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最新章节,杨志军许婉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杨志军

角色:杨志军许婉婷

简介:王牌特种兵不幸陨落,回到东汉末年三国乱世
杀张杨占上党,灭丁原降吕布,战董卓平西凉……天下纷争非所愿,那就带着大军征天下!北起辽东之地、南到交州蛮荒,大军过处,且看诸侯化成尘土飞扬!

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

《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 三 章 火焚茅庐人向西

“兴儿啊,黄泉路上你慢些儿走,回头再看看苦命地娘……”

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杨志军隐隐约约听见有女子哭泣的声音,这声音彷佛近在咫尺,又好似远在天涯。

意识渐渐苏醒中的杨志军脑袋还昏昏沉沉地,记忆中全是炸弹爆炸那一瞬间灼眼的光和无穷无尽的热浪。“原来挨炸弹的感觉就是这样啊,轰!一声巨响,然后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渐渐苏醒过来的杨志军想起了被炸之前的事情。“唉,功亏一篑啊,不知道人质有没有被解救出来,那名卧底有没有跟我一起爆炸了?”

“呜呜呜……兴儿啊,我的苦命地孩儿啊,你才十四岁啊,老天就要收了去,你让无依无靠的娘今后可怎么办啊?!”

“咦,真有女子啼哭的声音?兴儿是哪个?肯定没有哭我啊!”意识已经清醒的杨志军心中一阵纳闷。“不会是躺在太平间里面吧?难倒是在开追悼会?卧槽!我到底是活着还是牺牲了?谁来告诉我!”杨志军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要是活着,怎么什么也看不见,浑身没有感觉。要是挂了,怎么还能听到别人的声音?难不成真成了灵魂体?”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只听得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赵四家的,欠我们家黄老爷的租子准备好了没有,今天是最后日期,若再抵赖,烧了你家房子再卖你的身!”

“是啊,若再敢拖欠,现在就拉你去见官!”另外一个公鸭嗓子响了起来。

“卧槽,这他妈的是什么地方的恶霸,怎么像是旧社会黄世仁家的狗腿子呢?”,杨志军听到两个男人的声音之后一阵惊讶。

“刑管家,还求你再宽限几天”女子苦苦哀求着,“兴儿爹去年过世,家中为了葬他四处举债。今年年景又不好,收得粮食尚不够我和兴儿度日,苦些也就罢了,奈何我这苦命地儿染了风寒,三五日间竟随他爹去了。为安葬兴儿,我连活命地黄牛都卖了,眼下实在是拿不出租子来……”

“棺木?”,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的杨志军慢慢能够抬起手了,他正在四处摸着。“原来是在棺材里头,难怪摸着四四方方的”,已经睁开了眼睛,但却什么也看不见的杨志军有点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赵四家的,听你说地也是可怜,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这些下人要是不问你收租,回去没法向黄老爷交差啊”公鸭嗓子阴测测地说道。

“看你家徒四壁,现如今又成了寡妇一个,不如在这张卖身契上划个押,以前的债咱们一笔勾销,以后进了黄老爷家门,做个填房,锦衣玉食地,却也好过整日挨饿受冻。”刑管家继续怂恿道。

棺材外头,两个狗腿子唾沫乱飞,继续威逼利诱着那女子。棺材里面的杨志军已经调整呼吸,看是否能够顶开棺材盖子。“尼玛!居然被钉上了!”费尽力气也顶不开棺材盖子的杨志军悲哀地大叹一声。

杨志军真地有点急了,棺材虽然不是全密封的,从木缝之间还有空气透进来,可他需要马上出去弄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躺在棺材里真地很危险,万一被人抬出去埋了,那就太悲催了。

“赵四家地,今天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只好先拿这口棺材抵债了!”一进来就恶神般的那个声音又响起。

“不要!我家兴儿还在里面!你们这些杀千刀地,敢动我家兴儿一下,我就死在你们面前!”那女子忽然发了疯一般大喊起来。

这边两个人一时愣住了,不敢做下一步动作。可棺材里面地杨志军不干了。“快动手啊!”杨志军大声吼道,“放老子出去!”

“砰!砰!砰!”杨志军拼命地用手拍打着棺材内壁。

在这寂静地夜晚,棺材外面几人都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砰砰声!

