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昏君天下》秦易张启小说阅读

小说:昏君天下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秦易

角色:秦易张启

简介:卧底警察秦易不幸牺牲,灵魂穿越到类代华夏古代的世界,成为刚刚登基上位的皇帝
岂料,这是一个傀儡皇帝,朝不保夕
为了活下去,为了自由,秦易不惜自污,假装昏君,与权臣奸臣斗智斗勇
做昏君嘛,当然是荒淫无度,后宫三千,阅遍天下绝色,吃喝玩乐

昏君天下

《昏君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早朝

滇省首府,一场沉痛的追悼大会隆重举行。

一张年轻帅气的黑白头像大相片高挂追悼舞台幕上。

尽管是相片只有黑白两色,也难掩年轻人的阳光朝气,嘴角微扬所带的那一抹微笑。

秦易,缉du**,卧底五年,终破我国西南边境特大贩du制du集团案,破案当场纠获超过一吨du品,斩断了境外从西南边境输入du品渠道,避免了无数人和家庭的失去生命和幸福。

然而,英雄却在破案当天不幸牺牲了,被炸得粉身碎骨。

追悼大会现场,自发聚集了各界人士,把整个广场挤得密密麻麻,不下于万人。

追悼台上,一位中年人脸带沉痛念读秦易生前日记:“……每一次往张小威、李雪梅、谢玉华、张永生、刘剑、朱天龙、何芸珍、赵诗诗、吕二通的银行账号打钱,资助他们上学读书,我就知道自己没有沉沦,一直在心底坚守……”

……

……

从无边黑暗之中,秦易恢复了知觉,隐隐听见有少女抽泣之声。

迷糊之中,他吃力睁开眼睛,侧转头望去,看见一位穿着宫女打扮的、漂亮可人的二八少女跪在榻前悲伤哭泣,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美女,您是……”他张嘴问道。

少女在哭泣之中听到秦易的话,怔了一下,随即不敢相信地激动大喜大叫:“皇上,您醒了!”

“皇上?”秦易一愣,随即脑海涌出无数的记忆,令他头脑发胀得隐隐作痛。

无数记忆告诉他,他是大皓国新登基的皇帝,非常新,今天才完成的登基大典,结果乐极生悲,心肌梗塞,一命呜呼了。

而他被炸死后正好穿越到来,附体重生。

生前他也曾看过一些网络小说,知道穿越之事,所以内心虽震惊,但倒也立即接受了事实,没露出马脚。

“皇上,您可醒了。”一个威严的中老年人声音传来,打断了秦易仔细翻阅前任的记忆。

他坐起来,定目望去,看见床榻前多了四个人。

只见这四个人之中,有三人正面站在床前,高冠博带,气势威严沉稳,如渊如岳,一望即知是久居上位、手握大权之人。

特别是站在正中的那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身形高大,腰杆笔直,双目深邃,目光所过之处,仿佛能把一切看穿。

秦易不由把目光落到那人身上,身体莫名地产生一股潜意识的畏惧害怕之意。

脑海里不由浮起关于那人记忆——内阁首辅,首席大学士,中极殿大学士张启,当今第一权臣!

这具身体之所以能当皇帝,完全是张启一手拥立。

“张、张大学士……”秦易遵行身体本能,露出畏之如虎的表情,结巴害怕地叫道。

张启却转头,对站在侧后边的第四个人白须老者道:“何太医,给皇上把脉。”

“是,首辅大人。”白须老者战战兢兢上前,给秦易把脉。

片刻之后,何太医退身下去,向张启行礼道:“首辅大人,皇上龙体已无大碍,只需服几剂安神药即可。”

张启微颔首一下,目光落秦易身上,语气平常却自带命令的意味道:“皇上新登大宝固是大喜,但也要节制,否则将来如何治理天下?”

“今晚休息好,明日记得准时上早朝。”

不等秦易应对,张启又说了一句,然后直接转身离开,甚是无礼和轻蔑。

另外两名大臣也跟着离去。

三名权倾朝野的内阁大臣离去后,何太医不作声地对秦易下跪叩拜之后,提起药箱,匆匆离去。

诺大的房间只剩下秦易和俏丽少女。

死一般安静片刻后,俏丽少女小声叫道:“皇、皇上……”

秦易目光落到俏丽少女身上,少女俏脸上充满惶恐不安,还有愤怒。他摆了摆手,道:“我、呃,朕要休息一会儿。”

说完,他直接躺回龙床,闭上眼睛,开始仔细梳理肉身前任的记忆:

首先,这里不是地球,不是华夏古代某一个朝代,因为华夏古代根本就没有大皓国。大皓国政治经济文化与华夏古代类似,当前朝廷制度与明朝类似。没有宰相,设内阁、六部、都察院和五寺。皇帝和内阁是最高权力机构,但内阁架空皇帝已经有两朝了。

