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韩雪小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帝妃难为》最新章节

小说:帝妃难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韩雪

角色:韩雪小音

简介:被抓着当人质也就算了,要不是怕伤及无辜,她一早解决那几个抢劫的了,却没想到竟被那不长眼的子弹打中了
睁开眼,以为身上多个洞,洞是没看到,但是却有一猥琐男压在她身上乱啃,这丫是活腻了,也不看看她是谁……当她好不容易弄清楚情况,才发现自己竟然意外穿越了,只是没想到人生如此悲催,竟然穿越到正惨遭强、暴的皇后身上,而且还被皇上老公撞个正着,她现在知道什么叫百口莫辩了

帝妃难为

《帝妃难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想采花也不看看是谁

当后背一阵灼痛,韩雪知道自己悲剧了,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只不过来取点零用钱,竟然会遇到打劫银行的。

这也就算了,银行里这么多人,偏偏就她成了人质,这些她都忍了,但她是人质,再怎么着,也不应该对她这个人质下手的,退一万步说,就算下手,应该也是打劫成功,或是跑路的情况下,她当时就想,好歹还会些防身功夫,再不济也能保住小命吧。

可是警车响了,抢匪还没逃出去,然后就见枪声隆隆,子弹乱飞,而她就这么悲催的被流弹看上了,然后就是痛——

双眼不甘心的合上,脑中却出现了一些无聊的画面。

她最近真的很黑,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些恶心的梦,而且场景还是穿越的场景,一定是最近被室友传染了,一个个二十来岁的大学生,竟然还会像迷恋那无聊的穿越剧,这也就算了,看完了不算,晚上三更半夜,还在宿舍里讨论,害她做梦都梦到,唉——

有些冷,一股强劲的冷风,将韩雪的意识吸走了。

‘谁?是谁在打她,脸好痛,好痛……”

背部的疼痛还没消息,脸竟然也跟着痛了起来,谁这么可恶,连受伤的人都不放过。

“啊——好臭……”

她别开头,手本能的想捂住鼻子,但是却被人扣住了。

“皇后娘娘,想死吗?没那么容易。”

猥琐的笑声将韩雪从痛苦的黑暗中拽出,是谁?谁想死来着?

“你是谁?”

艰难的睁开眼,韩雪看到的是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就是那眼神有些猥琐,还有他没穿衣服……

“砰……”

当裸办两个字跃入脑中时,韩雪一脚就将压着她的裸男踹飞了。

“你、、、哈哈哈、、有意思,原来皇后娘娘还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被踢飞出去的男人一个利索的动作竟然站了起来,而且还笑得无比恶心YD。

韩雪怔了下,脑中瞬间闪了一连串的画面,画而中贱男就是眼前这只不要脸的猥琐男。

“我知道,你叫王鹏飞。”

韩雪没有去想,这个名字就很自然的就跳到了她脑中,不但如此,脑中还有一个声音让她赶紧跑,赶紧叫救命,因为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要强、暴她。

真是活见鬼了,她脑中现在很乱,不是中弹了吗?不是应该挂了吗?现在这又是一个神马情况?

“你别过来,我想想……”

韩雪伸出手向YD男摆出了停止的手势,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好像小了很多,而且……

她此时几近**,衣服呢?

低首看自己,这副发育不良的身体是她吗?虽然说算不上魔鬼的身材,但好歹也能用凹凸有致来形容,可是这副身体,这是明显的飞机场啊。

不对?不是这样的,在她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

为什么这身体如此陌生?她尽可能忽略正在逼近的猥琐裸男,快速了扫了一下四周,木质的窗户里正呼呼的往里吹着冷风,怪不得她会觉得冷,窗棂上有不少蜘蛛丝,看上去似乎很久不曾有人住了。

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还很古怪,不对劲,揉了揉脑袋,一些恶心的画面自脑际掠过。

有点像古装剧中的情节,难道是最近看的某部电视剧?

