。

“感觉怎么样?”柳无情关切的说道。

这话问出来,柳无情自己也感觉自己有些无耻了,捏了人家屁股一把,还问人家什么感受,实在是,无耻啊无耻,淫荡啊淫荡。

“还好……就是,你能不能,先稍微,离远一点……”孟萌萌用小手轻轻的推开了柳无情一点,然后伸出青葱般白皙的手指,往两人接触的地方指了指,面色如霞。

“咳咳–”柳无情往下一看,登时老脸一红,只见自己的兄弟昂然挺立,露出狰狞的一面,正狠狠地隔着衣服顶在孟萌萌的腰间,偶然跳动,带动着衣服也跟着滑动了起来。

连忙一撅屁股,让得自己那有些怒放的兄弟离开了那片柔软。

“还有什么事?”见孟萌萌此时还是面有难色,柳无情关切的问道。

“那个什么,能不能,把手也放下…我能站得住。”孟萌萌脸色绯红,紧咬着下边嘴唇,声音细如蚊鸣。

现在她已经站直了身子,可屁股后面柳无情的大手还摁在上面,那悄然传过来的热力,让她浑身发软,心如鹿撞。

“哦哦,应该的应该的,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怎么样,脚扭伤了没?要不要紧?”柳无忙将手离开了她的翘股,不过仿佛手中还残留着那股柔软和弹性,悄悄地攥了攥拳头,心下感叹,“长大了啊,全身都长大了啊,哪里都大了,越来越大了……”

“没事了,我能走。”小姑娘摇了摇头,随着柳无情的手拿开,她竟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刚走两步,腿有一软,一直小心跟在后面的柳无情连忙扶住了她。

这时候他没再占她便宜,扶住的是她的腰部,不过看起来两人的姿势还是有些暧昧,孟萌萌整个身子,几乎都靠在了他的身上,从后面看去,就好像两个情侣走在一起,恨不得将自己的身子整个都揉进对方的身体里面去一样。

“你脚看来是扭伤了,我来看看吧。”柳无情说着,一手直接将那电瓶车停好,然后扶着孟萌萌走到了一旁的石墩上。这种石墩是那种立体正方形的小石墩,几块叠在一起可以当凳子的,就在一旁的杨树底下,偶然有人坐在上面乘凉。

“果然扭伤了,都有点肿了。”扶着孟萌萌坐下,柳无情小心翼翼的帮她脱了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仔细的看着。

孟萌萌的脚很白很直,一般人的脚就算再怎么保养,偶也会有些许的弯曲,可她的脚却完全不是这样,根根笔直,且如青葱一般,雪白润滑,非常养眼–这绝对是美足控的最爱。

而在这雪白美足上的那一点红肿,看起来就显得异常显眼触目惊心了。

“没事,只是扭到了,我帮你揉几下就好了,绝对没有后遗症,而且很快就能正常走路了。”柳无情说了一句,然后就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很认真很细心。

孟萌萌脸红红的,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她目光一闪,看向了柳无情,他的衣服有些特别,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头发也有点长,有些蓬松,但好像并不是没有经过打理。

孟萌萌心有点酸酸的,异常难受,“这几年,无情哥哥肯定过的很不好,也许吃都吃不饱。”想到这里,她眼睛都有些发红。

不过就算柳无情看起来有些衣衫褴褛,可在孟萌萌离他这么近,却没有闻到什么酸味臭味。相反,在他的身上,好像有一种奇怪的芬香,非常吸引人,越是靠近,香味越是强烈,,越是闻到,越是想闻。

不由得,孟萌萌靠的越来越近了。

柳无情像是感觉到了孟萌萌的移动,抬起了头,笑了起来,“怎么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像是经过了千百次的排练一样,她恰好靠近,他恰好抬头,两人的嘴唇,就是这么切合的,亲吻在了一起。

那软软的带着对方嘴唇温热的感觉,如电光一般,闪在了两人的心头,刹那永恒。

柳无情僵住了,孟萌萌也傻了。

他们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巧合的事。

“唔,我,你……”孟萌萌眨眨眼,然后闪电般推开柳无情,整个脑袋都低了下去,双手捂着脸,好像鸵鸟一样,不敢抬起头来。

柳无情脸也有些发红,尴尬的说道:“咳咳,那个什么,意外,这纯属意外哈……不过说真的,还真甜,哈哈……”

