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血色葬礼最新章节,诡鸣木狞小说阅读

小说:血色葬礼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诡鸣

角色:诡鸣木狞

简介:虚幻而真实的现实世界,这座让人难以猜测的城市里存在着不少不可思议的人类,准确的说那不是人类而是不同人类的异类
掌握人类生死权利维护正义的反派人物,那是死神的存在,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偷猎人间最美好的东西当做食物,是他们奋不顾身的使命,他们的存在是不可缺少却是邪恶的存在,他们是猎人,偷夺人类灵魂的邪恶灵猎者

血色葬礼

《血色葬礼》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实习医务师

生在一个美丽强大的异界国却是弱小的存在,不能适应那里的生活被迫来到现实世界,接受着弱小的使命。

傍晚三个幼嫩的男孩,每天放学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都跟随着一辆豪华车在他们不远处。

三个男孩的头发有着不同的颜色,最大的男孩大概九岁,他的名字叫诡鸣,火红的头发有些凌乱十分耀眼,外表沉着如一个大哥哥一般很照顾比他小的两个男孩。

较小一些的男孩七岁,一头乌黑的短发看上去调皮活泼可爱,他的名字正和他想配,木狞,一点都不安宁。最小的一个只有六岁,天生水灵可爱如一个女孩子般,银发细丝袅袅,楚楚动人,倾城真的很倾城,然而倾城就是这个男孩的名字。

黑发的木狞一手拍了下身边的红发少年,笑嘻嘻的说:“鸣,今天美女阿姨和帅哥叔叔还是不在家么?”

诡鸣的父母在他出生就常常不在家,他很少见到父母同时出现在他身边。

小时候要么是父亲要么是母亲轮流照顾他,一旦其中一个离开家就是好几天甚至几个月不见人。除了吃饭时间其他时间也都见不到照顾他的父母。

从小看着别人家的小孩有着父母陪伴玩耍,他却只有听从父母的话呆在家里或者在家附近一个人玩。

渐渐他长大了,家务活他自己能治理后,他父母就是几个月见不到人影,他越大就越见不到父母。现在他已近有近四年没有再见到他的父母了。

诡鸣头也不回的恩了一声,走着没想说话的意思。

“那我去你家陪你吧!你就没那么无聊了。”

木狞和诡鸣是幼稚园认识的朋友,他们家只相隔两条街的距离,常常在一起玩。最开始诡鸣习惯了寂寞不喜欢和他在一起,最后因为木狞天天缠着他玩耍最终成为了很好的兄弟。

诡鸣侧过头看着正笑嘻嘻的木狞。不知道他整天都这么高兴的原因是什么,那笑着的傻样还真是天真无邪“不用了,你不回家的话你妹妹樱会到处找你的。”

“哎呀,不用管她,她就那样总像自己是老妈,对我管来管去,搞得我活像个她弟弟,她到成了我姐姐。我老爸老妈就更不用说了,一回家准被莫名其妙的乱揍一通。“木狞边说边不耐烦的摇头摆手。

“那是你活该的,谁叫你常常乱来,不揍你揍谁?“这时诡鸣身边的银发男孩开口没好语气的说。

这话让木狞不乐意了,冲到男孩面前双手捏着他那吹弹可破的可爱脸蛋“你个女孩子懂什么?我只是和我那些‘兄弟’联络下‘感情’再说就算我没做那些事,我老妈老爸照样莫名其妙揍我。”

“什么女孩子?倾城可是个男孩,还有你那叫什么联络感情?明明就是去打架。回家被揍是因该的。”诡鸣打开木狞捏男孩的双手没好语气的说。

“鸣都这么说还想抵赖,哼,鸣今天我陪你玩吧。叔叔阿姨不在家的话我天天陪你。”

木狞看着男孩那卖乖,不满的撇了一眼他没再说什么,毕竟他打架一是家常便饭,原因不为别的就为他不知天高地厚的个性和那张嘴。多数因为骂脏招别人揍。

诡鸣一脚踢在木狞屁股上,没好语气的说闪一边去,然后疼惜的抚摸着被木狞捏红的笑脸“不可以哦,倾城的妈妈爸爸见不到你会担心的,要是你出了什么事的话,以后你的妈妈爸爸就不会让你和哥哥玩了。”