其次,就是肉身身份。

今年刚满十八岁,登基之前,他只是四名皇子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母妃本是一名宫女,无意中被宠幸生下他,母凭子贵才封了妃。他的母族实力是四名皇子之中最差的,几乎可忽略不计。前任自知皇位无望,自己又没什么才智,所以每天吃喝玩乐,放纵于酒色之间,名声狼藉。

岂料,年仅五十多岁、身体一向健康的先皇突然驾崩,竟“遗诏”指定他承继大宝,这是做梦都不敢妄想的事情。

他做皇帝,其他三名皇子自然很不服,进逼皇宫,怀疑圣旨被篡改。结果嘛,当然都被张启为首的一干大臣以谋逆大罪抓去下大狱了,等着他这个新登基皇帝正式发落。

一个毫无根基、没有才能、名声狼藉的皇子做皇帝,用脚指头都想到只能是一个傀儡,而且是非常易于操控把持的傀儡。

而先皇突然驾崩之事,恐怕隐藏有极大的玄机。

最后,他确实自己确实重生了,做了皇帝,而他不可能真的做一个傀儡。

何况,哪怕他安心做一个傀儡,保不住哪天张启或张启的儿子头脑发热,要改朝换代,自己做皇帝,他做为末代皇帝死无葬身之地!

了解自己的处境后,秦易自然开始思索对策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房门打开,进来三名太监:“皇上,该吃药了。”

秦易睁开眼睛,坐起来,道:“晴川,把药端过来。”

晴川正是身边的那位俏丽宫女,她是前任唯一能带进皇宫的人。

前任与这名宫女关系有点复杂,宫女长得很漂亮,但纵于酒色的前任却还没要了她的身子,偏偏还对她很好,非常信任。

而晴川这位宫女对他也非常忠心。

只见晴川上前,从太监接过药汤,温柔伺候秦易喝下药汤。

喝完药汤,太监离去,房间里恢复安静。

秦易目光落到晴川身上,仔细打量这名少女。

皮肤白皙水嫩,瓜子脸脸部线条柔美,她有一双黑白分明、清澈如山泉溪水的丹凤眼,柳眉弯弯,瑶鼻秀挺,唇红齿白。雪颈修长,肩若削成,胸前格外鼓胀,窈窕纤长的身材接近一米七左右。

气质秀静又不失少女的灵动朝气,鲜花一般的漂亮少女。

前世,他做卧底多年,见识过不少漂亮女人,但没一个及得上眼前这位宫女。

“皇上……”被秦易上下打量,晴川俏脸羞红,螓首低垂,羞声轻叫。

秦易回过神,忽然露出坏坏的笑容来,竟直接伸手抚摸少女小巧雪白的下巴,感受光滑细腻的手感:“哈哈,晴川,朕才发现原来你这么美。”

晴川下意识后退两步,吃惊不解地望着秦易。

秦易却故意坏笑着,突然向前跨出一大步,双臂张开,一举把美人娇躯紧抱入怀。

软玉温香啊!

“哈哈,今日朕登上大宝,怎么能没女人助兴?晴川,朕要你侍寝!”秦易狂笑起来。

晴川不断地挣扎起来,惊呼叫道:“皇上,不要啊。您龙体初愈,不能……”

“朕的龙体健壮着呢!朕做了皇帝,就是要睡尽天下美人!”秦易“张狂”地大笑叫起来。

说话间,他强行把晴川把到龙床上,粗鲁地脱晴川的衣服。

他不是假装,是要真做。

如果他没猜错,外面肯定守着不少太监和宫女,他们基本是张启等人的耳目。

按照他的计划,他这个傀儡皇帝第一步就是保持人设——好色、无能和昏弱,尽量麻痹张启等一干权臣。

眼下还有什么能更强化人设的?

当然是差点死了活回来,马上要玩女人了。

由于晴川挣扎不配合,秦易足足花了几分钟,才好不容易把晴川剥成一只小白羊。

“呜呜……”晴川用一双雪藕一般的玉臂抱着玉身缩在龙床角落里,轻轻抽泣,泪珠如珍珠一般滑落,俏脸伤心害怕。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对她好好的皇上突然硬要她?

秦易见状,不由心软,他靠近过去,在晴川耳边,压着声音小声解释道:“晴川,你这辈子只能是朕的女人,是不是?”

