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辣手神医》王豹秦彦小说阅读

小说:辣手神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王豹

角色:王豹秦彦

简介:一针定阴阳,翻手掌乾坤!身份神秘的山野郎中凭借精湛的医术游走于都市权贵之间,一手悬壶济世,一手辣手摧敌,揭开一个个阴谋谜团,征服一个个红颜知己!

辣手神医

《辣手神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4章 警花沉鱼

夜,静,漆黑!

风,冷,刺骨!

皇庭娱乐会所,青云镇唯一的一家夜总会此时灯火辉煌,爆炸的音乐声震耳欲聋。包厢内,王豹搂着一位年轻小妹上下其手,放肆大笑。一旁,王豹的小弟极尽谄媚之能,不停的哄闹着拍着马屁。

“砰”的一声,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众人不禁一愣,转头看去。王豹眉头一蹙,狠狠的瞪着来人,叱喝道:“找死呢?”

秦彦面色冰冷,目光如刀,环视众人一眼,冷声问道:“谁是王豹?”

“你他妈是谁?活腻味了是吧?他娘的找茬找到老子头上来了,欠修理了是不?”王豹不屑的瞪了秦彦一眼,冷笑连连。其余人纷纷附和,嚷嚷着大骂,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吓得很多小妹缩到一旁。

秦彦微微一笑,人畜无害,猛然间窜上前去。还不待众人看清楚,秦彦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王豹的胸口,只听王豹一声惨叫,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王豹的手下大惊失色,谁也没有料到秦彦竟然一言不发直接动手,而且,出手狠辣,愣在当场。半晌,方才反应过来,纷纷冲过去扶起王豹。

“你他妈的找死,给老子弄死他。”王豹怒火中烧。

几人哪里还犹豫,纷纷冲上前。

秦彦嘴角微微扬起,阴冷、暴戾,右脚重重跺了一脚,大理石的地砖裂开道道裂纹。整个人宛如离弦之箭般冲入人群,宛如猛虎下山。出手狠辣,寸寸骨骼断裂声异常清晰刺耳,五人惨叫连连,哪堪秦彦这般殴打?不消片刻时间,纷纷倒地,哀嚎连连。

王豹大惊失色,怔在当场。敢情今天碰到个硬茬,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爷。终究是在社会上厮混的人,王豹倒也不是那么孬种,大吼一声,朝秦彦冲了过去。

赶鸭子上架,在自己兄弟的面前,王豹即使心中恐惧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否则,以后只怕很难再服众。

秦彦后发先至,眼疾手快,一把擒住他的手腕,一拳狠狠的砸在他手肘之处。“咔嚓”一声,王豹手骨断裂,森森白骨穿透皮肤露在表面,狰狞恐怖。没有片刻停顿,秦彦回身一脚重重踹在他的腹部,王豹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没有任何的花式,简单直接,拳拳到肉,触目惊心。

功夫,是杀人技!

栖身而上,秦彦骑在王豹身上,一拳狠狠砸在王豹脸部,顿时血肉模糊。

“你他妈有种弄死老子,否则老子迟早有一天弄死你!”王豹愤怒的面色扭曲,眼神狠狠的怒视着秦彦,丝毫不认输,倒是有几分江湖豪气。

“草!”秦彦又是一拳狠狠的砸下,“让你装逼。

一拳接一拳狠狠的落下,惨叫连连,不消片刻,王豹犹如烂泥般瘫倒在地,出气多入气少,眼看着不行了。

“别……别打了。”王豹哭丧着脸哀求。

秦彦停下手,坐在王豹腹部,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淡淡的不带任何表情的看着他。

“大……大哥,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大声吼你,你就大人大量放过我吧。”终日打雁,哪里知道今天却被雁啄了眼?王豹也算是这里一个小霸王,向来气焰嚣张,只当是刚才自己语气太重,惹得这位爷不太高兴。

包厢内的小妹面露惊恐的看着有着一副帅气面庞的秦彦,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样一位帅哥出手竟然这般狠辣,眼神中多少有些崇拜之色。

“认识高峰吗?”秦彦淡淡的看着他。

王豹浑身一震,惊恐的看着他,明白过来他是替高峰出头,不由浑身颤抖。“认……认识!”

