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爱你难言,覆水难收最新章节,季南晨沈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你难言,覆水难收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季南晨

角色:季南晨沈甜

简介:没人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但身边所有人都知道我每天提起你
终于,所有的爱都变成逼迫,所有的关心都变成啰嗦,一切的无话不说也变成无话可说
当坚持之苦大过放弃之痛,就是该放手的时候了
想你,但不打扰,静静的思念就好,把最后一点尊严留给自己
我慢慢的回到自己的生活圈,也开始接受新的人选
祝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不悲欢
​​

爱你难言,覆水难收

《爱你难言,覆水难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在乎?

天色见亮。

沈甜睡的极不安稳,一只手由小腿一路燎原,自腿跟处探了进去,她顿时睁开双眼。

“季南晨,你每次除了这么做,还能做什么?”

每次无论季南晨是怎样的羞辱她,她都能隐忍着,但今天沈洽洽的话,真的刺激和伤害到了她,她奋力的扭动着身体,想脱离季南晨的掌控。

沈甜看着季南晨手里的领带,她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腿并拢,她绝不再让他绑着她,从后侵入,每次都这样羞辱自己。

“季南晨,你就这么害怕看到我的脸?”

沈甜胸口起伏喘息,她一直认为自己早已经在季南晨的锻炼下练就了钢筋铁骨,可是面对着心爱男人的羞辱,还是将她的铁甲击溃了,刺伤了她自己,那样的痛不欲生。

季南晨从来没有在清醒的时候上过她的床,也从来不在动情时看她的脸,只是一遍遍叫着沈洽洽的名字,她的妹妹,而沈甜只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

“沈甜。”

季南晨愤怒的咆哮,揪起沈甜的头发,逼迫她仰视他。季南晨眼里的愤怒,让他的醉意去了大半,也惊醒了许多的嫌恶。

“如果不是你耍的手段,嫁进季家的就是沈洽洽,而不是你沈甜。”

季南晨甩开沈甜起身,却被沈甜揪住了衣领,强行拉向自己。“我是你合法的妻子,你要对我履行一个丈夫的义务。”

季南晨彻底被沈甜给激怒了,他将沈甜压制住,眼看着就要爆发可以将沈甜撕碎的怒气。

“你还想旧事重演吗?在我和洽洽的订婚宴上,你灌醉了洽洽,又故意让我们被众人捉奸在床?”季南晨英俊的脸都扭曲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他从未放在眼里的小丫头片子给算计了,还让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沈洽洽。“让我父母不得不为家族名誉和洽洽退婚,也让我爷爷对我以死相逼让你进门。”

她,沈甜喜欢季南晨,沈家谁不知道?都知道。

可是季南晨喜欢沈洽洽,她也知道,虽然放弃很痛,但是她依然选择成全,但是她却嫁进了季家,成为了季南晨眼里的心机婊。

我没有使手段。

沈甜在心里一遍遍的喊,可是季南晨永远也听不见,她也不想说。既然不能让你爱上我的善良,那么就让你记住我的阴暗。

沈甜心里很疼,却依然轻笑出声,“你再不甘不愿,嫁进季家的也是我沈甜,不是沈洽洽。”

“我,不,爱,你。”

季南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那么清晰,沉重,字字锤在沈甜心上。

“我才不需要你的爱,我也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们的婚姻就像一只破碎的船,从来不需要爱情。”沈甜大声的嘶喊,生怕声音小了,会让自己懦弱的退缩。

退缩,会让她在这段没有爱和理解的婚姻里粉身碎骨。

季南晨怒火中烧,早已让他醉意全无,他粗暴的扯掉沈甜的衣物。

“你不是要我履行义务吗?我成全你,你不是要看着我的脸吗?我成全你。”此时的季南晨早已醒了酒,燃烧着的火焰,愤怒的在沈甜的身体横冲直撞。

“你就这么很我吗?”