“无情哥哥……”孟萌萌快哭了。

“哈哈,好了好了,你腿现在没事了,站起来试试。”柳无情有些招架不住了,连忙转移话题。

好一会儿,孟萌萌才强压下心中的羞意,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果然完全不疼了,心中欢喜的她还轻跳了两下,也没有什么异样。

“走吧,回家看看。”突然,柳无情脸色一变,有些紧张了起来。

闻言,孟萌萌乖巧的点了点头,只是看向柳无情的目光,变得不同。

孟萌萌和柳无情家一样,父母都是盛联印刷厂的老职工,不过孟萌萌家相对要好一点,他爸当时就是印刷厂的五号车间的生产队长,工资待遇相对要好一点。而柳家的家境,却糟糕的多。确切的说,是他家的情况一直都不怎么好。

父母都是盛联印刷厂的普通职工,而他父亲也是属于那种比较老实巴交的人,一天都打不出一个屁来,升职基本无望,一家人全部的工资也才两千出头,再加上母亲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生病抓药,还有柳无情以前的学费,基本上一年到头都是平平淡淡的过着,别说衣食无忧,就连温饱都算勉强。

而现在柳家的房子,还是当年父亲作为印刷厂正式工时候分配的夫妻房,一楼一底,门口两米外就是另一栋楼房,常年不见太阳。房子内部也不算宽敞,四五十平房,夫妻两人还凑合,加上柳无情,便显得拥挤了。

“哟,萌萌啊,带男朋友来了?”当柳无情和孟萌萌走到职工楼的时候,一个邻居调笑着说道。

“常伯,我是柳无情啊,老柳家的,您还认识我不?”这时,柳无情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问道。

“老柳家的小子?那个离家出走的败家玩意儿?呸!”立即,刚刚还笑容满脸的老头儿就板着脸,呸了一口,“老柳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还知道回来?”

老头儿的年龄大,嗓门也高,话音刚落,周围很多人就走出来看个稀奇,对柳无情指指点点的,总之没什么好话。

柳无情耸了耸肩,本以为会受到欢迎,没想到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臭骂。

外边热闹的景象显然惊动了柳无情熟悉的房间里的人,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在门口站着一个以见华发的女子。

在外人面前他可以假装毫不在意,可在面对这个老人的时候,他心里脆弱的防线立即轰然崩塌。

柳无情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一百四十多斤的汉子,‘噗’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妈,我回来了……”

“儿子,真的是你?”李凤秀眼泪模糊,身子都有些颤抖。犹自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慌慌张张的伸出了有些枯槁的手,颤抖着要抚摸柳无情的脸庞,却好像生怕这一切都是梦境一般,犹豫着不敢靠近,那惶恐中带着的喜悦,恰是显露出李凤秀心中最真实的反应。

等了六年,盼了六年,在即将绝望的时候,儿子回来了。

“妈,是我,我回来了。”柳无情那常年冷漠的眼神,也在看到那记忆中熟悉的母亲的更加苍老了一些的面孔的时候,变得模糊了起来。

流浪数载,对柳无情来说,心中最为挂念的,就是老家中永远忙碌的母亲,还有虽然沉默却脊骨如梁撑起一家天地的父亲。

“爸呢?”柳无情抬起了头,说道。

“你爸……”李凤秀原本喜悦的心情沉默了一下,然后脸上就露出了愁容,“你爸,他被人打了。”

“被打?怎么回事?”柳无情心中一颤,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心中涌现出一股桀气。

儿子突然而来的吓人表情让李风秀吓了一跳,好在柳无情时刻注意着母亲的表情,脸色的桀气只是一闪而过。

印刷厂的效益很不好,在十多年前的一次辞退风波之后,再次迎来了一次大裁员。很不幸,柳无情的父亲柳侯坤正是被裁员的人之一。

没办法,为了家庭,柳侯坤只得找了一个为酒吧打扫卫生的工作。

他就是在酒吧被打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手术室里两个多小时了。

听到柳父被打的消息后,周围的邻居都非常震惊,相约着要一起过去看望。不过最后还是被李凤秀给拦住了,然后和柳无情还有孟萌萌一起赶去了医院。

孟萌萌是执拗要去的,两家人的关系非常好,细说起来还有点亲戚关系,是以孟萌萌提出过来,李凤秀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下来。

