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仙玉尘缘》小说最新章节,林暮林暮望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仙玉尘缘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林暮

角色:林暮林暮望

简介:【五百万字仙侠精品】 千羽剑门的一个小杂役,林暮,偶然间发现父母留给自己的玉佩里面竟有三亩灵田,从此靠着这枚玉佩,种植灵草灵药,赚取大量灵石,购买飞剑法宝,炼制灵丹妙药,崛起于修真界
本书走的是轻松种田流路线,给你不一样的仙侠世界

仙玉尘缘

《仙玉尘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地灵锄

“啪!”

一个白色小瓶被摔在地上,碎片纷飞,原先装在里面的几粒丹药也被摔碎。

那丹药色彩斑驳,粗糙不堪,在丹药表面,偶尔还能看见细碎的草叶。

林暮望着自己亲手摔碎的丹药,内心一阵无力。

这是一瓶聚灵丹,炼气期修者服用下去,对修为大有裨益。

只是这瓶聚灵丹却是废丹!

废丹就是炼丹失败的产物,根本不能用来修炼,若要强行服用,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

林暮刚拿到这瓶聚灵丹时,就发现它又是一瓶废丹。但他强忍着,没有发作。因为发给他这瓶废丹的人,是一位执事弟子。

在千羽剑门,林暮只是一个杂役,负责洗衣做饭,挑水打扫。执事弟子则专门负责管理外门弟子事务,聚灵丹的发放自然也在其中。

林暮每做一个月杂役,门派就会发放给他两块下品灵石和一瓶聚灵丹。

然而那位马执事却从中攫取利益,中饱私囊。两块下品灵石虽不会克扣,但聚灵丹却以次充好,将废丹发放给林暮,完好的聚灵丹被他私吞,自己服用。

这已经是林暮第三次拿到废丹,而那位马执事掌管外门弟子事务也恰是三个月。也就是说,他来之后,林暮再也没有拿到过完好的聚灵丹,现在看来,以后也别想指望。

劳累一个月,最后却一无所获,谁人能不愤怒?

只是林暮在愤怒之余,内心更多的却是感到一阵无力。那位马执事修为已是炼气七层,他才刚刚炼气三层,根本无力去反抗。

而且,林暮自己也知道,修为低并不是主要原因。那位马执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林暮是五行灵根。

灵根,对修者来说,极为重要。修真界中,以单系灵根为上佳,比如单一的水灵根,火灵根,稍次之的是双系灵根,比如水火灵根,土木灵根,再次一点的是三系灵根,最差的是五行灵根。灵根越好,对天地灵气的感应越敏锐,修行速度越快。

林暮的灵根正是最差的五行灵根。他的灵根太平衡,金木水火土,五行都有,却都不突出。和其他弟子比起来,他对天地灵气的感应能力要弱上一半还多。尽管他已经非常努力,门派传授的心法,别人修炼一遍,他就修炼三遍。但三年下来,其他人已是炼气五层,他还在炼气三层徘徊。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差距还会越来越大。

那位马执事正是看中林暮修行进境缓慢,所以才昧着良心,私吞林暮的聚灵丹。他根本不必担心林暮有一天修为会超过他,然后找他寻仇。

再加上他扣下林暮的聚灵丹,林暮的修行速度会更慢,他的修行速度反而又提高一点。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他才那么肆无忌惮。

林暮闷头坐在静室里的蒲团上面,那破碎一地的瓷片和斑驳的丹药似是在对他进行无声地嘲笑。

林暮再也无心修炼,坐在房间里的蒲团上发呆,心中忧愁泛滥。

良久之后,房间里面变得一团漆黑,林暮从脖间取下一枚玉佩,手里抱着玉佩无声哭泣,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流。

他想起父母临行前的叮嘱,要他在门中好好修炼。母亲更是在临行前,把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家传玉佩,戴在他的脖间,希望可以保佑他平安。

那是三年前,林暮的家乡闹饥荒,饿殍满地,林暮家里更是没米下锅。一家人靠着树皮度日,后来树皮也都被人啃光,生活难以为继。

当时,恰逢千羽剑门的长老到那里去挑选外门弟子,说进入千羽剑门可以衣食无忧。

林暮的父亲听说此事,望着已经瘦得不似人形的林暮,内心一阵悲怆。他带着林暮走了几十里山路,赶到长老那里,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长老,一定要收下林暮。他明知仙人永隔,以后很难再见面,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饿死在自己面前。

