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最新章节,张错申小姐全文阅读

小说: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张错

角色:张错申小姐

简介:张错只想赚钱给妹妹看病,他不想涉足其他人的生活,却不想命运之手,还是将他推入了情感的漩涡
几段爱恨情仇的纠葛,让他在这繁华的大城市里一度陷入了彷徨……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 都是借口

张错可从没想过,自己一送水工,给人送水,竟然还有盐遇。而且招惹了那个美艳的女人,他的人生轨迹都给改变了。

那是在一个下午……

“喂,申小姐,请问你在家吗,麻烦开一下门,我是清泉公司的送水工,来给你送水了?”

张错扛着一罐水,站在一户高档的住宅门口,不顾擦脸上的汗,忙敲门叫道。

“你这送水的,是蜗牛吗,怎么这么久才来。”

这时,门才刚打开一点,里面就传出一个非常生气的声音。

“申小姐,不好意思,刚才路上有些堵。”

“我不听理由,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

这时,门打开了,就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站在门口,铁青着脸,非常生气的看着张错。

这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长的非常漂亮。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上,五官非常精致小巧,活脱脱像是最近很火的那个少数民族的明星。

不过,她那张脸却紧绷着,冷若冰霜,没一点笑意,完全一个冰块脸。而且,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不近人情的孤傲冷漠感。在张错看来,这种女人就是典型的内分泌失调导致的。

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轻薄睡衣,将那非常火辣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张错的目光,一下就落在了她那高撑起的雪白领口处。他心里也暗暗嗟叹,娘的,真是够大啊。

“往哪儿看呢,没见过女人吗?”这女人忽然杏眼一圆,瞪了张错一眼,扭身进去了。

张错盯着她那将睡衣撑起的翘翘的背影,小声嘀咕了一句,“看你怎么了,你长的再漂亮,还不是要给男人看的。”

“你刚才嘀咕什么呢?”张错刚扛着水进来,就见这女人忽然转过身来,厉声喝道。

张错心头一惊,环顾了一下这装修精美的豪宅,忙说,“申小姐,我是说你家真的好大,好漂亮啊。”

“真是没见过世面,这也算漂亮的吗,更漂亮的你都没见过呢?”这女人冷艳高傲的脸上,透着一抹鄙夷。随即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撩起睡裙裙摆,翘起一双雪白的长腿。

虽然只是不经意的小动作,可这姿态,却是无比**而撩人。尤其,刚才张错无意间扫到裙口露出的一抹春光。哇,竟然是黑色的蕾丝……

他心里也很不服气,小声嘀咕着,“你住得起这豪宅又怎么样,还不定是傍着那个有钱的老头子送你的。”

不过,倒也是。张错给饮水机换水的时候,就见这女人靠在沙发上,袒露着她那无比丰满**的身段。那傲慢的姿态,很明显就是等着人来保养的那种女人。

他心里很不平,忍不住叫了一声,“一个而奶,有啥神气的。”

这女人好像听到他的话,忽然坐直了身子,眉头一横,厉声叫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神气不神气的?”

“啊,不是,申小姐,我是说水给换好了。”张错提着空罐子,扭身就想走。这个傲慢无理的女人,他可一刻都不想多看一眼。

“站住,谁叫你走了。”这时,那女人忽然站了起来,迅速走到饮水机边,按了几下出水按钮,然后叫道,“这就是你换的水,我这饮水机都不出水?”

张错转身走上前,按了几下,果然不出水。他摇摇头说,“申小姐,你这饮水机估计是坏了。”

“什,什么,坏了。昨天还用的好好的,肯定是你刚才换水的时候,给我弄坏的。我不管,今天你不给我修好,我就去投诉你。”

“什么,申小姐,你得讲道理啊。刚才我就是换了一下水,哪里碰你的饮水机了。再说了,我只是送水工,又不是维修工?”

“我不管,反正今天我这饮水机不出水,我不仅要投诉你,水费也不会给你。”这女人此时一叉腰,摆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

张错知道今天碰上难缠的主儿了,他这一天也赚不了多少钱。要是被客户拖欠水费,在遭投诉,恐怕工资都不够扣的。

“好,我,我试试看吧。”张错咬了一下牙关,硬着头皮修理了起来。

但他哪里懂什么维修,就捏着水龙头轻轻晃着。哪曾想用力有些过大,就听卡擦一声,水龙头直接给掰掉了。瞬间,一股强劲儿的水柱喷射了出去。

张错虽然及时山躲开,可这股水柱直接喷射到了那女人身上。

“啊……”她有些猝不及防,惊叫摔向地上。

张错见状,一个箭步上前,慌忙去搀扶她。

可是,他非但没有搀扶住她,反而因为没站得住,跟着摔了下去。张错就这么,硬生生压在了这女人身上。

扑面的香气中,张错只觉得被一片充满弹性的柔软氛围所包裹。他定睛一看,就见眼前这女人几乎浑身湿透,里面那白花花的春光可以说一览无遗。哇,她里面好像啥也没穿,张错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诱人画面来。忽然的,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了反应……

