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万古武帝最新章节,叶长生叶流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万古武帝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叶长生

角色:叶长生叶流云

简介:废材少年为父正名,得天降石碑,炼无敌神通,横压当世!

万古武帝

《万古武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教训狗奴

青玄郡,坐落于大玄王朝东部的青玄山脉附近,物资丰富,繁华缭绕,不知道滋生出多少豪门世家。

青玄郡内的豪门世家,有八家势力为顶尖之流,并称青玄八府,威赫青玄郡。

青玄八府,以青玄府实力最强,乃是八府之首,青玄郡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而如流云、北山、郝连、东台、霞光、玄水、落叶这七府,虽实力不如青玄府,但也是统领一方的霸主。

…………

落叶城,落叶山,正是青玄八府之一落叶府叶家的领地。

火红的骄阳,宛如一颗红宝石般,悬挂在湛蓝的天空,恣意释放灼热阳光,落叶山脚下的一处林荫地中,一名打着赤膊,身材略显瘦弱的少年,站在一个吊在树枝上的沙包之前,不断的挥动双拳击打。

“砰!砰!”

低沉的碰撞声,不断的在幽静的树林中响彻,少年汗如雨下,双拳因为淤血堆积,已经是紫红一片,但少年依旧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

少年名叫叶长生,是八府之一落叶府的少府主,只可惜,他这位少府主,有名无实……

五年前,叶长生的父亲叶南天,也就是落叶府的府主,外出之时,意外遭遇一群神秘人的围攻,导致身受重伤。

虽然侥幸保住性命,但浑身经脉却也残破的七七八八,实力折损严重,沦为了废物。

如此这样的情况,使得叶南天已经没有资格继续担当落叶府府主之职,自然是要退位让贤。

按照道理,府主退位让贤,应该是由当代的少府主担任府主一职…

但是那时的叶长生实力只有练气四层的实力,叶家大长老叶流云以少府主年纪尚幼,实力弱小,暂不能统率落叶府为名,拉上一批长老,将自己推上代理府主的位置。

不过,叶流云同时还放话说,自己担任代理府主只是权宜之计,若是府主叶南天可以恢复伤势或少府主叶长生的实力达到凝元五重境界,他便将府主之位交还。

明面上看,叶流云好像是在非常时期,迫不得已的才去担任代理府主一职,但是明眼人却是看出,这其中怕是有不少的猫腻,叶南天遭到围攻,怕是少不了这叶流云的影子.……只是,没有证据,谁也不敢胡说。

“叶流云,你这个老匹夫,这边口口声声说只要我突破凝元境便将府主之位交还,但另一边却对我诸多刁难,不给我丹药辅助修炼,克扣我的月例,连叶家的高深练气功法,也以各种借口不让我借阅,让我只能修炼烂大街的《聚气决》,这样下去,我根本不可能达到凝元境!”

叶长生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来,双拳挥舞的更加凶猛,似乎是将这沙包当做叶流云一般狠狠击打。

叶流云当上代理府主之后,开始以各种名义刁难叶长生这位少府主,克扣叶长生的丹药和月例,连叶家收藏的高深练气功法也不让叶长生修炼。

在这种种限制之下,叶长生想要快速的提升实力,简直是难如登天。

五年的时间过去,叶长生的实力也不过是由练气四层提升到练气七层而已,可是距离凝元境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更别提达到凝元境五重。

武道之境第一重名为练气境,顾名思义,也就是吸收天地元气来增强自己体内的真气,一共划分九层境界,每提升一层境界,体内的真气就会雄浑一分,实力也会增强一分。

不过,单单依靠自己吸收天地元气,必然是缓慢的,所以还需要靠功法和丹药来提升修炼速度。

叶长生所知道的练气功法,一共划分为人级、玄级、地级还有天级这四大级别,每一级又划分为下中上极品四阶。

越高级的功法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便越快。

如叶家的《落叶真气》,便是一部人级极品练气功法,以叶长生少府主的地位,原本是有资格修炼的,只是自从叶流云担任府主之后,这种资格,便是没有了。

再者,就是服用丹药,吸收丹药之内蕴含的浓郁灵气来增加自身的真气,例如一阶丹药练气丹。

原本叶长生每个月都可以在家族库房内领取到一定数量的练气丹,但叶流云担任代理府主之后,却以各种借口将叶长生的练气丹克扣。

种种作为,不外乎是因为担心叶长生实力提升到凝元境五重,夺回府主之位而已。

“唉,还是我资质太差,不然的话,就算没有高等练气功法,没有丹药,五年时间也足以达到凝元境。

达到凝元境之后,就是落叶府核心弟子,加上少府主的身份,老匹夫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压我。”叶君虽然恨叶流云打压自己,但还是知道,这最为关键的原因,是自己资质太差。

