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万界帝尊》张君绝张师兄完整版阅读

小说:万界帝尊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张君绝

角色:张君绝张师兄

简介:九天神雷我不惧, 三千大道我不怕, 因果轮回我无视, 世间圣体神体又如何? 管你帝君仙尊, 不过是蝼蚁而已, 且看我一手遮天,一手撕天

万界帝尊

《万界帝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 4 章 楚家(1)

帝玄大陆…..

云山深处的浓雾弥漫着整个太初山,若隐若现的山峰充斥着磅礴的元气,让人一眼望去宛如仙境一般。

“砰……砰……”忽然两道巨大的撞击声出现在凌霄峰山上。

凌霄峰上一个偌大的演武场中,站着两个神采奕奕的少年。

“师兄……这……怎么会这样?您的修为明明已经是高阶道师了,而且功法又是圣级的高阶功法,为何会接不住我这淬体三段的一掌?这不可能啊?”站在演武场上的白衣少年充斥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自己的双手。

此时一身紫色道袍的张君绝,慢慢的从裂痕丛生的房柱面前站了起来,他的双手恭恭敬敬的抬了起来,合拳对着少年说道,“师弟天赋异禀,实乃人中之龙,是师兄太弱,怪不得师弟……”

最后张君绝有意无意地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然后准备离开,刚走两步就突然停住了脚步,想了想,说道“师弟,为兄修为不济,就先回去勤加修练了,待到为兄他日能与师弟对上一掌之时,师兄必定会来凌霄峰向师弟亲自讨教一番,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就先告辞了,师弟。”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往峰外走去……

“张师兄慢走。”白衣少年依旧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很有礼节的拜别了张君绝,然后向着太初山深处静静地望去……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君绝峰上,张君绝回到了自己房内,他低着头,咬紧自己牙关死死握紧拳头,心里满满的不愤,怒火冲天,最后浑身元力散发,重重的一拳砸在石桌上,桌子瞬间化为粉末。

想我张君绝自出生以来就受万人拥戴,一身天赋修为更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如今却要我做一个垃圾废物的陪练,不可能,简直就是天荒夜谈,等着吧,你们一个个,迟早会后悔的。

他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最后仿佛和自己的内心做了什么交易一般,眼睛里迸发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决心。

…………..

凌霄峰顶,白衣少年从衣袖里掏出一枚印有“浅”字的令牌,他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无数的思绪在他的脑子里翻滚。

“想家了吗?升缘。”一道沧桑的声音传入白衣少年的耳中,他回过头来看见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

“师傅。”浅升缘弯腰鞠躬说道。然后在原地踌躇了几步,又对着老者道,“师傅,您刚才看到了,对吗?张师兄他…..还是这个样子。”

“他天赋比我好,按理说您应该收他为徒才对,怎么就……”浅升缘叹了口气。

“升缘啊,修道一途意在修心,君绝他的确天赋异禀,可惜道心不正,难成大器。而你不同,你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纵然修为很低,可是道心却坚如磐山,宽比天地,这就是你的优势,你有着天下人所没有的。”道一真人眼眸里的期待之色越发的浓郁,他始终如一相信这浅升缘,相信这个拥有赤子之心的少年,未来必定会一飞冲天。

帝玄大陆以元气为修炼之源,修道一途争天命,破苍穹,破帝而成仙,飞升主宰天地。浅升缘所在的太初门与另外一个玄初门是帝玄大陆最为强大的宗门。两大宗门数千年前乃是一体,名为太初玄门,由太初玄帝所创,后来太初玄帝飞升成仙,太初玄门经过岁月的流逝逐渐分化成两派,一个是以道一真人为首的太初门,另一个则是以龙泉真人为掌门的玄初门。

浅升缘的师傅道一真人一副饱历沧桑的样子,他早已经是道帝高阶的巅峰了,可以说是整个帝玄大陆的第一人了,因为他只差一步就成仙飞升了。此刻他一生中唯一的弟子—浅升缘,小小年纪就拥有一颗赤子之心,无论是看事情的本质还是做人的道义言行,绝对是人中之龙。