“恨你?早在你用计逼我娶了你,我就恨你。”

婚礼的前一天,沈甜躺在他的被窝里,信誓旦旦的对所有人说,她就是和他季南晨睡了的那一刻,他就恨她。

季南晨一次次的将他掰碎了,再捏起来,让她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的怒气和惩罚。

在沈甜的这里得到满足后,季南晨依旧如往常一样去了浴室,然后去了客房独自休息。

沈甜裹着被子,倚在床头,声音很低很低的喃喃自语,“离婚,是我唯一能给你的。”这样冷如冰霜的婚姻,对她来说那一天不是一种无声的折磨。

在没有爱情的婚姻里,永远不会有幸福,有的只会是无止境的痛苦。这桩没有爱的回应的婚姻里,沈甜只是一个人的独角戏,而季南晨的眼里只看得到沈洽洽。

季南晨是她永远也感动不了,也捂不热的男人的心,心被一次次的烫伤,满是伤口,很疼,千疮百孔。

第二天,清晨。

季南晨停下脚步,转回身盯着沈甜的眼睛,他一直很讨厌这双会笑的眼睛,突然间他特别讨厌沈甜的样子,微微扯动嘴角,“你确定,你想跟我离婚?”

“离婚我走,你心爱的女人可以做季家的太太,不好吗?”沈甜嘴角玩出一抹弧度,很浅,却让季南晨感觉很扎眼。

“我奉陪。”

季南晨转身而出,将门摔得乓乓响,那种桀骜不驯的样子,才是季家大少爷。

沈甜跌坐在沙发上。

次日上午,季氏集团会议室。

刚刚结束会议的季南晨刚踏进办公室,秘书就送来一份协议,并且说这是太太送来的。

白纸上顶头离婚协议四个大字,赫然醒目,季南晨啪的一下子将文件扔在了桌子上,她玩真的?

一团火烧在胸口燃烧热的他撕扯着自己的领带,他的怒火依然被点燃了,这个女人是想玩欲擒故纵?

离婚,真的要离,也得是他季南晨提出来。

沈甜回家想和爸爸说自己想离婚的事情,今天二妈应该是去做礼拜了,正好她也不想见她们。

在二楼书房门口,里面的对话,让沈甜停下了脚步。

“爸爸,您是不是最疼爱我?”听起来娇柔任性的声音正是她的妹妹,沈洽洽。

“乖女儿,当然了。沈甜嫁到了季家,就失去了我的财产继承权,她们再离了婚,你就可以和南晨结婚了。”

“嗯嗯,爸爸最疼我了,要不是季家爷爷用沈家的家产威胁我,我才不会把沈甜灌醉了,搬上南晨的床。”

“季家的老爷子和沈甜的外公是世交,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孙子娶世交的外孙女,可是现在他病了,再没有精力管这些事了,你就可以嫁进季家了,沈家的公司也不会再被季蓝天威胁了。”

“爸,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威胁我们沈家的财产了,我要南晨和沈甜离婚。”

“再等等,一切都回到原位的时候也不迟。”

“再不让他们离婚,我就要失去南晨了,他一直在疏远我。”

站在门外的沈甜,脚步很沉,头很疼。门里边心心念念的想着算计她的,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和同父异母的妹妹。

原来她的婚姻不过是一场笑话,是他们用来保护沈家财产的工具,她的爸爸竟然为了把沈家的财产都留给沈洽洽,把她推上了一个即将成为她妹夫的人的床上。

她,到底是不是他沈廷的女儿。

原来在这段婚姻里,她不但没有家,就连可以回去舔舐伤口的避风的港湾都没有。

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

她,沈甜绝对不离婚,哪怕是靠死在这段婚姻里。

走在街上,刚刚被风吹的清醒些,她的电话就响了。

“准备好你的东西,来民政局。”季南晨冷漠的声音传过来。

“婚我不离了。”

“你玩我,沈甜。”

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沈甜的头都快要炸了,太多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她根本就听不清季南晨的话。

沈甜十分气恼的对着电话大喊,“我想离就离,我不想离就不离,我就是要占着季家少奶奶的位置,生要霸着,死也要霸着。我不爱你,我就是要看着你和沈洽洽相爱就是不能在一起,我就是要看着你们痛苦,我要让她跪到地上求我,我要看着她一辈子都痛苦,痛苦得不到你。”

