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仙墓陆云玄州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仙墓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陆云

角色:陆云玄州

简介: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道断绝,仙界当中仙墓林立
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墓,不是这么盗的!”陆云看着古仙墓中手忙脚乱的仙人,微微一笑:“想学吗?我教你们啊
”……

仙墓

《仙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7章 尸蝇

州牧府很大,好像一座巨大的园林。

庭院当中,山水相映,楼台隐现,看上去美轮美奂。

但是在陆云的眼中,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魔窟!

“九龙抬棺,这种风水之势,出现在州牧府里……如果我猜的不错,玄州应该是琅邪天最穷的一个州吧。”

陆云喃喃的说道。

看这里的风水布局,显然不是最近才布下的,怎么也有几百年或者上千年了。

格局已经同这里的自然环境,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化作风水之势。

州牧府建立的位置,乃是一州的气穴所在,关乎着整个玄州的气运。

九龙抬馆放在这里,直接截断玄州气脉。时间长了,玄州便会化作一片荒芜的沙漠。

“大人,您说错了。这不是什么九龙抬棺,而是九龙护天大阵。阵法发动时便有九龙升天,曾经轰杀过一尊前来捣乱的仙人呢。”

挽风纠正道。

现在陆云和挽风,站在整个州牧府里最高的一座‘七星揽月楼’之上,可以俯瞰州牧府,甚至整个玄州城。

“不过玄州确实是琅邪天最穷的一州,矿脉稀少,仙人罕至,薛大管家采购阵基石,也得去临州呢。”

“看来风水和阵法,应该是一体两面的。仙人中人只懂阵法,不通风水?这没道理啊,地球上那些给人看风水的,哪个不是说自己是哪位神仙传人,或者干脆神仙转世。”

陆云听着挽风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陆云可以确定……仙界的仙人,或者修仙者在布置阵法的时候,并未考虑过风水。

州牧府的这座九龙护天大阵可以斩杀仙人……但是同样,这座大阵却是坏了整个玄州的气穴,让玄州的气运流失。

陆云并不觉得,一个精通风水的阵法师,会布下这样的阵法……同样,一个精通风水的人看到这样的风水布局,会不点出来。

“咦?那是什么?”

陆云下意识的抬头,他看到了城外,远方一座巍峨的大山。

玄州城方圆百里,玄州城东门之外,则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名为赤玄山。

陆云看到那座大山,眼睛当即就直了。

“那里……好像有一座大墓?”

虽然陆云看不清楚那座赤玄山的具体走势……但是观察其外形,却是玄武伏丘的形态……分明是一座绝佳的墓葬之地。

若是陆云没看错的话,那里绝对有一座大墓,而且不是普通的大墓。

“仙人也会死?”

陆云有点发蒙。

“仙人当然会死了。”

挽风见到陆云的样子,噗嗤一下的笑了。

传说,赤玄山下,确实有一座仙人墓葬,这在整个玄州,乃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天崩地裂,整个仙界也被打碎,变成现在的九天十地四仙海。据说那一战,仙界的仙人都死光了,上古的仙道文明也因此断绝。”

“现在的仙界,到处都是这样的仙墓,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

挽风把她听过的传说,说给陆云听。

以前的陆云,可没有那个心思听这些传说。

“仙界……到处都是仙人的坟墓?”

陆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一刻,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陆云是一个盗墓贼,从小被自家老头子养大,老头子一命呜呼之后,他也便没了亲人,他所剩下的唯一目标,便是盗墓。

将那些被历史掩埋的真相,从坟墓中挖掘出来,公诸于世。

地球上的墓已经被他盗的差不多了,既然来到仙界,那么就来尝尝仙人的坟墓,盗起来是什么味道。

陆云的心头一阵火热。

至于这里的那座九龙抬馆的格局,陆云才懒得理会。

反正再过半年,他就不是什么玄州牧了,这里怎样和他有什么关系?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莫非风水之说也是在那个时候毁灭的?”

陆云的神色微微的一动。

“了解历史的最好方法,就是钻进古墓里,把遗落的文明挖掘出来……让其重见天日!”

陆云忍不住搓了搓手。

“不过现在还不行,现在的我这副身子骨实在是有些弱,下了斗就是死路一条,得想办法先补补身子再说。”

这样想着,陆云转过头来,对挽风说道:“对了挽风,刚刚你给我喝的汤,再帮我煮一些……嗯,再给我弄些肉食。”

“好!”

听到陆云这样说,挽风的眼睛一亮,她急匆匆的下了七星揽月楼,直奔厨房而去。

现在的州牧府,早已经没几个人,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而这些人,也根本就懒得理会陆云。

只是吃这俸禄,却不办事,懒懒散散等待着下一任州牧的到来。

“可惜这副身子骨是什么绝脉,不能修仙……不然我也想办法修个仙人玩玩。”

陆云不禁有些郁闷。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

陆云依旧坐在七星揽月楼上,观摩着玄州城的景色。

吃饱喝足之后,他又开始苦恼了。

“这身体的前任主人,根本就是一个混账加三级的人,小爷我虽然是个盗墓贼,有伤天和……但我发的是死人财,对活人还是不错的。”

“可是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恶棍。”

旁敲侧击的从挽风那里打听来这副身体前任做出来的事情,陆云觉得自己一旦失去了州牧这层保护,恐怕立刻就会被人打死的。

现在陆云是玄州牧,是琅邪天治下的一方诸侯,有琅邪天的保护,还没人敢动他。

“要不带着挽风逃吧……和一个如花似玉的小仙女隐居山野,生几个孩子,闲着没事再盗盗墓什么的,好像也不错。”

“干完这票,就跑路!”

陆云盯着城外,那已经变得黑黢黢的赤玄山,心理开始打着小算盘。

“嗯?”