可是他修道的天赋却表现得和普通人无二,甚至可以说普通人修道的天赋都要比他高。而且道一真人心中似乎另有愁绪,他不愿说破,他也知道,他这个徒弟是他自己成仙之路最后的一道坎,他放不下浅升缘。

“浅家是五大家族之一,虽说是你父亲当初临死之前把你交付于我,可我早已把你当成我的家人,浅家虽然有你的亲人,可是毕竟十几年过去了,可能物是人非啊,升缘,你…你确定你要回去吗?其实你现在回去以你的实力也做不了什么,你可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道一真人似是心中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不愿说出来,他也不希望浅升缘走上一条被命运注定的道路。

“师傅放心,虽说我天赋不济,可是我比别人努力百倍千倍地修炼,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师傅这样的绝世强者,守护家人,守护这帝玄大陆的万物苍生。”浅升缘向往着,内心憧憬着能成为道一真人这样的盖世英雄。

“你能如此想师傅也欣慰了。”道一真人想了想接着说。

“为师最近有一种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已然快压制不住了,九天似乎也在催促我,不出三个月,我估计就要飞升了。”顿了一下,看着浅升缘,他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着手准备一番吧,升缘,不日我们就出发前往帝仙山。”

“帝仙山?师傅可是要选择去仙山飞升成仙?”浅升缘道。

“不错。”道一真人回答道,眼睛里迸发出一抹抉择,述说着无尽的忧伤。

帝仙山,传闻太古至今的所有道帝都是在此飞升成仙的,帝仙山上还有一块饱经沧桑的石碑,世人称为“成仙碑”,所有飞升成功的道帝,石碑上都会浮现他们的名字,从古至今无一例外。太玄初帝,混沌仙帝,青一凡帝,离符仙帝……碑上总共八个名字,无一不是旷古烁今的存在。

帝仙山上成仙碑,帝仙山下落帝泪,九天十地众生云,莫问天地莫问君。

一个月后,道一真人欲上帝仙山的消息从太玄山漫延至整个帝玄大陆。

不断有闭关不出的老祖,各宗各派的掌门,神秘莫测的散修,甚至一直和道一真人对立的各大门派纷纷前往帝仙山,不为什么,为的是让道一真人顺利飞升。

因为纵然平时有恩怨不和,但是人族有人飞仙成仙,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一致对外。

其实不止人族,其他种族也是一样,为什么这样呢,是因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也不知道是谁发现的,自古以来,种族之中一旦有人飞升仙界,所在的种族会因此获得上天的庇护,不但修炼的元气更容易吸收,所在种族居住的大陆元气也会更加充沛,气运机缘也随之大大增加。

所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帝仙山上成仙时,众生护道排异己。”

人族强者的到来,一来怕有虎视眈眈的魔族妖族,二来尚未知道的不确定因素,三来成仙降下的雷劫。这些都让所有人不得不揪住一颗心,也不得不放下仇怨,助道一真人成仙,让人族得到大气运。

帝仙山,浩浩荡荡的人族大军在山顶上,挤满了人。一座高大的石碑显得突兀起来,这里仙气缭绕,传说这是离九天最近的地方。

“师弟,你修为不够,上山辛苦了,喝点水吧。”张君绝道。

“谢谢师兄好意,我还是先拿点给师傅吧。”浅升缘感谢回道。

“这样吧,我去拿给掌门师尊吧,我看你也累得喘不了气,按理说你应该让为兄御剑带你上去,你倒好,非得说帝仙山应该一步一步登上去。掌门师尊也是,居然答应你了,还让我们全部人登山去了,看看你现在,累了吧?”张君绝似是憋了一肚子气。