“啊、、飞哥、、、你好棒、、、啊、、嗯、、”

这里是雷诺国的皇宫,而且这里是长年无人的冷宫,正因为这里无人居住,所以也就成了宫女与侍卫偷情的好地方。

这要是在以前被抓到可是死罪的,可是现在的皇上,好像睁一只眼,闭一眼,根本就不当回事。

“珠儿,你是爱我还是爱他。”

声音并不是很大,但那种压抑似的嫉妒声听起来却让人打颤。

“死相,当然是你了、、啊、、快点、、我快、、快不行了、、、”

女人不停的喘息,夕阳的余辉透过敞开的门照在两具交缠的身体的……

“好痛、、、、”

院中及腰的草从里细小的声音丝毫传出,但是却影响不到屋内正交缠在一起的痴男怨女。

草从动了,接着有个身影站了坐起,坐在地上,草正好与她一般高,从她的位置看,好像是从墙上摔下来的。

“呜呜,好痛,笨冰儿,竟然扶都扶不住,呜呜……”

草从里的女孩站了起来,即使站着,好像也不高,精致的五官看上去有些稚嫩,小脸也似乎还未长开,但从她的轮廓看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

“啊——”

“呃——”

男女高亢的声音将女孩的注意力全部转走。

这不是冷宫吗?不是说这里面已经没有弃妃,宫人了吗?怎么还有人,而且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飞哥、、我的亲哥哥、、我飞……”

里面的女声转尖锐,听起来像是被人折磨了似的,女孩正要往前走,她脚下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毛发似雪的小动物,正咬着她的裙摆。

“呜呜呜……”

“小音,怎么了?我们去看看,这女的叫的好凄惨,不会是什么冤魂吧?难道是先皇的妃子?”

一般人在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声音,恐怕都会双腿发软,可是小抱起狐狸的小女孩好像并没有惧意,反而一脸的好奇。

“啊!”

她的脚步停在敞开的门前,原本好奇的女孩,这会却呆住了,那声尖叫也是由女孩口中发出的。

当那交缠在一起的男女看向她的时候,她才好像惊醒,红着脸,转身飞奔出去。

“皇后娘娘……”

“飞哥,怎么办?她会说出去的,我们快逃吧。”

在女孩离开后,那对男女也分开了,女人一边更衣,一边惊恐道。

“皇后娘娘,您怎么了?”

凤鸣宫的宫女冰儿总算绕过来了,她不明白皇后娘娘为何脸那么红,还跑得那么快,像是后面有鬼追似的。

“有鬼,我们快走。”

从冷宫里跑出来的皇后,司徒洛雪拽着婢女的手就往外跑。

跑回凤鸣宫,司徒洛雪的小脸还一直红红的。

她认得那个男的,那是御前侍卫,而且还是怡妃的表哥,可是难道躺着的女子是怡妃吗?

当时太震惊了,女人又被压着,她并没看清,可是那声音确实有些像。

“皇后娘娘,你真看到了鬼?”

婢女狐疑的看着脸色异常红润的皇后。

看到鬼,不是应该吓得脸色惨白吗?怎么娘娘的脸色完全不是那回事,反而像是看到什么让她害羞的事……

对了,这表情,就像娘娘见到皇上时的表情,难道说……

“嗯,别说了,我饿了,先吃饭吧。”

司徒洛雪的小脸还有些烫,她不应该去想那些的,那些是淫秽之事。

入宫的时候,娘亲给她看过,说那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可是入宫快一年了,皇上却从来没有对她做过那种事。

以前常听到宫女们私下议论,说冷宫里时常有宫妇与宫中侍卫偷情,本来只是好奇才去的,没想到却是真的。

“呜呜呜……”

小音在她脚下呜呜的叫,好像有话对她说,可是她听不懂它的话呀。

这只雪狐是她无意中在救下的,那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她觉得小音特别有灵性,特别可爱就一直留在身边。

“小音,你是不是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司徒洛雪抱起小音问。

她也觉得那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可一时就想不起来,只认得那个侍卫是怡飞的哥哥,御前侍卫。