就在这个时候,陆云的眉头一皱,继而脸上闪过一抹惊恐。

九条黑色的龙影,从这州牧府的园林当中缓缓的升腾起来,张牙舞爪的朝着陆云扑了过来。

在这九条黑色的龙影身上,还抬着一口黑黢黢的棺木。

九龙抬馆。

“九龙抬棺……已经显形了?”

陆云吓了一跳。

九龙抬棺,可是一种异常恶毒的风水布局。

九龙,乃是至阴之龙,抬着的棺木,也是至阴之棺,汇聚周天上下的阴煞之气,坏人气运,夺人寿元。

久居于此,轻者家破人亡,重则断子绝孙!

相比之下,那九阴驳阳在这九龙抬馆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实际上,这玄州牧陆家已经彻底断了苗裔,那玄州牧陆云,已经死了!

地球上的九龙抬馆,只是影响冥冥中的气运而已。可是这里的九龙抬馆,竟然已经显化出了实体,居于此地之人,必将断子绝孙!

更为重要的是,这里乃是玄州的气穴之地,气穴中滋养的九龙抬棺,已经超出了陆云的理解了。

“一旦被这九龙抬馆扑到我的身上,我必死无疑……不,我不会死,我会变成一头僵尸。”

陆云想要跑,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九条十几米长的龙影,抬着一口大棺材,冲进他的身体之内。

陆云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嗡——

忽然间,一本青铜古书的影子,在陆云的头顶一闪而逝,将那九龙抬棺影像吞噬。

“这一觉睡的真舒服!”

陆云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

迷迷糊糊之间,他就要起床刷牙洗脸。

“不对!”

陆云猛地清醒过来,他茫然的看着周围。

“是真的……我真的来到了仙界。”

陆云回过神来。

“不是梦。”

“对了!”

下一刻,陆云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九龙抬馆!这里的九龙抬棺,竟然已经凝化成实体!”

陆云打了一个哆嗦,“立刻离开这里,不然一定会死翘翘的!”

九龙抬馆的风水布局,陆云是可以破解的。

但是这化作实质的九龙抬馆,已经超出了陆云的理解,多在这里停留一分钟,便离死更近一分。

他踉踉跄跄的跑出房门。

“大人您醒了!”

挽风正端着一个食盘朝着这边走来,她见陆云走出房间,立刻带着小跑跑过来。

昨晚陆云在七星揽月楼晕倒,挽风将他扶回房间。

“走走走!立刻离开这里!”

陆云一把抓过挽风的手,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去哪里?”

挽风茫然的看着陆云。

“除了这里,去哪里都行!”

陆云有些焦躁。

“州牧大人,除了这里,你哪里都不能去呢。”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陆云和挽风的身边,笑眯眯的说道。

“若是您带着州牧大印离开了玄州,我们到哪里去找您?”

下一刻,陆云就觉得他好像是撞在了一面气墙上,然后被狠狠的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谁?”

陆云看着这个老头,他摸着自己的屁股,龇牙咧嘴的问道。

“你不认识我?”

老头微微的一怔。

“如果你有个漂亮的女儿,我倒是可以考虑认识一下。”

陆云爬了起来,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大人,他是葛家的大管家葛龙。”

挽风小声的说道。

“葛家的大管家?”

陆云皱了皱眉,“葛家的大管家跑到我这里来作甚?”

“自然是保护州牧大人您了。”

葛龙讥诮的说道,“州牧大人您仇家那么多,万一不小心被人打死,可就不好了。”

“女儿我没有,孙女倒是有一个……州牧大人要不要去见见?”

葛龙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森然的说道。

陆云立刻就反应过来。

陆云的州牧之期还有半年,但是他得罪的人太多,为了防止陆云跑路,所以就派人过来监视……或者说是将他软禁在这里。

只等陆云卸任州牧,陆云的那些‘仇家’就可以随意处置他了。

“哼!”

陆云冷哼一声,也不和他争辩,转身就走。

“长得这么丑,你孙女也好看不到哪去。”

……

“刚刚那面看不见的气墙,就是修仙者的手段吗?”

陆云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在挽风的帮助下,再度爬上了七星揽月楼。

“葛龙是化气境的修士,刚刚那面墙是他以真气凝化的。不过刚刚挽风见他没有伤害到大人,所以就没有出手。”

挽风小心翼翼的说道,唯恐陆云责骂自己。

“你比他厉害?”

陆云的眼睛一亮。

“奴婢已经炼化神通,修成金丹,是丹境的修士呢。”

挽风扬了扬脖子,一脸骄傲的说道。

但是下一刻,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惴惴不安的说道:“大人,你不会怪奴婢刚刚没有出手吧。”

陆云对挽风并不好,平日当中非打即骂。不过挽风是陆云的父亲收养的一个弃女,若非是老州牧收养,大概挽风早就饿死了。

虽然挽风也知道,老州牧收养自己是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她依旧对州牧一家感恩戴德。

哪怕是她的身上,被陆云用皮鞭子抽的伤痕累累,也从未有过怨言。

当然,这些陆云是不知道的。

“化气?金丹?”

陆云却是没有注意挽风其它的话,“你和我说说关于修仙的这些事情。”

“好!”

挽风当即答应下来。

曾经的州牧不能修炼,对修仙之事也从不过问。

“修仙共有三大境界,九个阶段。”

“气,丹,神三境,每个境界又有三个小境界。”

“气境:练气,凝气,化气。”

“丹境:金丹,命丹,元丹。”

“神境:元神,炼神,化神。”

“三境九阶之上,便是仙人了……不过奴婢从未见过仙人,也不知道仙人的境界如何。”

陆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真的不能修炼吗?”