银发水灵可爱的蓝炎倾城,如女孩般的名字完全符合他那美丽可爱的外表。他家有权有势是个名副其实的贵族。一直跟着他们的那辆豪华车就是蓝炎倾城的专属车。

蓝炎倾城和诡鸣认识也是因为一次偶然。

在蓝炎倾城四岁的时候,他在大街上边跑边哭似乎是被什么吓着了,他身后的一大群奴仆和他的父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诡鸣和木狞放学回家看到了,诡鸣他冲到蓝炎倾城身前,对着天空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后蓝炎倾城就不再哭泣了。就那样他们也就认识成为了朋友。

蓝炎倾城很喜欢诡鸣,老是要和他一起玩,一向坐车上学的他也就与他们步行回家。

刚开始他的父母、奴仆都不愿意,可是他执意要这样他们也没有办法,时间久了,只要有诡鸣在蓝炎倾城身边,爱哭的他也就渐渐没那么爱哭了,不过偶尔也会哭。

蓝炎倾城委屈的拉着诡鸣的手,撇了一眼不远处的豪华车“那么我要鸣送我回家。”

温和的笑着摸摸蓝炎倾城的银发“好,哥哥送倾城回家。”

一听送蓝炎倾城回家木狞就跳出来,不乐意“喂喂,鸣,今天又要送这个爱哭鬼回家啊,他家可是和我们家背道而驰。”

这话一出迎来的又是诡鸣的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爱去不去,倾城我们走。”

“恩。”蓝炎倾城回头他对着木狞做了一个鬼脸就拉着诡鸣走了。

靠,搞什么?一般都是哥我欺负别人,和你们一起的时候我就是欺负的对象了。

心底咆哮着嘴上却冲着他们的背影乱吼乱叫“喂,你个无耻之徒,长得那么勾人就让鸣百般依从你,哥我就是不爽你……等我啊,走那么快干嘛……”

话说的没错,木狞的确不怎么喜欢蓝炎倾城,因为只要有他在那么诡鸣就对他好得不行。要不对他好的话那小子就会哭,他一哭什么都赢了。没办法,谁叫他那么爱哭而且哭得那么让人心碎呢。

……

每天如此重复,虽然这样的生活很枯燥无聊,但在其中也有欢笑快乐,他们三个木狞也就是他们的开心果,只要有他在时间也就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一晃也就九个春秋过去,每天走在回家路上的三个男孩也长成了少年。

“哇靠……今天又要送那爱哭鬼回家啊……真郁闷,以前他小就不说了现在明明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装嫩,非要我们送。再说他有专车接送干嘛非要我们送他回家啊?”一个不满的声音咆哮着。

银发随意披散在背上,在走动时银丝摆动,蓝炎倾城缓缓回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那迷是人不偿命的精致脸庞对木狞没有任何作用。秀眉微挑说:“我可没让你送我。”

“哥我就是不喜欢你,要不是因为鸣是我兄弟,不想让你把他拐走了我才不会送你。”双手狠狠一捏,把蓝炎倾城那迷人的脸扯变形了。

被捏痛的蓝炎倾城乱叫起来,拼命挣扎却还是挣不开木狞的魔爪。因为他力气太小了没得法,一脸委屈的双眼含泪。

“给我滚,你干嘛老欺负他啊,这么多年了还是欠揍样。”突然木狞又被一脚踹在屁股上。

被踹的木狞一脸不乐意摸摸屁股不满道:“我说鸣,你什么意思嘛,给你说你千万不要被他外表迷惑了,他可是个男的啊!”

“废话,难道你就不是男的?兄弟之间计较那么多干嘛,反正我也闲的无聊,回家一个人都没有。”

撩开挡在眼前的银丝,比诡鸣矮上一个头的蓝炎倾城望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忧郁“鸣,都这么久了,叔叔阿姨还没回来么?”

“回不回来已经没有关系了,反正一年也能见上一面。”说道自己的父母诡鸣目光就黯淡了,九年来他的父母都没有回家过,哪怕回家了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他倒是不用愁自己没钱用,因为他父母给了他一张金卡,里面的钱是他永远都用不完的。

“鸣,说实话,我只有在很小的时候见过美女阿姨和帅哥叔叔,这么多年他们去哪里了?他们都不回家你怎么见他们的?”说道这个木狞就是想不通,明明九年没有回家的父母是怎么想的,就那么放心自己的儿子一个人在家?还是说他父母离婚不要诡鸣了?

看了一眼木狞后诡鸣就沉默了,走了好长一段路才说:“每年的暑假我都会回故乡一次,也只有那次才能见到他们,能与他们一同吃一顿团圆饭。”

这时蓝炎倾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鸣你每年的暑假我都找不到你,我们都没听你说你暑假都去哪里了,问你你也不说。可是鸣的家乡在哪里?”

