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苏晚照婷婷《陌上晚斜阳》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陌上晚斜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晚照

角色:苏晚照婷婷

简介:鬼小魅邀请驻站   情落红尘为情伤,浊酒一壶苦断肠
此生惟问佳人意,天涯两隔泪情伤
她——前世未享有的亲情,在这个世界拥有了,然而却在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是谁,夺走了她温暖?让她又再一次回到了前世的孤独
他——梁国的熙王,未来最有实力竞争皇位的皇子,却不料被亲兄弟抢了未婚妻,设计陷害,最后只能在轮椅上度过残生
欲相守,难相望,人各天涯愁断肠
爱易逝,恨亦长,灯火阑珊人彷徨
前世孤寂,今生情缘,红尘轮回梦一场
苏十三月:喜欢的话就收藏吧,写文不易,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

陌上晚斜阳

《陌上晚斜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朝中风云

 2020年A市某国际医院

“啊,累死了,总算做完手术了。”苏晚照手一边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一边捶着肩膀,缓解着紧张的肌肉。

“苏医师,等一下。”一个女医生急匆匆的叫道。

“怎么了,小白。”

“苏医师,那个今天麻烦你帮我值下班吧,我男朋友要带我去看电影,快来不及了,好不好。”

这已经这几月的第几次加班了,苏晚照记不清了,反正回去也就是空荡荡的大房子,“嗯,好。”

“谢谢苏医师。”

“小白,快点走啦,车子已经来了。”英俊的男子站在门外催促着。

“来啦,亲爱的。”

“真有你的,这么快就找到替班的了.”

“嘿嘿,苏晚照可是我们院的万能替班人选,有事找她顶班准没事。她都是一个人过的,早回家又有什么事能做。”

“她长得挺好看的啊,怎么会是单身啊。”

“原来是有的,后来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了。”

“这么惨啊。”男子说

“喂,怎么,你心疼啦,这么心疼你找她好了,哼。”小白作势要走。

“我的小宝贝,我最爱的人是你啊。”男子低头,缠绵的吻堵住小白的嘴。

“死相,快走啦。”

听着外面的对话,苏晚照靠在沙发上,双手盖住眼睛,陷入了回忆。自从记事起,她就在孤儿院,随了院长的姓。院长说捡到她的时候正是黄昏,夕阳晚照,美的一塌糊涂,所以取名晚照。她从小便渴望一个家,孤儿院的很多孩子都被领养了,唯有她依旧抱着破娃娃痴痴地在树下等着领她的夫妻。

后来院长送她上了学,小学,中学,大学,留学,靠着社会的帮助一步一步成为国际知名的医师,并且收获了一个温柔痴情的男朋友。那时苏晚照真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可就在他们订婚的前一晚,她却发现自己的好朋友睡在了自己未婚夫的床上,多狗血。

苏晚照扯起嘴角笑笑,笑着笑着,泪从指尖流了下来。

“苏医师,快醒醒,不好了,出事了。”小护士慌忙地摇着苏晚照。

苏晚照睡得浑浑噩噩,狠狠揉了揉眼睛,“出什么事,别急,慢慢说。”

“那个,那个424房的精神病人跑出去了。”

“跑出去了?!”苏晚照顿时睡意全无,“去哪儿了?”

“在,在天台上,苏医师,你快点去看看吧。”

63楼的天台

苏晚照赶到天台时,那个女病人沿着楼的边缘不停地来回走,嘴里还念念有词。

“苏医师,怎么办啊?她要掉下去会死的。”小护士声音打颤。

“你先去打电话报警,我试着与病人沟通看看。”

女病人听到对话,傻呵呵的笑着,对着苏晚照招手,“来啊,来啊。”

苏晚照一点一点的靠近女病人,“那里很危险,你抓着我的手过来好吗?”