想到那侍卫她又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似乎是怡妃的,但是没看脸,始终不敢确定。

小狐狸还是呜呜,似乎是知道,可是她听不懂。

“小音,这样好不好,如果是怡妃,你就叫一声,如果不是你就叫两声。”

小狐狸看着主子,一声都没有叫,其实狐狸比这个主子更懂人世间的凶险。

“唉,看来你也不知道,算了,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吧,说出去,只会无端的送掉两条性命。”

司徒洛雪的小脸恢复平静,在这后宫之中,所有的女人都是皇上的,不管是谁,只要敢在宫中做苟且之事,都是死罪难逃。

虽然皇后是应该管理后宫的,但是她到今天才知道,她只是挂了一个皇后的命,却从来没有皇后之实。

这种害人之事,还是不要做的好。

接下来的几天,司徒洛雪都窝在凤鸣宫里,没有离开一步。

那天傍晚的画面对她来说太震撼了,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另外,皇上的影子也更让她纠结。

成亲一年了,可是皇上与她却还没有行敦伦之礼。

“唉——”

深夜一声长长的叹息自司徒洛雪这个小皇后口中叹出,只是却没人明白她在叹息什么。

夜已深,白天有些喧闹的皇宫也慢慢寂静。

一道黑影自宫墙掠过,落在了凤鸣宫内。

不到片刻,皇后寝宫里再没了叹息,有人自窗户进入,抱起凤榻上的小皇后掠窗而出。

黑影刚跃出窗外,一直跟随在皇后身边的小狐狸呜呜的叫。

可是却没有人因为她的叫声而醒来,它有些急了,跟着从窗户跃出,追了出去。

一路追到了冷宫,这里的晚上比别的宫殿更冷,而且有些渗人,本应寂静的冷宫却亮起了一盏灯。

“飞哥,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轻柔的女声里透露着不安与紧张,不管怎么说,司徒洛雪都是皇后,就算有名无实,她也掌握着后宫的生死大权,在这后宫之中,权力就是一切。

“按计划行事,不是她死,便是我们亡,只有先下手为强。”

原来将皇后掳出来的人便是那日被司徒洛雪撞破的狗男女。

“那我先回去,这里就交给你。”

怡妃用手捂着脸,小心翼翼道。

说实话,她们虽然是后与妃,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害她,今天这一切都是她逼的。

希望她死后别找她麻烦,大不了,她多给她烧点纸钱。

夜风瑟瑟,夜晚的皇宫,格外的寂静,各宫的宫门都是关闭的,唯有冷宫的宫门半敞着,听着里面树树沙沙的声音,让人不由心生恐惧,听闻冷宫有很多含冤而死的后妃,冤魂不散,所以冷宫这里,即使是白天,宫人们能绕的都尽量绕过,更别说晚上了,可此时,雷诺国的冷宫里正在预谋着人世间最龌龊的事。

怡妃悄悄的离开后,御前侍卫王鹏飞并没有立即杀掉皇后,反而从外面带来两个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太监,一个侍卫。

这么做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说白了,只是做给怡妃看的,反正她只是要皇后死,只要目的达到,过程想必她也不会介意的。

男人,尤其是色胆包天的男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皇后虽然很少,但是那张脸蛋已经很诱人了,而且尝够了成熟的果实,他也想换换口味。

“李公公,小黄,你们知道一会要怎么做吧?”

王鹏飞朝站在一旁的太监笑着道。

“王大人放心,小的(属下)知道,一定不会有差错的。”

一旁的李公公与另一个御前侍卫齐声道。

其实在这皇宫之中,任何事,睁一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

虽然这里面的人是皇后,但是皇上早有废后之意,这正好给皇上机会了,相信皇上也不会怪罪他们的,要怪的,要降罪的,也只有皇后而已。

“你们先到外面等我。”

王鹏飞支开了两人。

这皇上享用的女人,并不是人人都有艳福的,既然皇上做了第一人,他就一定要做第二。

他剑尖一挑,司徒洛雪的腰带就散开了,露出了湖绿的肚兜包裹着小巧的浑圆。

十五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龄,按说,女子一般这个时候才会出嫁的,但是皇家的婚姻,一向都只在乎政治,不会在乎年龄的。