抬头仰望着天空,诡鸣一脸忧伤,似乎在回忆什么。好一会才说出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在很远又很近的地方。遥远得我无法触及,近到我一步就能走进。”

听着莫名奇妙的话,木狞摇摇晕呼呼的头“行了,说了也白说。走吧送那爱哭鬼回家,今天早点回家赶作业不然我明天的临摹风景就完不成了。”

路上他们两个边走边吵,诡鸣却安静不语。刚才的话题把他多年的忧郁掏了出来,看着前面两个无忧无虑的活宝,再联想自己就更多了一丝伤感。

“如果我们只是平凡人那么父亲、母亲是不是能陪在我身边了……”

爬上该死大山上的帝罗艺术学院。昨晚赶作业太晚早一起来就盯着一对熊猫眼,让诡鸣去木狞家等他上课时候被就他吓了一跳。他的妹妹木樱还一个劲的笑话他。

木樱也是帝罗学院的学生,因为这所学院真的太垃圾了,从小学到大学都全包了,其实老师也就那么些,小学老师也教中、大的学生。然而有的人就是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这个学院学习的,当然那些人都也是一些垃圾。

其实木樱的成绩不差,绝对是一个一等一的优秀学生,可是因为木狞在这里上学木樱也来这里的。

至于诡鸣那却是个绘画人才,为什么他会自愿来这里上学,那就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

“好困啊……”木狞走着走着就趴在诡鸣肩上睡起觉来,脚下却仍然走着。真厉害走着都能睡着。

没多久一个豪华车开道他们身边,车里可以和女人相比较的倾城让不行的三人上了车,开往了山顶上的帝罗学院。

这么多年,诡鸣、木狞、蓝炎倾城、木樱他们四个都在同一个城市上学。每天都是诡鸣去木狞家等他们两姐弟,然后就走到公交车打车去帝罗学院山下,再走路走到一半就必然蓝炎倾城让他他们上车一同去学院。

蓝炎倾城家的权势让蓝炎倾城去国外念书,念完书就继承家业,可是蓝炎倾城的固执非要留下来,因为这样他和他父母闹矛盾,最终他的父母要求要他在25岁前成为这个国家所有学校中最优秀的人才,不然25岁后就继承他父亲的家业。没想到的是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木狞因为学习不认真,老惹事生非,最终这城市里的文理所有学院都没考上,最后被迫去了艺术学院——‘帝罗学院’。

这也让他最庆幸的事了,因为诡鸣从小喜欢艺术,在家里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就会画画,家里的书房全是他的画作。或许是习惯了画画最终他爱上了画画。他画非常好却让人有些看不懂。

因为爱画作的诡鸣去了帝罗学院学院。

车开进了学院豪华得离谱的大门,在学院最热闹的地方下车,投来的是羡慕和爱慕还有嫉妒的目光。这些诡鸣等等人都习惯成自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木樱的雷吼声从车内响起“哥,起来了。我们到学校了,给我起来。”

她怎么叫都叫不醒,让众人无语。

蓝炎倾城则耸耸肩以表无奈。

从车窗外看着木狞那睡觉留口水的样,就知道他一定梦见了大餐。

诡鸣叫木樱让开后,他弓身半个身子进入车里,一手抓住睡得烂死的木狞将她拖出车,然而手一松“咚”一声摔在地上被摔醒,接着就是哇哇大叫。

“啊,那个混蛋啊,靠,被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老子要踹死他。”鬼哭狼嚎了一番后接着被诡鸣一脚又踢在他可怜的屁股上。

“鬼叫个什么,刚才是我干的,有本事就来报仇。”冷淡的甩下一句话走了。

委屈的摸着自己的屁股低声嘀咕“真的败给你了,要不是兄弟一场看我怎么收拾你。”

“喂,诡鸣哥哥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嚷嚷些什么,告诉你今天早点回家,不然我饶不了你。”木樱没好语气的对木狞说完也走了。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身边的人都走光了,空空无人。最后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拖着手中的画具朝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帝罗学院是这座城市里最垃圾的学院,名字挺气派可名誉却是臭名远扬,治安那可是头等大问题,每年都有学生意外死亡,打架斗殴是随处可见,老师见了一般不管,谁管谁倒霉。校长则的天天不在校,总借口说出差了。