晴川下意识地点点螓首。

如果之前秦易还没做皇帝,身为宫女的她还有一些可能离开王府做自由的女人,但如今秦易做了皇帝,哪怕秦易愿意放她出宫,她也不可能嫁给别的男人了。

如果万一秦易不幸真的死了,她的下场也只能是跟着死。

“朕要你的身子是不是理所当然?”秦易又道,“当然,你是朕唯一带进宫的人,朕要了你的身子后,当然不会亏待你,日后必封你为妃。”

晴川收了泪,看着秦易道:“皇上……”

“嘘……”秦易把一根食指竖在嘴前轻叫,然后再指了指门外,让晴川小声说话。

晴川吓得急忙用雪白的小手紧捂嘴巴,然后才极小声地道:“皇上,奴婢当然希望得到您的临幸,但是您的龙体……”

“你放心,我自有主张。”秦易说道,“好了,你配合我,像刚才那样。”

小声说完,他突然发出男人都懂的笑声:“哈哈哈,小美人,没想到你这么有料,哈哈哈……”

他不可能给晴川解释太多,一个宫女知道太多,当然不是好事。

“皇上,不要啊……”晴川立即配合地挣扎大叫,“不是奴婢不肯,是您的龙体还没……”

下一刻,晴川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长长的凄惨叫声,没有任何做伪。

御室外,果然站有七八名太监和宫女守着,他们把房间内的一切听得清清楚楚,有几名太监宫女不由暗地冷笑摇头,有个别在心底暗叹气。

翌日,早朝。

这是新皇登基后第一次早朝。

秦易身穿明黄色的龙袍,头戴十二旒帝冕,高坐在龙椅上,目光往下方扫视,能将文武百官所有表情尽收眼底。

早朝廷议第一件事是荣王、誉王和靖王造反谋逆大罪。

秦易没什么好说的,在文武百官请求下,诛连三族,荣王、誉王和靖王尽被赐死。

刘启等一干权官把持拥立,他做为傀儡皇帝,在这等大事上,只能百分之百依从。

何况,他对没见过面的三个便宜兄弟没感情,而且从他得到的记忆来看,那三个便宜兄弟平时也没少打压和毁坏他的名声。

三亲王造反谋逆案处理完,秦易不等下面的百官奏报其他事,他抢先说道:“朕要立晴川为皇后!”

大殿突然一片寂静,片刻之后大部分文武官员交头接耳起来,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当然,内阁五名大学士依然保持巍然直立、沉稳如山之色。

他们当然知道晴川是谁,无需他们出言反对,在场所有文武百官都不会同意立一个小小宫女为皇后的。

秦易当然知道这个结果,他就是自污成一个荒唐、无知的昏君形象。

礼部尚书李让出列,行礼问道:“陛下,臣斗胆请问晴川是何许人也?”

其他大部分文官武将侧耳倾听。

秦易道:“晴川是朕带入皇宫的一名宫女,但她天香国色、温柔可人,把朕伺候得很舒服,朕要立她为后!”

“荒唐!”突然,一个暴怒喝声响起,吓得秦易一跳。

定眼看去,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官员站起来,一副怒发冲冠的人样子。

只见那老头斥责喝道:“民间尚知娶妻当娶贤,陛下贵为天子,为万民之榜样,竟以色取人!小小一名宫女下人,不识书不知礼,无才无德,何如母仪天下?!”

“你、你是谁?”秦易问道。

那老头昂然道:“老臣祭酒吕尚!”

祭酒是国子监的主管官,从三品,非德高望重的大儒名儒不能胜任,非常清贵,备受尊敬,影响力很大。

“那那我不立晴川为后了,我要封她为妃总可以吧?”秦易“软弱”地道。

礼部尚书李让道:“小小宫女,没有寸功,如何做得了贵妃?”

“那我封她为嫔总可以吧?”秦易又“软弱”地后退一步,然后故做强硬地道,“晴川是朕的女人,不能没有名分!”

下方群臣,有的不屑冷笑,有的悄悄耻笑,有的面无表情,也有一部分很失望,各有不同。

秦易把面露失望的人暗暗记在心底。

“陛下,封嫔是您的家事。”张启出声道,算是允许了。

秦易故作松了一口气,高兴道:“多谢张爱卿成全。”

张启却道:“陛下新登大宝,后宫空置,确实需要进行选秀,选出一后数妃,以充实后宫。”

“哈哈,敢情极好!”秦易立即拍掌大笑起来,“选秀,一定要选秀,朕贵为天子,当享用天下最美的女人,后宫佳丽三千!选秀是由谁负责的?朕要他一个月内完成!”

这急色的样子,望之不似人君啊!

“……”群臣一片沉默。

其实上,秦易心里极清楚,选妃立后的事既然由张启主动提出来,选秀之事当然由张启把持,最后送到他身边的都是张启等权臣的人,分明要把他控制得死死的。

不过嘛,既然无法反抗,那就顺势为之。

张启等人再怎么过分,送到他身边的都是俏丽的妙龄女子,十六到到十八岁之间。

前世,他做卧底五年,被逼成为花间老手,要对付那些十六十八岁的深闺少女不要太容易。

他完全可以彻底征服皇后妃子们,让她们反过来变成他的耳目,通过她们获得皇宫外的情报。

获得她们的身心,再令她们生得一男半女的,女人最后偏向谁,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纳妃,反而成为他获得力量的开始。

征服,从后宫开始!