“师兄莫怪,我也是怕对先帝们不敬,所以才这样说,抱歉连累你了。”浅升缘低下头,愧疚地说道。

“唉,我是开玩笑的,你别认真啊,师弟。得嘞,你赶紧喝点,我去给掌门师傅送过去。”张君绝说完头也不回便朝着道一真人的方向走去,似是整颗心都颤抖起来。

帝仙山山顶,所有人都在等,所有人都万分紧张,期待着。

说时迟那时快,天地忽然变色,乌云滚滚,大地苍穹似乎都在拼命嚎叫。

“来了,是雷劫。”众人纷纷道。转身望着道一真人,只见他周身元气弥漫,不断地往外肆虐。周边的人纷纷让出空间,毕竟是道帝巅峰,一只脚已然成仙的男人,元气罡烈,众人都快承受不住。

“升缘,记住为师交待你的。为师已经不能护着你了,切记,坚守本心。”道一真人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浅升缘听到了。

咔擦,轰轰….

就在此时,大地在怒吼,天空似要撕裂般。一束雷光落下,众人纷纷躲避,只见雷光如牛大,速度之快,似是携带死亡的气息向道一真人杀了过去。道一真人也不虚,太初玄经运转起来,一掌逆天而上,周边空气似乎都被抽空,以掌为初,一股能量爆发出去,第一道雷劫竟是硬生生地被他轰了回去。

众人纷纷惊讶,低头沉思,心中无不颤抖,只是一掌而已,他们以为道一真人的实力也就比他们强上一点,今日一见,倒是低估了。

是的,所有人都低估了道一真人的实力。

天空炸裂,老天爷似是有点不开心了,第二道雷劫出现,周边的雷光比之第一道更为猛烈,更加让人震撼,修为低下者不仅腿脚发软,朝着上空的雷劫臣服。

眼看第二道雷劫酝酿得差不多了,此时浅升缘有意无意地走了出去,他顶着他师傅的元气肆虐,顶着第一道雷劫的余威以及第二道的威压,慢慢的向道一真人走过去,众人看见,马上欲阻止他,因为怕浅升缘受到伤害,更怕此时有人影响到道一真人渡劫。但是浅升缘更近,一步之遥,他抽出长剑,脸上毫无表情,但是眼泪却慢慢地滑落下来…

噗嗤……

…………

三百年后,东大陆坠雷谷,这个地方位于东大陆的临州。此地终年雷鸣闪电,时不时还会出现雷劈整座山谷的现象。自从它出现后的第一百多个年头,终于有强大的修士敢迈入此地,可惜的是,那名强大的修士回来之后对着世人说,“若是要命,便走三百米后转身回头,若是寻死,请往里直走千万别回头。”

也就是说,三百米是可接受的极限距离。一旦超过这个距离,生死由图,各安天命。

“楚哥,我们还是不要往前走了。”一道柔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事的,丫头。你现在着等我,我进去看看。”说话的是一位粗壮汉子,名为楚直。

“楚哥,那些大能都说三百米是禁区了,不能再往前进去了。家里的事情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就好,这坠雷谷危险至极,我们还是不要靠近了。”这是楚湘,是楚直的妹妹,三千发丝直落腰间,脸蛋稚嫩可爱,只是眉间多了一份忧愁,显得整个人郁郁寡欢。

“家里的事情不能再拖了,你听我说,我天生对雷电喜好,我进去看一看而已,没事的。”楚直刚说完这话,天空雷云翻滚,九天炸裂,无数道神雷朝着坠雷谷轰了过去。

咔擦….漫天的雷鸣雷光全打在山谷内部,连山谷外围都被雷海的余威波及到,楚直和楚湘顾不得那么多转身往外跑,可惜怎么能跑得过雷海,不一会,他们二人就被余威打到,然后二人不省人事,晕死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直慢慢地把眼睛撑了开来。

他能感觉到,身体十分疲惫,往左看,看到楚湘还在躺着,隐约看到还有呼吸,心头大石终于落下,然而又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一个人,他负手而立,背对着楚直,忽然感觉到楚直苏醒过来,这个人才缓缓转过身来。

齐眉刘海腰间发。

刀削剑眉丹凤眼。

一身蓝白素衣穿。

一笑天下众生醉。

这男子,怎么会如此美,这是楚直的第一印象。

一个男子,居然长得如此美,怎么可能。

只见那男子轻声说道,“这里是哪里?”