功法和丹药虽然都是武道修炼中不必可少的一环,但是最为重要的,还是一个武者的资质。

如果一个武者的资质太差,就算是把世上最好的功法和最好的丹药给他,也不可能有太快的速度。

相反,如果一个武者的资质是天才级别的,就算没有高深的练气功法,没有丹药辅助修炼,那么他的修炼速度,也是很快的!

叶长生五年之内只由练气四层突破到练气七层,虽然有着一部分没有丹药,修炼功法太差的原因,但归根究底,还是他资质太差的原因。

其实,叶长生的资质本来也不应该那么差的。

当初叶长生的母亲怀上叶长生的时候,叶南天曾经请来高手为儿子探测资质,探测的结果显示叶长生的资质乃是上上之选,叶南天还因为这件事兴奋的在叶家大摆筵席。

可是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有高手潜入叶府,对叶长生的母亲进行偷袭,一掌拍在叶母的肚子,想让叶长生胎死腹中,好在叶长生福大命大,活了下来,但是叶长生的母亲却因此而死。

而且,叶长生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因为那一晚的事故,使得他的根基受到损伤,出生之后身体先天虚弱,原本上好的资质,也是变得平庸。

“资质差又怎么样,只要我肯努力修炼,我一定可以达到凝元五重境界!我一定要把落叶府由叶流云那个老匹夫的手中抢夺回来!”

叶长生紧紧的捏了捏拳头,一扫眼中的颓废,满是坚定之色,“落叶府叶家是叶家先祖辛辛苦苦打拼出来,我决不允许落叶府叶家落到别人的手中!”

叶长生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是日近黄昏,燥热的天气也变得有些凉飕飕的,“是时候回家了。”

捡起地上的衣衫,随意披在身上,叶长生便准备回家。

“咦,天怎么突然黑了?”叶长生刚刚走出几步,突然之间树林变的漆黑无比,仿佛黑夜到来一样,疑惑之间抬头望去,赫然看到天空中出现一方巨大的模糊黑影,犹如闪电般,坠落下来。

“陨石?妖兽猛禽?”看到那巨大的黑影,叶长生微微一愣,满脸的迷惑之色。

“是一块石碑!”

那黑影降落的速度非常快,形体也是逐渐变得清晰,叶长生看在眼中,原来是一块巨大的黑色石碑。

“我…怎么感觉…这玩意…是向我这里坠落的?”叶长生抬头仰视半天,越看越不对劲,这黑色石碑怎么看好像都是朝自己落来的。

“靠,还真是向我砸来的,跑!”

叶长生只是呆立片刻,那黑色石碑已然降临到他头顶上空百米位置,巨大的黑影笼罩着他,仿佛一座山峦压了下去,那滚滚的压迫感,让叶长生手脚冰凉,回过神来,立刻想要逃跑,但是却愕然发现自己此刻居然仿佛琥珀中的苍蝇般,根本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那黑色石碑镇压下来。

轰隆!

黑色石碑卷起滔天威势,降落下来,狠狠的镇压在叶长生的身体之上,他只觉得眉心一痛,旋即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

“我死了吗?”

恍恍惚惚中,叶长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好像是一个灵魂一样,没有任何的重量,飘荡在空中。

扫了一眼周围,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光亮,声音,幽静的可怕。

“这里是地府吗?”叶长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自己也太背了,居然让一块天降石碑给活活砸死。

“咦?那里有光。”叶长生观察着这所谓的“地府”,突然发现黑暗的深处有一抹亮光闪过,好奇之下,飘荡了过去。

叶长生和亮光的距离,似远似近,仿佛只有一两米,又仿佛是在两个位面,不知飘荡了多久,终于是来到那亮光处…

叶长生却是看到了瞠目结舌的一幕!

那是一座黝黑的巨大石碑,弥漫古朴、沧桑、磅礴、恢弘之气息,抬头望去,不知道有多高,宛如一尊来自远古的巨人,静静的竖立在这方漆黑空间中,弥漫幽幽的混沌光泽。

在石碑的中央位置,有两个龙飞凤舞的苍劲大字——帝碑!