不过嘛,秦易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这副肉身倒是生得一身好皮囊,身高一米八,身材修长,五官英俊,身上自然有一股贵气,撇去皇帝身份,走在大街上,定能让怀春少女、深闺贵妇们驻足观看。

只是,由于早早丢了童身,又长期放纵于酒色,年纪轻轻就被掏空了,身体虚弱无力。

昨天前任之所以挂了,除了真的太激动高兴太紧张害怕外,也跟身体太差有不小关系。

没有好的身体,怎么征服后宫三千佳丽?

所以,秦易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一定要下足狠劲锻练身体,每天跑步做俯卧撑仰望起坐,同时每天至少做三百个深蹲以壮阳持久。

选秀之事谈完,群臣们继续奏报国家大事。

秦易直接做了木雕泥塑,除了听不懂外,他也故意不去听。

由于前段时间先皇崩驾,他这个新皇未登基,国是堆积,这次早朝时间很长,秦易在上面发呆坐着,很快就有了困意。

他没有让自己刻意保持清醒,顺着困意,很快就当着群臣的面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他感到身边一名太监叫他。

他睁开眼睛,用手擦了擦眼睛,睡眼朦胧之下,看见下方群臣向他行礼,然后转身离开大殿。

“皇上,退朝了。”太监的声音传入耳朵。

秦易有些茫然地站起来,伸了伸坐着睡有些酸累的懒腰,然后离开龙椅,返回后宫。

路上,他不禁有心底仔细思索,早朝时,自己有没有表演过度让张启等权臣怀疑。

“应该没有。一个废物皇子突然获得皇位表现差不多就如此了。登基都能把自己激动紧张得‘差点’瘁死的人,在张启那些顶级人物眼里不知有多蔑视。”

确实没有表演过头,秦易心思安定下来,径直向御膳房走去。

肚子好饿啊!

御膳房,诺大的一张饭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绝味佳肴,秦易精略估算一下,竟有三十六道菜。

这么多菜味,竟是他一人吃。

“做皇帝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在吃方面绝对是奢侈。”

秦易大马金刀坐下,拿起筷子随意夹了一道菜尝味道,味道极好。

他目光转落到站在旁边伺候的宫女晴川,露出笑容来,对晴川招手叫道:“美人,坐下来陪朕一起吃饭。”

也许因为昨天的破瓜之痛,晴川的精神不太好,但更见楚楚可怜,而且她身上比平时多了一些诱人的女人味,

清纯秀美之中带着些许女人妩媚,不要太诱人了。

“谢谢皇上,但奴婢身份卑贱,不敢逾越。”晴川福身行礼道,声音娟娟,柔声动听。

“哈哈哈……”秦易突然大笑起来,“你如今不再是宫女了,朕已封你为嫔,以后你就是晴嫔!”

德嫔是后宫九嫔之中排名第一的封号了。

晴川俏丽的脸上不由布满吃惊,还有几分惊喜:“皇上,这是真的吗?”

“君无戏言,朕岂会骗自己的女人?”秦易朗笑道。

晴川立即激动下跪叩谢:“臣妾谢谢皇上隆恩!”

秦易虽不习惯自己的女人对他跪拜,但也没阻止,毕竟他就是一个“昏君”,不能表现得贤良。

所以,他故意没立即让晴川起来,而是扭头问身边的太监道:“刘光,封嫔的仪式是由哪个太监负责?”

“回皇上,正是奴婢。”太监刘光立即躬身应道。

刘光是一位五十多岁、身材高大的太监,脸白无须,头发隐隐花白,他是司礼监主管,是宫内太监之首,权力很大。

明代权倾一时的著名宦官王振、刘瑾、冯保、魏忠贤等等都是司礼监主管。

好在司礼监主管任免全凭皇帝一人命令。

不过,秦易不敢肯定刘光是忠于皇宫,还是与张启一干权臣相互勾结。

秦易道:“今天你必须给朕完成晴嫔的册封仪式,她在宫中的待遇按照贵妃级别标配!”

昏君嘛,当然全凭喜好做出格之事,让嫔妃享受贵妃待遇。

刘光没提出任何异议,直接应道:“奴婢遵命!”

秦易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对仍跪在地上的晴川道:“晴嫔起来吧,陪朕一起用膳。”

“谢皇上。”晴川感激地叫道,站了起来,看秦易的目光充满了情意。

她一名小小宫女在皇上登基第二天就封为嫔妃,更是给予贵妃待遇,岂能不感动?一颗芳心完全落在秦易身上了。

继续阅读《昏君天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昏君天下》秦易张启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