长老查看一番林暮的根骨,说林暮有修仙的灵根,但灵根太差,求仙无望。

林暮的父亲跪在地上磕头苦求,点头如蒜,额头血流不止。林暮也在忙边不住磕头。长老看他们心诚,动了恻隐之心,收下林暮进入山门。

林暮进入千羽剑门后,的确衣食无忧,但因为灵根太差,修行缓慢,受尽冷眼,如今更是被马执事明目张胆剥夺辛苦所得。

林暮心中极为挂念爹娘,不知他们是否挺过那次饥荒。有好几次,他都想下山,回家看望爹娘。

但千羽剑门有门规,不到筑基期,不得下山。

这意味着,如果不能筑基,林暮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爹娘。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刻苦修炼,希望能早日筑基,可以早日回去。

只是他灵根太差,修为进展缓慢,如今他的聚灵丹又被马执事吞去,筑基只怕更加无望。

他用三年功夫,才到炼气三层。炼气期共有十层,越往后,速度越慢。以他这个速速,怕是要五十年以后才能筑基。

五十年后,父母肯定都早已终老而去。

林暮一想到父母孤零零老去,临死前也没一人在身前陪伴。心中更是难过,悲从中来,痛哭声更甚,嚎啕不止。

两手紧紧握着玉佩,额头抵在双手上面,悲声痛哭。哭声压抑,呜咽难鸣。

半晌之后,哭声渐止,林暮抱着玉佩,默默擦干眼泪。

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筑基,在有生之年,再见父母一面。

林暮盘膝坐在漆黑的静室中,开始专心修炼。

默运《九方心法》,林暮灵台一片空明,仿若进入虚空,丝丝缕缕的灵气向他所在之处聚集。

灵力在体内沿着固定路线运转,每运转一个周天,体内灵力便增加一分。

只是林暮现在的修为仅仅炼气三层,努力一夜,也只能让灵力在体内运转两个周天。但他相信勤能补拙,只要持之以恒,终将有所收获。

林暮施展内视术,查看灵力在体内的运转情况。灵力在运转一周后,缓缓流入丹田,丹田一片虚无,仔细观察,便会看到若有若无的丝丝缕缕气体,这就是林暮体内的灵力。

内视术只是一种很简单的术法,用来查看体内的一切情况,在《九方心法》中有记载。《九方心法》是林暮刚进入门派时,门中传授的二品心法,虽然品级不高,但作为千羽剑门大多数外门弟子的主修心法,胜在修炼得来的灵力中正淳和,敦实浑厚,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心法增加灵力修为,讲究的是天资和积累。灵脉,灵药,灵石,对修为的提升,大有裨益。倘若没有,只能靠自己慢慢苦修。

术法则是灵力运用的法门。只是术法获得不易,需要用灵石购买或靠门派传授。林暮现在只会最简单的内视术。

灵力是术法施展的基础,术法则是灵力的延伸,两者相辅相成,相扶相倚。

良久之后,林暮从入定中醒来。

此时,月已中天。明月清辉,月色如水。

一缕皎洁的月光从窗口照进静室里面,月光洒在林暮胸前的玉佩上,玉佩上泛起蒙蒙清光。

林暮顿时被吸引,拿起玉佩细细端详。很快,他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脸上满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他发现,皎洁的月光竟以微不可察地速度缓缓流入玉佩之中,像是如同流水般的实质。

玉佩可以吸收月光?他的注意力立即放在其上。

他忙分出一缕神识,进入玉佩里面查看。只是令他失望的是,他的神识只能在玉佩表面徘徊,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这更加让林暮觉得蹊跷。

月光都能流进玉佩之中,而无孔不入的神识却被阻挡在外,他不由兴趣更浓。

沉思片刻,他恍然若悟。忙咬破手指,逼出一滴精血滴在玉佩上面,殷红的鲜血在林暮期待的目光中,如同月光一般,缓缓流进玉佩之中,消失不见。玉佩依然是白玉无瑕,在月光的衬托下,更加雪白纯净。

那滴鲜血完全融入玉佩之后,林暮觉得自己和玉佩之间似乎多了某种莫名的联系。

他心神一动,下一刻,竟从静室中消失不见。

人影一闪,林暮出现在不知名的地方,落在地上,满脸惊奇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片迷蒙的空间,里面灵气盎然,林暮站在一座小屋前面,屋前有着三亩灵田。

林暮转过身来,见小屋上写着四个朴实无华的小字—旋月空间。

小屋建造的也极为简陋,和平常房屋一样,但面积稍小一些。

林暮推门进去,发现屋中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外物。

林暮一阵错愕,呆立原地,他原以为自己时来运转,终于找到一件宝贝,却没想到一无所获。

他刚进入时,以为这里面有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或者是顶级心法。然而,他推门进去,里面却空空荡荡,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半晌之后,林暮恍然大悟。外面是灵田,屋内无一物,那留下这枚玉佩的先祖应该是想告诉后人,一切东西都需要自己努力,辛苦劳作,方能有所收获。