女病人看到苏晚照伸手立刻惊慌起来,“王妃,不要杀婷婷,婷婷没有勾引王爷啊。”

苏晚照脑袋划过三道黑线,这什么鬼,先稳定病人情绪再说。

“婷婷乖,我不杀你。”苏晚照不得不配合着病人。

“那婷婷可以继续侍奉王爷吗?婷婷好爱王爷。”女病人自说自话。

“当然可以啊,你先过来,我让王爷封你做妃子好不好。”

“那好,那婷婷听话。”女病人继续傻呵呵的笑,抓着苏晚照的手。

总算没事了,苏晚照心中叹了口气,可还没等她回过神,苏晚照发现自己与女病人的位置来了个180度对调。

“可是,婷婷只想和王爷在一起呢,王妃太碍眼了,还是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苏医师!!!”

苏晚照感觉自己正在急速下坠,脑海中回响着一句话,我苏晚照居然给一个精神病玩死了!!!死吧死吧,这世间也没什么可以留念的了,希望下一世别再让我这样,,,孤独。。。。。。

古色古香的雕木床上。

  “啊,痛,”床上女子痛苦的叫喊着,手里紧紧地拽着已经破掉的床褥,脸上的汗一滴滴地向下落。

“夫人,再用点力,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女子旁边的稳婆一边为女子擦汗,一边不停地为女子加油着。

好吵,好湿,好挤,好难过,死就是这样的吗?苏晚照心想。

光,那是光吗?想触碰,我要光。

“啊。。。”随着女子的最后一叫喊,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孩子响亮的啼哭声。“生了,莞莞生了,哈哈。。。”大厅里原本焦急不安的男子再听到这一生啼哭后大声笑道,随即推开门转身就到了女子旁边,握着女子的手柔情地说道,“莞莞,辛苦你了”

好累,苏晚照昏了过去。

  女子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男子已近三十,可看起来依旧俊美,这是她心爱的男子,只属于她的男子,“云哥,莞莞不累。”女子柔声道。生产过后的虚弱为眼前的这个女子更添了几分别样的美,连房里的丫鬟们都不由得有些看痴了。

  稳婆微微上前,“恭喜苏大人,苏夫人,喜得千金”。苏云听到后心情大好,从稳婆手中接过襁褓细细看到“哈哈,我也有女儿了,这是我们的女儿,莞莞,你看,长得和你一般美。”说着,把婴儿慢慢靠向女子。

  “爹爹,我要看妹妹”只见床边站着个**嫩的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长得与男子有七八分像,这时拽着苏云宽大的袖袍委屈道。

  这可爱的委屈的样子给床上的女子看了不禁笑了起来,“娘亲,你笑我”说着,还竟嘟起了嘴。“瞧瞧你,妹妹又不会跑,怎这么着急着见妹妹?”女子打趣道。

  小男孩认真的说道“这是我的妹妹,我会给她我所有的玩具,定不让她受欺负,我喜欢妹妹”

苏云看到小男孩认真地模样也笑道,“好,宸儿,你可要看看保护你妹妹,她可是我们苏府的明珠呢。”

“云哥,那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呢?”女子抱着孩子,一脸慈爱地问着。苏云看着窗外的丝丝小雨沉吟道“水边朱户秋烟暝,山外丹梯晚照斜,晚照,苏晚照,我们的女儿!”

  “晚照,”女子柔情地换着婴儿,一片柔和。

  十四年后晚照安静地坐在阁楼上弹着古筝,嘴角泛起淡淡的,谁能想到她苏晚照又正真地再一次转世为人了,带着前世的记忆,她更加珍惜现在的来之不易,要知道,前世的她只是个没人会关怀的孤儿罢了,从没有享受过亲情的她被一个神经病推下楼来到了现在这个世界——梁国,谁知道在她十四岁的年轻外表下有着一个28岁的灵魂呢。

  说起来,苏晚照还真的感谢那个神经病让她远离了无尽的孤独,在这里,在苏府,她有着和蔼温柔的父母,还有在任何困难面前都现在她前面的哥哥,仅仅是想到这,苏晚照嘴角的弧度不禁变得更大了。

