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最新章节,韩丁林必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韩丁

角色:韩丁林必成

简介:简介:青年律师韩丁在南方小城办案时邂逅模特罗晶晶,一见倾心
出身富贾之家的罗晶晶在遭受了父亲突逝、家族企业破产、男朋友失踪的打击后,孤身流落京城
处于单相思中的韩丁巧遇为生计沦为橱窗模特的罗晶晶,将她带回家中,百般呵护
正当罗晶晶心怀感激融入韩丁的生活时,她的初恋男友、一桩凶杀血案的在逃嫌犯龙小羽出现了,罗晶晶眼见龙小羽被捕,痛苦欲绝,她断然抛开韩丁的恩情,奔走解救龙小羽
为了留住罗晶晶,韩丁接下龙小羽的案子,为他作无罪辩护
在一次次对龙小羽调查取证的过程中,韩丁渐渐了解了龙小羽与罗晶晶浪漫而隐秘的爱情,以及龙小羽内心深处对贫寒的恐惧、对金钱与体面的渴求
龙小羽被押上刑场的关键时刻,韩丁找到的新证据
龙小羽起死回生,被无罪释放,但新的危机步步逼近,杀人案真相最终揭开之时,爱情与恩义都已无从救赎一个扭曲的灵魂……
海岩笔下最纠结绝望的爱情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老林得的是急性肺炎,高烧连着几天不退。老林和老婆正办离婚,所以在他入院后的第三天从北京匆匆赶来的,是和老林相好并且以后可能成为他儿子后妈的那位“第三者”。同一天所里也来了电话,对韩丁的去留做了指示:既然法院表示近期不会开庭,所里也就不再另外派人来了。所里让韩丁听取一下制药厂对这个赔偿案下一步的打算,然后和老林的如夫人交接一下老林,就可以回来了。

于是,韩丁就去找制药厂的那位厂长谈了一下,问他厂里对赔偿案的立场有无变化。对此,厂长未做任何答复。罗保春一死,制药厂天下无主,连厂长也说不清这个厂子下一步该怎么办,谁还有心思琢磨这个小案子?他颇不耐烦地对韩丁说:“厂里这些天上上下下都在忙罗老板的后事,我看你们先回去吧。原来罗老板同意你们坐飞机还是坐火车?坐飞机?那好,你就买机票吧,回去以后把机票寄回来我们给你报。”

于是,韩丁就去买了飞机票。走前他独自去黄鹤湖风景区玩儿了一趟,花了两个小时爬上了并不算高但需要慢慢盘桓而上的移来峰。站在移来峰的山顶向南远眺,几乎可以看到黄鹤湖风景区的全貌,当然,也可以看到罗保春那幢别墅灰色的屋顶。山上的空气很清凉。远远地看,湖面上罩了一层雾一样的低云,黄鹤湖的形貌就在这层云雾中若隐若现。也许正是这种难以一目了然的朦胧造就了黄鹤湖的美丽,这让韩丁想到了罗晶晶,那个让他关注并为之担忧的神秘的女孩,不知此时会是何种心情?那份突然而来的财富会消解她突然而来的悲痛吗?会消解她今后永远的孤独吗?

从山上下来,回到城里,韩丁心里怅怅然没有着落。不知自己真的悲天悯人,还是害了单相思病。晚上独自在街上吃了点饭,回宾馆后百无聊赖,也没兴趣看电视,洗了澡就想睡觉,刚上了床还没关灯,电话铃就响了。

来电话的是制药公司的王主任。

王主任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鬼鬼祟祟,他先问:“你是韩丁吗?”

韩丁说:“是啊。”

王主任又问:“屋里就你一个人?”

韩丁说:“对,就我一个人。”

王主任说:“我有点事想找你谈谈,你能出来一下吗?”

韩丁说:“出来?上哪儿啊?”