想通这点,林暮开始兴奋起来,想要挖掘出这枚旋月佩的不凡之处。

半天之后,他初步观察出两个好处。

其一,这旋月空间里面,灵气远比外面浓郁,他在这里修炼,定能事半功倍。其二,就是那三亩灵田,林暮估计品级已达二品,二品的灵田就可以种植二品的灵草灵药,有了灵草灵药,炼制聚灵丹就不用发愁,有了聚灵丹,他的修为就不会停滞不前。

同时,林暮也猜测,这里面的灵气浓郁与否应该与旋月佩吸收的月光的多寡有关。

这枚玉佩也不知是哪代先祖传下,里面竟别有这样一番洞天。若林暮没有踏上修真一途,这个秘密恐怕永远无人知晓。

但既然这个秘密被我知晓,就是一种缘分。林暮心中暗下决定,要抓住缘分,今后要更加努力。

争取早日筑基,早日回家看望爹娘。想到孤苦伶仃的父母,林暮心中热血沸腾。

望着挂在脖间的玉佩,林暮眼眶一阵湿润。

倏然,他心中一惊。自己如今正处在这玉佩之中,为何这枚玉佩竟还在自己脖间挂着?自己是在玉佩里面还是玉佩外面?

他神识一动,退出旋月空间,身影再次出现在静室中。

玉佩仍在脖间挂着,月光仍从窗口照进来,甚至连位置都没有多少变化。

林暮紧握玉佩,恍然如梦,一切似真如幻,让他感慨万千。

他忽然想起自己在玉佩之中至少呆了一个多时辰,为何月光仍然还在原来的位置?

他神情连续变换数次,从静室里取出一根檀香,用火点燃。然后身影再次进入旋月空间,如法炮制,同样点燃一根檀香。

林暮紧紧盯着那根慢慢燃烧的檀香,檀香一点点燃烧,最后燃烧殆尽,化为一丛飞灰。

林暮一点也不耽搁,身影一闪,回到静室之中。

静室里的那根檀香仍在静静地燃烧,看那长度,才刚刚燃烧到一半!

和平静燃烧的檀香不同,林暮心中滚烫如火,目光如炬,他现在明白:旋月空间里面的时间是外面的两倍!也就是说,他在里面修炼两天,外面才刚刚过完一天。

林暮心中开始沸腾,如同地底炽热的岩浆,奔腾不息。

这枚玉佩可以让他的修为进度与那些灵根优异者,保持并驾齐驱!甚至后来居上,赶超他们。

这绝对是一件绝世奇珍!绝不能再让第二个人知道!林暮立即在心中告诫自己。

财不露白的道理他懂,杀人夺宝在修真界屡见不鲜。仅仅是一瓶一品聚灵丹,那马执事都能强取豪夺。这枚玉佩若是被人得知,林暮毫不怀疑,自己一定会被人轰杀成渣,灰都不剩。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枚玉佩又何尝不是他崛起的契机?

林暮紧紧抱住旋月佩,将之视为和自己生命一样宝贵的东西。

林暮拿着蒲团,来到外面院中,院子里的月光更加明亮。林暮将蒲团放好,盘膝坐在地上,将玉佩放在胸前,让其慢慢吸收月之精华,补充旋月空间里面的灵气。

望着皎洁的月光,他迟迟无法入睡,也无法安心修炼。

这一夜,他想了很多,很多……

黎明的曙光穿破黑暗,天色微亮。

林暮盘膝坐在院中,面带欣喜,两只眼睛神采奕奕。

这一夜,他为以后的路做了一番打算,他从中看到了希望。

倏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院门传来,将林暮的憧憬打断。

砰!砰!砰!

敲门声既响且急,从敲门的力度和速度来看,来人显然有着极大的怒气。

林暮的住处只是一座四方小院,院中三间房屋,两株古树,一方鱼池。

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外面之人似乎和院门有着极大的仇恨,木质门板咯吱咯吱直响。

林暮面色一沉,将旋月佩塞入怀中,穿过两株古树,快步上前开门。

刚刚打开院门,一张满脸横肉的胖脸便映入眼帘,肥头大耳,面上散发着油腻的光芒。这位就是私吞林暮聚灵丹的马执事—马华源。

未等林暮开口,马华源就张开大嘴,怒吼道:“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还不快去挑水,若再晚上片刻,就罚你挑三十缸。”

林暮闻听此言,心中怒火升腾。但他强自忍下,平声静气道:“我已不想再做杂役,马执事请回吧。”

马华源一阵错愕,这个废物竟然还敢反抗,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他用胖胖的大手挠挠耳朵,故作疑惑状:“啥?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林暮深呼一口气,憋住怒火道:“我不想再做杂役了,你请回吧。”

马华源闻之一怔,他有些怀疑,面前这个小子还是以前任自己蹂躏的那个人吗?该不会是自己吞了他的聚灵丹,精神错乱了吧?

