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萧琰苏子扬《茶香煮酒前》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茶香煮酒前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萧琰

角色:萧琰苏子扬

简介:千年前,牧野之战,一个盛极一时的王朝覆灭然而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灰烬中重生的神秘力量势必卷土重来千年后,经历战火重归平静的中原大地,歌舞升平,一派祥和的北宋繁华的表象下却是暗潮涌动,皇族,青顶阁,天宫纠葛不断他与她相恋,誓言相守,却被迫卷入江湖纷争,围绕上古茶树,茗香中他与她守护的是本心还是天下苍生【网编翼凡邀请】

茶香煮酒前

《茶香煮酒前》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初心萌动

时值盛夏,树海里一间古色古香的竹楼隐约飘出茶叶的清香,绿色的竹排围出的小院正**种着一棵桂花树,穿小院而过的溪水将桂花树围在中间,夏日暖暖的阳光穿透树叶落在临溪而建的竹阶上,变成了斑驳的光点。

  竹阶上坐着一个小女孩,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袭樱色小衫,双手托着白净的小脸一脸期待地望着已经长出不少小花苞的桂花树。

  "小雅,快来,有客人来了。"

  "来了。"女孩答应一声,飞快起身跑进了竹楼。

  前厅里坐着一个大胖子,是茶村西街的宋掌柜,正端着茶盏满面笑容地和对座的俊朗男子说着什么,男子旁边坐着一个绝色女子,手边放着一个梅花印花的圆瓷瓶。

  看到小雅进来,宋掌柜放下手中的茶盏,哈哈的笑出了声:"小雅今天有口福了,前不久我在杭州的茶馆收了一批春茶龙井,品质极佳,我特意让伙计送来茶村,这不,今天给你爹献宝来了。"

  女孩眼前一亮,抢着去看女子手边的瓷瓶:"莫非是唐代茶圣陆羽记载在《茶经》里的西湖龙井?"

  大胖子听了嘿嘿一乐,面露欣赏之色,对着男子说:"早听闻子扬兄对茶道知之甚深,环妹也是深谙此道,没想到你们女儿小小年纪就如此博识。"

  男子一摆手说道:"苏某不过继承了祖上一门手艺,怎堪宋兄如此赞誉,小雅平日里总听我和环儿讲这些,自然知道一些,并非博识。"

  大胖子又是嘿嘿一阵笑,理理袖子站了起来,说道:"几月不见,子扬兄还是如此谦虚,老宋我不跟你这文化人争了,茶我送到了,我那还有生意要处理,我先告辞了,不送,不送。"说完就挪着胖胖的肚子准备出门了。

  苏子扬赶忙起身相送,齐环也和小雅向大胖子施礼相送。

  等到苏子扬回来齐环才打开装龙井的瓷瓶,顿时一股茶叶的清香扑鼻而来,小雅凑近了观察,只见瓶中的龙井扁平挺秀,色泽翠绿,是从没见过的质地,心里也很是新奇,又见爹娘脸上也是不多见的欢喜,更加肯定了这瓶龙井是上品,赶紧催促着娘亲沏上一壶。

  三个人正说着突然听到门外有马车的声音,好像停在了门口,不一会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话:"子扬,在家吗?我是萧落"

  苏子扬和齐环听见惊喜地相视一笑就快步出门迎接来人。

  苏子扬和齐环几年前定居在这个茶村,鲜有外界的旧识前来拜访,小雅心里好奇,紧跟爹娘就跑了出去,见到爹爹和一个白衣男子拥抱在一起,笑的开心,娘亲脸上也是满满的喜悦,似乎此人是爹娘关系很好的旧友,正琢磨着,突然见到马车上又下来一个人,看侧脸很是清秀。

  小雅心想难不成是爹爹旧友的女儿,当下觉得多了个玩伴很开心。

  那人下车站定,小雅才发现这个人分明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长相清秀得像个女孩子,但眉宇间有着男孩的英气。