“我说这玩意怎么那么眼熟,居然是砸死我的那块破石碑!”叶长生楞了片刻,回过神来,仔细看去却发现这巨型石碑有些眼熟,再仔细一看,好家伙,赫然那个活活砸死自己的黑色石碑。

“王八犊子,居然敢砸死老子,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叶长生看到这黑色石碑,几乎就是气不打一处来,飘荡过去,狠狠一脚踢去。

嗡嗡!

叶长生一脚正中黑色石碑,但似乎是触发了什么,黑色石碑嗡嗡一颤,一道古朴的声音响彻在脑海之中:“上古帝碑,坐镇识海,凝聚五行,演化阴阳,混元一气,镇压乾坤!”

哗啦啦!

那古朴声音落下的时候,一连五道光束陡然间自黑色石碑中电射出来,金青蓝红黄五色,交织成一道五彩光束,在叶长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后,便是轰在他的身体之上。

顿时一股浩瀚的信息,伴随那五彩光束,仿佛汹涌的河水一样冲进叶长生的脑海。

“啊!”

叶长生只觉得脑海剧痛无比,发出一声惨嚎,再度昏迷过去。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昏迷中的叶长生,悠悠转醒。

黑色石碑依旧静静竖立,恒古不变,自己也完好无损,只是脑海中平白多了许多记忆而已。

叶长生皱眉,开始回想自己脑海中的记忆,一股仿佛刻印在灵魂之上的信息,如潺潺溪水般,掠过叶长生的心底。

“这…这…这石碑居然是一件异宝,我也没死,只是在自己的识海之中而已……”一点一滴的吸收着那信息,叶长生终于了解到,自己并没有死,而是意识来到脑海中,所以才会有灵魂一样虚浮不定的感觉,而眼前这石碑,居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异宝。

至于有多么了不起,倒也没有提及,只是提及一句“五行成,方可入碑”。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叶长生也没有去深究,因为他真正让他在意的不是这石碑,而是他记忆中多出来的五篇功法!

《裂金决》!

《青木决》!

《弄潮决》!

《赤炎决》!

《厚土决》!

叶长生迫不及待的翻看这五部功法的内容,只是看了一眼,叶长生就沉浸在这五部功法记载的内容之中,如痴如醉,而且越看越是感觉到震惊。

这五部功法记载的修炼内容,虽然看似十分的简单,但是越深入便越是玄妙。

叶长生曾经看过自家的《落叶真气》,其中的修炼跟这五部功法相比,简直是皓月和萤火之光的差距。

这五部功法,绝对凌驾人级极品功法之上!

当然,不可能是玄级功法,因为只有人级功法才修炼真气,玄级功法修炼的真元。

“好高明的功法!任意一部给我修炼,都绝对可以大幅度提升练气的速度!”叶长生的眼中涌出一丝兴奋之色:“天大的奇遇啊!”

大玄王朝,地大物博,自然是有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情,其中不乏一些资质普通的武者,意外之下得到奇遇宝贝,一飞冲天的传说。

原本,叶长生也以为传说就是传说,他本人不曾奢望所谓的奇遇,但是却没有想到,今日,却偏偏有奇遇砸到脑门上!

“这件事情千万不可以外传,这石碑太过神秘,不知道什么来历,但既然传授给我这五部精妙的功法,绝对是了不起的宝贝,若是消息泄露,绝对会引来高手窥视,以我的实力,那些高手杀我如鸡仔般,甚至连父亲都要受到牵连,谁都不可以说,只有我自己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虽然大玄王朝不乏那些武者得到宝贝一飞冲天的传说,但也同样不乏那些得到宝贝却不知道隐藏,一路高调,引来高手窥视,最终被劫杀的传闻,这些年饱受欺凌的叶长生生生知道,低调,才可以活得更久。

“叶流云啊叶流云,你处心积虑的不给我叶家的《落叶真气》修炼,但却没有想到,我居然另有奇遇,得到更好的功法吧?哼,你给小爷等着,待我实力大成之日,就是你命丧黄泉之时!”