他故作关心地问道:“不做杂役,你哪来的灵石上缴给门派?”

千羽剑门有门规,外门弟子每年要上缴十块下品灵石,灵石不足者,下年加倍补上。若再不足者,废掉全身经脉,赶下山去。林暮做杂役每个月都有两块灵石的俸禄,用来上缴门派还是绰绰有余。

林暮微微一笑:“这点不劳师兄费心,天无绝人之路。”

马华源一听林暮如此说,心下感觉不妙,这可是一个免费赚取聚灵丹的傀儡,失去岂不可惜?

他语调下降三分,循循善诱道:“师弟别意气用事啊,你在我手下做杂役,肯定吃不了亏,还能赚到足够的灵石。这份差事在门中可不好找哦,你可要好好把握,千万别错失良机,一失足成千古恨。”最后那个“恨”字咬得特别重,声音拖得特别长,威胁意味十足。

林暮现在还不想与之立即翻脸,只得耐着性子道:“我已慎重考虑清楚,心意已决,你请回吧。”

话音刚落,林暮欲要关门送客。马华源却将肥胖的身躯往门里一挤,堵住院门,低头俯视林暮,寒声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回去挑水,我就当此时没有发生。如若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林暮眼看委曲求全已经不行,回去更不可能,在那里只能任其剥削。如今,只能彻底和马华源翻脸。

望着马华源近在咫尺的胖脸,林暮故意高声喊道:“做不做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声音洪亮如钟,住在附近小院的外门弟子听到争吵,全都出来观看,越聚越多,围在林暮院外指指点点。

人群越聚越多,马华源眉头不由一皱,私下打人他敢,公然伤人他可不敢,若是被门中执法堂的弟子看到,一顶残害同门的大帽扣在头上,他哭都没地方哭。

但他仍不愿拉下面子,脸红脖子粗地回吼道:“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不做杂役,你能做什么?

林暮听了更加愤怒,眼看事情无法挽回,索性破罐子破摔,指着马华源的鼻子骂道:“我在门中做事,一向兢兢业业。但你如何对我?你把我的聚灵丹私吞为己有,给我的聚灵丹全都是废丹!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做人不要欺人太甚!”

说完这话,林暮跑向静室,将昨晚摔碎的丹药拿来,抛向院门外面,让众位师兄弟全都看看。丹药表面细碎的的草叶随处可见,这显然是废丹。林暮所说一点不假。

外面众千羽剑门弟子,一片哗然,纷纷大骂马华源无耻。

“太没人性了,这是昧着良心做事啊。”一位穿青袍的弟子如此说,林暮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这样已经背离仙道,人心不古,罪孽啊罪孽。”有人痛心疾首。

当然,其中不乏马执事的支持者,为其辩解道:“马华源这样做,的确不对。好歹应该给人家一瓶完好的聚灵丹,总是给人废丹,难免会狗急跳墙。”

马华源恨恨地望着林暮,他满脸肥肉,脸皮却奇厚无比:“废物就应该配废丹,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周围立即响起一阵哄笑。

有人点头道:“说得对,林暮根本就是个废物,用了聚灵丹也是浪费,还不如便宜了别人。”

旁边立即有人反对:“不能这样说,这马华源太过无耻,独自吞下林暮的聚灵丹。我觉得他应该和我们平分,这样才比较公平。”

这话顿时引来一片赞同声。

旁边有人看不过去,劝道:“勿要如此伤人,那位林暮师弟受此委屈,已是极为难过,我们莫要再落井下石。”

说这话的,仍然是刚才帮林暮说话的青袍弟子,林暮不由心中一暖,多看他两眼,暗暗记在心中。

林暮望着外面的人群,知道自己今天暂时是安全的,向外面的人深施一礼,然后转身对马华源道:“马执事,你请回吧。”

马执事怒气哼哼,转身就走,临走前还不忘留下一句威胁的话语:“小子,咱们等着瞧。”

人群见无热闹可看,就此纷纷散去。那位青袍弟子,临走前向林暮拱拱手,微微一笑。林暮躬身行礼,表示感激。

关上院门,林暮直奔静室。

这一番对峙,耗去林暮许多心力,他原不想这么快与马华源翻脸,却没想到他如此咄咄逼人。虽然今天当着那么多弟子的面,马华源不敢拿他怎么样,但以后,实在不好说,他得小心行事。