  萧落和苏齐二人一阵寒暄才转过身来招呼那个少年:"这是犬子萧琰,小琰,快见过你苏叔齐姨。"

  跟他老爹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样子不一样,萧琰整个人特别安静,他只是恭敬地向苏齐二人行了一礼就再没说话,眼眸里有明显的疏离,好在苏子扬齐环为人一向随和,并不在意。

  小雅觉得他整个人冷冰冰的,跟他热情的爹爹走了两极,像个小大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下,小雅难得遇见个同龄人,问起他从哪里来,家乡有什么好吃的他也只蹦出一两个字作为回答,小雅觉得自讨没趣,不再问他了,两个人站在三个大人边上相对无言,没一会小雅的心思就飘到屋后的桂花树什么时候能开花,娘亲什么时候能做桂花糕,爹爹什么时候制出桂花龙凤茶。

  "这就是小雅吧,好可爱的孩子,长得和环妹小时候一模一样。"小雅愣神间萧落已经蹲在了她面前,仔细看来小雅觉得这个人说话和动作都很随意,应该很好相处,但他随身带着一把很宽的佩剑,用布包的仔细,似乎和村子里偶尔会路过借宿的江湖侠客很像,心里就止不住的犯嘀咕,爹娘都是隐居制茶的手艺人,怎么会跟江湖上的侠客是故交,但又觉得这人没准是个传说中的大侠,心里又一阵激动。

  三个人又是一阵寒暄。

  苏子扬把萧家父子请进竹楼,齐环沏了一壶宋掌柜送的龙井,几个人相对而饮。

  小雅感觉这龙井入口清甜爽口,夹杂着淡淡的甘苦,入喉微涩,忍不住多饮了几口,瞬间觉得神清气爽,再看同座几个人脸上都是欲罢不能的表情,连萧琰那个冰块脸上都有了舒缓的痕迹。

  晚上几个人一起吃了晚饭,有朋自远方来,齐环特意做了顿丰盛的晚餐,小雅吃的极为开心,连带着看冰块也顺眼多了,跟他讲了很多有关茶的趣闻,萧琰都是默默看着她表示在听,小雅也没再觉得不爽。

  席间苏子扬和萧落小酌了几杯,没想到萧落喝多了就是个大话匣子,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最后被苏子扬强扭回房间整个竹楼才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临睡前小雅看着洒在屋子里的月光,回想了这忙碌的一天,断定萧落这个大叔一定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一点没有大侠超凡脱俗,威震寰宇的气场,估计轻功都不会,人家大侠能做到踏雪无痕,这大叔喝多了走路都不稳。

  反倒是萧琰,虽然冷冰冰的,但是怎么看怎么仙气逼人,感觉上更像小说里描绘的大侠,这么想着小雅就彻底去见周公了。

  接下来的几天小雅带着萧琰逛遍了茶村,向他介绍了茶村里几家制茶的熟人,带他喝了东街王奶奶煲的汤,顺带发现了他不吃葱姜蒜的小秘密,内心几度冒起了整人的邪恶小九九。

  这一天,萧琰在房间里看书,突然发现窗外已经日上三竿,却还不见那个每天叽叽喳喳的小丫头,疑惑间他注意到小雅就坐在后院的竹阶上,一动不动的望着含苞待放的桂花树,本想转头继续看书,眼前却闪过了她明媚的笑容,与此刻安静的她完全不同,心念一动,人已经走在下楼的竹阶上了。

  "在看什么?"

  小雅全神贯注地盯着桂花树上的花骨朵,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多了个人,萧琰突然开口说话时她吓了一大跳,整个人蹦了起来。

  过于滑稽的动作被萧琰看在眼里,看着慌乱的小雅微微一笑。

  小雅抬起头就看见如玉的少年站在竹阶上,一袭白衣,微笑着看着她,眼眸里是少有的温柔,恍惚间阳光就在他的眼角轻轻滑过,轻松地滑进了小雅心里。

  下一秒她注意到自己心跳不正常的变化,急忙转移话题。

  "你知道这是什么树吗?"