“刑……刑管家……,好像有什么声音,你……你……听到没有?”刚才还凶神恶煞一般的男子忽然磕巴着牙齿,战战兢兢地问道。

“砰!砰!砰!快放老子出去!”身后的声音还在继续……

“什么声音?谁在说话?”刑管家两腿一阵哆嗦,有点心虚地望着狗腿子家丁,虽然他也听到了那“砰砰”声,可实在没有胆量转身往棺材那边看。

“我操你大爷!快放老子出去!”杨志军在棺材里面放声大骂,外面的人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一声。

“诈尸啦!”刑管家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之后,屁滚尿流地跑了,后面紧跟着一样屁滚尿流的家丁。

“兴儿,是你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棺材外面响起,“不要吓唬娘,娘听到你的声音了”。

“唉,先出去再说吧,可不能再把外面的女子给吓跑了”杨志军心里想着,刚才他听到外面两个男子大呼小叫地跑了,生怕又把这女子也吓跑了,只好客客气气地说道“外面的女士,麻烦你找人帮忙把这棺材盖子打开好吗?我还没有死啊!”

“真的是我的兴儿,真的是我的兴儿……”棺材外面的女子颤抖着不停念叨,浑然没有发觉杨志军并没有喊她娘,说话的用词也不太一样。“兴儿,你且忍耐片刻,娘这就去喊人来帮忙!”

过了好一阵子,杨志军躺在棺材里面都要绝望了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群人声。“赵四家地,你家兴儿确实活着?不是诈尸?”几个男人的声音杂七杂八地响起。

“我家兴儿确实活着,他还说话来着,不是诈尸!求你们帮帮忙,快把他起出来吧,我这苦命地儿啊……呜呜……”那女子哀求着说道。

“赵四家地,莫要痛哭,我赵大胆帮你!平日里兴儿见了我还要叫一声叔呢,我不信他还能回来害我!”一个粗壮的男子声音响起。

“就是,我们这么多人,有什么好怕!大家动手!”又是一阵七嘴八舌过后,在众人的努力下,本来已经被钉上的棺木被起开了盖子。

“我滴个娘啊!终于再见天日了!”看到头顶漏下的月光,杨志军长呼一口气,感慨着说道。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群好奇加害怕的脸把自己头顶的光线给遮住了。

当杨志军被一群穿着古代衣服的人从棺材里抬出去之后,他沉默了。他来不及为自己没有死而欢呼,便被现在的处境给弄懵了。

面前围着的是一群说着明显有别于现代普通话,穿着奇装异服地人,赵兴不停地问自己,这是个什么情况?可他想破了脑袋,也难以作出准确地判断!这些人,明显是黄种人,说地话虽然难懂一些,还是能听得懂,绝对是汉语。可这衣装除了在电视电影中见过,现实中还从没有看见别人穿过。

“各位,你们把我弄来当群众演员,我的上级知道不?”赵兴有点心虚地问道。因为他清楚,没有那家公司有权利动用特种兵来做群众演员。

“啥?什么群众演员?这孩子被烧糊涂了吧?”那个叫赵大胆的中年汉子把手放在赵兴额头上,念念自语地说道。

“兴儿啊,还不快谢过你赵叔,是他救你出来地!”赵兴已经有些耳熟地女子声音终于再次响起。

“你们管我叫什么?谁是兴儿?”杨志军做着最后的努力,他在心里祈祷着,“天啊,千万不是鬼上身吧!我不要变成另外一个人啊!”

“唉,赵四家地,看来你家兴儿虽然没有夭折,可脑子还是一样糊涂啊”赵大胆叹口气,“乡亲们,咱回去吧,让他娘俩好好说说话……唉……”

到了此时此刻,一贯不相信穿越和神鬼之说的杨志军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了。他在心里大喊一声:“贼老天,真跟我玩穿越啊!穿就穿吧,人家穿出去大富大贵,不是王爷就是公子,轮到老子怎么就成了棺材瓤?还是最穷的那种!你叫我可怎么活啊!”