“你这无耻的臭流氓,往哪里看呢,给我滚开……”

这女人涨红着脸,恼怒的推开了他。

张错爬起身,隐忍着心里的火气,忙给她道歉。“申小姐,对不起,刚才是个意外。”

“意外,意外你大爷。你这个混蛋,你刚才在我身上……哼,滚,立刻给我滚……”这女人刚才也感觉到了张错身下的不正常,明显自己被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张错也不敢多说什么,道歉了一句,提着空水桶,灰溜溜的就赶紧跑出去了。

出了这档子事情,张错最担心的,就是被客户投诉。

他们这些送水工工作非常不稳定,一旦遭投诉,随时有丢了工作的可能。

张错是堂堂的法学院毕业生,本来在一个律所实习。但他正上大学的妹妹得了白血病,需要大笔的钱财治病。为了给妹妹治病,他放弃了收入微薄的律所实习工作,转而去干着来钱比较快的跑腿儿的辛苦工作。而其中尤其以送水工的收入最高,一月有四五千块钱的收入。张错又同时兼任着送外卖和送快递的跑腿活儿。但饶是如此,每月的收入,扣除掉不到一千块钱的生活费,其余的钱也仅仅够给妹妹医药费。

一整天,张错都忐忑不安,生怕手机响了。但,要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傍晚收工回到公司,忽然收到了总经理马伟明的通知。

平常不是发薪水,马伟明找人,往往都没什么好事。

张错怀着不安的心情,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进来,就看到一个满脸横肉,腆着个大肚子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椅上。这人,就是总经理马伟明。平常对他们新来的业务员非但很严格,而且经常鸡蛋里挑骨头,想方设法去克扣他们的工资。自然,这些钱也就落入了他自己的荷包里。

张错恭敬的上前,将刚买的一盒红塔山放到了办公桌上,小心的笑着说,“马经理,你找我啊?”

马伟明斜眼瞄了一眼那红塔山,冷哼了一声,缓缓说,“张错,你这是干什么,想要贿赂我吗?”

张错赶紧说,“不不,马经理,我只是看你平常工作辛苦,想要……”

“好了,你少来这套。”马伟明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酸溜溜的说,“把你的烟拿走吧,我不稀罕。今天我找你来,是要和你谈谈你的工作的。”

张错闻听,脊背上隐隐升起一股冷汗,不免紧张的叫道,“马经理,我工作出什么问题了,还望你指正。”

马伟明咧着那满是横肉的脸,淡然的说,“你小子够厉害的,我哪敢指正你。说吧,我叫你给申小姐家里送一罐水,你他妈给我惹出了多大的麻烦,她的电话刚才都打我这里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是服务行业,最忌讳遭人投诉。”

“什,什么,那个申小姐?”张错闻听,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糟糕,这女人该不会来找后账了吧。

马伟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气呼呼的叫道,“张错,到这个时候还给装糊涂,还有几个申小姐。”

糟了,果然是她,张错依稀记得这女人就叫申梦。

他看着马伟明,试探性的问道,“马经理,她,她投诉我什么啊?”

“投诉你什么,你还有脸问。你送个水,服务态度那么差劲,竟然敢和她吵架。”

“马经理,这事出有因,不是我要和她吵的。”张错听到这里,肺都要气炸了。真没想到,这申梦竟然这么卑鄙。

“张错,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对你算是很照顾了。但遭人投诉,我实在办法留你了。这是你的工资条,你去财务部结算走人吧。”马伟明说着,将一张纸条扔到了张错脸上。

张错有些傻眼了,这个结果,简直对他犹如晴天霹雳。没了工作,意味着没了收入,可妹妹那里还需要巨额的医药治病费用。

从财务处出来,张错心塞的要命。拿着结算的几千块钱,看着周围灯火阑珊的夜景,忽然有种茫茫然的感觉。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尤其是自己的妹妹。

从公司里出来,他骑着自己的破电瓶车就走了。

张错住在郊区一个廉价的租住房,其实就是个大通房,一月租金却有一千多。但这价格已经很便宜了,而且还很抢手。

这时候,女友莫晓雯也快下班了,张错买了菜,赶紧回家去做饭。同时,也犹豫着是不是告诉她丢了工作的事情。

打开房门,刚进来,张错傻眼了,家里像是糟了贼,一片狼藉。

他想到了什么,赶紧跑到床边,拉开褥子,看到一个撕扯开的空钱包,彻底心凉了。不好,那里装着后天要给妹妹汇过去的医疗费一万块钱,不翼而飞了。

这时,他看到了旁边有一封信,是莫晓雯写给他的,只有短短数语:张错,原谅我……

一时间,张错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莫晓雯这是用不告而别的方式和他分手了,而且还卷走了妹妹的救命钱。

