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主角叫韩辞赵静音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小说阅读

小说: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微微婉歌

角色:韩辞赵静音

简介:上辈子,原以为幸福美满的亲情不过就是镜中花,水中月
她,为了家人的人尽心尽力,更为了心爱的人尽心尽力,付出所有,功成名就的时候却被他弃之如夷
更被她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人狠狠算计,韩辞愤恨闭眼,发下毒誓“若有来世,我必将你们碎尸万段
”地狱深渊,她与死神宿白一纸契约“我许你三年阳寿,你便要做我五百年的奴隶
”再次睁眼,重生十六岁,她还是她,却已是地狱来的魔鬼——云国韩家嫡女韩辞
看她如何将践踏过她的人斩尽杀绝,而遇到他,却让只有三年寿命的她,如何舍得?

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

《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

  看着呆头鹅一般不躲不闪被喷了一身血的柳安,胡桃居然还俏皮的朝柳安吐了吐舌头。然后,才有一刀斜斩向了另一人。

  那边身为首领的一人,转过了身,似不愿见到书生血溅五步,对着走出来的两人点了点头,朝一边的陈毅夫走了过去。但是,杀过百十人的他,对兵器入体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就在一声轻响传出的瞬间,那扭过了头,死死盯着那边如一片蝴蝶轻盈飞舞的胡桃。看着自己弟兄软软的倒在地上,他仿佛是用劲全身的力气嘶喊道:“杀了他们!”

  一名盗匪的死,彻底激怒了这伙人,一个个呐喊着,就要向柳安二人冲来。

  就在此时,正与胡桃交手的那人,突然停下了动作,以一个相当诡异的姿势撞上了胡桃的兵刃,“噗”,又一朵血花在柳安的眼前绽放。

  随着那人诡异的死去,刚刚还生龙活虎的众人,似乎都受了诅咒一般,一个个翻着白眼,软倒在了地上。

  从胡桃动手杀人,到众人软倒,说来话长,其实也就一瞬间的功夫。

  这边被血水喷了一头一脸的柳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呜哇”一声便也软倒在了那里,刚刚吃的一些小零嘴都吐了出来。

  看着柳安这样,刚刚还如天神降世一般的胡桃瞬间慌了手脚,把兵刃一丢,赶紧跑来扶住了跪在地上的柳安,说道:“公子,你怎么了?可是前次的伤又犯了?我就知道那姓郑的靠不住,等咱们下次回去,本姑奶奶……”说到这,猛的住了一下嘴,慌忙改口道:“本姑娘一定要叫他好看,居然骗咱们说公子你的伤已经全好了……”

  都快把胆汁也要吐出来的柳安,听着胡桃在跟前哇啦哇啦的说个不停,更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费力的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按在了胡桃那一对如小鸟翅膀一般上下挥个不停的唇上。

  然后,世界终于安静了。

  “啊……”呆呆立在一边的“掌柜”见众人莫名的倒下,大喊了一声,似乎也没了上前与胡桃对决的信心,丢了手里的茶壶和大碗,带着受伤的那人扭头便冲出了门,跑远了。

  嘴唇贴着柳安的手指,歪着头奇怪的看着那人冲了出去之后,胡桃才似乎想起了什么,赶忙躲开了柳安的手指,从地上跳起来就要去追那人,轻点地面,一步跃出去挺远。

  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跃了回来,脸色郝然的看着柳安,赶忙从地上把刚刚丢了兵刃捡起转身就要去追。

  哭笑不得的柳安,赶忙说道:“别去了。”刚说完三个字,胃里就又是一阵翻腾,赶紧闭上了嘴,平息了半响才算没又吐出来。

  那边的胡桃似乎是怕柳安笑话自己,两手攥着刀柄,一只脚在地上扭个不停。

  ……

  喝了几口凉水,初次经历这样阵仗的柳安才算是缓过了一口气。指挥着胡桃到后面找了绳子,将地上的几人都绑结实了,这才过去看那边地上半跪着的陈毅夫。

  陈毅夫已经渐渐停了哭声,但是似乎还没能想明白眼前所见到的事情,眼里有些茫然。

  “先生,先生?”柳安在一边喊着陈毅夫。

  喊了两声,地上的陈毅夫才有了些许反应,转过头看着自己身边的柳安。

  “先生,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柳安劝慰着陈毅夫。

  陈毅夫点了点,眼里渐渐的恢复了一丝光彩,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因为刚刚跪的有点久,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这边的柳安见了,赶忙伸手扶了一下。