楚直勉强的起到身来,对着这男子说道“公…..公子,这里是临州的坠雷谷。”尔后他又补了一句,“可是公子救了我俩?”

“临州?可是东大陆的临州?”他直接无视楚直的问题,心里想着,“这地方是坠雷谷?难道因为雷罚的缘故?”心中不解,看向楚直。

“没错,公子。这里正是东大陆。”

“恩,我知道了,带着她回去吧,我没空救你第二次。”男子说道,然后转身欲往谷外走。

楚直见状,马上便听懂,追了过去,说道“公子…不,恩公,敢问恩公怎么称呼?”

男子看了一眼楚直,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最后淡淡的说道,“浅升缘。”

然后看了一眼漫天的雷海,手一甩,霎时间整片雷海化为乌有,坠雷谷也再也没有雷电的踪迹了。

楚直死死地盯着天空,他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眼神,满脸惊悚,再看看眼前,浅升缘已经不见人影。楚直见状,扑通一声双脚跪下,朝着前方跪拜,“仙人,仙人啊,谢谢仙人救命之恩。”

过了好一会,他平定了心情,带着昏迷的妹妹离开了坠雷谷。

浅升缘离开坠雷谷之后,往最近的一座小城走了过去。他回想自身,自从帝仙山之殇后,往后一共过了三百年之久。当年事发之后,他被他师父一掌打入帝仙山下,别人不知道,浅升缘却知道,这一掌不但把他修炼的经络打通并且修为大增,同时把前两世的轮回禁制给撕开了一些裂缝。这三百年他先是坠入魔道,尔后又经历过九天雷罚的淬体洗涤,然后重生在这坠雷谷……

“我现在也是时候查清楚当年的事情了。”

浅升缘的心里面一直有个难以抹去的痛点,尽管经历了三百年,他师尊已然成为了他唯一的痛点,无法抹去的愧疚,上天几百年的神雷都无法把他磨灭,就是因为他心中有一股气,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不想死,对,他不想死,即便是九天也奈何他不了。

说罢,他心中念头通达,眼中终年不散的雾气稀客变得清澈透明。

他回头看了一眼坠雷谷,现在的坠雷谷已经没有雷罚了,他叹息道,“此后再无坠雷谷。”

临州雷城。雷城因为坠雷谷而闻名天下。又不少慕名而来的修士抱着好奇心,探索着这个诡异的山谷。据说坠雷谷里面有一些机缘造化,因此一些不怕死的修士也就闯了进来,楚直和楚湘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刚刚经历了生死,虽然被高人救了下来。但是劫后余生,陪着妹妹回到雷城楚家。他对着苏醒过来的妹妹说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楚湘满脸惶恐。有不信,有惊奇,更多的是幸运。

“那按照你说的,坠雷谷现在没有雷电,岂不是没有危险了?”楚湘眼睛睁得大大,看向楚直。

“话虽如此,但是当时那高人说没空就我俩第二次,我估计里面应该还有其他危险。”楚直道。确实,坠雷谷里不止有雷电,还有很多高阶妖兽,以及几百年来的雷电余威。

“楚直哥,那高人叫什么名字啊?”

“我记得他说过,他姓浅。”楚直回道。

“姓浅?这个姓好熟悉啊,也很好听呢。嘻嘻…下次见到他,你记得要当面拜谢人家哦。”楚湘调皮说道。

“这是当然。”

雷城,客栈里,一位长相十分妖孽的男子正在坐着喝茶。

不是别人,此人就是浅升缘。

三百年不回帝玄大陆,他自己对很多事情很不知所措,所以找了间客栈坐了下来,询问了很多现在的事情。

不一会,他询问了很多事情,准备起身想离开。

“公子,稍等。”只见小二匆匆忙忙坐过来。“公子,这茶钱…..茶钱你还没给呢….”