“莫晓雯,就算你要分手,为什么要卷走那笔钱,那是我妹妹的救命钱,你知道吗?”张错大声咆哮着,用力撕扯碎了那张纸。

他立刻给莫晓雯打电话,可提示已经关机了。

这样的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倘若现在工作没丢,那么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以向公司预支钱。可现在……

张错感觉完全失去了支撑,无力的跌坐地上。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只想用酒精来麻醉自己,暂时忘记这现实中的残酷。

可是,这一切反而越来越清晰。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冰块脸申梦的投诉,才导致的恶果。张错用力捏扁了一个易拉罐,咬着牙愤然的叫道,“申梦,你毁了我的生活,我也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一大清早,张错就红着眼睛站在了申梦的门前,用力拍打着门,“申梦,你给我开门。”

很快,门打开了,申梦端着一杯咖啡,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隐约可见里面傲人的娇躯。

看着门口那人,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冷声叫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大清早在这里跟个疯狗一样叫什么叫呢。”

张错可不管那么多,用力上前一步,气势汹汹的叫道,“是,你说我是神经病,我就是神经病。我今天不仅要当神经病,我还要当杀人犯。”

看着张错那狰狞的面容,申梦有些意外。不过她一点都不惊慌,缓缓后退了一步,依然板着她那冷若冰霜的冰块脸,非常傲慢的说,“想当杀人犯,我看你还没那个胆量。不过,我劝你最好有话快说,有屁就放。否则,我可要叫**了。”

“好啊,你叫啊。你们这些城里人,自以为有俩臭钱,就可以这么不把我们这些社会底层的人当一回事了。哼,谁知道你赚的那些钱,来路正不正呢。”张错如今可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才不管那些。当然,他从心里也觉得,申梦这女人年纪轻轻,就养尊处优,住这种高档的豪宅,肯定他娘的被那个老男人包养了。

“哼,我看你就是有仇富心理。不过,我也不怪你。”申梦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细细品味着咖啡,俨然一个高贵的少妇一般。“你还有五分钟时间说事,等会儿我要上班了。”

张错心说,你今天他妈的还想上班,门儿都没有。他走上前来,站到了她面前,瞪着她,气势汹汹的叫道,“姓申的,我他妈不就昨天占了你一点便宜吗,你竟然投诉我,害我丢了工作。你要是不爽,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将那些便宜都占回去。”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懒得和你多说废话,我要上班了。”申梦嚯的站了起来,随即就走,脸上满是一种不屑和一种关我屁事的表情。

“站住,你以为今天事情没个说法,你能走的了吗?”张错向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狗屁说法,我没功夫搭理你。你要是再这么胡搅蛮缠,就等着下辈子住牢房。”申梦不客气的推开了他,快步朝卧室走去。

可是,她刚走到卧室门口,却听到身后传来张错歇斯底里的痛苦声音,“住就住吧,反正我没了工作,也没钱给我妹妹看病,只能眼睁睁看她忍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她停了下来,有些震惊的转过头,看着张错痛苦扭曲的脸颊,缓缓叫道,“你,你说什么,你妹妹……”

“我妹妹得了白血病,她就靠着我每月的微薄收入支撑着看病。可你呢,一个随便的投诉,害我丢了工作。没了钱,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我,我不知道……”申梦支吾着,她心里有些触动了。

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忽然,外面的门被狠狠一脚踹开了,一个穿着一身名牌的男人,吵着裤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梦梦,今天我看你可没理由拒绝我了吧?”

“赵廷生,你来干什么,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俩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申梦看着那人,脸色肃然变得绝情而冷漠。

赵廷生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仗着家里有些权势,对申梦一直采取死缠烂打的架势。这家伙已经纠缠了她很久了,可申梦始终一副孤傲冷漠的姿态,对他一点都不动心,好像她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动物。他有些着急了,甚至盘算着要霸王硬上弓。

赵廷生厚着脸皮,并不介意申梦说的这些话,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前来,“申梦,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了。你可知道,有多少女人求着我泡,我都懒得搭理呢。我告诉你,别不识抬举啊。”

申梦正眼都不愿意去多看他一眼,一转身,冷声叫道,“赵廷生,我就是不识抬举怎么样,赶紧离开我家里,我等会儿要上班了。”

“上班,你他妈骗谁呢。大清早家里就来个野男人,天晓得你们俩昨晚干什么了。”赵廷生走到了张错身边,用一种轻蔑的眼神扫视着他。

张错根本就没多看他一眼,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他天天送水,见的太多了,也早习惯了,所以见怪不怪了。

“赵廷生,你他妈的嘴给我放干净点,别给我胡说八道。”申梦一阵气恼,转身怒视着赵廷生,那张美艳的脸颊紧绷着,充满了怒火。

“哟,做都做了,还害怕说啊。申梦,你他妈跟我面前装什么清纯呢。”赵廷生点了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不客气朝张错吐了个烟气,轻哼着说,“娘的,你眼睛是不是瞎啊。论地位,论财力,这个人哪里能和我比,你竟然跟他睡觉。”

申梦气不打一处来,气狠狠的冲了上前来,不客气的骂道,“赵廷生,你这混蛋,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告诉你,不要把我和你认识的那些不检点的女人混为一谈。”

张错听着,心里就觉得好笑。切,你以为你是白莲花啊,出淤泥不染。他看的出来申梦可看不上他,当然他还看不上这女人呢。

“你给我装什么蒜呢,今天我就要尝试一下你和她们有什么区别。”赵廷生忽然眼睛里露出一抹猥琐的目光,一把抓住了申梦的胳膊。

申梦用力的挣扎了起来,“放开我,混蛋,你要干什么?”