王主任说:“你到元府大桥这边来,桥头路东有个滨河茶舍。你要个出租车,说去元府大桥司机都知道。”

韩丁觉得王主任的口气有点反常,加上自己刚刚洗完了澡懒得动窝,于是便说:“不好意思我已经睡了,要不是什么急事明天再说行吗?明天我下午才走呢。”

王主任在电话里的声音既客气又执著:“真对不起了韩律师,我找你还真是有个重要的事。林律师病了,我现在只有找你了。”

韩丁说:“到底什么事啊?”

王主任说:“我们还是见面谈吧。”

韩丁想了想,这几天与这位王主任接触,感觉他总的来说还算是个沉稳正派的人,看看时间也不过才九点多一点,人家约他出去谈事情,似乎犯不上这样疑神疑鬼。于是他再次问了那个什么大桥和桥边的那家茶舍的方位,约了不见不散,便挂了电话,起身穿衣,锁上门出来了。

他按照王主任的指点,在宾馆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开到元府大桥去。他以为去元府大桥要走半个城呢,没想到只绕了两个弯,总共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平岭本来就不大,五分钟足以把韩丁从灯火辉煌的市中心带到一处说不清是哪儿的边缘角落。这里除了大桥上的路灯之外周围很暗,而这座元府大桥似乎也并非城里人出来过夜生活的往返之途,因此桥头路东的那间茶舍自然极其肃静萧条。韩丁推门进去,昏暗的烛光中,只有两桌客人守着角落,一桌在交头接耳,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另一桌在玩着纸牌,只出牌不出声。韩丁站在门口四下寻找,不见王主任的踪影。一个穿中式大褂的茶童走过来躬身询问:“先生一位?”韩丁说:“我找人。”茶童说:“您是韩先生吗?”韩丁说是。茶童马上转身引路:“噢,韩先生请这边走,您的朋友在楼上。”韩丁这才发现左手方向还隐蔽着一处险隘,那是一扇小门连着的一条小夹道,夹道里藏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楼梯。他跟在茶童身后,沿着这条又窄又陡的木板楼梯上了二楼,进了一个日本榻榻米式的包间。包间很小,进屋要先脱鞋。屋子当中摆了一个炕桌,炕桌上点了一只油灯,油灯边上已经坐了一个人,见韩丁进来,忙起身来迎,把韩丁让到桌前坐下。好在炕桌下面是空的,可以把脚放进去。韩丁最怕像日本人那样盘腿或跪着。

等茶童上了茶和几样小吃,关门退下,韩丁才环顾四壁,半笑着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啊,至于到这么个神神秘秘的地方见面吗?跟特务接头似的。”

王主任没笑,低头思忖少时,抬头开口:“韩律师,不是我要找你,是另一个人要找你,我是代替这个人来和你见面的。”

韩丁收了笑:“谁呀?谁要见我?”

王主任说:“我们罗董事长的女儿,罗晶晶。”

罗晶晶?

韩丁吓了一跳,脸上不露声色,心里有点激动,他竭力平静地问:“罗晶晶,她干吗要见我?”

王主任未即答言,一副说来话长的表情,先是深深叹气,然后慢慢开口:“噢,这几天,我们公司真是乱套了,几个头头谁也没有心思抓生产抓销售,都忙着争权夺利了,再闹下去真要把工厂拆了分产到户了。”

韩丁诧异地问:“怎么会呢,我不是已经宣读了罗老板的临终遗言了吗?这个厂已经归他女儿罗晶晶了。罗晶晶是他唯一的亲人,本来就是法定继承人,现在又是遗产继承人,她的继承权无可争议。”

王主任摇头道:“她一个还没长大的女孩子,本来就不清楚公司里的事情,现在突然经历丧父之痛,哪还有心情管公司的事?今天我听她家保姆说,前些天她男朋友又不辞而别,把她给蹬了。她都快崩溃了,哪还能再管公司里的事啊?”

韩丁愣了一下,话头不由自主地离开了继承权问题,移向他最敏感的方向:“她有男朋友?干吗的?”