浅升缘闻道,摸了摸蓝白的衣袖,发现自己压根儿没有钱财在身。尴尬道,“额…这…”

“公子莫不是吃霸王餐?”小二眼利,一眼看破浅升缘没有钱。

一时间,众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

“我帮这位小哥给了吧。”一位老者的声音缓缓从二楼道来。小二看向二楼的老者,对着浅升缘道,“小子算你好运。哼….”

浅升缘也看了一眼老者,思索着挽手道,“谢过前辈。”

“公子不妨上来坐一小会,我这有上好的美酒。”老者道。

“美酒?如此甚好,甚好啊。”一听到酒,浅升缘两眼发光,立刻朝着二楼走上去。

浅升缘慢慢地坐下来,眼前老人迟暮之色,乍一眼看,居然是个道宗修为的老者。

帝玄大陆,淬体之上是道徒,然后是道师,道王,道皇,道宗,道圣,最后到道帝,尔后飞升成仙。每一阶段分为四小阶段,分为初登,小成,大成,巅峰。而此时的浅升缘的修为已然脱离了帝玄大陆,按照九天的说法是神尊巅峰。一般人眼里,超过本身修为太多的,因为看不透的原因一般是认为是世外高人,还有就是没有修为的凡人。

浅升缘斟了一杯酒喝了起来,然后对着老者说道“太久没喝酒了啊,谢过老先生了。”

“小哥客气了,我看小哥不像本地人,不知小哥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呢?”老者慢慢说道。

浅升缘顿了一下,回道“哦?老先生好眼力。我呢…怎么说才好呢,..我啊,我其实从过去来,要往未来去。呵呵….”说完,又一杯酒下肚。“老先生贵姓啊?”

“小哥真会说笑,哈哈哈。”老者笑道,随后说,“我姓楚…是这雷城的楚家家主…”

“我看小哥钱财不在身上,小哥若是不赶的话,可到我楚家居住几天,我那家里还有几坛珍藏的美酒,可与小哥一醉方休啊…”

浅升缘望着打量了一下老者,笑了笑,“你这身体,确定还要与我一醉方休吗…?”

楚家主愣了下神,意味深长地看着浅升缘,“小哥眼力比老夫更好啊。让小哥见笑了…”

“也罢,你我相遇即是缘分,就陪你走一趟吧。”浅升缘笑道。

“哦?难道小哥对我身上的病有办法?”楚家主惊恐到,他若有所思,毕竟眼前的少年不过二十出头,居然一眼看穿了自己身上有事,而且又偏偏看不出他有任何修为。

浅升缘笑道,“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烙毒而已。”

这时候楚家主更是惶恐,居然被对方一个小辈看穿了自己的病源,而且对方还说普通。这让他对浅升缘的身份有所猜疑,他打量着面前的小哥。

浅升缘望着对方在打量自己,说道“你也不用看了,我不过贪图您的美酒去而已,只是顺便帮你治一下而已。”

“老夫楚新义,叩谢小哥大恩。”楚家主听闻,跪了下来向浅升缘道谢。

雷城,楚家内院。楚湘和楚直在大厅里坐着,连同的还有他们的二叔,三叔以及楚家的其他话事人。气氛很严肃,空荡荡的大厅,只有那九个人一言不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此时,一位瘦弱的老者站了起来,他脸上血色偏白,他就是楚直的二叔,楚新情,他是家族里的除了家主之外的最有话事权的人了。“大哥他这几年烙毒缠身,寻了很多名医也都是无动于衷,所以我想向各位长老提议选好下一任家主,以防到时候群龙无首的局面,不知道几位太上长老意见如何?”他朝着大厅前坐着的三位仙风侠骨的太上长老说道。

“二哥,大哥他现在身体还那么的健朗,你就这么着急想坐上家主之位吗?”说话的是老三楚新德,他倒是一名粗汉子,身高接近两米,肌肉发达。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老二楚新情一直觊觎家主的位置,奈何楚新义修为已经到了道宗小成,实力比只有道皇的楚新情强上不少,因此,即便是身有烙毒在身的楚新义,楚新情也不敢当面说什么。此次趁着楚新义外出,召集了长老团们准备弹劾楚新义。