“你们一群人围殴他一个,害的他现在还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你?”秦彦勾起那抹人畜无害的笑容,却越发的让王豹感觉到惊恐。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你兄弟。他住院的所有费用,我来负责!”王豹声音颤抖,看向秦彦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不住的道歉。

“你以为钱可以解决所有事情?”秦彦语气冰冷。

“大哥,是我错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王豹哭丧着脸,连连的求饶,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这位爷。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过了这关,改天再纠结一帮人狠狠的修理他就是,也好报了今天这口恶气。

“记住,高峰是我的兄弟,日后你再敢找他的麻烦,休怪我无情。”秦彦拍了拍王豹的脸,语气阴森,充满恐吓之味。

“记……记住了,以后不敢了。”王豹战战兢兢,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

秦彦冷笑一声,知道王豹的话并非真心,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一有机会必然会卷土重来,伺机报复。为免后患,秦彦手指轻轻的在王豹脊椎处摁了一下。王豹只觉脊椎处麻了一下,并为有任何的痛楚,却不知秦彦这不着痕迹的一“摁”虽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但下半生只怕要躺在床上度过。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向来不以正人君子自居的秦彦这才心满意足的起身,扬长而去。

不远处,一名老者的目光紧紧盯着秦彦离去的背影,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身旁,一名年轻男子却是紧蹙眉头,双眸迸射阵阵神采,暗暗心惊。“洪爷,就这样放他走了?”

老者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王豹那小子也的确是应该受点教训,不然整天惹事,迟早把我也连累了。”顿了顿,老者瞥了他一眼,问道:“萧通,你觉得他的身手跟你相比如何?”

“比我干净利落,而且路子诡异,恐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萧通如实的回答。

洪爷点点头,“去查一下这小子的底细,如果他可以为我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他喜欢的就是萧通的坦诚和直率,不做作,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没那么多的虚头巴脑。

“是。”萧通点头应着,心中却是明白,恐怕这样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收买的。只是,萧通却涌起腾腾战意,很想和秦彦一教高下,毕竟在这里很难碰到这样一位高手。

高处不胜寒,无敌最寂寞。

解决了王豹,秦彦心中的怒火也消失殆尽。离开会所,秦彦拦下一辆的士马不停蹄赶往医院。

病房内,猴子细心的替高峰擦拭着身子,虽然他的性格懦弱些,但是作为朋友能做到这个份上,却也难能可贵。

“老大,你没事吧?”高峰关切的问道,眼神中充满担忧之色,生怕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秦彦。

“没事。”秦彦淡然一笑,岔开话题,问道:“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边说边伸手搭在高峰的手腕,替他把了把脉,确认他伤势并不严重,心中多少松了口气。

“没事,皮外伤而已,医生非说要住院,矫情。”高峰呵呵一笑,挥动手臂,试图掩饰自己的伤势,却不想牵动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逞强。”秦彦瞪了他一眼,无奈的笑了笑。“这么久了,还是没变,死要面子。说吧,跟王豹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话刚出口,看到秦彦那严肃而又不容置疑的眼神,高峰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最近不是无聊嘛,所以经常去皇庭娱乐会所,里面有个丫头对我很有意思。哪知道那丫头会是王豹的女朋友啊,结果今天下午王豹带人把我给堵了,寡不敌众。”

猴子浑身一颤,垂着头,心中越发觉得愧疚。他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骨气,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冲出去?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冲出去,或许高峰就不会伤成这样了。

注意到猴子的神情,高峰微微一笑,“没什么的,别放在心上。咱们从小玩到大,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怪你的。”

听到高峰这么一说,猴子更加愧疚,感动的双眸噙满泪珠。

高峰轻描淡写,试图将这件事情一笔带过,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秦彦眉头微蹙,眼神中的那股寒意一闪而逝,“就这么简单?”如刀般的眼神紧紧地注视着高峰,强烈的上位者气息席卷而来,让人忍不住有一种膜拜的冲动,根本无力掩饰自己心中的秘密,坦诚以待。

讪讪的笑了笑,高峰说道:“我知道那丫头也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想让我给她多定几个包厢拿点提成而已。再说,我也不喜欢那样的小丫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咱这镇上女人结婚后那简直就像是花蕾绽放,才真正有女人味。我跟她,不过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你有分寸就好。”秦彦满意点头,至少高峰这小子还没有色迷心窍。不过,想起高峰刚刚的那句“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细细一品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不禁哑然失笑。