“谁知道,我也没见过,是听保姆这么说的。”

韩丁穷追不舍地盯住这个话题,问:“她男朋友为什么把她蹬了,就因为她父亲死了?”

王主任说:“那还能因为什么,罗老板一死,下面众叛亲离,罗晶晶根本控制不了局面。现在谁都看得出来,这公司说垮就垮。树倒猢狲散,这在咱们这种社会里还不是常有的事吗?”

韩丁沉思下来,心里琢磨着王主任的话——罗晶晶有男朋友,吹了。这对韩丁来说,不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他脑子里杂乱无章地思索着,嘴上刻意掩饰地喃喃:“挺大的公司,怎么会说垮就垮呢……”

王主任的声音倒是很镇定:“我们公司的情况也确实比较复杂,财务上这几年一直比较紧张,搞扩建工程又借了银行不少钱。公司虽说是罗保春的,实际上像厂长、总会计师这些人,罗总过去都答应过给他们干股的,听说罗总和他们之间有过口头协议的。这几天外边也都知道罗总不在了,银行、供货商都来人逼债。昨天是厂里发工资的日子,工资不知为什么没发,工人们今天都不干活了,从厂部到车间,谣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甚至说罗晶晶不想办这个厂了,想卷了钱一走了之。工人们都急了,厂里的东西见什么拿什么。厂长和总会计师他们几个人也放出话来,说他们会全力保护所有职工的合法利益,还说这厂子是他们辛苦干出来的,绝不能让一个黄毛丫头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地给毁了。罗晶晶现在连公司都不敢去,她这两天就躲在她爸的别墅里哭。那别墅也是租的,下个月五号又该付今年的租金了,厂长和总会计师给不给付还不知道呢。不给付人家风景区管理处就往外轰人了。唉,罗晶晶哪里斗得过他们,她还是个孩子呢。”

韩丁听着,愣了半天,问:“那她找我干什么?”

王主任盯着韩丁,没有马上回答,那一刻四周静得只剩下灯捻爆破的噼啪声。油灯发红的光芒使他的五官深陷,并且微微颤抖,那悠长的沉默让韩丁捉摸不透。

王主任慢慢开口:“她要我找你,是希望通过你,请你们的律师事务所接受她的委托,作为她的代理人,接管保春制药有限公司。”

韩丁睁大了眼,半张着嘴没说出话来。他的心被屋顶那片阴影抖得有几分激动。他镇定了一下,开口问道:“是她要找我的,还是你要她找我的?”

王主任答道:“是她要找你的。”停了片刻,又补充道,“是我建议她找你的。”

韩丁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愣了片刻,才说:“这种事,你们完全可以找本地的律师事务所,本地律师可能对这儿的工商财政税务司法等等部门更熟悉,接管企业这种事少不了当地这些部门的支持,否则根本办不了。”

王主任摇头:“这里的律师事务所和我们厂长他们,和那些供货商、和银行、都太熟了。平岭这地方太小,在场面上混的人三绕两绕都能搭上朋友,和这些人有冲突的事,我们不敢找当地的律师。而且,请你们北京的律师出面办事,这边的执法部门也不敢乱来。对北京来的人他们毕竟会相当小心,因为他们觉得北京的人多少都有些背景的,说不好哪一个就有通天的门路。”

王主任说完,透过油灯的火苗看韩丁,等着他表态。韩丁说:“那这样吧,我回去把你们的想法向我们所里报告一下。据我知道,我们就是接受了你们的委托,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也不可能直接去接管一家企业。不过,我们可以作为业主的代理人来组织这项工作,代表你们委托会计师事务所查账封账,委托资产管理公司把企业的财产和日常的经营运作管起来。管理的期限可以根据情况由业主来决定。也就是说,由罗晶晶来决定。”