  陈毅夫坐在凳子上,按捺住心里的悲伤,对柳安说着一些感激的话。目光随意搜寻着什么看到地上被绑了的数人,目光稍稍停了一下,又迅速的移开了。

  柳安见状,只道是陈毅夫不愿见到杀自己仆从的仇人,也没多想。

  “小子多嘴问一声,望先生勿怪。”柳安说道。

  “无妨的,小哥请讲。”陈毅夫摆了摆手,说道。

  “先生可知这些人是何人?”

  陈毅夫先是摇了摇头,后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猛然看向了地上的几人,眼里充满了迷惑。

  等了半响,陈毅夫才开口道:“不知。”接着又说道:“但是前阵子一个老友的失踪,这伙人大概也脱不了干系。”

  陈毅夫话音刚落,就听外面雨中传来阵阵的马蹄声,柳安听了,一个激灵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有些虚浮的走到窗口向外张望着说道:“外面又来了一伙人,看穿着似乎是军人?”

  柳安也不确定来人是敌是友,四下里看了看,就想先找个地方藏起来,自己这边两个大男人现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只有一个女子尚能称的上主力。但是见外头来人甚多,恐怕也是敌不过的。

  就在柳安焦急寻找藏身之处的时候,陈毅夫也从凳上站了起来,待看清了雨中领头那将军的模样,才开口说道:“是我们的人。”

  柳安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

  “报将军,陈先生的马车就在店外。”一个兵丁向领头的将军报告道。

  “走。”将军说完,便大踏步的走进了茶铺。待到进去看了里面一片的狼藉还有地上的死尸之后就是一惊,大喊道:“戒备!”

  话音刚落,柳安就听外头“仓啷”一声,众人整齐划一的将刀拔了出来,四下里将茶铺团团的围住,几名兵士看着胡桃手里滴血的兵刃,立刻上去将她和柳安都围了起来。

  “石将军,地上这些就是贼人了。”陈毅夫立在那里,对着进来的将军拱了拱手,沉声说道:“那边的两位是在下的恩人,要是没有他们,在下恐怕就见不到石将军了。”说着,指了指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柳安和胡桃。

  石将军听了陈毅夫的话,冲着那边的兵士摆了摆手,众人刀还鞘,四下里散开了。

  收敛了刘伯的尸体,随后,柳安和胡桃跟着陈毅夫登上了门外的马车,而地上那伙人就交给了石将军的手下看管了。

  马车外的雨越下越大,车里似乎有些冷,看着一边有点发抖的胡桃,柳安解下衣衫很随意的披在了她的身上。胡桃轻手捏着柳安的衣服,偷偷看了一眼柳安,见柳安并没注意自己,便似乎赌气一般要把衣服脱下来还给柳安,最后被柳安敲了下脑袋才算安静下来。

  陈毅夫看着外面的雨水,似乎心事重重,待见了柳安那边的动作,才开口道:“我姓陈名毅夫,不知道这位壮士和姑娘叫什么?”