一口气说完,沈甜,没理会电话那头季南晨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她快疯掉了,被逼疯了。

亲情,能让人很幸福,也能让人很痛苦。沈甜的心房再次的崩塌了,千疮百孔。

季南晨被沈甜的吼叫震惊了,当沈甜跟他一再的说不爱他的时候,他自尊被一层层的撕开,显露出最原本的他,他不愿意承认因为沈甜说不爱他而抓狂。

他一直知道沈甜在沈家并不得宠,后母当家,豪门司空见惯。

当沈甜亲口承认,他只是沈甜用来报复沈洽洽的工具时,他真的不能再镇定了。在这段短暂的婚姻里,第一次他这样的狂躁不安。

以前沈甜喜欢季南晨,整个G市,被闹得风风雨雨。沈甜在过生日的时候,为了让他陪她,沈甜甚至在他的学校门口等了半个月,现在都变成了报复的借口吗?

夜色渐浓,沈甜站在季南晨的海边别墅前。

沈甜第一次穿上了她不喜欢的高跟鞋,朝着季南晨和沈洽洽位置走去,简直旁若无物。

今天是沈洽洽的二十二岁生日,而她,沈甜的丈夫在他们的别墅里给她过生日。大堂里有几个都是沈洽洽的闺蜜好友,他们就如此的不避讳吗?

季南晨镇定自若,看似好像沈甜这个正室的出现,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眉宇之间的疏离,只对沈甜。

沈洽洽看见沈甜,挽在季南晨的手臂,紧了紧,脸上得意的笑着,像是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结婚三年,季南晨什么时候给自己庆祝过生日?没有,今天居然请来了她和沈洽洽共同认识的朋友,这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和沈洽洽才是相爱的?

“姐,今天是咱们俩的生日,你开心吗?”

沈洽洽一脸笑意的朝沈甜走来,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自然,仿佛沈洽洽才是这里的女主人,她们共同的生日?她母亲,沈廷的情人秦美兰在同一天生产,她这个原配生的孩子,只比沈洽洽早出生三个小时,她的母亲因此难产而死,沈洽洽的妈妈却进了沈家。

以前她总顾念着亲情,可现在,不会啦。

沈甜拿起季南晨喝过的酒杯,跟沈洽洽碰了一下,抿了一口,“生日快乐。”

沈洽洽脸色微变,还是说了声,“谢谢姐。”

沈甜眉色微挑,将印有她红唇印的酒杯,放在了季南晨面前,“你的姐夫,我的男人在我们的别墅里,为他自己的小姨子庆生,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这个姐姐。”

沈恰恰脸色难看,眼含雾气向季南晨求救,而那个男人只是自顾自的品尝着红酒,就像没看见一样,让她们两姐妹在这里争斗。

“姐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知道的,在你没有嫁给南晨之前,我是他的女朋友,今天他为我庆生,也没有什么不对。”

“女朋友?我是他妻子。”

沈洽洽心虚,想说的话,都被沈甜一句妻子给噎了回去。

“这是去年南晨生日我送他的,没想到他送了你,可别白费了他的一番心意。”沈甜端杯浅尝而止,一下子将酒泼向了沈洽洽的脸,并且给了沈洽洽一个浅笑,“你给我打电话,不就是想让我知道季南晨爱的是你?现在你开心吗?”