叶长生恨恨的咬了咬牙,带着五部功法的的记忆,意识归体,回到现实。

……

现实世界。

依旧是幽静的树林,没有任何的改变,仿佛从来没有所谓的黑色石碑降临下来,只是因为天色昏暗的原因,树林变得有些漆黑。

在这漆黑树林中,有一道身影盘坐,那是叶长生。

叶长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天黑了,待会怕是会有野兽出没,虽然以我的实力不怕野兽,但就怕遇到妖兽,安全起见,回家再说。”

落叶山属于落叶山脉的外围,虽然平常只有野兽出没,但是偶尔也会出现一两只妖兽。

以叶长生练气七层的实力,倒是有资格对付二阶左右的妖兽,但若是出现三阶左右的妖兽,直接就可以将他灭杀。

叶长生一路小跑回家。

叶长生居住的地方,是叶府东边的一座别院,景色优美,环境安静,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毕竟叶南天好歹曾经是府主,叶流云太过分,也不敢去欺辱、刁难上一代府主。

回到家中,饭厅灯火通明,一道欣长的身影坐在椅子上,面前的圆桌,摆着三菜一汤和两碗米饭,冒着腾腾热气。

“爹,我回来了。”叶长生跑进了饭厅,看到等待着自己的中年男人,心中一暖。

“吃饭。”叶南天淡淡的说道。

“恩!”叶长生洗过手,坐到了叶南天的身边,拿起碗筷,就开始狼吞虎咽。

“慢点吃,仔细咀嚼食物,才能够将食物中的养分吸收,滋养身体,多吃一些肉,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叶南天淡淡的道,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叶长生的碗中,他不会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感情,只会用行动表发对叶长生的关怀。

“谢谢爹。”

两父子在安静的氛围中,吃完晚饭。

吃完饭,叶长生收拾了一番,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休息。

房间中,叶长生盘坐在床榻之上,回想脑海中的五部功法,自言自语的道:“《裂金决》、《青木决》、《弄潮决》、《赤炎决》分别对应着金木水火土这五行属性,每一部都各有特色,我到底应该修炼哪一部?”

叶长生没有想一人兼修多部功法这种事,因为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天才也做不到。

因为每一部功法的属性不同,修炼出来的真气也不同,互相抵触,若是一个人身体内同时存在两股不同的真气,绝对会发生战争,要么是强大的一方将弱小的一方消灭,要么是发生爆炸,自爆而亡。

不论哪一种情况,对武者都是有很严重的危险,所以从来没有人冒险修炼两种不同的功法。

自然的,叶长生虽然有五部功法,但也没有打兼修的注意,反而是责怪帝碑多此一举,干嘛要给五部功法,还不如给一部功法四部武技来的实在。

“好,就修炼《弄潮决》吧!《弄潮决》修炼出来的水真气虽然攻击不强悍,防御不强悍,疗伤也不强悍,但胜在效果全面,可以攻击,可以防御也可以疗伤,最为重要的是,水真气比较柔和,用来开拓经脉,增加真气容量是非常合适的……”

经过多方研究,叶长生打算修炼五部功法之一的《弄潮决》。

“不过,修炼之前还得将自己原本已经修炼出来的真气散去,才可以重新修炼功法,虽然我已经达到练气七层,但修炼的功法只是《聚气决》这种垃圾功法,真气质量自然也是垃圾,散去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叶长生没有觉得散去练气七层的真气有什么可惜,毕竟只是《聚气决》这种垃圾功法修炼出来的垃圾真气,虽然是练气七层的实力,但论到真气质量,怕是连练气五层的武者都不如。

叶长生盘坐下来,开始驱散自己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真气。

“噗!”

不管怎么说,散气对武者的身体还是有些伤害的,当叶长生将最有一丝真气驱散之后,脸上涌起一抹潮红,喷出一口鲜血来。

短短一柱香的时间,叶长生由练气七层的实力,跌落成一个连真气都没有的普通人。

不过,这正符合破而后立!

“好,散气结束,开始修炼功法。”

叶长生虽然只有十六岁的年纪,但是骨子里却有那种倔强,虽然身体受到了一丝伤害,却根本不想歇息一会,直接开始修炼功法。

盘坐床榻之上,叶长生双掌交合置于丹田位置,双目微闭,眼观鼻,鼻观心,全神贯注的运转《弄潮决》的功法。

三个呼吸!