回到静室,林暮随便铺了张草席,和衣躺下。

一宿未睡,马华源又来打搅一番,林暮疲倦欲死,过不片刻,便沉沉睡去。

黄昏时分,林暮方悠悠醒来。

这一觉足足睡了九个时辰,林暮醒来之后,感觉神清气爽,疲劳尽去。

林暮决定从今天开始,就逐步实施自己的计划。

明里和马华源对着干,实非他的本意。他本想暗中积蓄实力,等到时机成熟,再对付马华源。但现在看来,他的处境可着实不妙,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马华源逮住空子,将他羞辱一番,甚至还要承受一番折磨。

对于这些,林暮并不怕,因为他有旋月佩。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旋月空间里面的时间是外面的两倍,可以让他的修炼速度勉强和一般弟子保持一致。里面的三亩灵田更是要好好利用,种植一些灵草灵药,收获之后再炼制成丹药,也可以提升他的修为。长此以往,不愁追不上那些弟子。

这就是他的本钱,崛起的契机。

只是种植灵草灵草是项技术活,对于灵草的药性和功用不了解的修者,种植起来,困难重重。而且,种植还需要学习一些五行术法,比如用来浇灌灵草的《碧水诀》,用来祛病杀虫的《庚金诀》,用来促进灵草生长的《草木诀》,用来……

当然,这些都需要用灵石购买,不论是灵草的种子还是五行术法。

千羽剑门虽然不允许弟子轻易外出,但在门内有相关的交易场所。比如坐落在落霞峰的百物阁,里面就出售各种法器,丹药,符篆,种子之类。百物阁的对面,就是门派的藏经阁,里面收藏有各种品阶的心法,剑诀,术法。

只要你有灵石,这里面的东西全都可以购买。而且,相对于外面来说,价格还较为便宜。

林暮将静室中的蒲团拿开,轻轻把原先蒲团下面的一块青砖揭起。青砖下片藏着一个青色布包,林暮伸手将布包取出。

小心翼翼地打开布包,里面包着四十块下品灵石。这就是林暮这三年来的所有积蓄。

灵石里面蕴含充沛的灵气,可以加快修行的速度。同时,灵石也是修真界最基本的货币。对修者来说,灵石重要无比,不可或缺。

林暮从来都不舍得用灵石修炼,他觉得这样太奢侈,每次都是自己苦修。三年辛苦下来,竟也攒了四十余块下品灵石。

这就是林暮现在的全部家当。

将布包再次小心包好,林暮走出小院,向落霞峰行去。

落霞峰和林暮现在的住处-西峰毗邻,因落日时的晚霞特别美丽而闻名。

林暮来到落霞峰,无暇去观赏美丽风景,那离他现在的生活很远,直奔藏经阁而去。

藏经阁建于落霞峰峰巅,和百物阁相对而建。藏经阁是一座三层木制小楼,看上去极其古朴自然。

由于是傍晚时分,藏经阁里人影稀疏,一位面色红润的老者盘膝坐在阁门后面,正在闭目养神,他就是看守藏经阁之人。林暮根本看不出他的修为深浅,无声地对其躬身行了一礼,便向藏经阁里面走去。

自始至终,老者仿若未觉,连眼都未睁开。

藏经阁共分为三层,每一层楼里珍藏的心法都不一样,越往上,里面的心法的品阶越高。

林暮现在只是炼气三层,只能在藏经阁一楼随意走动。

藏经阁中,一排排紫檀木架整齐划一,每个木架上面都分有很多小方格,每个小方格里都漂浮着一枚玉简。为方便弟子查阅,每个木架上面都标有分类,或心法,或剑诀,或术法。

千羽剑门是剑修门派,这藏经阁里尤以剑诀居多,心法次之,术法甚少。

林暮一路前行,穿过一排排木架,终于在墙角一个木架旁,找到了五行术法所在。

随手一抓,一枚被气旋托起漂浮的玉简便出现手中,朝里面输入灵力,一篇文字浮现脑海。

《赤火诀》,五行术法之一,需五块下品灵石。

林暮又拿起一枚,向里输入灵力,和上面如出一辙。

《庚金诀》,五行术法之一,需五块下品灵石。

……

一连拿起几枚玉简,都和上面相差无几。

漫不经心地再次拿起一枚,朝里输入灵力,这一次,他面色大变,犹疑不定。

《基础五行术法》,内含《庚金诀》、《草木诀》、《碧水诀》﹑《赤火诀》、《厚土诀》,二十块下品灵石。

五种基础种植术法全都在其中!