韩丁的这一席话,都是以前在学校里听课听来的,但如此一说,让王主任的面孔立刻开朗起来,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意思说到了一块儿,两个人的神情都放松下来,又如此这般地切磋了一阵,看看时间不早了,便由王主任喊茶童来结了账,两人一前一后下得楼来,楼下的那两桌客人不知何时已经人走茶凉作鸟兽散。韩丁和王主任并肩走出茶舍。握手告别时,韩丁突然想起什么来,郑重地说道:

“噢,对了王主任,罗晶晶如果确实有意要委托我们的话,还需要她出具一个正式的委托书,这份委托书要由她亲笔签名。也就是说,她无论委托我们什么,都必须是出自她本人的真实意愿。”

韩丁的这段话以及这段话所包含的那层不放心的意思,王主任当然听得明白,连连点头说:“那当然,那当然。这样吧,你明天不是下午的飞机吗,明天上午我把罗晶晶叫出来,让她和你见个面,你们当面谈一谈,怎么样?”

韩丁本来想客气一句“这倒不必”,但话到嘴边,迟疑一下,说出口却是:“好……好啊。”

于是,就这么说定了。他们简短地约定了第二天和罗晶晶会面的时间和地点:时间是上午十点整,地点是市郊的石佛古刹华严寺。在韩丁听来,和今天一样,也有些特务会面或地下党接头的味道。

直到分手之后,在回宾馆的路上,韩丁才真正地兴奋起来。他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凭空而降的机会,让他在明天,并且在今后,和罗晶晶发生如此近且直接的交往。如果他们以后真能成为朋友,甚至,进而互相走进对方生活的话,那么今夜,他和王主任在平岭元府大桥桥头路东河滨茶舍楼上单间的密晤,就成了一个值得永远纪念的时刻。

当天夜里韩丁入梦,梦见一片璀璨的强光将他笼罩,在眼花缭乱之际他看到一位盛装少女人面桃花一闪即逝。醒来之后他竭力追想梦中的这个刹那,他断定那正是在平岭世纪大饭店的发型晚会上第一眼看到的罗晶晶。这个在聚光灯的辉煌中色彩强烈的印象,在韩丁心中始终是一个灿烂的艺术而非一个生活的现实,连梦见她时也是这样。

第二天,韩丁如昨晚之约准时去了位于平岭南郊的华严寺。

华严寺里空气清幽,古木参天,游人寥落。寺的后院,有一座大殿倚山壁而建,殿内供奉着一座石佛。从殿前碑刻的简介上看,这座石佛身世古老,史迹宛然,还有几段民间的传说作为正史的点缀,因而成为整座华严宝刹的主题所在。只有在这里,韩丁才看到几个善男信女焚香跪拜,几拨外地游人驻足流连。韩丁不信佛,也不懂佛,但知道进了庙门,崇敬之心是必须有的,否则说不定下山时就会倒霉摔断胳膊。于是他一本正经地站在石佛前,毕恭毕敬地抬头瞻仰,直到后颈发酸才收回目光,收回目光后连慢慢转身的动作也尽量避免潦草,整套动作完成后,他才恰逢其时地看到了从大殿门口的山雾中姗姗而来的王主任,以及他身边亭亭玉立的罗晶晶。

他注视着罗晶晶,想看看那张脸与T型台上和昨夜梦中有何不同。但罗晶晶背光而立,脸的轮廓被混合了阳光的雾气镀了一层金色的虚边,五官的细部难以看清。罗晶晶也看了他一眼,旋即移开眼眸,仰脸正视殿中的石佛。她走进大殿,目不旁顾地行至佛前,王主任随后把在庙门口买好的香炷递给她,并且帮她把香点好,教她双手持香,低头默祷,跪拜如仪,然后把香插在香炉里,每一步动作都由王主任指导,罗晶晶亦步亦趋,像个小孩子那样做得认真却毫无主见。

拜完了佛,罗晶晶的目光再次与韩丁相遇,看了一下又转头求教似的去看王主任。王主任这才和韩丁打了个招呼:

“来啦?”