“住手,你当我空气啊?”这时,张错走了上前来,注视着赵廷生。

赵廷生正眼都没看他,随手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到了张错脸上。“拿上这些钱,立刻给我滚蛋。记住,关上门。”

张错不慌不忙将散落的钱捡了起来,然后往口袋里装,他也不生气。

申梦看到这一幕,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想钱想疯了吧。

“看到没,申梦,这就是睡你的男人,老子一点钱就打发了他。你现在好好伺候好我,我保证不会亏待你。”赵廷生一脸下流的笑着,不由分说的就一把将申梦抱在了怀中,朝旁边的沙发上扑倒过来。

赵廷生正想大干一场的时候,忽然屁股上被狠狠踹了一脚。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能被人狠狠摔到了地上。

他挣扎着爬起来。赫然就见张错站在不远处正冲他发笑呢。

“我说哥们,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呢。”说着将那一把钱狠狠砸他脸上了。

“兔崽子,我看你活腻了。”赵廷生恶骂着,挣扎着起身,抓着桌上的一个水果刀,就朝张错冲了过来。

张错之前学过散打,在学校没少打群架。和赵廷生纠缠了好一番,这家伙被打的鼻青脸肿。可就在他要放松的时候,冷不丁那家伙忽然操着水果刀朝他胸口捅了过来。

张错幸亏反应及时,可胳膊上还是给割了一个很大的豁口。

他捂着血流如注的胳膊,就要追赵廷生。那家伙自知不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小兔崽子,咱们走着瞧。”仓皇的逃跑了。

张错回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申梦,缓缓说,“咱们的事情回头再说、”说着就走。

“站住,先别走。”申梦回过神来,赶紧起身,跑去拿来了医药箱。一把拿过张错的胳膊,迅速给他包扎起来了。

真想不到,这女人包扎伤口的样子真是迷人啊。一时间,张错看的有些走神了。

申梦这时抬起头,注意到他那灼热的目光,脸上掠过一抹冷漠的神色,“那个,刚才多谢你奋不顾身救我了。”

“你别误会,今天换别人,我也会搭救。我这人就这贱毛病,看不到混蛋男人欺负女人。”张错缓缓说了一句,这倒是他的心里话。

“那个……你等一下。”申梦听着,心里忽然泛起一股暖意来。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起身跑去卧室了。

几分钟后,她将厚厚一摞的钱,放在了张错面前,“这是五万块钱,你先拿去给你妹妹看病吧。”

“申梦,你以为我今天是管你要钱来的吗,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只是要讨一个说法,我告诉你,你这些钱,我真不稀罕。”

张错一阵气恼,嚯的站起来,愤然的朝外面走去了。那些钱的确充满诱惑,可收了这钱,就落人话柄,更要遭人白眼。他宁可去辛苦赚钱,也绝对不要忍受被人践踏尊严的耻辱。

看着他迅速离开的背影,申梦心里七上八下,怎么都无法平静。她绝对没想到自己一个报复的投诉,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从刚才的情况可以看出,眼前这男人不仅有情有义,而且责任感很强,尤其对待钱财的一种态度。眼下这社会,多少人都是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牺牲一切。亲情都可以出卖,更别说其他的了。这种事情,她见识的太多了。像是张错这种男人,反而还成了稀缺品种了。

想到此,她掏出了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来……

从申梦家里出来,张错不敢怠慢,立刻又去找工作了。

现在,对他而言,完全没有挑剔的理由。只要能够来钱快,哪怕叫他去卖血都乐意的。

骑着电瓶车,转悠了好半天,张错终于在一个建筑工地找到了一份扛水泥的临时工活儿。

这活儿倒是挺累的,可是来钱快,而且扛一天下来能有好几百呢。

张错此时并不在乎活儿有多脏,多累。为了给妹妹筹集医药费,他并不在乎太多。

“小伙子,你咋跑来干这个又脏有累的活,这不是你这种人应该干的活儿啊。”张错正扛着两袋水泥,呼哧呼哧的朝楼上爬着。身后,一个灰头垢面的中年工人非常意外的叫道。

张错回头看了一眼,擦了一把汗水,咧嘴一笑说,“大叔,咱们都一样,我不干这个活儿干什么。”