问清楚了急诊室的位置,他们便连忙赶了过去。恰好柳父已经做完了全身检查出来,只是此时仍然处于昏迷状态。

看着病床上那熟悉的脸孔上密密麻麻缠绕着的纱布,还有那隐隐透露出来的血迹,李凤秀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孟萌萌吓得捂住了嘴,柳无情的脸色也很难看,只是他并不怎么习惯表达感情,只是用力的握住拳头,劲力蓬发。

李凤秀跑到医生面前,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袖,问道:“医生,我家老柳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

医生看了李凤秀一眼,安慰似的说道:“还好及时送了过来,我们也很快的进行了手术……他的脸上和身上有不少皮外伤,当然我们已经进行了清洗和包扎,不过他有脑震荡,这个就比较严重了,所以需要在医院多修养一段时间。”

“脑震荡?”刘凤秀大惊,“他怎么会有脑震荡?”

“你们不知道?”医生诧异的说道:“他的后脑勺破了一个大洞,应该是靠在了桌角或者是被某种尖锐的重物击倒引起的,从他身上的伤势来看,他是跟人打架引起的……”

“哦对了,送他来的人交了两千块预留款,不过这还不够,所以你们还需要准备一些钱,具体多少你问前台,不过估计得好几万……”说着,摇了摇头,走了。

“几万?”李凤秀脸色一变,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家里本来就紧张,再加上前些年她老风湿犯了废了好大一笔钱,根本没余下什么存款,别说几万,就连几千都拿不出来。

李凤秀眼泪婆娑,颤抖着手握着柳侯坤的胳膊,“老柳,你可千万别有事啊。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儿子,虽然你平时不说话,可我知道你一直没有放弃找他……不过现在,你看,我们的儿子无情,他回来了。他就在这里,你千万别有事啊……”

孟萌萌眼睛有些红,捂住了嘴说不出话来。

柳无情咬着牙,呼吸变得粗重。

没一会儿,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在听到消息看到柳侯坤情况的时候,心慌意乱的李凤秀没忘记报警,刚才就有两个警察过来了解情况,现在可能是有了一些消息。

“警察同志,事情怎么样了?”看到警察过来,李凤秀连忙问道。

进来的两个警察穿着制服,一个有些高瘦,一个则显得有些矮胖,看到病房中站着的孟萌萌眼睛一亮,态度也有些和善了起来,高瘦的警察出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病人休息了,可是我们公务在身,实在没有办法。”

“没事没事,只要能严惩坏人就行了,可惜我家老柳现在还昏迷着不能录口供……”李凤秀连忙摆手,站在后面的孟萌萌也开口问道:“坏人抓到了没有,是谁动的手。”

柳无情也露出倾听的神色。

闻言两个警察顿时都有些为难了,最后还是那矮胖的警察回答道,“事情有点麻烦,我们派人到东莱酒吧查案取证,现场干干净净,那里的人也一致认定是柳先生自己摔倒撞在了桌子上,所以……”

人就躺在这里,是什么伤他们作为警察经验丰富自然清楚,可东莱酒吧有背景,做事干脆有经验,没有证据他们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

还有句话他们没说,就算柳侯坤清醒过来指认凶手,没有其他证据,这件事情最后还是会不了了之……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李凤秀失声道。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孟萌萌也气呼呼的说道。

“这个……现在只能等柳先生清醒过来,然后依靠他的口供抓人了,只是……我还是跟你们说实话吧,证据不足,就算柳先生一口咬定了凶手,对方也完全有理由开脱,所以只能是你们能提供其他证据,或者东莱酒吧的人改口供,不然,很难办……”

李凤秀一下子丧了气,脸上满是无奈和茫然,良久才面无表情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

等到两个警察离开,孟萌萌还是气不过,气呼呼的说道:“这个混蛋太可恶了,难道以为这样做犯的事情就没人追究了吗?那酒吧里的人也很可恨,助纣为虐,迟早有人会收拾他们的……”

“只能等老柳早点醒来了。”李凤秀对那些人也是恨极,可看着躺在床上的柳侯坤,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

“是谁把爸送过来的吗?”柳无情突然问道。

“你喜叔。”李凤秀说道:“他以前也是印刷厂的员工,还在职工宿舍住过,后来下岗了就搬出去了。”他和柳无情的老爸一样,都是东莱酒吧的扫地员。

“无情哥哥,你是想……”

“我去找他。”柳无情直接说道:“小鼻涕,我妈这边你先帮忙看一下,我去去就来。”