买下这枚玉简,相对于五种术法分开买来说,可以省下五块下品灵石。但是一下子花去二十块下品灵石,对他来说,有着不小的压力,这可是他一半的积蓄。这正是他犹豫的原因。

这五种基础种植术法相对于其他法诀来说,已经足够便宜。因为种植术法,攻击力极为有限,除非是种植者,很少有人会买。

林暮犹豫片刻,便决定咬牙买下。

一来,他是五行灵根,这里面的五行术法,他恰好都能修炼;二来,可以省下五块下品灵石,从长远来看,还是比较划算。三来,种植术法必须得买,旋月空间里的灵田肯定不能让它荒芜,那也太暴殄天物了。

林暮做好决定,便拿着那枚《基础五行术法》玉简,向阁门走去。

来到老者面前,林暮见老者睡得正香,不忍打扰,正想静立一旁等待片刻。那老者却忽然醒来,一双眼眸似深潭,平静无波,深不可测。

林暮慌忙行礼:“晚辈已选好玉简,还请前辈过目。”

老者接过玉简,轻轻扫了一眼,面无表情道:“二十块下品灵石。”

林暮忙取出布包,数了二十块灵石,双手递给老者。

灵石刚到老者手上,便突然消失,已被他收到挂在腰间的储物袋中。将玉简递给林暮,老者语气平淡道:“去吧。”

林暮再次躬身行了一礼,便默默退出藏经阁。

在林暮退出藏经阁之后,老者古井无波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容,微不可察地点点头,似睁未闭的眼眸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随即恢复正常,继续闭目养神,死气沉沉,如同行将就木的老头。

回到小院,天色已晚。

林暮看看东升的明月,决定晚上就在外面修炼,好让旋月佩吸收月光。

从怀中掏出《基础五行术法》玉简,林暮朝里输入灵力,开始细细研读。

这枚玉简里面的五种种植术法,《碧水诀》、《庚金诀》、《草木诀》、《厚土诀》、《赤火诀》,每一种都有各自的功用。

林暮第一个想学习的是《碧水诀》。

水,对于灵草灵药,极为重要。《碧水诀》若是练到高深处,不仅施雨灌溉不成问题,雨水中还会蕴含不少灵气,可以促进灵草的生长。

林暮双手掐诀,尝试凝集出《碧水诀》里所说的云团。

云团是《碧水诀》的基础,凝聚不出云团,便永远也学不会《碧水诀》。

只是林暮在术法方面没有什么经验,无论如何,也凝聚不出云团。

练到半夜,林暮掐诀掐得手指发酸,但云团迟迟没有出现。

林暮虽然已经很是疲惫,但仍不肯休息,眸子里透出一股坚决。

再三研读《碧水诀》,将里面的每一句话都咀嚼几遍,他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半夜时分,月亮隐入云层,周围一片黑暗。

骤然,黑暗中出现一团白雾。一层淡淡的水雾漂浮在林暮手心。

水雾似轻烟般,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林暮心中一喜,研究半天,终于凝集出这片水雾。但他也无法肯定,这是否就是《碧水诀》中所说的云团。

十指松开,法诀完成,那层水雾便慢慢飘落在地,仅仅润湿地皮。

这离灌溉灵田,还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从《碧水诀》上,林暮得知,这《碧水诀》共有三层,现在他刚刚达到第一层,凝聚出云团的阶段。若想将《碧水诀》用于实用,还需要经过一番苦练,至少要到第二层才行。

林暮手下不停,法诀一个个施展而出,一团团水雾降落在地,面前土地一片湿润。

月光再次穿过云层,洒落院中,院中一片明亮,亮如白昼。

林暮的目光落在鱼池上。月光将鱼池照得一片明亮,池底早已干枯。林暮灵机一动,索性将施展《碧水诀》凝聚出的雨水都注入鱼池之中。

随着林暮的不断练习,那云团也慢慢变大,已有碗口大小。

一个《碧水诀》下去,便能打湿鱼池底部碗口大的一片地方。只是直到天亮,林暮施展的《碧水诀》,也仅仅是将鱼池底部打湿一遍。

若想将一丈见方的鱼池注满水,仍旧可望不可即。

清晨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叶照在林暮脸上,斑驳的影子使得林暮脸上线条分明,看上去一脸坚毅。

林暮不知疲倦,手里不断有云团飞出,洒下一片雨水。那云团虽然还是碗口大小,但比之前浓郁很多,里面白茫茫一片,凝聚有很多水气。

倏然,一阵悠扬的钟声从远处传来。

铛!铛!铛!