看着那张恬静的小脸,王鹏飞觉得有些无趣,女人,如果像尸体一样不会动,就少了很多乐趣。

反正现在是晚上,而且这是宫中最偏僻的地方,即使叫两声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伸手解开了皇后的穴道,脸上爬满了猥琐的笑。

“皇后娘娘果然肤如凝脂,真是人间尤物。”

王鹏飞的手顺着司徒洛雪的脸颊滑至了锁骨,这温润的肌肤,让他想立即压上去。

“啊——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宫中?”

睁开眼,突然看到一个男人,司徒洛雪吓坏了,尖叫着向后缩。

“皇后娘娘,你好好看清楚,这是你的凤鸣宫吗?”

王鹏飞笑得不怀好意,在这里,任她叫得多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这里是皇宫中最僻静的地方,莫说是深夜了,白天也不会有人来,就算她喊破嗓子也没人救得了她。

“你……王侍卫,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就不怕杀头吗?”

看清面前的男人后,司徒洛雪心陡得凉了,她似乎还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招来杀身之祸。

“为什么?皇后娘娘冰雪聪慧,还要我说吗?”

王鹏飞手中的剑飞出,插在破败的门上,一手扯开了腰带。

“那天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谁都不会说的,你放我回去,我保证谁都不会说。”

司徒洛雪的脸越发苍白,她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爹爹说过在宫中要多个心眼,纵然她无害人之心,但是却要有防人之心,她怎么可以忘记呢?

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很多事没做,甚至与皇上之间还没有真正的名分。

“会的,天亮后,会有人来带你回去的,只是到那时候,你就再也不是高贵的皇后了,不如趁着现在,好好享受鱼水之欢吧?”

说话间,王鹏飞全身上下已经脱得精光。

“不,别过来——”

司徒洛雪紧抱着自己,不要,她的身子连皇上都还没有碰过,她不要任何人碰。

“不要……不要过来……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司徒洛雪哭了,她的身子是皇上的,除了皇上,谁都不可以碰的。

“娘娘,一会你就会哭着喊着说要的,正好你还可以比较一下,是臣厉害还是皇上厉害。”

王鹏飞一步步逼近,手抓着司徒洛雪的脚往怀里一拖。

“救命——不要……快来人……”

司徒洛雪哭着,叫着,可是王鹏飞却压在了她身上,并堵住了她的呼救声。

“呜……”

她挣扎着,双手死命的拽着衣服,不让这禽兽扯开,可是她的抵抗再禽兽面前是那么无力。

随着“哗”的一声音响,她的裙子成了布条,再也遮挡不了她纯洁的身体。

恶心,羞辱,愤怒,各种情绪飞涌而来,可是她却抵挡不了身上的野兽。

韩雪的大脑轰轰,她伸出舌尖,虽然看不到,但是却很痛,画面中的那个女人,咬舌自尽了,没用的傻瓜,换作是她,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

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古代的女人就是傻,动不动就寻死。

她有些明白了,那个叫司徒洛雪的女人怕**,所以咬舌自尽了,而她,估计被流弹打中后挂了,灵魂出窍了,而且还跑错了地方。

真有够狗血的,说好听点叫穿越,说难听点她觉得像借尸还魂,这种百年不遇的‘死而复生’的故事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低首看了看这具娇小的身体,还好,不至于一丝不挂,应该还没有被眼前的这个YD男XXOO吧。

那就好,那她就表示一下,为那个司徒洛雪报仇吧,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反正先干掉眼前这个人渣,其它的事慢慢来。

现在没时间去理清思路,她只知道这会要做的事是先自救。

因为爷爷的原因,韩雪三岁开始便跟着爷爷习武,学了快二十年了,可是一直没机会验证一下自己学的这些功夫有没有用。这会既然穿都穿了,好歹也要见识一下古人的功夫,否则再回去,被人问起,会很没面子的,御前侍卫,不错,正好当靶子练练。

“呜,呜,呜……”

韩雪正想整理一下衣着,有一个呜呜叫的东西飞了过来。

原来在她整理脑中的画面时,王鹏飞这贱男准备动手,正巧这时小音来了,见主人在床上衣衫不整的发呆,就直扑向坏人。

“你叫小音对吧?”