柳无情说着,也没管母亲的呼叫,直接走出了病房。

他心里压抑着怒火,他怕自己的表情显露出来,吓到了母亲。但是他是真的怒了,欢天喜地的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闻这样的噩耗……他的脾气向来不好,他的怒火需要人承受。

离开这个城市太久,柳无情对周围的环境一点都不熟悉。好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他没钱,可别人看不出来。

所以,他又叫了一辆出租车。

“东莱酒吧。”柳无情坐上车报出了地址。

柳无情知道的也不多,连自己老爸是谁打了都不知道。所以他东莱酒吧他是必须去的,不管是确认还是讨回公道……

一路无话,出租车很快就将柳无情送到了东莱酒吧门口。

七月的天,天气闷热,恰巧旁晚下了一场雨,在东莱酒吧门口形成了一个小水洼,出租车驶过,水花飞溅,顿时一旁走过的行人被溅了一身。

被溅了一身的是个小青年,二十来岁,穿着短裤和背心,粗壮的手臂上,清晰的纹刻着一个狼头。

显然,他不是什么好人,

“卧槽,司机你给我死出来。”

青年追上来了,用力的拍着出租车的车顶。

“大哥,对不住了,没看清路。”司机四十多岁,面对着二十岁小青年,还是陪着小心,喊着大哥。

“没看清路?你瞎眼了啊,兵哥知道吗?那是我大哥,只要我一招呼,立马就能喊一堆人把你车给砸了你信不信。”眼见司机连连点头一个劲的说信,青年暗喜,大模大样的走了过去,瞪着司机,“说吧,现在怎么办?我这套衣服,昨天刚买的,大几千块钱……”

闻言,司机嘴巴发苦,知道遇上了无赖,被看上敲竹杠了,哭丧着脸说道:“大哥,我身上真没钱,要不,我让我媳妇帮你洗洗?”

“没钱?”青年眼睛一瞪,甩手就给了司机一个耳光,骂道:“靠,你当老子是傻子啊?赶紧交出来,不然等会在你身上搜到了,嘿嘿,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司机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疼痛,心中愤怒,却不得不屈服。

柳无情看不过眼了,用力的推开门,恰好那青年就在车门旁,砰地一声撞在了这个青年的身上,直接将他撞了个跟斗。

“卧槽,你tm作死啊。”这一下,青年摔得有点狼狈,再加上他刚才闹腾已经有几个人在边上看着指指点点,丢脸丢大了,不由有些恼羞成怒,快步走过来直接拎住了柳无情的衣领,一用力。

好重!

拎不动?青年一愣,接着就感觉整个身体好似腾云驾雾一般,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这才从后背上传来。

“瞎眼了吗,没看到我要下车?还有,知道我这套衣服多少钱买的吗?大几十万,你看一下子就被你弄皱了,现在你看着办吧,不赔个万儿八千,别想走。”柳无情一伸腿,踩在青年的肩上,那青年拼命挣扎,却始终不能移动分毫,脸不由得涨得通红。

角色的对比转换实在是太快了,这青年到现在都还有些发蒙。

不过他发蒙,柳无情可不会发蒙,见他没有反应,直接拎住他的衣领,单手就把他提了起来,甩手就是两个巴掌,“听到没有,爷可没有时间跟你啰嗦,识相的话……”

这两下巴掌终于让他有些清醒了,身子一个哆嗦,忙叫道:“大哥,是我不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的衣服我陪还不行吗,这是五百……啊是一千……全……全给您了……”

青年本想掏出五百块钱消灾,没想到空中不好受力,加上心理太紧张了,将口袋里的钱全掏出来了,吓得又是一个哆嗦,却不敢将其他钱要回来,只是小心的看着柳无情,面色僵硬难看。

“这还差不多。”柳无情没有客气,直接将钱接过,然后将它甩开。

有了钱,这车费可不就有了,柳无情直接抽出一百块钱,递给了司机,笑着说道:“好了,这是车费。”

“好,找你钱。”司机没有什么客气不客气的,见麻烦解决了,连忙飞快的找出零的,也不想在这里拉个回头客了,直接离开。

“东莱酒吧。”

东莱酒吧并没有因为今天发生了打人事件而停业,反而随着天色渐暗,过来喝酒聊天的人越来越多了。

柳无情站在酒吧门口,看了看门口的招牌,推门走了进去。

对喜叔柳无情有印象,他很容易就找到了他。对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秃着半边脑袋,瘦的跟竹竿似得。

继续阅读《都市屠神》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都市屠神》小说最新章节,孟萌萌柳无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