“哼,老三,我这不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着想吗?大哥的病整个雷城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雷城其他几个家族都在虎视眈眈着,一旦大哥不在,他们恐怕会马上吞了我们楚家。”楚新情正义凛然地说道。

“我不管,大哥不在,你说什么都是屁话。”楚新德有点生气了。

“老三,麻烦你别那么幼稚好不好?…今天无论你怎么想,我都是要选出下任家主的了。”楚新情说道,然后转身又对着三位一直默默不语的太上长老望去。尔后身上散发出一股道皇巅峰的气息,整个大厅的人都感到一股威压。“如何?三位太上长老。”

三位太上长老皆是道皇巅峰的修为,可惜年龄已是黄昏阶段,不出几年,估计就会驾鹤西去。“新情,你什么时候到了道皇巅峰了?”三位太上长老也觉得震惊。

“哼,几个老东西,哈哈哈,道皇巅峰吗?”楚新情毫不客气的说道,“看清楚了,老东西们。”说罢,一股不弱于道宗初登的气息再次弥漫大厅。

在场的人,包括太上长老,也包括楚新德,以及楚湘楚直二人,全都冒出一身冷汗,“想不到楚新情居然突破了道皇巅峰,看来楚家要变天了啊。”三位太上长老心里想着。

“怎么样,还有谁有意见?”楚新情嚣张道。

忽然,另一股不输于道宗初登的气息从大厅外面压力过来。此时的楚新情脸色不提多尴尬,而且原本脸色偏白的他,此刻满脸发青。果然小成和初登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大厅外,一位老者从天而降,此人正是楚新义,“老二,难道你想趁着我不在,逼宫长老们不成?”

“大哥。”楚新情和楚新德纷纷鞠躬。

“老二,刚才的事情怎么不说下去啊?”楚新义说道。

“大哥,我说的是没错,我又为何不能说下去呢?”楚新情一副破罐子摔破的样子说道。“你的烙毒大家深知杜明,难道我此举有错吗?哼”

“老二,你以为就你那道宗初登的修为一位其他几大家族的人会看在眼里吗?莫说是你,哪怕是我。他们也毫不畏惧。只不过他们是怕我们楚家背后的势力而已。”楚新义失望地说道。“而且我找到一位神医,他说我的烙毒能解。呵呵,你是不是很失望啊,老二?”

“神医?切…你这些年找的神医还少吗?有何用?你自己心里难道没点数吗?”楚新情也是毫不客气道。

“呵呵,有没有用现在不知道,不过老夫却觉得此次定然能把我的身体治好。”楚新义一脸自信道,接着他转身说“是吧?小哥。”

只见一位男子迈了进来大厅里面。

左右看了一眼。

“确实,小事而已,不足为道。”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浅升缘。

在大厅角落里的楚湘看见浅升缘,满脸的犯花痴。“楚直哥,这位公子好帅啊,不,是好美啊。 是不是啊?楚直哥…”

楚湘没有听见楚直的回答,尔后又补了一句,“楚直哥,是不是啊?”

她扭过头来看着楚直,只见楚直两腿发软,嘴里哆哆嗦嗦的,“楚直哥,你怎么了啊?”

“他,他就是,他就是救我们的那位高人,楚湘,他就是我说的浅….浅公子啊…”他突然说道。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在场的人听到,也包括浅升缘。

“哟,是你们两个啊?”浅升缘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

楚新情满脸的不屑,“就凭他?他一个修为都没有的凡人?指望他来帮忙治好你的烙毒?”似乎质疑的不够彻底,楚新情又补了一句,“就他还把你们两个道师修为的救了下来?呵呵…大哥,麻烦你找人演戏,也要找哥合情合理的人过来好不好?哼…”

“我没有说谎,二叔。那日坠雷谷我们的确是被浅公子所救。”楚直不满道。

“那是你亲眼看到的?”

继续阅读《万界帝尊》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小说《万界帝尊》张君绝张师兄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