沉默片刻,高峰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秦彦问道:“老大,你……你去找王豹了?其实只不过是件小事而已,不用麻烦你的。”

“这怎么能算是小事?我秦彦的兄弟不是随便任人打骂的,他王豹既然敢伤你那就应该要承担后果。这件事情你不用再理会,我已经解决了,以后你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你骨子里不是安分守己的人,我也不劝你安心找份工作,但是,即使是在江湖上打滚,那也得多留点心眼,明白吗?”秦彦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我明白。老大,你看好了,迟早有一天我会做出点成绩让你看,我会证明我有能力,绝对不会丢你的脸。”高峰拍了拍胸脯,眼神笃定。顿了顿,高峰面露为难之色,说道:“老大,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王豹是洪爷的人,只怕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好,为了我的事情连累到你,我真过意不去。”

“什么话?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我也从未把洪天照放在眼里。”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脸上绽放的自信充满了魔力。拍了拍高峰的肩膀,秦彦接着说道:“记住,咱们以后的天下要根本不是洪天照可以企及的,所以,不要妄自菲薄。不过,时机尚未成熟,你要牢牢的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都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命。能忍则忍,别太出风头,明白吗?”

“明白,我会记住的。”高峰重重的点点头,看向秦彦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洪天照也好,李乘风也好,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他们统统的踩在脚底下。江山代有人才出,他们老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这话跟我说说就成,别再外面瞎说,隔墙有耳,以后把这些话给我烂在肚子里,明白吗?”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高峰咧嘴笑着,眼神中有着不符年纪的成熟。

三年前,一场大火差点将高家燃烧殆尽。当时高峰在外,是秦彦不顾安危冲进火场将高峰的奶奶救了出来。从那一刻开始,高峰将秦彦当成自己的老大,言听计从,马首是瞻。两人之间的情感外人无法理解,一世人,两兄弟。

秦彦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心中倍感安慰,这个表面看上去不着调的家伙其实并非那么的莽撞无知,反而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稳重,以及一股强烈的**。**,使人有无尽的前进动力。

“诊所还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猴子,照顾好他,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秦彦拍了拍高峰的肩膀,转头看了猴子一眼嘱咐道。

“我没事,不用照顾,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矫情啊。”高峰大喇喇的说道。

“你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养好伤,你这样回去被你奶奶看到还不担心死?老人家受不得惊吓。”秦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得高峰连忙的闭上嘴巴,不敢言语。

“老大,你回去吧,有我在这你放心吧。”猴子重重的点头,瘦弱的身躯此刻却变得有些伟岸。

秦彦满意的笑了笑,起身离去。

清晨!

朝霞映红了半边天。

墨子诊所内,秦彦站在院落里舒展身体,拳影流动,宛若霞光。动作快如闪电,犹若奔雷之势,隐隐间夹杂着霍霍风声。

一套拳法打完,秦彦收式回洗手间洗漱。墨子诊所的生意冷冷清清,门可罗雀。中医的没落在于如今国人对中医存有很大的偏见,加上一些不法之徒假借中医的名义骗钱,更是败坏中医名声。而且,秦彦年纪轻轻很难让人相信他的医术有多么高明。毕竟,在国人印象中,好的中医应该都是那些长须老者。

秦彦倒也乐得自在,因为他清楚自己在这里也待不了多久。况且,他的目标也不是做一个治病救人的专职医生。

“咚咚咚”的敲门声急促,声音却异常悦耳,“秦彦在家吗?”

“门开着自己进来。”秦彦摆弄着药材,目光微微瞥向来人。紧身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那双长腿和翘臀,合身的范思哲衬衫却因为那波澜壮阔的高峰而显得有些紧窄,仿佛稍微用力就会崩开。笔直乌黑得长发因为风尘仆仆的原因而显得有些凌乱,却在无形中越发让她凸显出一抹别样的风采。

秦彦不禁眼前一亮,却是不动声色。秦彦修练的童子功二十岁之前是绝对不能破身,以至于他一直深恶痛绝的以为这绝对是老家伙的阴谋,这也使得秦彦对美女的免疫力低下。不过,好在跟随老家伙学艺十几年,学的那就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高人风范,即使心中想入非非,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