韩雪淡定的接住小狐狸,低首理了理它的毛发,微笑着道。

“呜,呜,你不是主人了?”

小狐狸呜咽着。

韩雪柳叶眉翘起,她很疑惑,也很心奇,她好像能听懂这小狐狸的话。

“我不介意你加个新字,一会我们再聊,我先打发眼前的这个贱男。”

韩雪站起,半身上的破布扯掉,这会她身上只有一件肚兜与亵裤,但是这不影响她的动作,生活在现代,比基尼都穿过,这算不得什么。

“皇后娘娘,你看样子……”

“姓王的,你不是想上姐吗?过来呀?”

韩雪向王鹏飞勾了勾手指,在现代被人一枪搞定,她正一肚子火,反正这里没认识的人,没必要装淑女,正好可以让她练习一下如何做个恶女。

虽然不喜欢看,但是耳中听多了,也知道女人在古代有多悲哀,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初来乍到,凶一点总没错的。

“哈哈哈,看来皇后娘娘也是明白人。”

王鹏飞呆了下,似乎还不太习惯眼前这个皇后娘娘突然的转变,当真向前扑了过去。

“贱男,你说你是不是找死,这宫里的女人少说也有千八百,谁你不找,非要找姐晦气,那就别怪姐不客气了,今天姐就教教你如何泡女人。”

韩雪笑着,那清纯的笑脸与她的眼神真的不太条例,在王鹏飞扑来的时候,她并没有闪开,反而右脚蓄足了力,踢向他的胯间。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寂静的宫廷,虽然脚上穿的是绣花鞋,但是经过特训的韩雪这一脚可不是吃素的。

“小子,连开房间的钱都没还学人泡什么妞,啧,啧,身材不错。”

看着捂跨跪在地上的王鹏飞,韩雪双手抱胸,绕着他转一圈,笑着道。

她这一脚很有分寸,虽然不至于让他废掉,但是没三五个月,估计是玩不了女人了。

“你是谁?”

王鹏飞额上豆大的汗珠,他不相信,他不相信自己殿前三品侍卫竟然会被一个女人袭击,司徒洛雪出身名门,除了琴棋书画,不可能会功夫的,而且她的身手太怪异了。

“你说呢?王大人,难道你在动手之前没有查清楚吗?”

韩雪俯身,与王鹏飞对视,这个不知道是神马朝代,竟然连个侍卫都这么牛叉,皇后都想上,或者说那个叫赫连熠宸的皇上太没用了?

到这儿,韩雪已经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身份,这也就能解释她为什么最初这两年总会梦到这个叫司徒洛雪的女孩了,原来这就是原因,真是可怜的丫头,十五岁就这么去了,不过没关系的,她今天就会为她报仇的。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么你就必须死。”

王鹏飞在韩雪俯身的时候,迅速出手,扣住了她的脖子。

“想杀人灭口?”

韩雪冷笑,在宫里混里,果然都够狠,不过她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既然你知道那就认命吧,谁让你看到了不该看的。”

王鹏飞手上运力,欲掐死韩雪。

“你说的没错,皇后娘娘确实是找死,那天就应该以宫规处决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韩雪冷笑,虽然还没太适应这个身体,但是这种情形,她与爷爷对练的时候,练到闭着眼睛都知道如何应对了。

只见她左手快如闪电,直袭王鹏飞腰眼,刚刚受创的王鹏飞,没料到皇后娘娘出手这么狠,身体歪倒的同时,就地一滚,避开了韩雪的致使的一脚。

韩雪反而点高兴,这样看来还有点意思,要是三两下就搞定了,那会让她很失望的。她是典型的遇强则强行,与高手对战,才能激发她无限的潜能。

继续阅读《帝妃难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韩雪小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帝妃难为》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