要一口气爬上五楼,幸亏之前做了那么久的送水工,张错才没觉得那么吃力。

好容易将水泥抗上去,张错顾不上喘气就往下跑。扛水泥,其实也是和时间赛跑,谁扛的水泥多,赚的钱就多。

张错跑下来的时候,迎面见那个中年工人正扛着两袋水泥,艰难的往上爬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体力不支,忽然他身子一歪,两袋水泥滑落了下来。而他也直接朝没有护栏的楼梯空挡跌下。

关键时刻,张错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

那中年工人吓得脸色苍白,赶紧给张错道谢。“小伙子,刚才谢谢你了。”

“大叔,你可要小心点。”张错冲他笑了一声。

中年工人应了一声,他赶紧再去扛那两袋水泥。可是,怎么都扛不起来了,而是抓着一个红肿的手腕,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

看起来,很显然是刚才扭伤了胳膊。

“大叔,你先下去休息,这两袋水泥我帮你扛上去。”

“小伙子,这,这怎么好意思,我不是耽误你了。”那中年工人慌忙阻止,他很清楚,张错帮了他,就意味少扛几袋水泥,少赚了一笔钱。

“没事,我又不差一时半会儿。”张错冲他笑了一声,二话不说扛着那两袋水泥直接朝楼上爬去了。

忙活一天下来,张错跑去工头那里结账,工头却给他多发了几十块钱。

张错意味他算错帐了,虽然钱是好东西,可不是自己的,却拿了是很烫手的。

“你是不是算错帐了,怎么多了这么多?”

“小伙子,这是今天你帮那个工人扛的两袋水泥的报酬,他特地要求给你的。”

“不行,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这是他的钱,请你转交给他。谁都不容易,我只拿我应有的劳动所得。”张错笑了一笑,抽出三张二十块钱,塞给了工头,扭身走了。

别说工头,其他在场的工人都傻眼了。天底下,还有这么不爱钱的人,真少有啊。

张错正兴奋的数着钱,一天下来赚了七八百。要是干一个月,也有两万出头,这样就不用为妹妹的医药费担忧了。

唉,可惜这种活儿来钱虽然快,多。但是,就是不稳定,鬼知道明天还有没有,只能撞运气了。

骑着电瓶车从工地里出来,忽然手机响了。张错用的是五十块钱淘来的诺基亚砖块机,除了发短信,接打电话,啥功能都没有。看着其他人都用智能机玩微信,张错也只有艳羡的份儿。

打开一看,是妹妹打来的。

“哥,你在哪里啊,快点来医院,我有事情和你说。”那边,传来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

“好,玲玲,你等着,我这就过去。”张错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顾不上整理身上的污垢,骑着车子就赶过去了。

风急火燎的赶到医院,张错直奔妹妹的病房。

张错的妹妹张玲玲今年才17岁,本来一个花季少女正是在学校学习呢。可是,她现在却只能呆在病房里。

张错打开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张玲玲娇弱的身子,以及那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颊。

“玲玲,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病情有啥问题了,你可千万别听医生瞎说?”张错上前来,就慌乱不安的叫道。

张玲玲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摇摇头说,“哥,你说什么呢。不是病情,是医药费……”

“医药费,医药费这个你不用愁,我来想法子。”张错就担心这个问题,可他不能叫妹妹知道其实明天医药费要筹齐都是问题。

“哥,你,你灰头土脸的,干什么去了。你不是告诉我你在做律师吗,可你这明明是在扛水泥。”张玲玲没接他的话头,皱着眉头叫道。

“我,我就是赚点外快。玲玲,你别管,你刚才说什么医药费咋了?”张错有些心虚,害怕被张玲玲看出端倪,赶紧转移话题。

张玲玲这会儿忽然有些明白了,原来张错一直都骗他呢。可这时,她强忍着没让眼泪流出,不想给张错察觉到什么。“哥,也没啥,就是今天有个漂亮的姐姐过来,给我交了五万块钱的医药费。”

“什,什么?”张错闻听,怔怔的站住了。

“玲玲,看姐姐给你买什么了?”这时,病房门打开了,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进来。

张错转头看到她,彻底傻眼了。眼前的人,却是申梦。

“申梦,你,你为什么要帮我?”张错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申梦,忍不住叫道。

“你还真会自作多情,我可没帮你,我在帮玲玲。”申梦板着那标志性的冰块脸,白了他一眼,直接走到了病床边,“来,玲玲,姐姐给你拨个香蕉。”

张玲玲拿着香蕉吃着,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目瞪口呆的张错,转头看着申梦笑嘻嘻的说,“梦姐,你不是说是我的哥的朋友吗,可我看我哥看你的眼神咋不一般呢?”