学院在一个较为偏僻的大山上,偏僻是偏僻了些但是这里的环境却是绝佳,风景好得没话说,学校修建得也非常气派,唯有就是有些历史了建筑都是中世纪的古老风格,完全不和现在高科技时代相比较。夜晚这里被阴森恐怖气息所围绕。

虽然如此可是这里的学生比其他名校的学生都还多,然而这所学院的对面一座山上还有一所学院,那所学院却是这座城市里有名学院之一的辰硕学院。

这两所学院都在两座大山上,山之间相隔千米之远。如果不是两校之间修建了一所长桥,不然要彼此行走那么就得下山又山上就得走两个小时。

有了长桥也就只要不行二十分钟时间。不过这座桥中间有人看守,没特殊情况下两所学校不能相互来往。更何况辰硕学院的好学生都不愿与帝罗学院交往,他们避之都还不及。帝罗学院的学生就不一样了,老是想去对面学院去泡妞看帅哥。

帝罗学院风很多院系,艺术系的教室最为艺术,环境也最为优美,无论什么地方都是艺术的存在。艺术系有十几栋楼每栋楼有三层,第一层是高一,第二层是高二,第三层是高三。

一楼则是木狞和蓝炎倾城的教室。诡鸣在第三层楼最中间的教室上课,一进教室高三级二班就向他投来爱慕的目光。大家坐在画架边收拾着自己的画具准备开画。一见到诡鸣进来就停止了手中的活。

没打理他们,诡鸣来到自己的画架边,换好画纸就开始画着静物台上的静物。

高三、二班的学生不多,就二十三个人,算是整个高三美术系中较为‘天才’的学生,然而名副其实的就只有那么两三个而已。

教室里的花痴看够了,也就开始画画了,不多练习那就考不上大学了,那样的话也只能再留在这个“地大物博“的豪华的帝罗学院。

其实大多的人都没想过要考其他高等大学,反而更希望的是继续留在这里。

快中午下课了,大家也都停下了手中的画笔休息,上课与休息都没有一点区别,老师一上课把画画的道具弄好安排了作业也就不见人影了。

没老师管这些学生就各自玩着,有的也就跑出去泡妹谈恋爱,所以教室里也就没几个人。

人少了对诡鸣到是件好事,这样他就更专心的画画。手中的画笔熟练的在雪白的画纸上游走着描绘出一条条轻松的线条。

“喂,鸣啊,快出来啊,我们去吃饭了,早上没吃早饭现在饿死我了……”先闻其声后见其人,木狞鬼哭狼嚎的声音传进诡鸣的耳朵,不禁让他刀眉微皱。

抬头间木狞就已经出现在他视线中,诡鸣不耐烦的说:“你鬼叫什么?现在还没下课。”

来到诡鸣身边的木狞懒散的打着哈欠,似乎还未睡醒的样子“别那么死板,在这里上课和下课完全没区别。”

“滚开。”突然诡鸣低吼把木狞吓了一跳。

心里憋屈的盯着诡鸣,他们是兄弟他竟然这样吼自己。“喂,不去就算了干嘛发火?”

诡鸣放下画笔站立起来“我没有吼你,我是吼你身后的东西。”

身后的东西?听着诡鸣怪异的话让他心底升起阴深深的凉意,全身一抖猛然回头看到身后什么都没有才放下下来“我说鸣啊,你别乱说,从小说些古怪的话很吓人的。”

“走吧,去吃饭”说完诡鸣就走了,看见诡鸣走了木狞还站在原地回想起刚才诡鸣说的话一阵后怕,立马甩腿就跑。

在这个帝罗学院本来就像个闹鬼的地方,大白天的要是放假一个人还不敢来学院。

下午还是照常上课,只不过诡鸣身边多了一个叽叽喳喳的木狞,不过不影响他画画,反而逼着木狞画画。以诡鸣的画技早已经可以当大学老师了。

不让木狞画画还好一画叫人喷血,他妹妹是天才他简直是蠢材都不如。画得让诡鸣想要抓狂。

傍晚下课后学校的学生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学院,生怕走晚了被这里暗藏的鬼给吃了。

放学和往常一样不行回家,四人吵吵闹闹最为可怜的还是木狞,除了他欺负蓝炎倾城会被诡鸣揍之外,还有他骂脏的时候还会被打。

木樱则是在诡鸣身边转悠着,她从小就喜欢诡鸣,整天缠着不放,毕竟他一女孩子所以和诡鸣一起的时间少,一见面就犯花痴,撒娇什么的就没完没了了。

走到一半的路木樱就找借口离开,在离开时候他不舍的看着诡鸣,她走后诡鸣也就松口气。木樱常常找借口离开,也不告诉大家她去哪里,总之很神秘就是了。诡鸣送蓝炎倾城送回家后才得到自己私有的自由。