韩丁点了一下头。

王主任说:“咱们到外面谈吧。”

石佛殿外,院墙高高,左面是松林,右面是竹林。竹林里不是北京常见的那种细细的翠竹,而是一片高大结实的紫竹。寒冬并没有给这片紫竹带来丝毫枯败委靡之象,反而使它俨然多了些沉稳厚重的气质。他们顺着林中无人的小径蜿蜒漫步,也不知该由谁先说点什么。和罗晶晶并肩而行让韩丁估出了她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二到一米七五之间,是韩丁最喜欢的女孩的身高。韩丁自己一米八二,他一向觉得男女相差十公分最为般配。

时间不多,还是由王主任打破沉默先开了口:“晶晶,韩律师今天下午就要回北京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罗晶晶站下了,瞥了一眼韩丁,低了头。她脸上的妆化得恰到好处,把女孩的娇嫩和艳丽都表现出来了,也比较自然。但那匆匆一瞥,还是能让韩丁从眼神中看出她这些天的憔悴来。

罗晶晶带着明显的拘谨,哑声说道:“韩律师,请你帮忙。”

王主任笑笑,说:“这孩子,见生,不会说话。”

韩丁其实很喜欢罗晶晶这样,女孩就是女孩,就应该有女孩特有的软弱和羞涩。他用欣赏的目光微笑着,本想用片刻的沉默留住这种好感,但因为时间紧迫他不得不尽快开始今天的提问。

“罗小姐,你能告诉我你需要我们为你做什么吗?你在哪些方面希望委托我们帮忙?”

罗晶晶抬头,还是把依赖的目光投向王主任。王主任刚要替她回答,被韩丁打断:

“罗小姐,你是不是希望我们做你的代理人,由我们代表你聘请国家注册会计师和资产经营公司对应当由你继承的保春制药有限公司进行资产清理和经营管理,你是这个意思吗?”

罗晶晶又看王主任,王主任鼓励地说:“晶晶,只有你才是真正合法的委托人,所以,韩律师必须当面问问你。你如果希望委托他们你就答是,不希望你就答不是。”

罗晶晶把脸转向韩丁,点头答:“是。”

韩丁也点了点头,说:“好。”他又转脸对王主任说:“如果我们事务所接受委托,下次会再派人到平岭来,和你们签订正式的委托协议。”

王主任先是笑了一下,继而脸色凝重,说:“麻烦你了小韩,希望你们尽快过来。”

他们三人沿竹林小径,不知不觉走到了华严寺的大门口。韩丁知道到了该分手的时候了,他先和王主任握手告别,然后转向罗晶晶,说了安慰和劝她节哀的话,说完便以一种很男人的果断,扭头跨出庙门。可这时,他没想到,罗晶晶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韩律师……”

韩丁站住了,他站在寺庙门口的阳光下,回头与罗晶晶目光相接,罗晶晶问道:

“下次你会来吗?”

韩丁冲她笑了一笑,反问道:“你希望我来吗?”

罗晶晶说:“希望。”

韩丁说:“那我争取来。”

从华严寺回城的路上,韩丁心里反复咀嚼着他和罗晶晶最后的这两句对话。这两句话听上去仿佛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一个私下的约定,一份私人的邀请和朋友的承诺。在罗晶晶孩子般的语气中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依赖和信任,令人激动。韩丁兴冲冲地回到城里,先去医院向老林告别。老林的肺炎还未全消,还躺在床上吊瓶子。他在床边向老林简短地汇报了与王主任和罗晶晶见面的情形,老林对他回去向所里如何汇报又做了些嘱咐。要不是老林的女朋友不让老林多说话,老林唠唠叨叨几乎要误了韩丁的飞机。