“唔,我好累,我要睡觉……”杨志军别扭地对着面前的女子说道。一听到从自己身体里面发出来的,明显带着变声期特点地嗓音,杨志军就忍不住想抓狂。

“哦,兴儿,那你赶紧睡下吧!”女子手忙脚乱地为赵兴盖上一床露出棉絮的破被。

这一夜,望着漏下星光的茅草房顶,杨志军怎么都睡不着,心中的纠结与迷茫,也许只有穿越过的人才能体会。

牺牲前的杨志军,是一名职业军人,带领着一支很有战斗力的侦察营。在金三角地区营救人质,打击毒贩的一次战斗中,杨志军不幸与身绑炸弹的匪徒同归于尽。在那个时空里,杨志军成了烈士;而在这个时空中,杨志军占据了已经夭折的赵兴身体,成功地完成了一次穿越旅程。

“兴儿,你慢些喝,锅中还有。”第二天一觉醒来,赵兴娘便把早已煮好的菜粥,端到了赵兴床前。

看着眼前眼睛还有些红肿,面容憔悴但仍难掩姣好容颜的年轻妇人,杨志军心里有些纠结。

“这就是重生后地亲人,我杨志军地娘?她可真年轻啊!估摸着也就三十二三岁的样子……”,杨志军在心里默默想着。

上辈子杨志军已经过了三十岁,这一世,他也不知道现在占据的身体年龄有多大。扭头看看四周,整个简陋的家中,穷的只剩下四面墙壁,哪里有镜子来照一番。

心里叹口气,杨志军埋头继续喝着有些青涩的、难以下咽的菜粥,不经意间拧紧了眉头。这玩意虽说是纯天然无添加,可味道实在是有些难以下咽,估计家里能吃的东西也就剩下这些了,大鱼大肉更是想都不用想吧。

“兴儿,你先将就着吃些粥,明日我把你爹留给下的那杆长枪和金雕大弓变卖了,买些肉菜回来给你好好补补身子。”赵兴娘一脸关切地看着儿子,有些诺诺地说道。

“娘啊,我病了多久?”杨志军硬着头皮轻身喊了一声娘,开始询问自己的身份。

“你发烧已经五天了,到了第三天晌午,就开始说胡话,昏迷不醒。郎中来看过之后,让家中给你准备后事。昨天娘才把家里的老黄牛卖了,换回来一副寿材,昨晚请邻居帮忙,把你敛了,准备今儿个就下葬……”赵兴娘低着头轻声说道,也许她的心里正在为草草把儿子收敛而愧疚。

“咦,这张草席铺在屋里做什么用?”赵兴看着堂屋中间棺材旁边的一张草席好奇地问道。

“是娘为自己备下的,原等把你葬了之后,娘用来裹身子用的”,赵兴娘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哽咽着说,“你爹走了,你也走了,娘活在这世上也就没了意思,不如投到黄泉路上,走得快些儿,也能赶上去照顾你……”

“娘……”,赵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如泉涌,不论前世今生,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悲恸过。从眼前女子身上,杨志军能感受到深深的爱意,那就是世间最无私的母爱,世间最伟大的情怀——就算是死,也要把棺材留给自己儿子!

就从这一刻起,杨志军开始对陌生的新身份有所接受,对面前慈爱的妇人,也从心底里尝试着接纳。

…………

“娘,孩儿这次醒来之后,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可能是被烧糊涂了”为了防止以后被人问起“赵兴”生前之事,赵兴给他娘打着预防针,生怕赵氏问起来之后“穿帮”。

“只要你还认得娘亲就好,你能醒过来,已是上天的眷顾”赵兴娘轻快地说道,“只要你还在,娘就有依靠,娘就不孤单。”

其实,赵氏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重生前的赵兴,因为前几年患了一场怪病,救过来之后就成了个痴儿,除了会喊娘,会说自己饿,别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像现在赵兴言语之间口齿清楚,有条有理。也许,真是天开眼了,儿子这次一病醒来,明显是聪慧许多。

杨志军要是知道转生的这个赵兴前生还是个白痴,保准又会泪牛满面——自己穿越过来一穷二白不说,生前居然还是个白痴!

“娘,昨日夜间来逼迫你的两个是什么人?”

“是镇子上黄员外家的管家和家丁,今年的租子还没有交,已经来过三五回了。”

“咱们家自己没有田地吗?”