夕阳的光晕把房屋照耀成一片赤红,较为安静的大道上有着两道拉得很长的影子。

整天兴奋的木狞笑道:“鸣,你知道什么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吗?那就是现在,只有你和我走在这熟悉又安静的大道上敞开心扉,虽然你告诉我你秘密的时候很少,嘿嘿。”

诡鸣转过头看着诡鸣笑嘻嘻的样子正色道:“很多事不是我不告诉你,告诉你你也不会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会明白?可是你老是把你的秘密告诉蓝炎倾城那小子,我都有些嫉妒,说到底我到底是不是你兄弟啊?”

被这么一问诡鸣先是一愣,然后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无奈的笑着“等那天我不踹你了就不是兄弟了。”

“我靠,是你兄弟就要被你踹,我也太荣幸了吧?”

接着又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给我死,要不愿当我兄弟我也不强求。不是我兄弟给我踹我都懒得踹”

突然木狞一把搂住鳖鸣的肩膀,说实话他的身高比鸣矮上半个头,所以几乎他身体都挂在诡鸣身上。

他眉开眼笑“这么说你的确没把蓝炎倾城当兄弟咯?哈哈哈,就说嘛,从小你都把他当女生看对不对啊?老实交代有没有被他的美貌给勾走?”

诡鸣手肘用力抵了一下木狞的胸膛,疼得他脸色一变乱叫半天“乱说什么?倾城他虽然长得很倾城可是他的确是一个男孩,我只把他当弟弟看。”

“我知道开个玩笑都不行啊?切”

“少啰嗦。”给了他一白眼,诡鸣就不管他了。

……

在岔路分手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夜空很美,可这样的美却很少有人去欣赏,夜深人静夜晚的鸣虫也都进入了梦乡。安静宁谧的城市被夜晚里的灯火星光所笼罩。潮流夜生活的人们也都视死不归,不舍的回到自己的家。

“锵锵……”夜空下打斗的声音传来,圆月挥洒着那神秘的冷光,突然翻着黑色光的鲜血喷洒高空。

“你是逃不掉的,送死吧!”远处较为低矮的房顶上,三道人影正飞速的奔跃,落在最后的女子高呼着。

在夜空下看不清长相,唯一能看出的是一男一女正追赶着前面的男子。

女子前面,银丝长发及背的男子持着长枪渐渐的快追上了前方持剑躲逃的男子。持剑的男子因为受伤,他的左臂已经没有了,然而胳膊那碗口那么大的断臂处鲜血奔放,他进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条血迹。

恐慌逃躲的男子惶恐的回过头,眼看着后方的两人追杀上来,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注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他还是拼命的逃。

受伤的男子穿越了十来条大街小巷,其间又被持长枪的银发男子在他身上留下了几个血窟窿。

浪漫的月光温柔的抚摸着大地,如此美景却被痛苦的惨叫声污染了。

带着不纯洁的月光透过窗,照射在窗台边床上正睡得香的少年脸上,月光清晰的照出他那俊朗明显的轮廓,那红色的短发在月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着紫光。

窗外的打斗声和惨叫声混合着月色把他从睡梦中吵醒。没睡爽就被吵醒,少年不爽的睁开双眼趴在窗台上向外面看去。

住在二楼的少年趴在窗边,不爽的环视着四周,忽然脸色突转一下子凝重起来,不管自己身处多高,右脚一踏窗纵身跃了出去。脚尖刚触地再一蹬地面就越起五丈之高,然而之前那一身睡袍在腾空时换为了红色长袍。火红的短发也瞬间化为了及背长发。一身血色装扮在优冷的月光下如火缭绕。

少年跃上这座城市较高的楼顶,朝着那悲伤惊恐的叫声而去。

女孩的身影在月夜里再次响起“别做无谓的反抗了,今晚你是逃不掉的。”

逃了几个小时又遍体鳞伤,持剑男子站在高楼顶,身体摇摇欲坠十分不甘心,由刚刚的恐慌变为了坦然大笑“哈哈……狩了这么久的猎,今天却被一个小丫头逮到真是不甘心啊”

“遇到我算你运气不好,怪不得我。“女孩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画着看不懂的符,嘴里还念着咒语”吾以天为戒,世世为人之奴,降世间邪恶…”

念完咒语,欲要射出符咒时,一道红色闪光穿透了持刀的男子,他还未发出惨叫就被红光给灰飞烟灭。这一幕出现得突然,但女孩和他身旁的高大长发男子敏捷的朝着射出那红光的地方投去,但却在一黑暗处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在也找不到踪影。

微风拂过撩起了高楼上男子的长发,他身边的矮小的女孩往着天空上挂着的圆月”浮柔,今天到此为止明天我还有课。我们回去吧!”