沈洽洽。大叫着用纸巾擦脸上的酒渍,“你疯了?沈甜。”

沈甜将杯子优雅的放置在桌子上,众人也都识趣散去,季南晨一把拽过沈甜,“给洽洽道歉。”

洽洽?好温柔的叫法。

“说,对不起。”

沈洽洽故作可怜的拉着季南晨的手,“南晨算了,姐姐不是故意的。”

季南晨怒不可遏,沈甜今天的每句话都在扎在沈洽洽的心上,把他当报复恰恰洽洽的工具,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沈甜。

沈甜看着季南晨对沈洽洽在乎的样子,她就越是倔强的不能认错,“你不是把酒送给她了吗?我不过是帮你代劳而已。”

季南晨寒着脸,拽着沈甜往外走,硬是将她塞进了车里。

车子沿着海岸线飞驰,像是离弦的简。

“停车,我要下车。”

“沈甜,老子今天就是要睡你。”季南晨很少跟沈甜说话,吵架更是少的可怜,季南晨根本就不肖搭理她。

季南晨一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沈甜报复沈洽洽的工具,他就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火气。

这一天已经彻底的颠覆了沈甜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她需要一个发泄口,“对,你这个丈夫对妻子能做的就是和我睡觉。”

沈甜的话彻底的激怒了季南晨,他猛地一打方向盘,车子沿着马路冲向了沙滩,一路歪歪扭扭停了下来。

车上的沈甜被吓坏了,大叫着,“季南晨你疯了,我可不想跟你死。”

季南晨将沈甜拽下了车,将她扔到沙滩上,骑了上去。

月黑风高,海风刺骨。

沙滩上传来浅浅低低的声响,男人的嘶吼,被海浪给淹没在黑夜。

沈甜一遍遍的重复着,我爱你,季南晨,可是你的眼睛却是看不见我,只能看的见那个只爱钱,和你俊美的皮囊的沈洽洽。

现在的季南晨,怎么可能会相信沈甜是爱他的?

季南晨想着身下的女人居然对自己的追求都是假的,只是把自己当报复的工具,他就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狠狠的惩罚着沈甜。

“我想爱谁就爱谁,我爱沈洽洽,不是你沈甜。”

季南晨越是疯狂,沈甜越是咬牙承受。既然不能相爱,就相互折磨吧!至死方休。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季南晨,电话显示是沈洽洽闺蜜田园园。

季南晨很不耐烦的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哭腔,“季南晨,洽洽出车祸了,在医院。”

这一次,季南晨没有发泄就抽身离开,唯此一次。

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驰,沈甜有些发慌的说道,“你慢点,要不然咱们两个也得给跟着出车祸了,我们就真的永远在一起了。”

季南晨看着沈甜,这就是她的目的?让沈洽洽死?

他作为报仇的工具的身份完成了?

“把嘴闭上,就是死,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

“你这是想撵着跟着她去死?怕是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沈甜,洽洽是你的妹妹。”

“我没有这样的妹妹。”

沈甜心里知道,那么爱钱的沈洽洽,怎么可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没有了命,她要用什么来享受金钱给她带来的成就感。

车祸,不过是逼迫季南晨和自己离婚的借口而已。

季南晨独自去了医院,把沈甜扔在了市区。

两天,季南晨都没有回家。

沈甜突然呕吐不止,她不能联系季南晨,他根本就不会在乎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会不会难受,她只能一个人去医院。

“孩子留不留?”

医生问沈甜的时候,她完全愣住了,在这个时候怀孕了,季南晨又会认为这是自己留住他的手段吧!

沈甜手里捏着化验单,在听到医生再一次的追问要不要时,她像逃一样的跑出了医院。

留不留,做掉?

沈甜的心被揪的一阵阵的疼,这是老天爷对她的补偿吗?这个时候,她可以留下季南晨的血脉吗?

犹豫再三,沈甜还是想为孩子争取一下,给季南晨打了电话。

“今天回家吧!我有时和你商量。”

“我没时间。”

“你不回来,我就去医院弄死沈洽洽。”

沈甜喊完,摔了电话。

晚上,沈甜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着一份离婚协议。

门锁按键声音响起,沈甜有些紧张的起身。季南晨冷着脸,还有些疲惫,根本没有心思去看沈甜,而是直接上了楼。

“明天去领离婚证。”

季南晨消失在楼梯拐角时,扔下了这句话。

茶几上的沈甜想用来试探季南晨的离婚协议,此时成了最大的笑话。

季南晨下楼,沈甜随手将离婚协议藏到了沙发后面,然后迎了上去,挡在了要出门的季南晨面前。

“你不许走。”