  柳安听了陈毅夫问话,眨眨眼,赶忙回答道:“小子姓齐名治,这是家里的丫头,叫胡桃,从小就跟在我身边胡闹惯了,跟人学了些武艺就更是不得了啦,呵呵,先生勿怪。”

  胡桃见柳安如此说自己,偷偷瞪了一眼柳安,这一幕正好让对面坐了的陈毅夫看在了眼里。

  “呵呵”的笑了笑,陈毅夫也就没再去好奇两人的关系,一路上与柳安说着一些关于诗书方面的事情。不过显然陈毅夫还未从老仆的死中完全缓过神来,与柳安的说话常常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这时,有人从外面敲了敲车子,陈毅夫掀开车窗上的帘子,就见石将军不知道何时赶了上来,凑近陈毅夫低声说了几句,又好奇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柳安,然后便骑马离开了。柳安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厉害”,“逃了”等几个词,后来见到石将军看过来的目光,就更加的有些疑惑。

  陈毅夫看着柳安有些疑惑的眼睛,说道:“不知道小哥刚刚用的什么药眨眼间便让几条大汉晕了过去。当然,这只是老夫一时好奇,要是小哥的不传之秘,不说也罢,呵呵。”

  “这倒不是,不过在下也不知是何药,只是在下之前在家里头时,机缘巧合之下,从一个老者那里得来的,当时讲的很是玄乎,我也没在意,今次是命悬一线,我才死马当活马医,给那壶里下了一剂。”柳安回道。

  “哦,恐怕此药只能是短时间里有效,刚刚石将军过来说,刚刚那几人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用暗藏了的刀子割断绳索,还伤了几名兵士,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柳安听了这话,总觉得哪儿不对,但是也没细想,只是点了点头。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从车上下来的几人,撑着伞,站在这座千年的古城面前。

  立于城下,只要看过一眼的人都会惊讶于这座千年古城的雄伟壮丽。大小城门一十二座,城墙高约六到七丈,上宽三丈五尺,下宽五丈。通体由青砖砌成。说道青砖,不得不提一下汉朝的将做大师冯阳子,此人改建了前朝砖窑,烧制出了更具有实用价值的青砖,汉高祖刘能下令全国烧制,以修京师的城墙,前后历时一十五年,才算建成。后来又起了一座内城以土跺实,与外城墙有距四丈的夹道。汉历44年,汉显帝刘鸣,下诏开凿广别运河,过别州引水入广文府,于是在城外又形成了一座水城,最窄处有八丈,最宽处有十五丈。水城之上建十六座拱桥以联通两岸,后来的千年间各代帝王不停的扩建、维护,终于有了今日的气象。

  柳安看了看身边的胡桃,不由的有些失笑,迷迷糊糊靠在自己肩膀上睡了一路的胡桃,此时似乎也被眼前的这座古城的壮丽所惊到了,刚刚还有些朦胧的睡眼,现在已经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世上真有如此壮观的景象,目不转睛的跟身边的柳安说道:“公子,这就是广文府?”

  柳安还没有开口,站在一边的陈毅夫用一种很肯定的声音说道:“对,这就是广文府。我大汉的广文府!”

  柳安看着这座古城,也是思绪万千,见识过了自己那个世代的故宫,再看眼前的这个,就不会如胡桃那般惊讶了。但是,些许的震撼还是有的,更多的,却是对这个世代的一些感概,心说这么一座雄城,放在当年的大汉帝国,无时无刻不彰显着大国的气度,但是放在现在偏安一隅的南汉身上,仿佛有着说不尽的讽刺了。

  这些话自然不能同身边的陈毅夫说,但看着陈毅夫眼里燃着的那团火焰,柳安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几人冒雨一路行来,一路上也谈了不少事情,大多都是闲谈。不过柳安倒是从陈毅夫的嘴里,知道了不少广文府的事儿,其一自然是那场浩大的文会,其二便是被称作“状元楼”的一家酒楼。

  文会的起因很简单,只是几个文人为了一些小事起了争执便要以文论高下,而当时又正好遇到了一个喜欢凑热闹的老大人,因缘巧合下,这事儿越闹越大,最后都传到了汉王的耳朵里。汉国自被各地镇守将军分裂之后,便成为了一个弘文抑武的国家,此等文事自然是大加渲染,一直发展到现在,就成了汉国科考以外,最大的文事活动。期间不仅很多当朝的大臣会在场,也有不少的文学大家会受邀成为评判,可以说举国的学子们有一大半都会来参加此次的盛会。

继续阅读《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主角叫韩辞赵静音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