  “小姐,怎么弹着筝还笑的这般开心,是不是在想哪位公子啊??”站在苏晚照旁边的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年轻女孩打趣道。

  这是跟着苏晚照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灵芸,晚照也从没把她当做丫鬟,而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姐妹一般,私下里她们谈话也是像这般无拘无束的。

  “我在想啊”晚照淡淡的开口“我家灵芸也快及笄了,按照梁国的规定,也是可以嫁人了,正想着帮你找个未来夫婿呢”

“小姐!”灵芸大囧,俏脸红了一片,更多了几分小女儿家的娇态,“灵芸再也不要理小姐了”

“哈哈”晚照开心的看着灵芸吃瘪的样子,手上的筝弹得愈发动听了。

  “晚照,”阁楼下传来女子温柔的声音,晚照向下一看,惊喜地回应,“娘亲!你回来啦”。

  晚照的哥哥,苏家的大公子苏亦宸自十六岁开始便离府出去经商了,士农工商,在古代似乎都成了不变的定理,爹爹知道后十分生气,哥哥也继承了父亲的倔强,自出了苏府后也没有回来了,只是苦了她的娘亲每隔两个月都要去出去看看哥哥,过几天才回来,而今天,正是她回府的日子。

  晚照将娘亲迎上阁楼,十四年过去了,岁月似乎格外怜惜这位夫人,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经过岁月的沉定,反而使她变得更加雍容了,隐隐透着一股贵气,这是她的娘亲,苏云唯一的夫人叶莞。

“娘,哥还好吗?”晚照扶着叶莞问道。

“他啊,还是老样子,一股劲地就知道经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你爹认错,唉”叶莞说道苏亦宸,隐隐地皱着好看的眉,显示着她的烦恼。

“娘亲,别担心大哥啦,他迟早会明白您的。”晚照在旁淡淡的安慰。

“希望吧”叶莞叹到。

  “娘,别不开心啦,过来坐,我最近学的古筝弹给你听,好不好?”晚照双手拉着叶莞,莞尔道,她可不喜欢看美丽的娘亲不开心的样子,要知道,娘亲笑的时候可是有着太阳的光辉,能温暖人心,她爱看娘亲笑,哪种温暖人心的力量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好,我的晚照也变得更加温柔体贴了,来,娘来听听你的筝。”叶莞听到女儿这么说,心中的担忧少了许多,淡笑着拉着晚照坐下,柔和的古筝声缓缓流出,给天边的晚霞更增了一份诗情画意,灵芸在旁边看着小姐和夫人,嘴角也不禁溢出幸福温暖的笑。

  在梁国,苏府毫无疑问是名门望族,苏府老爷苏云是当朝左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无比。更值得世人称道的是苏府老爷至今只娶了一位妻子,便是苏宸和苏晚照的娘亲,叶莞,两人至今仍是举案齐眉、琴瑟协调,膝下更是儿女双全,羡煞旁人。整个梁国京都岚城里贵妇圈无一不羡慕着左丞相的夫人叶菀。

  这个世界,除了有梁国,还有与梁国比邻的抚水国和有着一海之隔的天涧国,三国实力不相上下,形成鼎立局面,倒也是相安无事了许多年。

  苏晚照静静地看着这苏府,自己的父母,自己身边关心她的人,享受着前世没有温暖,这一世,或许会比前世更加精彩吧。

梁国金銮殿

“启禀皇上,今年我国西北出现了罕见的灾情,导致民不聊生,臣恳请皇上放粮赈灾。”苏云手执笏板,微身上前道。

  坐在上方穿着明黄色的龙袍的男子,年纪也不过四十左右,身上尽显王者霸气,刀削般冷峻的轮廓,一双如鹰隼的眼,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听了苏云丞相的进言后微微点头。要知道,这一年梁国出现了罕见的旱灾,不仅仅是西北,全国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旱灾的影响,不过是西北的灾情更为严重罢了。这几月来,流民四起,逐渐流向京都四周,各个城的人口都增加了近一倍,相对的,各种社会问题日渐突出,再不对此采取措施,后果真是要堪忧了。

  龙椅上的男子皱了皱眉,“爱卿所言之事正是朕这些天所担忧之事,只是,前些日子由于京城周围也收到了旱灾影响,朕一早便把粮食分到京都周围了,现在又要赈济西北,朕是有心为之,却无法可施啊。众卿家对此事可以什么建议?”