季南晨停下脚步,有些好笑的看着沈甜,“洽洽她需要我。”

“我也需要你。”

“我舍不得她,她为了我差点死了,可是你没有。”

季南晨又一次的把沈洽洽搬出来,掰开了沈甜的手,开门离去。

“季南晨,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即使你不爱我,我也要霸着你的床,你妻子的位置。”

沈甜歇斯底里的喊着,走到门口的季南晨的脚步停了下来,怒不可遏的回头,看着沈甜,像是不认识她一样的愤怒。

“你想得美。”

季南晨抓住沈甜的手,将她摔倒在地,肚子传来一阵抽痛,沈甜还是咬牙忍着。

“下午就去离婚。”

季南晨开车出门,沈甜也随后跟了过去,一路上,沈甜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鱼死网破也不离婚,就是拖也拖死他们所谓的爱情。

季南晨到沈洽洽的病房还没坐下,穿着家居服的沈甜也跟了进来,在这间看似温馨的病房里沈甜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你来干什么?”

季南晨握着沈洽洽的手,冷冷的看了沈甜一眼。

“我来找我的丈夫给我回家。”沈甜指着坐着床边的季南晨,毫不退缩的说着。

季南晨举着沈洽洽的手,嗓音很低沉的道:“洽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你让我跟你回家?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小姨子住院需要你这个做姐夫的来照顾吗?你对她来说算什么?”

沈甜从未这样愤怒过,像是火海辽源,满目苍夷。

季南晨冷笑一声,满是讥讽,“你不知道?我是她什么人。”

沈甜咬唇,他季南晨是沈洽洽什么人,她当然知道,可是她沈甜才是法律和季家承认的妻子,不是吗?

季南晨想去的始终不过一个沈洽洽,可是偏偏是她沈甜嫁给了他。

本来她是要放弃的,可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想争取一次。

“我不管你们的爱又多深,有多离不开,你季南晨现在是我的丈夫,你就不能去沈洽洽那里。”

“沈甜你就那么想利用我?只为了让洽洽痛苦,你不惜连你自己一起毁掉?”

季南晨剑眉紧蹙,很失望的朝沈甜喊,仿佛看着天底下最恶毒的女人。

“是的。”沈甜很确定的回答季南晨,她管不了那么多,她的孩子需要父亲。

季南晨终于得到了沈甜的答案,心一寸寸的往下沉,沈甜的爱情都是假的,他又何必在意?

“沈甜,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爱沈洽洽不是你沈甜,明天我们就去离婚,我就娶洽洽进门,你能欺负洽洽欺骗所有人你是善良的,可你骗不了我。”

季南晨终于感觉舒服一些,做沈甜报复沈洽洽的工具,不可能。

沈甜重重的吸了几口气,她努力的让自己深呼吸,她肚子里吸进去的不是氧气,都是刀子,扎的让她疼,连喘气都疼。

沈洽洽的生母秦美兰,挽着沈廷的胳膊推开了门,脸上的笑容,在看到沈甜时就收了回去,换上了一副厌恶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

秦美兰说话时,眼睛不停的在沈甜的家居服上瞟,嘴角勾起轻蔑冷笑。

“我来妹妹这,看我丈夫。”

沈甜的话,让秦美兰的脸挂不住了,身子一拧抻了一下沈廷。

“南晨,还是你惦记洽洽,你们俩呀!真是让人羡慕,这么恩爱。”秦美兰满脸和蔼的看着季南晨,再转过头对沈甜,“甜甜,洽洽毕竟是你妹妹,你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人,当初要不是你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嫁给了南晨,洽洽怎么会自杀?这些我们都不跟你计较,你心里没有妹妹,可是我们心里有你呀,你根本不爱南晨,只是为了报复洽洽,现在洽洽出车祸差点死了,你就念在你们是亲姐妹的份上,放了南晨吧!”

亲姐妹?亲人?成全?这一个个的词,是多么的可笑,在这间屋子里,包括她沈甜的丈夫及南晨在内,谁把她当亲人了?