挽风黯然道:“不能,老爷曾寻来仙人为您改换体质,但也失败了。”

“好吧。”

陆云苦笑。

“不过奴婢听老爷说过,那位仙人曾透露,若是能寻到九窍金丹,便可以改换您的体质,让您可以正常修炼。”

挽风突然间想起什么,立刻说道。

“九窍金丹?”

陆云的眼睛一亮。

“不过据说九窍金丹的丹方已经失传好久了,现在仙界中流传的九窍金丹,也是多年前留下来的,吃一颗就少一颗……据说一颗九窍金丹,可以换来一个玄州呢。”

挽风苦笑着说道。

“不就是……钱吗?”

陆云的眼睛,又看向了城外。

那里可是有一座仙人的大墓。

陆云看那山体走向……那座墓,虽然被人挖掘了一部分,但是整体却是完整的,风水未破,显然有人只挖开了那座仙墓的外围,却并未寻到墓的核心所在。

九窍金丹之所以珍贵,因为它的丹方已经失传,而且是古物……那么仙墓中若是出土了已经失传的东西,那么未必就不能换来一颗九窍金丹。

“挽风,刚刚那个葛龙,你能摆平吧?府里还有其他监视我的人吗?”

陆云记得,刚刚挽风说过,她比葛龙厉害。

“嗯。”

挽风点了点头,“奴婢前两天偷偷突破到丹境,除了薛大管家之外,谁也不知道。”

“至于府上监视大人的人,除了葛龙之外,再就是公孙家的公孙有,以及风家的风连城。葛龙和公孙有都不是我的对手,风连城也是丹境,我才刚刚突破,应该打不过他。”

挽风有些苦恼。

“能打得过两个就够了!”

陆云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让那个葛龙跟着我们,我们出城,去赤玄山,见识见识仙墓!”

仙人的坟墓……想想,陆云就热血沸腾。

……

“州牧大人,您这又是要去哪里呀?”

陆云带着挽风,刚刚走到州牧府的大门口,那葛龙便如约而至,将两人拦下。

“府上闲着无聊,出去转转。”

陆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葛龙皱眉道:“不行,这半年之间,州牧大人哪都不能去。”

“这是琅邪天帝规定的?”

陆云冷笑道。

“……不是。”

听到陆云的话,葛龙一怔,继而摇头,“乃是玄州各大世家所拟定的。”

“哈哈哈哈哈——”

陆云忍不住大笑道:“玄州各大世家拟定?玄州各大世家,这是要造反吗?”

“一派胡言!”

葛龙的脸色微变。

“一派胡言?”陆云冷笑:“天帝大人尚且许我半年之期,并未立刻剥夺我州牧之位,而你口中的玄州各大世家却敢软禁玄州州牧,这不是造反是什么。”

葛龙的脸色在变。

半年之期未至,那么陆云依旧还是玄州牧。

陆云那些仇家未杀陆云,也是忌惮他玄州牧的身份。

“挽风,你去准备一下,沐浴焚香,上表天帝,就说玄州各大仙道世家意图谋反。平定了这次叛乱,说不得天帝他老人家一高兴,便赐给我一颗九窍金丹呢。”

听到陆云的话,挽风的眼睛也是一亮。

“大人,不用这么麻烦呢。”

挽风赶忙说道,“大人身上有个牌儿,可以调动玄州的天兵天将,不用麻烦天帝他老人家呢。”

陆云的眼睛一亮。

“慢着!”

葛龙的脸上冷汗涔涔。

按照陆云那无法无天的心性,他还真的有可能调动玄州的天兵天将,将玄州的各大仙道世家统统铲除了。

“不知道州牧大人是要去哪里?”

蓦地,葛龙的眼睛滴溜溜一转,随即笑道“大人仇家众多,这样出门恐怕会被仇家打死。不如这样,老奴与大人一同出门,保护大人安危。”

“他若是只在城里就罢了,如果是出了城……那么不用别人出手,只我便将他打死!”

葛龙恶向胆边生,他的孙女就是死在陆云的手中。

“你保护我?”

陆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葛龙。

“老奴的修为已经臻至化气圆满,虽然算不得什么,但寻常修仙者可不是老奴对手。”

已经拿定主意,葛龙向前一步,满脸堆笑道:“更重要的是,老奴是葛家的大管家,某些人还要卖给老奴几分情面。”

“这老贼没安好心!”

陆云心底冷笑。

“既然如此,那么就有劳葛大管家了。”

……

“陆祸祸出门啦!”

“天啦噜,他还没有死吗?”

“陆祸祸还不死,老天无眼!”

“还有挽风女魔头也出来了!”

“那个老头是谁?好像是葛家的大管家葛龙,天呐,葛大管家竟然也和陆祸祸狼狈为奸了。”

“葛老魔头!”

……

陆云带着挽风和葛龙二人走在玄州城的大街上,便引起了一阵骚动,或者说是鸡飞狗跳。

挽风早已经习惯了。

平日间,她跟在陆云身边,对陆云言听计从……可以说是陆云为祸玄州城的头号打手。

葛龙脑门子上冷汗涔涔,身体不住的打着哆嗦。

虽然他平日也听过陆祸祸这三个字,却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啪!

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个臭鸡蛋,狠狠的砸在了葛龙的脑门子上,那腥臭的气味,险些让他呕吐出来。

另一边,挽风早就做好准备,提起一道真气,挡在自己个陆云的身边。

“这……简直就是过街老鼠。”

陆云缩了缩脑袋。

“我平日间有这么混账吗?”

陆云小心翼翼的问道。

“比这混账十倍!”