女孩旁边的高大男子名叫浮柔,身材高大,一头橘色长发,拥有倾城的脸庞的他却是这个少女的式神。

他们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群楼之中。

一道黑影在高楼与安静的街道中穿梭,没多久黑影出现在一家独立的小院中。

这条街道几乎居住的人都是每家各一座小院,院中的房屋只有两楼的矮房。

环境十分幽美,不过夜晚除了一些昏暗的路灯其他一片漆黑这里的美景也都被黑暗吞没无法欣赏。

院中的黑影一闪当他再次出现时他已经在二楼的天台上了。天台哪里是一间卧室,透过玻璃门能在清幽的月光下看到里面睡得正香的少年,他一个翻身“咚”的摔在地板上,还以为他会摔醒结果他没痛没痒的继续睡。

火红的装扮的少年看着那少年露不由得无奈的笑着摇头。“木狞这小子真是拿他没法。”

忽然一阵冷风刮过,火红少年猛然转身双眼微眯,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东方初升一抹耀眼的光晕之时也开始了新的一天。

“哥,走啦,磨蹭什么呢?”木樱开门而出,边走边回过身吼房屋里的木狞。

“来了,来了,真是比大婶还啰嗦,就来了。”随后木狞从屋里懒散的出来关上门,揉着朦胧的睡眼“今天鸣怎么没来叫我们啊?那家伙在搞什么?”

见木狞出来木樱就各自走了“是啊,诡鸣哥哥也不是天天都来啊,说不定他今天又不会去学校呢。”

“或许吧,不过他要是不去学校那就不会是好事,希望他已经在岔路口等我们了。”懒散的伸个懒腰打着哈欠准备走,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脚,木狞低头一看见自己脚被花坛里的一只血手抓住了,顿时鬼吼鬼叫起来。

“是我,狞”

已经走得不见人影的木樱的声音传来“喂,哥,你鬼叫个什么,上课要迟到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木狞安静下来,朝着花坛里一瞧看见满是鲜血的少年又惊叫起来“诡鸣?”

“木狞,你给我快点,上课迟到了。”随后木樱的声音再次咆哮起。

见诡鸣一身血迹把木狞吓得脸一下惨白。“哦,小樱,你先去学校我一会再去。你先走吧。”

“懒得管你,我走了。”木樱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再也没有响起。

“鸣,你怎么了?怎么会伤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慌忙的木狞手忙脚乱不知道改怎么办。

花坛里还穿着白色睡袍被血染红,他有气无力的说:“狞,送我回家。”

木狞把诡鸣从花坛中扶起来惊慌失措,看着他身上仍然在流血,似乎是受伤不久“可是你都这样了,先去我房间清洗伤口再说。”

全身受伤,几乎每一寸肌肤都被锋利的刀刃划伤,现在的他就如一个血人。无力的靠在比他矮上半个头的木狞身上忍痛道:“不,送我回家。”

“可是……”

“送我……回……回家。”坚持要回家的诡鸣说完就晕过去了,木狞实在没办法只好从自己家里拿了一件大衣给诡鸣披上送他回家。

诡鸣家于木狞家也不远,没多久就送他回了家。

好不容易把诡鸣放在床上,打好水为他清理伤口。把他占满鲜血的睡袍卸下才发现他已是遍体鳞伤。

看着满身是伤,木狞全身微微一抖,慌忙的拿着湿毛巾为他清洗伤口。

“怎么又是这样?为什么又受伤了?鸣,你到底在干些什么……”边为诡鸣清洗伤口边自言自语是说了一大堆。

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小到大诡鸣总是莫名其妙的受伤,可是每次受伤后木狞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都不说,时间久了似乎成了习惯。