秦美兰的着段话,无意是将沈甜变成了无情无义的冷血,沈洽洽变成了无辜被她迫害的受害者了。

沈甜渐渐的被秦美兰给逼迫的理智渐渐崩溃,她面前演戏的就是她的继母,还有那个为了沈家不破产而设计陷害他们的父亲。让她爱的季南晨恨自己,让她离婚,就是秦美兰口中的亲人?

沈甜一下子冲过去,伸手将坐着的季南晨给拉拉起来,季南晨还握着沈洽洽的手,刚好扯疼了沈洽洽。

“你干什么?”

季南晨拽住了沈甜的手,怒斥道:“沈甜,你太过分了。”

沈甜愤怒的挣扎,季南晨手一甩,她便磕到了床头柜上,渗出了血。她的丈夫从未维护过他,还伸手打她。

沈甜自嘲的笑了笑,她嘲笑自己也嘲笑季南晨这个笨蛋,被心机的沈洽洽给骗了。

“季南晨你真的很蠢,你知道自己爱上的女人是什么样子吗?”

“她比你善良。”

“善良?就怕你会后悔!”

沈甜怒瞪着季南晨,眼中那种无望的痛,在全身蔓延。“你认为沈洽洽善良,你认为是我设计爬上了你的床?你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沈洽洽设计的。”

沈廷板着脸一个箭步上去,一巴掌打在了沈甜脸上,“你给我闭嘴,不知羞耻的东西,你抢了自己妹妹的丈夫,今天还有脸来这里胡说八道的冤枉你妹妹?”

沈廷一下子将沈甜的话给堵了回去,还不停的打骂再次跌倒的沈甜,“你一点血脉亲情也不顾及,你妹妹还在病床上躺着。”

秦美兰隐去脸上的怒意,走过去伸手去扶沈甜,挽在胳膊处的手却使劲的掐沈甜,正好避开了季南晨的眼睛。

沈甜回瞪着秦美兰,她早就尝过这个继母的毒辣,粉擦在脸上,背地里捅刀子,刀刀扎的很深。

“甜甜啊!不是妈说你,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喜欢洽洽,就因为她是我这个后妈生的,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一个爸爸的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逼着她那?难道你就真的要看到洽洽死了才甘心吗?”

沈廷气急的冲过来很粗暴的往外拽,“我没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儿。”

沈甜想掰开沈廷的手,秦美兰也伸手笑着往外推沈甜,两个人连拉带拽的往外拉。

“季南晨,你这个傻子是沈洽洽陷害的我。”沈甜费力的朝季南晨喊。

季南晨大步的向沈甜走来,一把将她从沈廷和秦美兰的手里扯了过来,将她逼到了墙角,狠狠的按住她。

沈甜嘴角嘴角一抹鲜红,扎进了季南晨的眼里,让他莫名的愤怒。

“你有种把话再说一遍。”

沈甜舔了舔嘴角的血,刚要张口,就被沈廷接过去了话,“沈甜,你不要胡说,你故意让洽洽难受是吧!”

季南晨拽住了想把沈甜推出去的秦美兰,回过头看着沈甜,额角青筋暴跳,浑身弥漫着一股子杀气,“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沈甜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不自主的吞了口水,“是我爸为了把财产都留给洽洽,为了保住沈家的公司,爷爷重病他们想等爷爷去世再让洽洽跟你结婚,那天也是沈洽洽和秦美兰把我灌醉搬上了你的床,我也是生气才会当着那么说,并不是为了报复沈洽洽。”

沈廷被沈甜的话给镇住了,满脸惊吓的观察着季南晨。

沈甜看着面前的沈廷,她的父亲,“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一切,就因为我爱你?我的妈妈因为得不到自己丈夫的爱,死在了产床上。你爱沈洽洽,我爱你,可是也从未想过从洽洽的手里把你抢过来,只是爷爷和我的姥爷是好友,爷爷用季家的财产打压沈家,我把他为了保住沈家的家产,不得已将我嫁给你,又怕你会真的爱上我,才和沈洽洽导演了一出我们两个被捉奸在床的戏,让我成了抢妹妹丈夫的女人,而你也会恨我。”

季南晨有些气息不稳,看着沈甜无力的靠在墙上,她的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季南晨伸手拉着她,沈甜还是滑坐到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你做什么?”季南晨从不会关心她,只会问她在做什么?