仅仅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叶长生就感觉到气感,虽然有过修炼真气的经验,但是如此快速的感应到气感,也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要达到练气境第一层,最重要的就是感应到气感,然后操纵这股气感,去吸收天地元气,如果感应不到气感,那么则不能吸收天地元气,则意味不能修炼。

叶长生第一次感应气感,可是足足花费了十三天的时间。

感应气感花费的时间越长,便是代表武道资质越差,十三天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也证明叶长生的武道资质,是普普通通。

而如今,他重新修炼《弄潮决》,纵然有着经验,也以为自己最起码要三四天才可以感应气感,却是没有想到,三息,仅仅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就感应到气感,这样的修炼速度简直不可思议!

要知道,青玄郡第一天才,青玄府的少主,当初修炼练气境第一层的时候,也是足足花费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感应到气感,这当时几乎是震动了整个青玄郡,大家都知道,青玄府出现了一位绝世天才!

然而如今,叶长生却只用了三息,便感应到气感,这起步证明他比青玄府少主还要妖孽?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别说震动青玄郡,震动大玄王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叶长生的修炼速度,放眼整座大玄王朝都极为的不可思议!

此时,叶长生的心情非常震动,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可能是我有过感应气感的经验吧,看看吸收元气的速度如何……”

恢复平静的心境,叶长生继续运转功法,吸收天地元气。

那一丝气感,好像一条小灵蛇般,在四肢百骸内游走,清清凉凉,宛如溪水流淌过一样。

叶长生模糊的感知到,天地元气似乎受到自己体内牵引,汇聚过来,顺着自己的毛孔,涌进身体之内,汇聚到那一丝气感之中。

不知不觉,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原本只是头发丝般粗细的气感,变成了钢针般粗细的气流。

练气一层!

惊骇的一幕再度发生,由感应气感到练气一层,旁人最少需要五六天的时间,叶长生,居然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就轻松晋升。

叶长生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这未免也有些太容易了吧……不管了,继续提升,我倒要看看,这样恐怖的速度,我能维持到什么境界…”

叶长生的心中有些期待,开始继续努力吸收天地元气。

同时,《弄潮决》修炼出来的水属性真气发挥修复效果,一遍又一遍的流淌过叶长生的四肢百骸,将以往修炼中留下的暗伤尽数恢复,经脉变得更加坚韧宽阔,身体也是达到巅峰状态。

半个时辰过去,叶长生体内的真气由钢针般粗细变成小拇指般粗细,练气二层!

一个时辰过去,叶长生体内的真气由小拇指般粗细变成中指般粗细,练气三层!

两个时辰过去,叶长生体内的真气达到练气五层!

达到练气五层之后,叶长生提升的速度开始稍稍放缓,但也只是稍稍放缓而已,依旧在不知疲倦的提升。

“糟糕,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跟不上突破的速度!”练气境每一层突破,可是都需要吸收大量的天地元气,但是叶长生却发现自己吸收元气的速度跟不上突破的速度,体内的真气已经沸腾,如果不可以突破的话,定然遭受反噬。

沸腾的真气在体内翻滚,扯的叶长生经脉一阵阵剧烈的疼痛,额头冒出涔涔冷汗,压紧牙关,努力的运转功法,吸收元气。

“哗啦啦!”

突然之间,一股浩瀚的元气宛如开闸的洪水般,自泥丸宫中倾泻出来,汇聚到叶长生的经脉中。

得到海量的元气,叶长生自然是顺理成章的突破境界。

练气六层!

“幸好有帝碑。”叶长生停止运转功法,睁开眼帘,眼中掠过一抹余悸,自己还是太心急了,如果不是帝碑突然输送给自己大量的天地元气,怕是自己已经因为真气沸腾而死。

“还是巩固一番境界吧,不要着急突破。”

叶长生吐出一口浊气,不准备继续提升实力,而是巩固当前的境界。

一夜的时间悄然过去,金色的晨曦,自窗户间的缝隙挥洒进来,落在盘坐于床榻之上的叶长生身上。

“好舒服!”

叶长生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声,仿佛炒豆子一样。

经过一夜时间的巩固,叶长生的实力已经彻底稳固在练气六层巅峰,距离自己当初练气七层的修为,也只是一步之遥而已。

一夜之间练气六层巅峰,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怕是会立刻惊动整个大玄王朝,不知道要吓死多少所谓的天才。

这种资质,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

妖孽,只有妖孽才有可能有这么恐怖的修炼速度!