钟声清脆悦耳,在山谷间回荡。

林暮停下手中动作,匆忙洗漱一番,拔腿便向望云峰奔去。

与此同时,西峰的许多院落中,冲出几十道身影,目标全是望云峰。还有一位师兄,骑在风行纸鹤上,看似慢悠悠,却以比林暮快得多的速度向望云峰飞去,悠闲至极。

林暮在山间奔跑半柱香功夫,总算气喘吁吁地赶到望云峰。

埋头冲进望仙殿,里面闹哄哄一团,人数不下百人,全都是和林暮一样的外门弟子。林暮随便找个蒲团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上首坐着一位年轻人,约二十上下,面白如玉,剑眉星目,一身青布长袍。和殿下所坐百十人,迥然不同。

凌云师兄,内门弟子排行第五。经常给外门弟子讲课,传授一些法诀、炼器知识。林暮的《九方心法》便是在此听课学来。

每过一段时间,凌云师兄便会传授一些修炼的法门,林暮只要有时间,便会来听课,从中受益匪浅。

凌云轻咳一声,全场顿时寂静,落针可闻。

众人翘首以待,眼神热切,屏住呼吸,望着台上的凌云,生怕打扰了他的思路。

凌云果然不负众望,徐徐道:“诸位师弟安好,今日我想讲炼器之法,望你们专心听讲,切莫三心二意,荒废时光。”

他声音并不大,但胜在修为深厚,落在众人耳中,无不清晰可闻,似在耳边轻语一般。

“炼器之道,博大精深,若想精通,非一日之功。今日我就给你们讲讲炼器基础。为使你们听得明白,我现在炼制一柄地灵锄,示范一二。”

说完,他不再看台下一众弟子,对着桌上一堆零碎摆弄起来。

林暮仔细看着凌云的每个动作,眼也不眨,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环节。

凌云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手里一块青铜锭迅速成形,化为一个锄头模样,他两手不停,灵力一闪,手中法诀落在锄身之上,刻好阵法,随手往其中嵌入灵石,再从旁边拿出榆木杆,插入锄身,一柄地灵锄便炼制完成。

整个过程流畅华丽,丝毫不拖泥带水。下面众人看得大为赞叹。

林暮虽然眼也未眨,但仍有许多地方,不甚明了。别看凌云师兄现在炼器如同行云流水,顺畅异常。私下里不知用过多少苦功,他心里对凌云师兄很是钦佩。他侧着耳朵,静等凌云师兄下文。

凌云师兄果然没让他失望,望着下面满脸疑惑的师弟,解说道:“炼器有三大环节,需要注意。一是将材料打造成形,二是刻入阵法,三是嵌入灵石。这一切看似简单,亲自动手,又会有不同体悟,对你们的修为也是大有裨益。

下面我给你们详细讲讲其中要领,和一些基础阵法……”

这场讲课足足持续三个时辰,众人无不认真听讲,中间没有一人起身离场。

在整个千羽剑门,也只有凌云师兄会这么无私,对外门弟子爱护有加,倾囊所授。是以众人也投桃报李,专心听讲,不辜负凌云的一片好心。

讲完课后,凌云也不多话,对众人微笑示意,华丽退场。

身边之人纷纷离去,林暮坐在原地无动于衷,静静体会着所学的一切。

直到确认将所有要领都熟记于心之后,方才站起,迈步向殿外走去。

眯眼望着刺目阳光,林暮知道,这一场讲课,对他意义重大。

林暮慢悠悠回到西峰。

他没有立即返回小院,而是去灵膳堂吃了顿午饭。

食物对于炼气期修者来说,仍然必不可少。但和凡人不同,无需那么频繁,每天一餐,甚至两天一餐,就能维持所需。若是修为到了筑基期,便能彻底脱离食物。

在灵膳堂吃饭不需要灵石,一切免费。林暮打了份饭菜,便在角落找个桌子,低头默默吃完。

吃完之后,林暮慢慢回到小院。

来到静室,林暮再次取出青色布包,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里面还剩下二十一块下品灵石。

林暮将布包放入怀中,直奔百物阁。

时值正午,落霞峰来往弟子不多。林暮没有犹豫,举步迈入百物阁中。

刚一进入,里面就有外门弟子出来迎接,面上带笑:“师兄,你想要点什么?是法器还是灵药?”