肚子里一阵阵的抽痛,让沈甜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能以很小的声音说,“疼,我肚子好疼。”

季南晨疑惑的顺着沈甜腿看去,地上的一滩殷红,吓得季南晨心惊肉跳,而沈甜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痛苦。

“TMD你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季南晨脸色变得阴沉可怕,他的声音有些抖,拦腰将沈甜抱起来往外冲,焦急的边跑边喊,“医生,救人。”

就算他不爱沈甜,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他想要的,可是人命关天,季南晨的心还是一寸寸的往下沉。

“本来想着孩子能让你回心转意,现在孩子保不住了,我还能用生命换回你的心。”沈甜颤抖的手揪着季南晨的西服,看着季南晨的侧脸,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抹不安,是为了她吗?

“把嘴闭上。”沈甜苍白的脸,地上的血拖出一道猩红的颜色,季南晨心慌的堵挺的慌。

“季南晨,爱你我付出了太多,孩子也不在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付出什么?因为爱你,我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可是我什么也没有,本想给你的孩子,也没有了。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好放弃的。”沈甜很虚弱,苍白的唇因为激动微微的发颤。

哀伤莫过于心死,而沈甜的心累了。她找不到再爱下去的勇气。

再也听不下去的季南晨,被沈甜的话扎的遍体鳞伤,扎在他的心上,也扎在他最敏感的神经上,甚至让他无地自容。

“沈甜,你不要再说了,等你好了,我们再谈。”沈甜微弱痛苦的力气,支撑不住沈甜揪着季南晨的衣袖,无力的垂下。

季南晨将沈甜轻放在护士推来的床上,手术室的门关上,里面微微的传来沈甜的声音,“季南晨,我同意离婚。”

“准备手术。”

一旁急匆匆走过来的大夫,杨寒。季南晨的眼神微变的有些复杂,他的同窗,上大学时沈甜追求自己,而杨寒一直追求沈甜。

也许是从那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变的十分的微妙。

杨寒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季南晨,他的眼神暗了暗,推门而进。

“通知妇科主任,产科主任手上没有手术的立马到手术室来,准备B型血浆。”杨寒急中不乱的交代着,季南晨的心都跟着一寸寸的往下沉。

季南晨看着手上的血,他从未这样害怕过,心里空空的,像是丢了最宝贵的东西。

身上手上都是沈甜的血,也预示着现在的情况,危险,季南晨的心一颤。

“沈甜怎么样?没有事对不对?”季南晨看着从手术室疾步出来的杨寒,跟了上去。

杨寒回过来的目光,透着一种怨怼,“死,算不算有事。”

“你再敢说一遍,试试。”季南晨嗔怒,薄唇微颤,“你是一个医生,要有自己的抄手,全力的救治病人是你的自责,不是在这里一一个情敌的身份来埋怨我。”

“我早就应该以一个情敌的身份埋怨你,早应该在你们的婚礼上以一个情敌的身份把她抢过来,就不会让她受这么多苦。”杨寒怒怼季南晨,说完匆匆的跑向走廊的另一头。

看着杨寒消失的身影,季南晨一拳砸在墙上,胸中的愤怒和害怕无处发泄。

手术室的门不停的关上打开,出出进进的护士都是急匆匆的,送进去一代代的血浆,季南晨备受煎熬。

沈甜在进手术室之前说的离婚,一直在季南晨的耳边回响,着不是他想要的吗?现在他却为这两个字愤怒。

沈甜要跟他离婚。

不可能。

一想到沈甜回离开他,会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季南晨就怒不可遏。

看到跑回来的杨寒,刚才没说完话的家南晨迎了上去,被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护士给隔开了,并且怒怼他,“你是想害死病人吗?”