  皇上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打破了朝堂的安静,大小官员交头接耳,却依旧束手无策。

  看到这种局面,苏云再次上前“皇上,臣有一法子,不知可否?”“哦?”皇上挑了挑眉,“爱卿只管说来。”

  “皇上,现在为四方赈灾,国库空已空虚,这时向百姓征税恐怕更是雪上加霜,不如就由京都里各富商官员捐米赈灾,这样既可以不用劳民伤财,也不用增加国库的负担,可谓一举两得。”苏云沉吟道。

  “嗯,爱卿此法可行。”皇上想了想后微笑地点了点头,称赞道。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皇上!!!”只见与苏云比邻而立的一个中年男子听到皇上的话后立刻上前跪了下去,此人正是梁国右丞相文学涯,不仅如此,他的大女儿文语嫣更是皇上后宫里的宠妃嫣贵妃,身份尊贵无比,一直与左丞相苏云在朝堂分庭抗礼,两人一直面和心不和,在朝堂争斗了十几年。

  “为何不可?”皇上脸上面露愠色,原本棘手的问题正有了可解之法确遭到别人的反对,即便这个人是他喜爱的妃子的父亲。

  为何不可?笑话,想他堂堂文国府的根基便是这米业,要他捐粮食,这不是在变着法的打击他的家底吗?想虽是这么想,文学涯还是对着龙椅的那个恭恭敬敬地,丝毫不敢暴露他内心真实地想法。

  “皇上,要京都所有的富商官员捐粮食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况且这么做反而会引起京都富商官员的反对啊,还请皇上三思啊。”文学涯拱手说道,脸上尽显忧思之情。

  苏云听到这话讽刺地笑了一声“是引起他们的反对,还是引起你堂堂右丞相的反对?哦,想起来了,文国府的家业怕就是由米业起的吧,难怪文丞相情绪如此激动,怕是捐粮了之后对文国府伤害不小吧?还是说在文丞相的眼中文国府的繁荣怕是要比梁国的稳定更加重要?。”

  “你,苏云,你不要信口胡说,我何时说过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心中的心思被看穿后,文学涯血色上涌,顾不得礼仪立即手指着苏云说道。

  “既然爱卿没有这等心思,那就捐些粮食吧,有了爱卿作榜样,想必京都中其他的富商官员也会为国贡献的。此事就交给左丞相负责,不必再议了,退朝!”皇上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便散朝了。

  文国府下了朝后,文学涯怒气冲冲的回到府中,手刚拿了一盏茶还没到嘴边就被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这个苏云,混账!!!”。

  文学涯的大夫人听到大厅里的动静立刻赶过来,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指挥了两个丫头上前打扫,自己则是轻轻地问道“老爷,怎么了,这么生气?”

  “怎么了???还不是那个一直和我对着干的苏云,西北要赈灾,却要我出粮食,米业是我文府的根基,那个混账是想把我文国府架空吗?”文学涯越想越生气“苏云,苏云,总有一天我定要让你从梁国消失!!”文学涯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就在此时,文学涯的大儿子文清羽也从下朝回来了,文清羽是大夫人唯一的儿子,自己的女儿在一年前被送入宫中成了皇上的宠妃,现在在文国府她的儿子也成了她现在唯一的依靠。“羽儿。”大夫人唤了一声。