林暮停下脚步道:“我想买一些炼器材料。”

古辰脸上笑容愈加灿烂:“师兄跟我来吧,我带你去。”

他在百物阁帮门派出售各种物品,所拿全是提成。卖出去的东西越多,他所获灵石也便越多。只是做这门差事的弟子并不只有他一人,竞争颇为激烈,难怪他对人如此热情。

进入店中,林暮也不多话,开门见山道:“给我来一块青铜锭,一把青钢匕,一柄精铁锤,一截榆木杆。”

古辰瞬间猜出林暮来意,笑道:“师兄是想炼制地灵锄吧?何必那么麻烦,我这里就有现成的,做工精良,包您满意。”

林暮摇头拒绝:“我时间充足,自己炼制,能增加一些个人的体悟。”

古辰面带微笑道:“行,我这就给你拿。”

盏茶功夫,古辰就将所有东西找齐,装在布袋里,放在柜台上面,抬头问林暮道:“您还需要点什么?”

林暮指着那堆炼器材料问道:“这些东西,需要多少灵石。”

古辰笑道:“这些材料很常见,非常便宜,只需两块下品灵石。”

林暮掏出两块灵石,递给古辰,拿起布袋,和古辰告别,转身走出百物阁。

古辰一直送到门口,临走前还笑着对林暮道:“下次来这里买东西,还找我啊。”

林暮点点头,算是同意,然后向西峰行去。

回去的路上,林暮脑中浮想联翩。

他心中对种植的渴望,无人能及。旋月空间里的三亩灵田,他决定好好利用。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地灵锄炼制出来。这可是种植必备法器。

炼制地灵锄,是凌云师兄今天讲课的内容,林暮学习炼制,不会引起怀疑。其实他在门中默默无闻,很少引人关注,本不必这么小心翼翼,但他天生谨慎,不敢出丝毫差错。

回到静室,林暮便将布袋中的炼器材料取出,开始尝试炼制地灵锄。

但他并未立即动手,而是先仔细回忆凌云师兄传授的炼器之法。待将所有内容都在心中梳理一遍,他胸有成竹,开始动手炼制。

其实用‘炼制’这个词,对地灵锄来说,有些高攀了。在所有法器之中,地灵锄根本不入品,甚至连下品法器都算不上。它的作用仅限于用来翻垦土地,并将凝结在土块之中的灵气震散,使之均匀的分布在土地之中,有利于灵草灵药的吸收。

这对于其他修者来说,纯属鸡肋,没啥大用。但对于种植者来说,地灵锄却是至关重要,不可或缺。

要想收成好,得有地灵锄。这是在种植者之间广泛流传的一句话。

林暮手里拿着精铁锤,反复在那块青铜锭上敲打,期望将它打造成锄头的模样,但是敲打了半个时辰,他手臂发酸,却发现青铜锭的形状不像锄头,反倒像个漏斗。

这次打造已经失败,林暮将青铜锭敲打成开始时的样子,重新打造。

林暮重整旗鼓,吸取上一次的经验,再次敲打起来,这一次,比之前还要认真。

一个时辰后,一个锄头的模样终于初现雏形,虽然并不太美观,锄头和锄身之间弯曲的弧度有些过大,线条也不甚圆润,但凑和着能用。

将锄头打造出来只是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还要在上面刻上一品阵法震乾阵。这个阵法并不太复杂,林暮已将它的刻法牢记于心,他所要注意的就是在刻阵过程中不要出现纰漏,不然一切就要重新来过,前功尽弃。

他手里捏着青钢匕,在锄身上小心刻划,为防出错,每次所刻线条都不超过半寸。阵法还未刻到一半,他额头已汗珠滚滚。

一个简单的震乾阵林暮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看着布满锄身的晦涩线条,虽然很是曲折,但林暮却大为满意。这可是他的第一件炼器作品,就这么成功。当然,成功只是相对于他自己来说。那些修为高的修者,根本不必像他那样,随手一挥就是数个厉害阵法布下,相对于林暮来说,就是云泥之别。

前两步都已顺利完成,接下来一步就是在锄身上安放一块灵石。这说来简单,做起来却颇为不易。首先就是灵石的位置,要选在阵法的结点,最好是在阵法的中枢位置,然后就是在中枢位置挖一小孔,要不大不小,恰好是灵石大小,在挖洞过程中还要注意不要破坏已经刻好的阵法。

林暮小心翼翼,谨慎无比,青钢匕一点一点挑出铜屑,一个时辰后,一个四方小孔出现在锄身下侧,刚好够塞下一块灵石。

林暮从青色布包里面拿出一块灵石,将之塞进那个四方小孔中。再将旁边的榆木杆拿来,**锄身。

用灵力一催,一阵微弱光芒闪过,一柄崭新的地灵锄便出现眼前!

林暮一阵欣喜,辛苦几个时辰,终于大功告成。

继续阅读《仙玉尘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仙玉尘缘》小说最新章节,林暮林暮望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