葛龙将头上的臭鸡蛋液擦干净,一边干呕一边说道。

“挽风,你去帮我准备一些黄纸,在买一些糯米。再去买个铲子和锄头。”

三人来到一间茶楼,陆云才松了一口气对挽风说道。

“好。”

挽风立刻朝着市坊而去。

十万年前,仙界遭逢大难,诸仙陨落,仙道断绝。

经过十万年的修养,仙界并未恢复元气,这里的凡人众多,五谷杂粮也不在少数。

修仙者也不辟谷,依旧要一日三餐。

“黄纸和糯米?”

葛龙好奇道。

陆云扫了一眼葛龙,“问那么多作甚?你是来保护我的安全的,不该问的别问。”

身边跟着一个葛龙,陆云也是有些不爽。

如果这老家伙是个美女也就罢了,一个糟老头子。

葛龙撇了撇嘴,没有答话。

很快,挽风带着一袋糯米一沓黄纸,以及铲子和锄头回来了。

“出城。”

陆云接过黄纸和糯米,当即说道。

“出城?”

葛龙一怔,继而心中大喜。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出城,就是死。

挽风已经挽着陆云的胳膊,足底生风,飞速的朝着东城门而去。

玄州城方圆百里,州牧府坐落于城池正中央。按照陆云的脚力,怕是走上一天都无法走到东门。

挽风捏了一个法诀儿,速度比之陆云快了何止十倍。

“跟上!”

葛龙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挽风那丫头,小小年纪就到了凝气之境,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若是能够悉心培养,假以时日势必会成为丹境高手!”

葛龙看着挽风身上的法力波动,忍不住羡慕道。

为了蒙骗葛龙,挽风只用了当于凝气境的修为,她的修为境界比葛龙高,葛龙也看不穿她的深浅。

“不过半年之后,这丫头也势必会跟着陆云那小子遭劫,不如……”

葛龙忍不住搓了搓手,“采补了她的纯阴,我就会拥有挽风的潜力,也许会一举突破,进入丹境。”

“既然你们要去城外……嘿嘿嘿,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提前便宜了我!”

葛龙心头火热,不禁加快了速度。

……

玄州城东门。

玄州城守军见到陆云和挽风要出城,吓了一大跳。

玄州各大宗门世家可是刚刚下达命令,禁止陆云出城。

“站住!”

“不知州牧大人要去何方?”

一个军官打扮的男子从城头上跳下来,将挽风和陆云拦下。

“本大人要去哪里,莫非还要向你备案不成?”

陆云看着那军官,冷笑道。

“不敢!”

那军官一惊,“只是,只是……”

“应大人放心,有老奴保护州牧大人。”

葛龙从后面追了上来,他看着那军官,乐呵呵的说道。

应大人一怔,“原来是葛大管家,放行!”

应大人哈哈一笑,让开了一条去路。

“传闻葛龙那老奴的孙女死在了陆云的手里,现在葛龙跟着陆云出城,必然会动手杀他!各大世家之主让葛龙去看着陆云,也应该是这个原因。”

“别人不敢动手杀陆云,但那葛龙未必不敢。”

应大人看着陆云离去的身影,脸上闪过一抹讥诮。

……

一行三人出城之后,直直的朝着赤玄山而去。

“大人是要去赤玄山?”

葛龙见到陆云和挽风所行进的方向,脸色微微的一喜。

“赤玄山附近,人迹罕至,正是动手的好地方!先出手杀陆云,然后再采补了挽风,这样我就有进入丹境的希望。”

“不过杀了陆云,玄州我是待不下去了。家主让我看着陆云,定然是想借我之手杀陆云,杀了陆云之后,我就是替罪羊!”

“神不知鬼不觉杀了陆云。然后离开玄州……若是我能进入丹境,仙界之大,哪里去不得!”

很快,便到了赤玄山脚下。

赤玄山,通体赤红色。

这里有仙人坟墓,乃是不祥之地,无论是修仙者还是凡人,都不愿意靠近这里。

虽说也有不少人曾经探索仙墓,寻求机缘,但进入仙墓的人,却从未出来过。

更有仙人陨落于此。

所以这赤玄大山,虽然紧邻玄州城,却显得空旷寂寥,山间鸟兽不存。

“玄武伏丘,将这山中气运镇压。而这玄武之相,乃是蛇龟相绕,至阴至纯的格局,外面可是一片死地,自然不会有人来。”

陆云观摩者赤玄山,忍不住赞叹。

风水布局,又有四个境界。

风水之阵,风水格局,风水之势,天地大势。

现在陆云所见的这玄武伏丘,便是一个顶级的风水格局。而那玄州城中的九龙抬棺,则是一个风水之势。

玄武伏丘这样的格局,在地球上便是王侯之墓。埋在这赤玄大山中的人,定然不是普通仙人。

……

“此地人迹罕至,正是杀人埋尸的好地方。”

蓦然间,陆云开口,幽幽的说道。

“嗯?!”

葛龙心里一突。

“你知道我要杀你?”

“你把你那宝贝孙女送到我的府上勾引我,结果被我打死。据说她是你唯一的亲人,你会不为她报仇?”

陆云微微摇头。

其实他听到挽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也是十分的郁闷。

曾经的陆云……那里不行。

有心无力!

否则挽风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跟在陆云身边,又岂能保全?

陆云本身是天生绝脉,体质比普通人弱了不止一筹。

又生活在九龙抬棺之眼的格局当中,被阴煞之气侵袭已久。不久之前,又被那薛大管家放在了一个九阴驳阳的风水杀阵里。

这家伙没变成一个太监,已经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小子曾经不止一次将挽风扑倒,但都是有心无力。

玄州城葛家乃是陆家的下属,葛龙将自己的孙女献给陆云,便是想要寻求一个进身的机会,但岂料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葛龙那老小子将自己的孙女给陆云送去,不是纯粹的揭他短吗?恼羞成怒之下,前任州牧便将那葛龙的孙女活生生的打死。

“嘿嘿嘿……既然你知道,那你便去死罢!”