受伤是常有的事,每次受伤也只有木狞知道和为他治伤。

诡鸣家单独有一个大房间是专属药房,几乎药店里的药他家里都有。冲冲从药房拿出一大堆药放在地上,忙手忙脚的在房间里跑来跑去。

为诡鸣治伤期间他时不时会被全身的痛痛醒,痛苦的**几下后又继续晕厥过去。这样反反复复看得木狞心里难受不是个滋味。

当包扎好身上的伤口后已经是正午了。这么久诡鸣再也没有醒过,而木狞则是一步都没有离开房间一步。

一个人坐在床边地板上,仰头盯着天花板回忆不断。

孩童时候,三个小孩一起玩耍,银丝长发的男孩恐慌的哭着,随后红发的少年护在他身前。

片刻后黑发的男孩惊叫起来“啊,鸣,你怎么受伤流血了?”

“我没事,还好那家伙不强,倾城,走吧,哥哥送你回家。”

“恩”

诡鸣牵着小倾城离开,小木狞还愣在原地吼“喂,真是莫名其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那家伙是指什么?”

……

时间越长,那样发生的事越多,一个月不受伤那便是奇迹。虽然这样的事对诡鸣来说是家常便饭,可是这次伤得实在太严重。

沉浸在回忆中,那些奇事都重新浮现在木狞脑海。

“鸣,你们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们不是兄弟么?为什么不告诉我……”木狞这时候身子动了,回过头看着床上躺着的诡鸣自语。

“嘟嘟……”

木狞的手机响起吓了他一跳,害怕手机铃声吵到诡鸣休息,他匆忙接起电话低声道:“喂”

手机另一边雷吼声传来“喂什么喂,哥,你今天又没去学校就算了,天都黑了还不回家,你死那里去了,快点给我回来。”

听到天黑了,这时候木狞才抬头看了一下窗外漆黑一片“今晚我就不回家了。”

“什么?不回来,你在哪里,我非把你抓回来不可……”

木樱雷吼声让木狞没心情理会,直接挂掉电话把手机丢在一边。

“狞,你好吵啊。”

猛然木狞盯着诡鸣激动道:“鸣,你醒了,怎么样伤口还痛吗?”

惨白的帅气脸庞此刻憔悴了许多,诡鸣有气无力的踢了一脚木狞“给我安静点,我还要睡觉。”

木狞被踢了不但没发牢骚反而更加兴奋,一个狗吃屎的扑上床,激动的捏着诡鸣惨白的脸“还能踢人那就是代表你没事了,太好了。”

“给我闪远点,我可是伤员。”

吼着诡鸣又一脚把他踢下床,最终用力过猛全身传来的痛让诡鸣嚎叫了半天。

好半天才安静下来,两人睡在床上沉默了很久终于木狞开口了“鸣,睡着了没?”

“没有”

“有些事我想问你,你可不可以老实回答我?”

听到木狞的话很认真,诡鸣也猜到了九分,好一会才恩了一声。

“为什么你总是受伤?从小到大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和蓝炎倾城之间有什么秘密?”手枕在头下,木狞闭着眼问。

问完后房间里又恢复了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诡鸣淡然道:“受伤是我使命中的一部分,我生来就是为了活在鲜血中,秘密……那就是我不同常人的身份。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因为你不属于哪个世界。”

良久没有听到木狞说话,诡鸣侧过头看着身边的木狞才发现他早已经睡着了。刚才的话他也没有听见。

“今天又让你辛苦了。“微微淡笑看了一会木狞熟睡的脸庞自己也睡了过去。

一大清早沉睡中的木狞就被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顶着一个鸡窝头,揉着朦胧的睡眼起来时发现诡鸣早不见人影了。

来到客厅懒散的倒在沙发上,看了一下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被占满鲜血的衣服被换上了诡鸣略显宽松的干净衣服。

“鸣,你伤好了么,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变态,每次伤那么严重只要一天功夫就好了。”

“你才变态,快洗漱完来吃饭,再一会就要上课了。”厨房里诡鸣继续忙着做早饭。

习惯成自然了,诡鸣受伤仅仅一天功夫准好,而且完全看不见留下的伤痕。

照顾受伤的诡鸣也是常事,时间久了这里也就和自己家没什么区别。必备的生活用品都齐全,就连诡鸣家的钥匙也有,随便自由进出。

当木狞洗漱完毕后来到饭厅见诡鸣早已坐在那里用餐。

一个人生活那么久诡鸣什么家务活都是自己做,做饭也不在话下。

瞧着木狞穿着自己松垮松松垮衣服走来,淡然“看来我的衣服还是大了些,不过你也只有将就穿了,你的衣服满是血已经被我洗了。”