韩丁还得回宾馆取行李呢。

韩丁离开平岭回到北京以后的事情,就过程而言,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他把平岭之行、罗保春的猝死、制药厂的内乱及罗晶晶的委托,一一做了汇报。所里的头头经过一通研究和讨论,最后决定接下这个想必有点油水,而且也比较有利于提高事务所知名度的案子。于是,在韩丁回京述职的第三天,他又陪同所里另一位合伙人级的资深律师老钱,一行二人再度来到平岭。到机场来接他们的仍然是那位老成持重的王主任,仍然是那辆半新不旧的奔驰车。不同的是,从机场到市区的沿途大概刚刚进行过治理整顿,变得干净整洁起来,而那辆奔驰车里却显得又脏又乱,与上次来时的样子截然不同。车子的卫生仿佛是制药厂现状的一个缩影,让人明显觉出一些败象来。碍着司机的面,王主任和韩丁只是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并不多言。

他们到达平岭的当天晚上,在他们下榻的旅馆房间里,罗晶晶在中亚律师事务所为她准备好的委托书上签上了名字。在这一天之后的若干天里,她又在其他许多需要她签名的文件上签上了名字。这些文件对保春制药有限公司来说,都是重大的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根据这些文件的授权,一家有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开始进驻制药厂,着手核实账目和清查财产;一家有经验的资产经营公司也派出一个精干的班子对制药厂进行了托管。罗晶晶还根据律师和托管班子的建议,签字免掉了原来的厂长和总会计师,免掉了只有她才有权免掉的其他高层管理干部。那些天老林的病基本上好了,便也参加进了老钱和韩丁他们的工作。老林、老钱和托管公司认为应该免谁,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就拟出一份决定,交给罗晶晶签字。罗晶晶已不再参加模特演出,整天躲在家里闭门不出。罗保春在黄鹤湖风景区租住的别墅已经被罗晶晶退掉,她就一个人住在城区她家原来的小院里,没有亲戚,没有朋友,这样孤独的生活对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来说,看上去很可怜的。那些天韩丁和她又见过几面,都是送文件去她家让她签字时见的。她家屋里屋外都乱糟糟的,像很久无人打理的样子,罗晶晶本人也是病恹恹的,少言寡语,衣冠不整。韩丁看她似读未读地浏览文件,看她签字,也不多说什么。突遇丧父之痛又遭男友抛弃,这样的低潮大概只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才能度过,之前任何劝慰和开导都无济于事。

韩丁在这个案子的工作中,是个一仆二主的苦力的角色。抄抄写写,跑跑颠颠,大量事务性的工作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每天让老林、老钱支使得四脚朝天,疲劳和琐碎使他对工作的感觉变得寡然无味起来,唯一一件让他感到刺激的事,就是罗晶晶的一次主动的求助。那天晚上罗晶晶被喝醉了酒的大雄带着一帮浙江籍的民工堵在家里索要四萍的赔偿钱,吓得直哭,打电话到韩丁的旅馆,那时老林老钱都在和银行谈制药厂的债务没有回来,韩丁只能大义凛然只身前往。这场英雄救美的历险来得非常突然,很让韩丁有一种受命于危难之时的英勇壮烈,但结束得却过于潦草,潦草得日后想来竟像一场闹剧。韩丁赶到罗晶晶家时大雄们的酒劲已经过去,闹得没趣正要离开,韩丁向他们亮了自己的律师身份,奉劝他们不要以身试法。虽然他的义正词严招来那帮民工的一阵哄笑,但他们笑过之后居然被大雄招呼着,扔下几句空洞的威胁和下流的脏话休战而去。他们一走,罗家的小院便突然安静下来,只剩下韩丁和罗晶晶两个人相顾无言。这个两人独处的机会是韩丁意想不到的,他甚至还被罗晶晶邀请在她家那间凌乱的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喝了一杯饮料,然后他反过来邀请罗晶晶跟他到他们住的旅馆去。一个女孩子住在这样独立的小院里太不安全了,说不定大雄那帮人什么时候一高兴又杀回来捣乱,男人喝多了酒保不准会干出什么荒唐的事来。就算他们不来,制药厂这些天改朝换代,不知多少人怀恨在心,找罗晶晶报复一下也未可知,所以,还是躲一躲为好,比较安全。罗晶晶被韩丁这么一说,居然真的默默地跟上他弃家而走。两人坐上一辆出租车,就到韩丁他们的旅馆来了。