葛龙快意的大笑,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寒光凛冽的长剑。

“灵器!”

挽风见到那长剑,脸色一变,她倒退几步,将陆云护在身后。

“嘿嘿嘿,挽风丫头,待我杀了陆云,便带你双宿双栖,做那神仙伴侣。陆云杀我唯一的孙女,那么你就给我生一百个,一千个子嗣!”

葛龙哈哈大笑,他仗剑挺身,一剑朝着陆云咽喉刺了过来。

“好快!”

这一刻,陆云觉得自己的心头一片冰凉,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

但是出奇的,陆云却是异常的冷静。

死亡……他经历过一次!

面对同样的死亡,陆云已经能够从容应对。

陆云刚想要向后退去,可他却骇然的发现,他这副身子骨实在太弱。

比普通人都不如。

陆云的大脑已经做出精确的判断与躲闪的指令,但是身体却根本就跟不上大脑的反应。

“又要死了?”

陆云喃喃喃喃自语,这种死亡的阴影很熟悉。

“叱!”

就在这个时候,挽风口中发出一声呵斥。

她的手指一点,一道碧光从她的指尖射出。

当——

那道碧光击在葛龙的灵器长剑之上,将那口刺向陆云的长剑荡开。

葛龙直觉得一股浩然大力从长剑之上传来,整个人一个踉跄,朝着一边倒去。

但挽风自己也不好受,她的脸色一白,接连退了三步。

“神通!你进入丹境了!”

葛龙的脸上闪过一抹恐惧。

“挽风,杀了他!”

陆云口中呼呼的穿着粗气,胸膛好像风箱一般剧烈欺负,他的声音都有些嘶哑。

“我……我不敢。”

挽风茫然的站在原地,杀人?

她何时杀过人?

虽说曾与陆云在街上欺压善良……但那只是欺负人而已,挽风从未杀过人。

“感情是个雏儿!”

葛龙的眼睛一亮,他猛地从地上爬起,一个健步就冲到挽风面前。

“你别过来!”

挽风花容失色,她再次伸出手指,一道小小的碧光从她的指尖射出。

这一次葛龙看清楚了,这一道碧光是一道小小的旋风。

“一门刚刚修炼出来的低级神通?虽然你进入丹境,凝结金丹,但是你的战斗经验却是零!”

葛龙双脚一错,十分轻巧的躲过挽风那一击,随后他绕道挽风身后,一记手刀切在挽风的脑后。

挽风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州牧大人,这就是你的倚仗?现在该您了。”

葛龙满脸狞笑,一步步朝着陆云走来。

“死!”

葛龙大喝一声,他手起一剑朝着陆云的脖颈削去。

“又要死了吗?”

陆云心中叹道。

可就在这时,陆云猛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

他下意识抬起头,双手平平的推出。

嗡——

一道乌光从他的双手之上绽放。

九条神龙抬着一座漆黑的棺木,从陆云的双手之间出现,狠狠的撞在葛龙的胸膛之上。

“神通!!”

葛龙惨叫一声。

他的声音中满是恐惧,满是不解。

陆云不是不能修炼吗?他怎么会有神通在身?

而且这门神通,比刚刚挽风所施展的那道小小的旋风,强大了何止十倍。

葛龙的胸膛传出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狠狠的摔在了十几米之外的地方。他的口中不住的吐着血沫子,身体也是不断的抽搐着,眼看是活不成了。

“这是……?!”

陆云看着那道从他双手之间冲出去的影像,瞬间呆住了。

“对了!昨晚,显现真形,好像冲进了我的身体。刚刚葛龙好像在叫……神通?”

陆云的脸上满是迷茫。

不过这个时候,陆云也是全身酥软,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进入我的身体,成为了我的神通?可是,我明明不是修仙者,这是怎么回事?”

陆云愈发迷茫。

“大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挽风幽幽的醒来,她见到软在地上的陆云,与倒在另一边的葛龙,顿时大叫一声,将陆云扶起。

“大人,您没事吧!都是挽风无用,不敢杀人!”

挽风的眼圈又红了。

“拿着那把剑,把葛龙的脑袋切下来。”

陆云喘了几口气,恢复一些体力之后,开口说道。

陆云可是一个盗墓贼,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杀人灭口这样的事情,陆云可没少做。

杀人为的是灭口,就要做到彻底。

哪怕是对方已经死了,也要在对方的要害上捅几刀,却保万无一失。

“啊?”

挽风呆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哎……你走吧。”

见到挽风这样的表情,陆云叹了一口气。

“啊?”

挽风又啊了一声,她茫然的看着陆云。

“曾经那个我得罪的仇家太多,注定凶险重重。活人你不敢杀,死人你不敢砍,你不适合留在我身边。总有一天会将你害死。”

陆云缓缓说道。

听到陆云的话,挽风有些不知所措。

蓦地,她捡起地上葛龙的那口剑,便朝着葛龙的尸体走去。

“砍下他的头,就能留在大人身边!”

挽风一咬牙,一剑朝着葛龙的脖颈。

“竟然被你识破我是假死!”

突然间,葛龙的尸体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提起一口气,狠狠的朝着挽风当胸轰来。

“没死!”

挽风吓了一大跳,她一咬牙,神通爆发。

手中长剑爆发出一阵清脆的吟啸声。

铮——

一道青蒙蒙的剑光从灵器长剑之上射出,洞穿葛龙的眉心。

“灵器,果然是丹境强者才……”

葛龙一句话没有说完,便气绝倒地。

挽风抬手又是一剑,将他的脑袋削了下来。

挽风回头,看向陆云。

“你不杀他,他就会杀我,并且带着你去给他生孩子。所以他是该杀之人。”

陆云轻轻的说道,“凡是威胁到我们的人,都是该杀之人……都该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陆云这番话,赤.裸裸的,好似一滴毒汁一样,狠狠的注入挽风的心头。

“想要活下去,只能让希望我们死的人去死。”

“嗯!”