“你爷爷那辈时还有几亩田地,到你爹这辈时发生过几次旱灾。为了养活你,你爹把几亩田地变卖了,现在我们家是黄员外家的佃户。”

“我爹是怎么去世的?”赵兴问道。

“这孩子以前不知道他爹爹为了护他,被黄员外家的家丁打成重伤去世的事情。现在清醒了,我也不能提,免得他去找人拼命。”赵氏心里暗暗地想着,嘴上却说:“你爹爹进山打猎,被大虫伤了,回家不久就撒手而去,只剩下咱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抬头看着屋顶依稀露下的阳光,环顾家徒四壁的两间草房,赵兴心里一阵茫然,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娘,昨夜刑管家和家丁以为儿子诈尸被吓走了,估计今天他们还会再来。他们催租是假,想强迫你卖身到黄家才是真!”赵兴紧锁眉头,恨恨地说道。

“原来我想的是再应付几日,等你下葬后,一条麻绳了结残生,也省得被人糟践……”赵兴娘凄苦地说着。

“娘,有我在,以后谁都不能欺负你!”赵兴紧握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今日之后敢欺吾母者,必教他血溅当场,如违此誓,则天人共弃!”

在赵兴娘的指引之下,赵兴挖开了自己所睡床铺下面的地面,从中起出了用麻布包扎的很仔细的一把长枪和一柄大弓。虽然上辈子赵兴玩地是热兵器的“枪”,但他也从两把武器所用的材质上感觉出了不凡。

赵兴很认真地收好了两件武器和一套描述武功的秘籍。今后,没有了前生的枪炮,赵兴只能依靠手中的兵器,捍卫自己和自己娘亲的安全与尊严。

等了一天,不见欺负人的黄家家丁上门,赵氏揪着的心总算缓和下来。

到了晚上,赵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娘,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黄家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倒是有一处地方可以去得,只是路途较远,娘只怕你的身体挨不住……”赵兴娘犹豫地说道。

“我的身体没有事,已经好多了。娘说的地方是何处?”赵兴一听有地方可以转移,来了精神。

“娘的老家在并州上党,家中也有一些田地,可以前去投靠。”

“好!我们去!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娘,咱们连夜动身,不然明日黄家恶贼又来索要田租,儿只能跟他们拼命了!”赵兴拧紧眉头沉声说道。

“一切都依兴儿的。”赵兴娘轻声允诺。

“起火啦!起火啦!赵四家的房子起火啦!”

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叫喊声,随着冲天而起地熊熊火焰,响起在秋日深夜的村落里,引得鸡鸣狗吠地好一团乱哄哄的景象。

远处的山岗上伫立着两个身影,一个消瘦而显得倔强,另一个却孱弱地依靠着消瘦少年。

仔细看去,这二人正是焚家而去的赵兴和他娘亲。只见赵兴右手握着一杆亮银龙胆长枪,紧紧攥着枪柄中部的手指骨节,因为用力而嘎吱作响,明显出卖了此刻孤单少年的心情。

一柄乌黑硕大的雕弓,被赵兴斜背在身后,从右肩后面露出的箭壶里,装着满满的一壶雕羽长箭。不得不说,赵兴现在这副扮相,还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气势,又有几分英雄落魄的寂寥。

枪和弓是赵四留给傻痴儿子赵兴唯一值钱的两件家当。

据赵氏说,这杆枪和这柄弓是前些年赵四进山打猎时救了一名受伤老者,老人伤愈告别之时所留。

当时,老人嘴里还念叨着:“你家痴儿,骨骼清奇,相貌威严,于理将来当建不世之功,奈何造化弄人,居然因为一场怪病,让他不辨东西,呆傻无比。此两件武器是我年轻时请大匠所制,不敢说是罕绝天下的奇兵,却也当得上世间难觅的良器。吾将此二物赠与令郎,并有抄录的枪法射艺秘笈两卷一并送上,但愿有朝一日苍天开眼,让这痴儿清醒过来,能够习得几分武艺,保你一家三口周全。”

老人最后还交代,如果赵兴年满十六岁仍然不能好转,那就将武器和秘笈埋于当初赵四救得老人的那片山林之中的歪脖老松之下。

赵四到最后也不知老人家的名字,只知他姓童。

赵四到最后也没有见到儿子好转过来,保护一家平安。

赵四就如同这一刻赵兴立足之处的山岗上,随处可见的狗尾巴草一样,春天来时抽叶生长,秋天来时枯萎变黄,只留得下一地草根。

望着远处曾经栖身的两间茅屋,在秋风呼啸中化成飞舞的尘土,赵兴胸中没有多少不舍和忧伤。都穷到这份上、苦到这份上、背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重生之前的赵兴,还是杨志军的时候,就是一个行动派,典型的军中硬汉,从来不畏困难挫折,从来都是笑对挑战,用实际行动带出了好几支嗷嗷叫的部队,自己也从一名连职军官,四年之间晋升到了正营的位置。