那天晚上韩丁挤到老林的房里去住,把他住的那间小屋让给了罗晶晶。在向罗晶晶说晚安的时候他看出这女孩对他有了好感,感激中含了些亲切,亲切里藏了点羞涩。她说:“再见韩丁!”她叫了他的名字。韩丁也不再称其为罗小姐,也直呼其名:“好好睡吧罗晶晶,咱们明天见。”韩丁觉得,两人道别时的神情都有点依依不舍。韩丁原以为,如果罗晶晶真的对他有好感了,也许会把这间旅馆当做一个避难所,就势住下去。可惜不知为什么,罗晶晶并没有这样做,她在第二天早饭之后就搬走了,搬到她的一个同学家去了。但她把地址告诉了韩丁,嘱咐韩丁别告诉别人。

除了这件事使他和罗晶晶之间的关系有了一点暂时还看不清意义的进展外,在他们替罗晶晶捍卫权利的战役过程中,就几乎再也没有发生过其他激动人心的事情。整个战役的进展倒比韩丁原来的预想更加容易和迅速,那个戴眼镜的厂长被免职后拿走了应当支付给他的工资,从此再未露面。总会计师不辞自别,自己打了辞职报告。比较麻烦的是那些普通职工,因为厂里拖欠了他们两个月的工资,所以,几乎闹到去市政府静坐示威的地步。罗保春在世时在厂里多少有些威望,过去欠发几天工资的事也是有的,工人们也没闹过什么事。罗保春一死,职工们的心理承受力发生了变化,要求厂里立即兑现欠付的工资,厂里不能兑现,便群情激愤,上市人大、上市政府、上电视台去闹事,把事情闹得很大。大雄那帮民工也凑热闹算上一份,还是争四萍赔偿的事。整个保春制药厂很快瘫痪下来,资产托管公司派的那几个人根本号令不灵,唯一能做的工作是雇了一帮保安把厂子保护起来。保春制药厂是市里多年的纳税模范、明星企业,因此,这场劳资纠纷市里的头头也很重视,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有批示,批了些什么老林、老钱似有耳闻,韩丁不得而知。

在职工们四处串联,团结一致,准备掀起新一轮更大的请愿浪潮时,仿佛是“咣”的一声,由罗保春之死而引发的整个事件突然尘埃落定,一下子走到了尽头。一个所有人最初都没有想到的结局,轰然浮出水面。

那就是:保春制药有限公司宣告破产。

其实,在罗保春死前,公司的财务就已经周转不灵了,主要原因就是那个贪大冒进的扩建工程,拖累了全公司的现金周转。公司的积累全都投进去不算,又向银行举债三千多万。罗保春原来的依仗,就是库里还存着价值五千多万元的保春口服液待售,但远水不解近渴,他不死,一切还能维持;他一死,大家全都沉不住气地闹起来。工人要求结清工资,不发钱就罢工不干;银行贷款不再延期,要求厂里按时还贷;厂里的那些原料供应商也不愿再赊欠货款,纷纷上门逼债要钱,有好几家供应商已经送了诉状,把保春公司告上了法庭……保春公司在几面夹攻之下,无路可走,经老林、老钱、资产管理公司与银行等债权人再三协商不成,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建议罗晶晶自动破产。把保春制药有限公司的资产交由平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拍卖抵债。