挽风狠狠的点头。

“走吧,我们去仙墓。”

陆云再度说道。

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还不足以刨开那座仙墓。

他只能带着挽风前来。

孤身一人重生在仙界,他所能依靠的除了自己,便是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了。

陆云和挽风的身影,渐渐的远去。

原本,陆云对仙界憧憬,认为这是一个天堂。但是葛龙却是给他上了一课。

这里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

“我的头呢?哦,在这里。”

突然间,葛龙的无头尸从地上坐起来,他的手在地上摸索一番,找到他的头颅,安回脖子上。

葛龙的眉心破开了一个大窟窿,前后通透,可以看到里面那白花花的脑浆。

他的眼睛空洞无神,脸上带着一抹诡谲的笑意。

葛龙站起身来,摇摇晃晃,一步一步的朝着陆云和挽风离去的方向而去。

……

“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挽风的脸上逐步恢复一些血色,她眼睛里的恐惧也渐渐消散。

显然,第一次杀人虽然给挽风带来巨大冲击,但她毕竟是丹境修士,很快便从阴影中走出。

“不是和你说了吗,我们去山里的那座仙墓。”

走了一会,陆云气喘吁吁。

虽然有挽风带着,但是他这副身子骨实在太弱,长时间在山路中行进,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

“可是大人,仙墓的方向不在那边。”

挽风有些疑惑的说道。

“挽风。”

陆云认真的说道。

“奴婢在。”

“以后不要叫我大人了。”

“那奴婢该叫大人什么?”

“叫我陆云吧。”

“奴婢不敢。”

“那叫公子吧,反正过些日子,我也就不是州牧了。”

“好的大人。”

“……”

……

赤玄大山的山间,蜿蜒曲折。

这里人迹罕至,鸟兽不存,山间杂草丛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山路。

挽风扶着陆云,另一只手持着那柄灵器长剑,不断的将杂草劈开,开辟出一条道路。

太阳快落山之际,陆云摆手示意挽风停下。

“挽风,你不累吗?”

陆云看着神采奕奕,没有任何倦色的挽风,不禁好奇的问道。

“回大人,奴婢是丹境修仙者,气息悠长,这点路途对奴婢来说不算什么。”

挽风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裹,里面装着糯米,黄纸,以及铲子和锄头之类。

原本这些东西放在陆云身上,但是走了一半不到,便险些将陆云压垮。

“修仙者,我何时才能成为修仙者!”

陆云微微摇头。

“大人,我们是要回去了吗?”

挽风问道。

“不,我们要进仙墓。”

想到仙墓,陆云的眼睛微微亮起。

“可是传闻,仙墓在赤玄山的南侧,我们这是在北边……”

挽风有些迟疑的问道。

“南侧?”

陆云嗤笑:“南侧那边是玄武的屁股,最污秽的地方,至阴至邪,谁敢进到那里去,就是一个死。”

忽然间,陆云想起挽风曾说,之前也有不少修士甚至是仙人去探索仙墓,结果谁都没有出来。

“建墓之人倒是阴险,暗中布下一个假墓来掩人耳目……不,不是掩人耳目,是布下陷阱。这人忒损,比那在墓中布下绝死格局的人还损。”

陆云喃喃的说道。

玄武乃是北方之神,哪怕上岸,也依旧会面朝北方,将屁股留给南方。

这玄武伏丘,便是玄武之气上岸之后所化的风水之局。

天色渐渐暗下,陆云吃了一点干粮,也渐渐的恢复体力。

“挽风,你在这里挖一个洞,一直向下挖。”

陆云观察一番山川走势,心中暗自惊喜。

虽然到了仙界,但是这里的风水与地球上的风水一般无二。甚至墓葬规格与习惯也都没有太大出入。

寻常盗墓贼想要寻到墓穴,便需要洛阳铲辅助,判断地下土壤的年代层次,来推断墓穴的位置。

但陆云可是有史以来最强摸金校尉,他的盗墓之技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根据山川走势,土壤纹理,日月星辰的位置,便可推断出墓穴的位置。

这便是所谓的寻龙,分金,定穴。

更为重要的是,寻常盗墓贼是凭借风水格局来判断这里是否适合建墓。有些地方,适合建墓,但其中却不一定有墓。

但陆云却能够从这里的格局中判断出,这里是否有墓。

“好的大人!”

挽风并未接过那铲子和锄头,而是持着手中的灵器长剑,开始挖掘泥土。

灵器长剑之上,剑气迸射,山间的泥土便如同豆腐一般,被轻而易举的切开。

陆云目瞪口呆。

“是了,这里是仙界。”

陆云苦笑,他将那锄头和铲子丢到一边,早知如此,还带着这两个累赘作甚。

挽风在挖盗洞,陆云也没闲着。

他将那黄纸和糯米取出来,将糯米包在黄纸之内。随即,陆云一咬牙,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在上面绘制出一道一道古怪的纹路。

这便是所谓的黑驴蹄子。

黑驴蹄子,并不是真正的黑驴蹄子,而是糯米和黄纸共同炼制出来的东西,因为长得和黑驴蹄子有几分相似,所以才叫黑驴蹄子。

糯米可以克制僵尸,黄纸和陆云用鲜血绘制出来的纹路,则是可以增幅糯米的能力。

若是谁真的带着黑驴的蹄子下墓,遇到僵尸就是死路一条。

“寻常黑驴蹄子,还得在锅灶里熏烤一番,也不知道我弄出来的这些东西有没有用。”

陆云做出了七个黑驴蹄子,便有些目眩,失血过多,身子也太弱。

“大人,我挖到了一面墙。”

突然间,挽风的声音从那条盗洞当中传出。

陆云眼睛一亮。

“先不要把墙挖开,也不要上来,等我下去!”