当然,叶长生并不准备到处去炫耀,毕竟他以前表现平平,突然之间表现的如此妖孽,必将引得别人注意,若是因为此暴露了帝碑的存在,莫说他,怕是连同落叶府都要遭殃。

低调发展才是王道!

……

“一夜之间练气六层,传出去,呵呵,怕是那叶流云老匹夫定然会不顾一切的来杀我,毕竟,这太恐怖了……”叶长生也为自己的提升速度而感觉到恐怖,强如青玄府少府主那种天才,在有上好功法和诸多练气丹的辅助下,也是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达到练气六层的实力。

一个月练气六层这样的速度,放眼青玄郡年轻一辈,当属第一,但是跟叶长生一夜之间练气六层比较,简直就是渣渣!

“如果我的修炼速度继续以这般恐怖的速度提升下去,不出一年……哼,叶流云老匹夫,你的末日就要来了。”叶长生从来没有举得身心这般舒坦,以往的叶流云,宛如一座高山般压在自己的心头,但是现在却发现,这种看似沉稳的高山,并不是不能推翻。

“虽然我的实力只恢复到练气六层,但是以前修炼的是《聚气决》这种垃圾功法,而《弄潮决》却是顶尖的练气功法,两者修炼出来的真气,质量肯定有着云泥之别,不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到底是多少…”

叶长生从床铺上站起身来,眼中精芒一闪,真气汇聚到拳头之上,一拳轰出。

“砰!”

空气发出一声沉闷的气爆声,一股劲风肆虐开去,面前的一张木椅,被一拳打的四分五裂!

叶长生收回拳头:“我现在虽然只是练气六层,但是真气质量比以前强出太多,现在的我,可以轻松解决以前的三个我联手,而且《弄潮决》并不是适合攻击类型的练气功法,如果是《裂金决》或者《赤炎决》,怕是攻击力更为强悍。”

以往的叶长生,真气质量太差,就算是练气七层的实力,一拳打出,别说气爆声,就算一张木椅都难以打碎,但是现在,莫说一把木椅而已,就算是一块石头都有可能击碎,进步太大了!

“今天是领取练气丹和月例的日子,我倒要看看,那个狗奴还敢不敢克扣我的练气丹和月例……”

落叶府每个月固定一天给府内的叶家弟子发放修炼所需的练气丹和月例。

以往叶长生也会去,但是发放练气丹和月例的奴才,因为得到叶流云的许可,各种刁难叶长生,狠狠克扣叶长生的月例,还不给叶长生练气丹。

以往的叶长生需要忍,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似乎应该绽放出一些锋芒,免得被一些人认为自己软弱可欺,自己可是落叶府少府主,容不得羞辱!

叶长生走出房门,父亲叶南天正坐在院子中的那张摇椅上,微微摇晃,闭目享受阳光。

看到父亲花白的两鬓,叶长生眼中掠过一抹坚定,“父亲,从今天开始,长生不会给你丢脸的!我要夺回落叶府!”

话音落下,叶长生向院落外走去。

“早些回来。”这时,叶南天悠悠的声音传来。

“知道了。”叶长生点点头,离开别院。

“儿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叶南天望着自己儿子离去的背影,总感觉叶长生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旋即又摇摇头,闭目养神,一股深邃的气息,涌动在身体周围。

虽然别人都知道叶南天经脉断裂沦为一介废物,但是没有人知道,叶南天这些年修身养性,实力虽然没有提升,但他的境界,却是日益精深,变得深不可测,如果可以恢复断裂的经脉,定然会成为一尊名震青玄郡的高手!

……

发放练气丹和月例的库房,坐落在府邸的东侧。

穿过一道道走廊,叶长生来到库房。

一些已经领取过练气丹的叶家弟子正准备离开,看到叶长生,微微一愣,低声议论起来。

“叶长生怎么来了?”

“今天是发放练气丹和月例的日子,他当然来了。”

“他还是不死心啊,明知道不会给他发放练气丹,连月例都要狠狠扣除,结果还要每个月跑过来自取其辱……”

“唉,自从叶流云掌管咱们落叶府之后,叶长生这位少府主的地位每况日下啊……”

“就他那破烂资质也配做少府主?要我说,够资格做咱们落叶府少府主的只有叶沧浪!叶沧浪今年才十八岁,已经是练气九层的实力,不日就要晋升凝元境,成为咱们落叶府有史以来最年轻凝元境武者,比上一代府主叶南天还强上一分!”