  “娘。”文清羽对着大夫人回应到,转身又朝向文学涯“爹,何事让您如此不悦。”文清羽对着文学涯脸上无限恭敬,要知道除了自己之外,文国府还有一位公子文清玄,两人年纪相差无几,所以现在如果能取得文学涯的青睐,未来的文国府的主位者不就是他文清羽的了吗?想到文国府未来的主位者,文清羽压下心里的激动“爹,有什么烦恼可以告诉孩儿,孩儿愿为爹爹分忧解难。”

  “哼,”文学涯坐在主位上“今早朝堂上的事都听过了吧,苏云诚心是想让我拿文国府的米业赈灾,况且又是皇上亲自任命他掌管此事,只怕我文国府的米业要遭到重创了。”

  文清羽心中暗想,今早朝堂上的事京都的富商官员们怕都早已听过了吧,也是,一般与自己利益有关的事谁不是第一时间就知道。

  文清羽沉思了会,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诡异地笑了笑,“爹,你也说了米业是我文国府的根基,我文国府粮食是多,可是这米也和人一样是分三六九等的。。。。。。”文清羽话说到一半有突然截止,留给人无限想象。

文学涯捻着胡子思考,突然笑了起来,“羽儿,不愧是为我解忧的好儿子,此事就交给你来办。”

“是,孩儿定不会辜负爹的期望。”文清羽许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等到文清羽离开后,文学涯挥退了所有的人,转身去了一个密室,里面早有一个人早早地等着他。

  见到文学涯,那人立刻恭敬地跪下:“属下见过文丞相”

  文学涯径直地走到太师椅坐下:“事情办的怎么样?”

  “回丞相,小人在府上潜伏了几个月并没有遭到任何怀疑,事情也在向大人您想的方向发展,一切都很顺利”下跪的恭敬地回答。

  文学涯阴狠地笑笑:“你做的很好,听着,现在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事情的结果了,你务必要在一个月内完成你的任务,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听到文学涯地许诺,那人面色一喜,“小人定当为文大人鞍前马后,不负大人对小的的信任。”

  文学涯听到脸上的阴鸷显露无疑,不一会密室里就传来了他诡异地笑声。

  苏府已快到天黑了,苏云仍未回府,叶莞看着一桌子快凉掉的菜无奈地开口“再去热一遍吧。”苏晚照看着一旁着急的叶莞莞,缓缓拉着她坐下笑道“娘亲,别担心,爹爹一会就会回来了,在这么站在门口看都快成了望夫石了。”

叶莞听到脸上一红,总是成亲了这么多年,她做云哥的感情确一日深过一日,再听到自己女儿这般打趣道,竟也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你这丫头,越发口无遮拦了,看哪天把嫁出去了还想这般胡说。”

“晚照才不要嫁人,晚照有娘亲疼着,有爹爹爱着,有哥哥护着,才不舍得嫁什么人呢!”“你啊,就一张小嘴甜。”

  母女俩互相调侃着,忽然听到下人叫到“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叶莞立即迎了上去,拉住苏云的手“怎么今天回来的这般晚?”

苏云回握住她的手“帮皇上办事,为西北筹粮赈灾才晚了点。”

“爹爹,可是今早在朝堂上说的向富商官员筹粮之事?”苏晚照问道。

  “嗯,晚照也知道了吗?”

  “可不是嘛,我们家的苏丞相为西北筹粮得罪了京都所有的富商官员,可不是人人尽知吗?”叶莞在旁边酸酸地说道。

  “难道要我看着西北的几十万人民活活饿死不成?”苏云反问。“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云哥,我怕你为此事得罪了众人,受苦的还是你罢了。”

  叶莞看着苏云满脸的担忧。晚照也说道“是啊,爹爹,娘亲和我只是担心你遇到什么不好的事。”

  “我是为皇上,为梁国,为百姓办事,天会庇佑我,不会有事的。”苏云笑笑,“好饿,我们先吃饭吧,前些日子不是新来了个厨子吗,你娘天天念叨说厨艺好的不得了,你和爹爹赶紧去尝尝去。”

  晚照看着苏云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继续阅读《陌上晚斜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苏晚照婷婷《陌上晚斜阳》小说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