赵兴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出身低,也不怕武艺不好,因为赵兴始终信奉的是: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前世的知识和技能可以帮助自己战胜许多困难。

一路逶迤向北,赵兴娘俩的目的地是河东并州治下上党郡郡所长子县的李家庄。

赵氏原名李玉娉,是现任庄主李亭方三儿子李庆的妾室所生。李庆为人老实本分,在家族中地位平平,李玉娉又为其妾室所生,在家族中就更没有多少地位。

当年赵兴的父亲赵四迎娶李玉娉时,身份只是雁门郡驻军当中,一位部曲校尉治下的屯长,带兵约百人。提亲的人上门之后,李家也没有过多要求,随意便将李玉娉这个待字闺中的女儿嫁了出去。

后来鲜卑人屡屡犯边,赵四心中不安,在一次作战负伤后解甲归田,回到冀州魏郡安阳县赵家庄,伺弄几亩薄地,闲时进太行山打猎,聊以度日。

从安阳往西,一路上赵兴母子二人风餐露宿,遇着一支来往与雁门关外的商队,得知商队要从太行山脉中段的壶关穿行,便央求着同行。

商队头目刘继礼走南闯北许多年,练就了一双识人的“招子”,见赵兴身负武器,目含精光,端得不像凡人,便答应了,一路上对赵兴娘俩也颇为客气。

有了商队保护,倒是避开了几伙占山为寇的强人,赵氏临行前还特意将脸用锅底灰涂了,却也少了许多的是非。

路上无事,赵兴除了背着人偷偷将贴身带着的两卷练武秘笈拿出来琢磨之外,就是与刘继礼闲聊。

言谈之间,赵兴才确定自己是穿越到了东汉末年,现在的皇帝是汉灵帝刘宏,这一年是光和四年(181年),距离黄巾起义(184年)还有三年时间。

为什么赵兴这么清楚东汉末年这段历史?因为前生的赵兴是一个三国迷,凡是三国的书籍、影视、甚至是三国系列的电脑游戏,他都是兴趣饱满地去记忆、去体验,偶尔还会异想天开,把自己同赵云、马超这些猛人做个比较,甚至还专门跑了一趟无锡“三国城”,穿盔甲、跨战马,拍了很多照片用来满足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

同时,问过赵氏之后,得知他是建宁元年出生的,也就是公元一六八年汉灵帝即位那年。现在的赵兴十四岁,当然,身体里的灵魂就成熟多了,足足三十岁啦。

遇到干净的泉水时,赵兴小心翼翼地走到一处僻静之地,以潭为镜,仔细端详了自己的容貌,结论让他地心情好转了不少!

这一世赵兴的模样与上一世的杨志军倒有七分相似:浓眉如卧蚕,隆鼻似悬胆,眼大有神,清晰的双眼皮紧靠在横斜的双眉之下,显得威严而又不失亲切,清秀而又不轻浮。

只是嘴巴稍小,唇薄少肉,下颚略尖,看上去多了几分倔强和不甘。年方十四的赵兴虽然肤白如玉,清清瘦瘦,但骨骼宽大,并不单薄。唯一欠缺的正是上一世反复锤炼出来的军人气质和小麦色的健康皮肤。

穿越而来,唯一令赵兴感到满意的就是这副容貌。他可是有印象,在东汉年代,人们想要出人头地,一张好脸就像烫金名片,可以省下不少事情。

最典型的正反两个例子就是仪表堂堂的袁绍和有些丑陋的庞统。

袁绍人帅,所以招惹灵帝喜欢,年纪轻轻就成了西苑八校尉;庞统人丑,一开始连张飞都嫌弃他,逼不得已只好假装撂挑子,最后来个一日审百案,显露才华,方能翻身。

商队继续往西而行,本以为过了最难行的一段之后,道路就会太平,不想却遇到了剪径的毛贼,倒是多出一段佳话来。

继续阅读《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最新章节,杨志军许婉婷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