季南晨胸中的火,一下子被点燃了。

“里面躺着的是我老婆,我会想害死她吗?”

季南晨一直都是一个处变不惊的人,对任何事都能掌控自己的情绪,唯独面对沈甜却不能自持,以往引以为傲的冷静。

“病人现在正在做胎盘剥离,一直大出血,根本止不住,医生们都在努力,你要是真为病人好,就安静的等着。”

护士关上门,季南晨被隔在门外。

有时,生和死就是这样,任谁都无法掌控,哪怕你不知道是不是在乎,在生死面前都是小事。

沈甜,我要你活着,无论我是否爱你。

空荡的走廊,只有季南晨一个人,沈甜已经进去几个小时了,从白天到黑夜。季南晨焦躁的搓了搓脸,点燃了一颗烟,吸了一一口想起什么,又捻灭在地上。

重重的吸了口气,季南晨的眼睛又盯在手术室的门上,不敢离开。

“南晨,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刚才洽洽看不到你又闹了,还拔了自己的针,你快去看看。”跑过来的人是秦美兰,一脸的细汗,看似很焦急。

“让医生去看,我又不是医生。”季南晨侧头,只是看着手术室的门。

秦美兰先是一愣,瞄了一眼手术室的门,切齿道:“南晨,沈甜已经要和你离婚了,你也把她送到了手术室,已经仁至义尽了,洽洽离了你,我和她爸爸谁都劝不了。”

爸爸?妈妈?

沈洽洽自己拔了针头,他们就心疼的要命,沈甜躺在里面生死未卜,着所谓的爸爸妈妈,却只字未提。

季南晨子感觉一团气别在胸口,长长的吐了口气,仰起头,很冷又坚决的对秦美兰道:“我在这等沈甜。”

“什么?你等沈甜?你等她干什么?”

“我孩子没了,我老婆在手术室不知生死,你让我走?”季南晨头都要裂了,对于秦美兰,他疲于应付。

秦美兰被季南晨的话吓到了,季南晨声音不大,她却听得清清楚楚,季南晨在乎沈甜和那孩子?这可不是好事。

季南晨在商场上干脆利落的杀伐果断,是出了名的,沈家不光是忌惮季家,更忌惮这个快要成为沈家女婿的季南晨,秦美兰百般不愿,还是要收敛自己的脾气。

秦美兰讨好似的,坐在季南晨身边,“南晨,沈甜流产了不是正好,这样你们离婚了,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牵扯。”

“没了正好?你敢说我季南晨的孩子没了正好?”季南晨暴走,眼中凶狠阴寒,一把将秦美兰揪了起来。

“滚。”

秦美兰被季南晨的反应给惊到了,结巴道:“阿姨回去了,你一会去看看洽洽。”

季南晨重新坐回椅子,吁了口气,冷道:“我孩子的命要有人来尝,我一定会查清楚是谁在撒谎。”

秦美兰连季南晨的话都没敢接,一溜烟的往回跑,现在她已经看不清季南晨。

一向以自控力为傲的季南晨,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克制,沈甜肚子里的孩子,虽然不是他想要的,但也是他的孩子。

一天一夜的抢救,医生换了几波,手术室的大门还是关着紧紧地。

季南晨被煎熬到了极点。

通红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干涩的难受,俊朗的脸上满是倦色。

季南晨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乎沈甜,从未尽到一个丈夫责任的季南晨,一直守护着沈甜。

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生死相隔。

手术室的门打开,满是疲惫的杨寒推门出来,季南晨一个箭步迎了上去,揪起杨寒的衣领,“沈甜呢?”

“我要进去看看她。”季南晨眼神焦急。

“你只是罪魁祸首,不是医护人员,不能进去。”

季南晨脸色阴沉的可怕,“多久了,我是沈甜的丈夫,而你只是她的救治医生,并不能阻止我见她。”

不能。

谁也不能阻止自己见沈甜。

继续阅读《爱你难言,覆水难收》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爱你难言,覆水难收最新章节,季南晨沈甜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