“哦,恩。”或许是昨天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的原因,木狞一坐下就狼吞虎咽起来,嘴里含着食物模糊的回应着。

吃过早饭他们也就上学校去了。因为帝罗学院就如鬼宅般所以一般都是快上课了那些学生才来。

诡鸣两人到学校的时间早了些,所以学校很少人。

他们来到学校大门不远处,看见一辆豪华车从大门里开出来,不用想就知道蓝炎倾城比他们早来一步。

知道蓝炎倾城来了木狞就一脸不爽,就知道今天肯定不会有好事发生。

每当诡鸣受伤没有来学院木狞定也没上课,一旦这样蓝炎倾城就会做出一些让他想不到的事来对付自己。

两人刚走到大门口木狞就不爽的大吼“爱哭鬼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有本事就进来。”

“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样?哥我就不怕你,要不是有鸣护着你我早扒光你,看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了。”一想到蓝炎倾城那迷死人不偿命的脸,木狞就有种抓狂的感觉。

旁边的诡鸣无奈的摇摇头,从小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人没少做出欠抽的事。

又是一脚踢在木狞屁股上,把他踹了进门“别废话了,今天要是不完成两幅作品看我怎么收拾你。”

躲在门后面的蓝炎倾城一见木狞被踢进门,修长白皙的手对着他一挥,白色的粉末迎面而来。

“咳咳……”

被白色粉末笼罩在里面的人猛然咳嗽起来。这时蓝炎倾城阴谋得逞的邪笑着,可当粉末散去后为之一惊,惊呼起来“鸣,怎么是你?”

“喂,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时木狞从诡鸣身后走出来冲着蓝炎倾城怒吼。

不理会鬼吼鬼叫的木狞,上前去关心诡鸣“鸣,你没事吧?”

本来是要修理木狞结果被诡鸣把他拉到了身后自己中招了。

“没事没事,倾城快上课你,你上课去吧。”诡鸣温柔的笑着。说是没事其实那白色粉末进入眼中疼得他睁不开眼,只是不想让他知道才说没事还叫他去上课。

“可是你真的没事吧,刚才的可是石灰粉,要是进入了眼睛说不定会瞎的。”蓝炎倾城紧张的关心着,还小心的为他擦拭着眼边的石灰粉。

石灰粉,搞什么飞机,那东西要搞不好真会弄瞎眼睛的。木狞一把推开蓝炎倾城“你丫的,给我闪开,老子真服你了,要是鸣眼睛瞎了我不会让你好过的。鸣我们走,我带你去医务室”

被木狞这么一吼蓝炎倾城愣住了,看着诡鸣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后悔了。尽避每次自己都用很多招来对付木狞可每次都是诡鸣中招。

之前没有想到蓝炎倾城会用石灰粉,这是诡鸣也没想到的。双眼进入了石灰粉痛得他无法睁开眼,没有再和蓝炎倾城多说什么就和木狞去了医务室。

本来蓝炎倾城也跟着去,却被木狞给乱吼一通给吼走了。

匆忙的来到医务室,医务室的医生大叔不在,木狞又是手忙脚乱。

随便扯了一条白毛巾就在水龙头上淋湿,水还未拧吧就朝着诡鸣的眼睛乱擦一通。

眼睛里的石灰粉遇水发热让诡鸣痛得大叫起来“你个混蛋,你拿什么东西给我擦眼睛?”

“是湿毛巾,大叔不在,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石灰不能遇水,这点常识都没有让诡鸣彻底无语了“快找去啊,要被你这么一乱来我就彻底瞎了。”

惊慌失措的把手中的湿毛巾一丢,连忙朝着医务室门口跑出去“哦,哦,我现在就去找。”

实在无奈,双眼的刺痛让诡鸣疼得额头汗流滚滚。躺在白森森的病床上,被单被汗打湿。

木狞刚出去不久就听见他还有另一个女孩的惊叫声,随后就是那女生有些让人听不懂的挑逗“喂,帅哥,想去哪个当呀? ”

“我擦,老子听不懂你在说的鸟语,快闪开我要找医务室的大叔。“的确这个女生的话他听不太懂,因为那是女孩的家乡话,很少有人能听得懂。

“毛线,老娘我又没说鬼话,你他丫的听不懂,姑奶奶我是实习医务师,谁受伤了?”

继续阅读《血色葬礼》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血色葬礼最新章节,诡鸣木狞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