本来是挺好的厂房,挺好的设备,并不过期的存货,可放在台子上一拍卖,马上就不值钱了。罗保春辛苦二十年,号称身家亿万,但落槌的结果却令人齿寒:保春制药有限公司的全部资产最后只拍得五千三百万元,按规定首先支付拖欠的职工工资和破产安置费,再偿还了欠缴的国家税款,余下的钱银行和各家供货商远远不够分的。罗保春的车子和罗晶晶住的那个小院,产权也都是登记在制药公司名下的,属于公司财产,因此,也一并列在拍卖清单中落槌而去。老林、老钱和韩丁他们为拯救保春公司忙活了两个多月,最终落得这样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连他们的律师费代理费也都分文无着。他们只能摇头叹气地把整个案件的相关材料该交给法院的交给法院,该还给罗晶晶本人的还给罗晶晶本人,把事情尽快脱手,然后收拾行装,买了车票,垂头丧气地离开平岭,没精打采两手空空自认倒霉地回北京了。

离开平岭之前,韩丁再没见到罗晶晶。在他们走的前一天,他陪老林去罗晶晶的同学家找过她一次,退还材料并向她告辞,但她不在。她的那位女同学说她两天没有回来了,弄不清去了哪里。老林就把那些反正也无关紧要的材料留给她的同学托她代为转交,又留了他们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号码,然后就和韩丁一起出来了。

这天晚上,韩丁借口要给父母买点平岭特产什么的,说要上街转转,和老林打了声招呼便离开旅馆。他坐了辆出租车,一个人悄悄上罗晶晶的同学家来了。他期望着能在最后的这个晚上,和罗晶晶见上一面。

罗晶晶的同学家就住在城东的工人新村里。那片建筑是六十年代大跃进的产物,当年大概也是一派新气,如今可都旧得像个贫民窟了,好在屋里刚刚装修过,还能闻到一股油漆的味道。罗晶晶的这位最要好的女同学比罗晶晶大,显得比较成熟,言谈话语,举手投足,都透出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泼辣老到,和韩丁说话居然还有几分大姐的派头。

“你说什么?她男朋友?不会!”这位女生摇着头说,“罗晶晶不会在她男朋友那里,绝对不会。”

“这么说,她现在还有男朋友?”韩丁掩饰着失望,问:“你知道她男朋友在哪儿住吗?”他看那女生沉吟不语,又补充一句,“我们有些材料需要当面交给罗晶晶。”

女生说:“你见过她男朋友吗?”

韩丁犹豫一下,摇头。

女生说:“她和她男朋友以前倒是天天在一起的,可她爸爸是不知道的,除了我谁也不知道的。”

韩丁眼睛一暗,心里不知是一下子被掏空了还是被什么东西生硬地塞满了,他情绪黯然地再次问道:“她男朋友住哪儿?”

女生说:“她爸爸出事之前,她男朋友就不辞而别了。罗晶晶差点疯了。”

韩丁愣愣地,说:“她男朋友为什么离开她了?”

女生说:“谁知道为什么?罗晶晶也没说为什么。”

韩丁沉默片刻,问:“他们很相爱吗?”

女生说:“应该是吧。那男孩一走我才知道罗晶晶为他已经死去活来了。”

那女生家里这时又来了几个客人,主人忙于应酬去了。韩丁只好起身告辞,他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他北京家里的电话号码,托那位女生务必转交给罗晶晶,然后怏怏而别。

第二天清晨,天上下起了平岭开春以来的第一场雨,韩丁随老林、老钱搭乘一列火车离开了被雨水泡得模模糊糊的平岭。当火车开动时,韩丁想到他也许永远没有机会再来这座城市了,这座城市的一切在他的脑海里立刻变得清晰难忘起来。最难忘的当然就是那个美丽的女孩罗晶晶,她在一个短短的瞬间经历了许多人一生都不会遭遇的沧桑巨变,从无忧无虑变成了无依无靠;从家财万贯变成了无家可归。她怎么承受这一切呢?她到哪里去了呢?她孤独吗,难过吗?她此时正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悄悄地哭吗?

继续阅读《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书号:3874)》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最新章节,韩丁林必成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