陆云急忙从周围拖来一些事先准备好的树枝,进入盗洞之后,用树枝将盗洞的入口掩盖,随后才顺着盗洞爬下去。

这条盗洞深邃悠长,大约有几百米。

盗洞尽头,挽风的手里拖着一个小小的光球,将盗洞的尽头照亮。

“大人你看!”

挽风见陆云到来,邀功似的对陆云说道。

“很好!”

陆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这面青砖砌成的墙壁,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仙墓真的在这里?”

挽风的眼睛也是一亮。

“也是假的。”

陆云微微的摇头,他轻轻的在墙壁上敲击,每一块砖所发出的声音都各不相同。

陆云闭目,稍稍的沉思一番。

“不过,假作真时真亦假。这玄武伏丘之内应该还有其他的局。”

陆云喃喃的说道,“局中局。既然有局中局,那么真的仙墓就在这个局中局里。”

“大人,什么是局中局?”

挽风好奇的问道。

“用仙界的话来说,就是一座阵法里套着其他的阵法。”

陆云回答道,“这外面的赤玄大山,是一座巨大的阵法,而在赤玄大山里面,则还有其他的阵法。”

挽风依旧似懂非懂。

挽风虽然是丹境修仙者,但是她的见识有限。

“这里也是假的?”

挽风继续问道。

“是假的,也是真的!”

陆云微微的一笑。

“挽风,将这面墙轰开。”

说话间,陆云稍稍的退后了几步。

“好!”

挽风手中的灵器长剑之上,闪出一道碧青色的光华。

唰!唰!唰!

挽风持剑挥舞,几下便将这面墙壁切开。

一个黑黢黢的大窟窿,出现在陆云和挽风的面前。

呼呼呼——

阵阵怪风,从大窟窿里传出,一股腐朽的气息,瞬间将这条盗洞充斥。

“好臭!”

陆云险些被这股气息熏得晕过去。

过了好一阵子,那么腐朽,枯败的气息才逐渐的散去。

陆云用衣袖捂着鼻子,对挽风说道:“我们进去。”

面墙壁后面是一条通道,幽深绵远,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这条通道里不断传出阵阵‘呼呼’的风声,说明这条通道是与外界相连。

“奇怪,刚刚在外面的时候,闻到里面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臭味,为什么进到这里就没有了?”

挽风的手里拿着一颗夜明珠,散发出熠熠的光芒,将这跳通道周围映亮。

“刚刚那个气味是墓气,现在墓穴已经打开,墓气泄了,自然不会再有味道了。”

陆云解释道。

“哦。”

挽风已经似懂非懂。

“阴险,真阴险!竟然还弄出了这么一条假的通道。我们无论朝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落到赤玄山南边的那处陷阱里。”

陆云喃喃自语。

还好在进来之前,他通过外面的墙壁上的青砖堆砌的形状,推算过这做仙墓中的布局,不然还真有可能着了道,掉进陷阱里。

“可是这墓里有风,其中一条应该第出口呀。”

挽风听到陆云的自语,疑惑的问道。

“这就是布局人的阴险之地,这条通道里的风并不是真正的风,而是一种格局。无论我们朝着哪里走,都是死路一条。”

陆云来到通道另一边的石壁旁,继续用手敲敲打打。

现在陆云已经进入一个风水格局当中,虽然他无法看清楚整个格局的形势,但是通过这里的一石一纹,他依旧可以推算出整个墓穴的大致布局。

这也就是所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挽风,将这里的石壁打开。真正的仙墓,就在这石壁的后面!”

蓦地,陆云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

“这种布局虽然巧妙,但也算不得高明。”

陆云在思索之际,挽风已经用灵器长剑在那石壁上开凿出了一个大洞。

“大人,这里的石壁好硬,若非奴婢得了这件灵器,怕是也无能为力。”

挽风的额头上也出现一抹浮汗,她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

“灵器?”

陆云一怔,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灵器,不过却并没有过多询问,再问怕是就要露出马脚了。

回去之后,多读点书就什么都知道了。

“里面应该就是真正的仙墓了。”

“有火吗?”

陆云问道。

“火?”

挽风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她的指尖,便有一朵小小的火苗跳动。

“这样也行?”

陆云不禁呆了呆。

“大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五行法术而已,寻常修仙者都能做到呢。”

挽风想到陆云不能修仙,然不住叹惋道。

陆云点了点头,他取来一张黄纸,在那团小小的火苗之上点燃,扔进挽风开辟出的那个大洞当中。

陆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团火焰。

“正常燃烧,没问题,可以进去。”

陆云松了一口气。

如果那团火焰在燃烧完之前就熄灭,陆云掉头就走,绝对不会留恋。

“大人您懂的真多,以前挽风怎么没发现呢。”

挽风看着陆云,有些好奇的说道。

“懂的不多,怎么当这个州牧?莫非挽风你还知道我会些什么?”

陆云心中一突,脸上却不动声色。

“也对。”

挽风点头,有些委屈的说道,“自从那次之后,大人就疏远奴婢,对奴婢爱理不理。”

“那一次?”

陆云眨巴了一下眼睛。

挽风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扭扭捏捏,不再说话。

“估计那小子是想吃掉挽风,结果有心无力,所以刻意疏远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女。”

“不过看挽风的样子,估计我现在要吃掉她,她也不会反抗的。”

陆云不再和挽风纠缠,迈步走进了仙墓当中。

“大人!”

两人进来的那一刹那间,挽风猛地尖叫了起来。

“怎么了?”