张错脸上有些不自然,瞪了她一眼,说,“玲玲,吃你的香蕉吧,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打你。”

张玲玲偷偷的笑着,她发现申梦那冷漠的脸颊上竟然有些不太自然。

张玲玲吃了香蕉后,随即就睡了。

两人从病房里出来,张错迅速截住了申梦的去路,警惕的看着她,说,“申梦,你什么意思,你怎么查到妹妹的病房的。”

“这对我而言,可不算什么难事啊。”申梦交叉着双臂,抱在了胸前,板着脸,用那美艳的眼眸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扫视着张错。即便如此,也分外的迷人。

“那些钱,我,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张错可以不向任何的困难低头,可是钱,却让他毫无办法。他低着头,多少有些谦卑。

“怎么还,你觉得你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吗?”申梦打量着他,冷冷的说道。

“咋,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想要打我身体的主意。我告诉你,我可不卖身的。”张错做出一个夸张的搂着胸口的动作。

“切,你太高看自己了。”申梦显得很不屑,仿佛她的眼中,压根就没看得上的男人。她皱了一下眉头,好像想到了什么,说,“这样吧,我朋友的公司正好缺一个助理,你过去帮忙吧。薪水嘛,试用期一个月一万五。等转正了,看情况给你涨。”

“真的假的,申梦,你可别骗我啊。”这消息,对张错而言,简直跟天上掉馅儿饼一样。

“你爱信不信,反正明天八点就去报到。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好好,我,我一定过去。你放心,等我赚了钱,一定还你的债。”

申梦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往外面走着。她从来如此,独来独往,并不喜爱和他人相随。

突然间,发现这个女人其实也没那么讨厌啊。张错看着走在面前这个靓丽无比的身影。

“申梦,要不然,要不然我请你吃个饭吧。”张错送她走到医院门口,犹豫着说道。

“不用了,今天我还有事情呢。”申梦走到了一辆红色的福特野马旁边。

张错眼疾手快,眼看着她去开车门,赶紧献殷勤,抢先去拉车门。

不过,两人的手却正好碰到一起了。

第一次抚摸那光滑细腻的柔软小手,张错杆菌仿佛过电一般。

“你……干什么呢?”申梦迅速抽出手来,脸上掠过一抹生气的神色,瞪了他一眼。

“我,我想帮你开个车门。”张错赶紧解释,生怕她会误会。

申梦没再理会,自顾自的钻进了车子里。

她发动车子,正要起步的时候,忽然朝张错看了一眼,说,“知道我朋友为什么接收你吗,因为你今天搬水泥,感动她了。”

话说着,那车子骤然跟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此时,张错还有些茫然。搬水泥,难不成那个建筑工地是她朋友公司开的吗?

事实上,确实是申梦那开着房地产公司的朋友给她说的这件事情。申梦正想求她帮忙给他介绍工作,人家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下来了。

不过,看着张错被朋友招走,她这心里多少却还有些失落。

一大清早,张错早早就感到了要报道的公司。这是一家叫亨达的房地产公司,此时,在会客室里,早就坐满了人。这些人,都是等着见申梦这个朋友的。

张错心里不免多了几分紧张,看阵势,他们的能耐可都比他差劲啊。甚至,有几个人还是清华北大,甚至留洋回来的。

看着一个个人满怀信心的进了一个办公室,又垂头丧气的出来,张错隐隐也不安起来。今天这个助理位置,还不定能保住呢。

“张错,谁是张错,请进来。”这时,一个女秘书站在办公室门口,朝这里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噢,我来了。”张错赶紧起身,忙不迭的跑去了。

进到办公室里,就看到里面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人。那女人也真是美艳的不是一两句话能形容。那一身职业装穿身上,就让张错想起了东洋爱情动作片里的风情**,他的身体都有些反应了。

“你好,我叫张错。”张错恭敬的上前,很小心的说着。

那女人靠在老板椅上,手里转动着一根圆珠笔,笑了一笑说,“我叫花雪燕,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你现在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满意了,就正式任命你为我的助理。”

张错心里嘀咕,娘的就知道这饭碗没这么好端的。他看了看花雪燕,说,“你问吧。”

花雪燕将圆珠笔丢在了桌子上,嘴角一咧,笑道,“如果昨天那个水泥工人你没拉住,掉下去。那么,你将担负刑事责任。那么,你还会在当时去拉他吗?”

“会的,”张错几乎想都没想,盯着她说,“我的责任心告诉我,我必须要那么做,没有选择。我宁可担负刑事责任,也不要让自己的良心自责一辈子。”

“哈哈,说的好。”花雪燕这时站了起来,拍了拍手,笑吟吟的说,“张错,恭喜你,你被录取了。”

一切就如同是做梦,张错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之后,花雪燕就给他交代了具体的工作内容。其实,就是一些闲杂的事情,帮助整理一些文件,收发一下邮件而已。

这些工作内容,对他而言自然不算什么难事。不过,张错难以理解,这种工作,还至于招个助理吗?