“好厉害……”

“叶沧浪已经达到练气九层!?”听到那议论声,叶长生的脸色微微变化,因为那叶沧浪是叶流云的儿子,这些年落叶府中都在传要让叶沧浪这个天才代替叶长生成为少府主,如今这厮已经达到练气九层,怕是落叶府中的呼声更高,毕竟自己这位现任少府主不仅没有权势,而且实力很差。

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情!

叶长生暗自冷笑道:“练气九层?以我现在的修炼速度,不出一个月,我也要到练气九层!”

念及此,叶长生不在理会那群叶家弟子,走进库房中。

库房中,有一张褐色长桌摆放,长桌之后是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一脸精明的模样,那是掌管库房的主管,名叫周正。

周正感觉到有人进来,眼睛从账本上挪开,抬头望去,看见是叶长生,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弧度,淡淡笑道:“原来是少府主啊。”

这一声少府主,听到耳中,不仅没有恭敬的意思,反而是有些许讽刺的味道。

“该死的奴才!”叶长生微微眯起眼睛,闪烁危险的精芒,上前几步,淡淡的道:“我来拿练气丹!”

身为少府主,叶长生每个月可以领取的练气丹是五十枚,是其它落叶府叶家弟子的一倍左右。

周正暗自冷笑一声,道:“不好意思啊少府主,练气丹已经发放完毕了,所以你暂时是没有了,而且最近府中财政紧张,你的五千两月例,也只能发一千两了。”

果然,依旧如每个月,找各种借口不给自己练气丹,克扣自己的月例!

叶长生微微眯起的眼睛,扫过一旁,目光微微一凝,那里居然放着六十枚练气丹和一万两的银票!

“你跟我说练气丹没有了?这是什么?府中财政紧张,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叶长生有些愤怒的喝道。

周正扫了叶长生一眼,轻描淡显的道:“最近沧澜少爷要突破练气八层,所以府主吩咐我多给沧澜少爷准备一些练气丹和银两,这些是给沧澜少爷准备的,少府主,你就不要打主意了。”

叶沧澜,是叶沧浪的弟弟,也是叶流云的小儿子。

“好个老匹夫,一边克扣我的月例和练气丹,另一边居然利用权利给他小儿子开后门,真当叶长生软弱可欺,真当他在叶家可以只手遮天!?”叶长生的眼中涌出一抹怒火,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少府主,这是一千两银票,你拿了赶紧走吧。”周正好想打发乞丐一样,将银票丢到叶长生身前。

“你这狗奴,太放肆了,真以为我软弱可欺么!”

叶长生怒喝一声,直接扬手一巴掌朝着那满脸轻蔑的周正脸庞重重扇了过去,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手掌掠过虚空,带起低沉的劲风。

砰!

周正没有想到叶长生会出手,更加没有想到叶长生出手居然会如此的凶猛,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狠狠的扇飞了出去,撞击在墙壁之上,墙壁都抖了抖,落下簌簌灰尘。

“噗!”

周正重重的跌落在地,脸颊火辣辣的疼痛,五脏六腑也因为那一撞,狠狠的扭曲起来,张开嘴巴,喷出一股猩红的鲜血来,浓浓的血腥味道,弥漫开来。

“这真的是叶长生吗?他的实力怎么会那么强!”周正艰难的坐起身来,满脸惊恐的看向叶长生,哪里还有之前嚣张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只受惊的鸡仔,身子瑟瑟发抖。

“狗奴才,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可是落叶府的少府主!居然敢在我面前这般嚣张,简直就是以下犯上,以奴欺主,看来你是想要尝试一下我叶家的族规了!”叶长生森然的扫了一眼死狗般的周正,冷冷的说道。

周正身子一颤,落叶府规矩,以下犯上,以奴欺主,那可是要五马分尸的死罪!

“少主饶命,少主饶命,是奴才猪油蒙了心,才敢跟你那么说话,你放小得一马吧。”周正吓的赶紧跪地求饶。

“哼,这次我放你一马,下次再犯,你就死定了!”叶长生冷哼一声,一把抄起桌子上的一万两银票和六十枚练气丹,“你跟叶沧澜说,这些东西,我拿走了!”

说完,叶长生潇洒的转身离去。

继续阅读《万古武帝》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万古武帝最新章节,叶长生叶流云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