陆云回头看去,眼前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朦胧间,陆云可以看到一个淡绿色的光球,黯淡无光的飘在半空中。

那是挽风手里的那颗夜明珠。

“我,我的神念消失了。”

挽风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安。

神念相当于修仙者的眼睛,神念消失,那么修仙者就瞎了一半。

那晚,陆云让挽风讲解关于修仙的事情,他自然知道神念是什么。

“别怕。”

陆云伸出手,抓住挽风那柔软的小手,“这里有一个风水格局……哦,就是阵法,是阵法限制了你的神念。”

“不仅仅限制了你的神念,你看这颗夜明珠上的光,也被限制了。”

黑暗中,挽风点了点头,她手里的灵器长剑发出一声轻轻的吟啸,全神戒备起来。

对于生灵而言,最为恐怖的,莫过于黑暗。

但是陆云常年倒斗,对于这样的黑暗,早已经习以为常。

可以说,到了这里,才是他的主场。

陆云将挽风的手放在自己的肩头。

“扶着我的肩膀,跟着我走。”

陆云说道。

挽风应了一声。

陆云的身体,紧紧贴着一边的墙壁,开始摸索起来。

“这里应该是一座墓室。”

陆云的眉毛微微一皱。

“嗯?”

蓦然间,陆云似乎摸到了一个凸起的东西,他往下轻轻地一按。

呼!呼!呼!

一朵一朵诡异的火光,将这间不大的墓室照亮。

却是在这间墓室四周的墙壁上,镶嵌着八盏油灯。刚刚陆云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将这八盏油灯点亮。

不过这八盏油灯上的火苗,都是绿色的。

“绿色的火?”

陆云猛地打了一个冷颤。

绿色的火光,将这间墓室照成一片惨绿,在墓室中央,是一口巨大的石棺。

绿色的火光与石棺相应,显得格外诡异。

“这……真的是仙人的墓葬!”

挽风的身躯也颤抖了一下,她看清楚那口石棺之后,忍不住惊声叫道。

“别去碰那石棺!”

陆云吞了一口口水,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口石棺。

“好一个真真假假之局!”

“赤玄山的玄武伏丘便是真真假假,到了外面的通道,依旧是真真假假……现在在墓室里,依旧是真真假假!”

“建墓之人还真够阴险!”

虽然这里不是地球,陆云也换了一个身体,换了一个身份,但是他那恐怖的盗墓经验,却是分毫未少。陆云依旧可以凭借眼前的一切,推断出这座墓葬的布局。

“这里又是一个阴穴,说不定会养出什么恐怖的东西……快走快走!”

猛然间,陆云醒悟过来,他一把拉过挽风,就朝着一座石门的方向跑去。

这座墓室中,除了挽风刚刚挖开的那个大窟窿之外,还有四个出口。不过那四个出口中,只有一个是真的。

其他三个出口,进去就死。

轰隆隆——

但就在这时,墓室中央的那口石棺的棺盖开始移动。

腐臭的气味,瞬间充斥整个墓穴。

两只黑黢黢的胳膊,从石棺里伸出来。

“那,那是什么?”

挽风的声音颤抖,惊恐的问道。

从小到大,她何曾见过这般诡异恐怖的事情。

“大粽子!”

陆云嘶吼一声,“也就是僵尸。被天地放逐,为万物不容,游离在三界六道生死之外,非生非死的怪物。”

“快走!”

那只大粽子已经从石棺里坐起来,黑乎乎的一个影子,陆云也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

嗡嗡嗡……

突然间,一声声好似苍蝇的嗡鸣声,从石棺中传出。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血红色苍蝇,从是石棺中冲出,朝着陆云和挽风扑来。

“大人你快走!”

挽风见状,大惊失色,她一把甩开陆云的手,将陆云推进眼前的石门中。

挽风手中的长剑青光爆射,一道道的剑芒在虚空当中交织,形成一个巨大的剑网。

噗噗噗!

那一只一只血红色的苍蝇,被这一道巨大的剑网碾碎。

“大人您别过来,这些红色苍蝇都是妖兽,相当于练气境的修仙者!”

陆云看到挽风的双眼中,迸射出两道绿蒙蒙的光。

一道巨大的绿色旋风,在她的身边凝结。

杀人,挽风不敢。

但是对付这些苍蝇,挽风却是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呼呼呼!

那道旋风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一道高及墓室上方,宽足一丈的龙卷风,朝着那些苍蝇便席卷而去。

那些血色苍蝇看似铺天盖地,但是在挽风的神通之下,却也毫无抵抗这里,被绞杀一空。

挽风那丹境修士的实力,在这一刻才真正的展现出来。

咚!

还未等挽风松了一口气,她的耳边便传来一声好似大鼓一般的声音。

心神激荡之下,挽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挽风受伤,她的神通瞬间被破去。

那头黑色的僵尸,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石棺中爬出来,正站在石棺之前,静静的看着挽风。

刚刚将挽风震伤的‘鼓声’,分明就是僵尸双脚踏地时候发出的声音。

血红色的苍蝇源源不断的从石棺里冲出来。

“大人,快走啊!”

挽风回头,却见到陆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回到了她的身边,忍不住焦急的喊道。

“这是尸蝇,只有千年僵尸的身上才会长出这玩意。”

陆云轻轻吐出一口气,心中暗道:“曾经,我也只是在师门的典籍中看到过这玩意,没想到到了仙界竟然亲眼见到了让老祖宗闻风丧胆的尸蝇!”

“那头大粽子,是千年级的。”

“仙界,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世界!”

陆云的身体,兴奋的发抖。

师门典籍中记载的怪物,竟然真的存在。作为一个深资盗墓贼,没有什么比发掘未知更能让他兴奋了。

继续阅读《仙墓》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仙墓陆云玄州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