要说花雪燕摆的谱儿,也够大的。他之后也了解到了,花雪燕是接她父亲的班。其实,也才刚走马上任半年不到。很多业务,甚至工作都还在摸索中呢。

花雪燕这时走了过来,站在张错面前,盯着他打量了一番说,“张错,你好好干,可别辜负了梦梦和我对你的期望啊。”

要说那眼神,还真是够撩人的。张错的目光忍不住偷偷瞄了一下她那将衬衣高撑着的胸口,暗暗惊奇。哇,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申梦的朋友,身材没想到也这么火辣。不过,他不理解,申梦那女人整天一副摆出一副不苟言笑的臭脸,好像浑身长刺,任何人都难以近身。但花雪燕却像是少女一样天真灿烂,平易近人。一冷一热,差别太大了。

之后,花雪燕就让秘书给他安排办公室了。

总经理助理竟然有办公室,这可是张错没想到的。那办公室倒也不大,就在花雪燕的办公室旁边。不过办公设备,一应俱全,这对张错而言,就很知足了。

他抚摸着办公桌,兴奋的说道,“玲玲,你等着。哥一定努力工作,将来赚好多的钱帮你把病彻底给治好了。”

上了两天班,张错工作倒是挺轻松,不过却很少见到花雪燕。到底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平常也日理万机吧,张错寻思着。

今天的事情比较多点,张错一直忙到七八点才弄完。他将办公室打扫干净,然后关了门才出来。

刚出来,就见花雪燕提着几个偌大的文件袋正外外面走。

张错赶紧跑了上来,接过那文件袋,忙不迭的问道,“花总,你怎么这么晚才下班啊?”

“噢。我手头有些事情忙。”花雪燕笑了一声,看了他一眼说,“张错,你怎么也这么晚才走。”

“今天的电子邮件比较多,我得一一回复整理,所以就耽误了一些时间。”张错应付了一声。

“哟,没看出来,你还挺尽心尽责啊,看来我这次是招对人了。”

“花总,你这么说,让我无言以对了。”

“张错,你这么晚回家,女朋友不责怪吧?”

“花总,我这种穷光蛋,哪个女人会做我女朋友呢。”

张错凄然的一笑,要是花雪燕知道他的女朋友直接卷了他的钱跑了,不知作何感想。

张错很想找到莫晓雯,他要问问她,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说没就没,就只值那一两万块钱。

“不会吧,可别这么想啊。回头,我帮你介绍个。”花雪燕倒是挺热心肠。

不过,张错可没心思找。眼下他的情况,恐怕任何女人都会知难而退的。

两人说笑着一路从公司里出来,张错正要送花雪燕去停车场,忽然,从两边冲出来几十号的农民工,手里都提着撬杠,扳手,将他们团团围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张错迅速挡在了花雪燕的面前,注视着这些人厉声叫道。

花雪燕站在他身后,镇定自若,缓缓说,“张错,他们是来问我讨工钱的。但我已经给他们的包工头结算过的,这些人却根本不听。这样吧,你快走,这事情和你没关。”

“花总,你说什么呢。我现在丢下你一个女人在这里,自己拍屁股走人,我还是男人吗?你放心,今天只要我站在这里,就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一根头发的。”张错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些生气的叫了一句。

花雪燕心头微微颤抖了一下,没听错吧。这种麻烦事,其他人,早就避之不及,甚至那些保安,此时都龟缩在保安亭里不敢出来。可这家伙,竟然……

他用异样的目光瞅着张错,眼神里充满一种柔柔的目光。

了解了事情缘由,张错看了看众人说,“大家听我说,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冤有头,债有主,谁给你们发薪水,你们该找谁要钱。如果不行,大家可以报警,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报警,根本不顶用。你小子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几,我们再不讨要工钱,都要喝西北风了。”人群里,有人气势汹汹的叫道。

张错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心里也有些发憷,可还是强装镇定,“我的情况要比你们糟糕的多,我一人打着五六个零工,赚钱给我得了白血病的妹妹看病。但,我也不会因为迫切需要钱,就去干违法犯纪的事情。”

“少他妈这里瞎咧咧,大家别听他废话。今天我们不给这个姓花的一点颜色看看,她绝对不给我们工钱。”

顿时,众人纷纷响应起来。

张错知道,人群有些控制不住了。他转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花雪燕,小声说,“花总,等会儿我让你跑就赶紧跑。记住,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千万别回头,我会尽量拖住他们。”

“张错,你不要……”后面的话花雪燕却没说出来,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的心头泛起了异样的情愫。花了那么多高价请来的保安都成了摆设。而如今,却是这个助理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她,这可真是绝妙的讽刺。

张错眼瞅着那些人缓缓逼近,他寻思着时机给花雪燕发信号,忽然,那人群里有人叫道,“大家住手,千万别伤害我的救命恩人……”

这时,人群里挤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看到张错,迅速走上前来,一把攥着他的手,显得很激动的说,“张兄弟,真的是你吗?”

张错这才认出来,这不就是昨天他帮助的那个水泥工吗?

“大叔,怎么会是你呢?”