“骗子。”这是沈沉鱼第一感觉,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有厉害的医术?恐怕也只是赤脚医生,学了一点点的皮毛就充大师弄什么诊所吧?不过,那帅气的脸庞、健硕的身材倒是充满了男人味,然而,就凭他一个人就可以打倒王豹五六个人?沈沉鱼有些不太相信。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疼的厉害。”沈沉鱼决定先摸摸底,试探试探这小子。

秦彦瞥了一眼,翻了个白眼,“我是医生,又不是神仙,姨妈病我可治不好。”

沈沉鱼一怔,如鲠在咽,差点没一下被噎死。这混蛋,说话就不能有点顾忌女生的感受吗?对秦彦自带的这种聊天终结属性,沈沉鱼有些吃不消。不过,这混蛋倒是有些能耐,竟然一眼就看出自己姨妈“大驾光临”。

“你到底看不看?不看我去其他医院。”沈沉鱼愤愤然,狠狠的瞪着秦彦。

“里面坐吧,我替你把脉看看。”秦彦默默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有个客人,总不能拒之门外吧?虽然秦彦明知这丫头来者不善,不是真的来看病。

触及沈沉鱼的手腕,秦彦禁不住心旷神怡,激动的有些颤抖。白嫩如莲藕般的手腕,温润如凝脂白玉,如绸缎般丝滑。

沈沉鱼紧蹙着眉头有些厌恶的看着秦彦,心中越发肯定这混蛋就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大骗子,这家诊所还不知道有没有执照呢。

深深吸了口气,秦彦稳住有些激动的心情,认真的替她把脉。姨妈病秦彦治不好,不过,这丫头身上倒是有不少的职业病。片刻之后,秦彦松开手,依依不舍。“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休息不好,加上饮食不规律,导致内分泌紊乱。我给你开点药,吃两副就没事了。不过,腰肌劳损和颈椎病有点严重,需要好好调理,否则后果会越来越严重。”

沈沉鱼一愣,不禁重新打量起秦彦,看来这混蛋倒也并非一点本事也没有,只是替自己把脉就知道自己身上这些毛病。沈沉鱼觉得自己似乎有点错怪这小子了,并非一无是处嘛。

边说,秦彦边起身走到柜台前配药。

看着那些黑糊糊说不出名字的药材,沈沉鱼头皮发麻。这玩意能吃?会不会吃死人?沈沉鱼感觉自己好像有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你确定这玩意能吃?”

“放心,吃不死你。”秦彦瞪了她一眼,再次发挥自己的聊天终结属性。

“多少钱?”沈沉鱼问道。

“算了,你是今天第一个客人,就当免费赠送吧,吃的好以后再来。”秦彦耸耸肩。

什么叫吃的好以后再来?谁没事往诊所跑?这混蛋分明是在诅咒自己嘛。沈沉鱼暗暗啐了一口。

“好了,闲事办完了,说正事吧,警官。”秦彦回到太师椅上坐下,一副悠哉游哉的表情,玩味的看着沈沉鱼。

“你知道我不是来看病的?”沈沉鱼愣了愣,有些愕然,“你怎么知道我是**?”

“青山镇能有多大?调过来这么一位美女警官,又是高才生,我能不知道?”秦彦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胸大无脑,还真一点不错。

既然已经揭破身份,沈沉鱼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亮出自己的证件后,沈沉鱼说道:“昨晚在皇庭娱乐会所发生一起伤人事件,伤者王豹至今仍在医院,伤势严重。根据当事人和目击者的口供,这件事情是你所为。所以,麻烦你跟我回局里一趟协助调查!”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微一蹙,没有料到王豹会选择报警的方式来处理问题。按照王豹的性格和为人,应该是选择携人报复才对,这件事情似乎凌有蹊跷。不过,王豹就算想要报复也没有那个能力,他的下半生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

“好。你先出去等我,我换套衣服就出来。”秦彦点点头,说道。

换套衣服?这是去警局,你以为是赴宴吗?沈沉鱼翻了个白眼,这小子还真能装。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小子绝对是个阴险狡诈的家伙,绝对是想要趁机溜走。沈沉鱼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坚定地说道:“我就在这等你!”

秦彦撇撇嘴,对于沈沉鱼的执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倒是蛮欣赏她的这份责任感。如果人人都能跟她一样,这个世界会更加的和谐。

继续阅读《辣手神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辣手神医》王豹秦彦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