这男人微微笑了一声,点了一下头,转头看着众人说,“请大家给我个面子,这位就是昨天帮助我的那个青年张错先生,不要为难他。”

人群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看了一眼张错,有些吃惊的说,“你就是搭救我爸的那位张先生啊,你的事情我们大家都听说了。先生,我们都很敬重,佩服你。可是,你怎么会趟我们和房地产公司之间的债务浑水呢?”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收了人家的好处。”人群里,有人说道。

张错看了看那人,走上前一步,盯着他说,“不,我还不至于缺钱到这种地步的。大家听我说,你们今天这么做,真的是违法的。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和你们接头的包工头。”

“可是,张先生,包工头已经不知所踪,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办啊?”这时,那中年男人一脸为难的说道。

“这个……”张错挠了挠头,想了一下说,“这样吧,给我三天时间,我们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三天太长了,就一天,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说法。”人群里有人叫嚣起来。

张错回头看了一眼花雪燕,问道,“花总,你觉得呢?”

花雪燕此时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眼下只能先打发走他们才好。她微微咬了一下嘴唇,这才说,“那好吧,就这样。”

当下,众人才纷纷散去了。

“张错,刚才真是多亏了你。”花雪燕这时轻轻拍了一下张错的手。

张错暗暗一惊,妈呀,这女人的手心里都是汗水。别看表面那么镇定,原来一直提着心呢。

“你客气了,花总。”

花雪燕神色顿时暗淡下来,叹了一口气,说,“张错,一天时间,你真的有把握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吗?”

事实上,花雪燕并不在乎农民工的拿点工钱。但现在若给他们结算,势必会留下一个而已拖欠农民工工钱的恶名,这对公司形象不好。

张错想了一下,对花雪燕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说,“你看这样办怎么样,两个方面我都替你考虑到了。”

花雪燕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兴奋的抓着张错的手,“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有你的。恩,就这么办。”

张错被她紧紧攥着手,心里顿时泛起了涟漪。哎呀,这花雪燕的小手摸着咋跟没骨头一样,真是舒服。

“花总,你没事吧?”这时,几个保安跑了过来。

花雪燕慌忙丢开了张错,脸上有些不自然,看了看那些人说,“哼,等你们来救我,黄花菜都凉了,都给我哪凉快呆着去吧。”

那几个保安顿时垂头丧气,灰溜溜的走了。

“花总,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张错冲花雪燕打了个招呼,扭身就走了。

他推来电瓶车,一屁股跨上去,正要走,后面冷不丁坐上了一个人。“张错,我的车子打不开火了,你送我回家吧。”

“啊,花总,这,这不合适吧。我骑这电车,回家都啥时候了,你不如打的吧。”张错回头就见花雪燕眨着眼眸,冲他发笑呢。

花雪燕却铁了心不下来了,抬头看了看他,脸上掠过一抹不悦,淡淡的说,“张错,刚才你的英雄气概哪里去了。这大晚上的,你就放心我一个人回家,就不担心我会遇上坏人。”

张错当真有些哭笑不得,你遇上坏人,关我鸟事,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花总,哪里有那么多坏人啊。再说了,我车子的电量都不多了,万一放半路对你我那都不好。”

“哼,借口,都是借口。张错,我看你就是很讨厌我,不想载我走吧。既然这样,那我走回家,大不了碰上流氓,也是我自认倒霉了。”

花雪燕像是真的生气了,嘟囔着嘴一屁股跳下车,气呼呼的朝走了。

张错见状,有些晕头转向了。这女人,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搁我这里撒娇起来了。

他没有办法,硬着头皮骑车追了上来。“花总,你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噗嗤,花雪燕微微晃了晃头,带着几分胜利的微笑,“张错,这可是你硬要载我回家的,不是我逼你的。”

“是,是我的主意。”张错苦笑了一声,唉,这些女人怎么都喜欢讨了便宜还卖乖。

此时,已经临近半夜。空荡荡的大街上了无一人。张错骑着电瓶车,好像包了整条路。

这时,身后传来了花雪燕哼着的歌曲,“载着你,仿佛载着阳光……”

张错有些无语,转头看了一眼一脸陶醉的花雪燕,“花总,你能不能别唱了,影响我骑车,容易分心。”

“怎么了,是不是我唱的太好听了,让你着迷了。”

“好听,你还是回头让别人着迷吧。”

“不,我就要唱,就要让你听。”

“花总,你看到前面路边那个流浪汉没。你要是再唱,我就把你扔给他。”

“啊,你敢。”

“我怎么不敢。”张错故意晃动车子,其实就是想吓唬一下花雪燕。

花雪燕惊叫着,忽然,伸出胳膊,紧紧搂着他腰,将身体贴了上去。

瞬间,张错感觉到那一片充满弹性的柔软,紧紧挤压着他的后背。而那两个手,好像时不时了拨着他的裤裆部位……

继续阅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最新章节,张错申小姐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