  "桂花树。"

  "没错,我家这棵很不一样哦,据说是当年茶圣的夫人所种,已经存活了几百年了,它每年都在立秋那天准时开花,爹爹和娘亲会用它的花瓣做出桂花龙凤茶,喝过吗?真的是唇齿留香,可惜大部分都会被茶商收走。"

  "所以你在这里等它开花?"

  "对啊,再过几天就是立秋了,想让它马上开花。"

  "哦"

  听着萧琰没有起伏的声音,小雅又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几个白眼,突然一个坏坏的念头闯入脑海,盯着萧琰诡异地一笑,说:"我给你泡桂花茶吧。"

  不等萧琰回答,小雅已经灵活地爬上梯子摘了几颗花骨朵了,对着萧琰就是一个明媚的笑容,萧琰几乎是硬生生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没过一会儿小雅就端来了一碗颜色奇怪的东西,萧琰本能地想拒绝,突然看到小雅期待的目光,轻轻闻了一下发现真的只是浓郁的桂花香,就不疑有他地喝了下去,刚入口时还是桂花的清香,喝了几口后一股姜汁的味道冲鼻而来。

  小雅看到了预想中的扭曲表情,原来这碗东西只有上面一半是桂花汁浇出来的,中间做了隔层,下面是姜茶,看到萧琰紧闭着嘴一言不发的样子,小雅邪笑着就溜走了。

  再见面时萧琰已经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样子,依旧任由小雅拉着走街串巷,只是对一切小雅送的食物充满了戒备,小雅几次恶作剧都再没得逞,看着小雅气得跺脚的样子萧琰只想到那天的姜茶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难喝,隐隐夹杂着桂花的清香。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立秋这天。

  他们回到竹楼时已近黄昏,意外地发现萧落不知道去了哪里,苏子扬齐环脸上写满了担忧

  "子扬你不用担心,以萧大哥的身手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齐环安慰着眉头紧皱的苏子扬。

  "若我还是当年的子扬,怎么会让他自己去冒这个风险,会不会是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苏子扬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脸上担忧却是深了又深。

  "你就不要再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应该不会吧,已经十年了,不可能的,他当初是默许了的,不然一定早就追过来了。"齐环拉过他的手和自己的手相握。

  "但愿如你所说是我多虑了。"苏子扬低声说道,紧皱的眉头却没有松懈的迹象。

  小雅从没见过爹娘这个样子,心里隐隐升起一阵不安。

  然而苏齐一见他们两个进来却不约而同地收起了担忧的表情,神色和往日一样,只是催促他们快点回屋。

  小雅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拉着萧琰出了前厅。

  "你爹娘有问题。"萧琰甩下这一句就快步上楼进了萧落的房间。

  小雅被他一句弄得摸不着头脑,但她也隐约觉得今天爹娘神态不对,似乎要出什么大事,来不及细想就看见萧琰又冲了下来,眉宇间多了明显的担忧。

  "我爹把剑带走了。"

  小雅并未觉得不妥:"你爹是剑客,出门带把剑不奇怪吧。"

  萧琰摇了摇头:"他原本带着两把剑,今天他带走了临渊,那是我爹的师父亲手传给他的名剑,轻易不会出鞘,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小雅想起那天布包起来的宽得奇怪的剑,原来一直就是两把,临渊,这把剑到底有什么厉害,取这个名字,但见到萧琰一脸担心,再一想爹娘今天奇怪的表现,也觉得肯定出了什么大事,正想细问,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门外似乎摆了个很大的阵仗,想又想不出这个小茶村有谁出门要这么大排场。

  正想着齐环突然冲出前厅,手里紧紧攥着一块玉牌和一个小盒子,见到小雅直接就塞进了她手里,看神情如临大敌。

  "娘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雅也急了,从没见过温婉沉稳的娘亲这个样子。

  齐环连说了几次"树",似乎在刻意强调什么,然后紧紧抱了小雅一下,眼中带着决绝看向萧琰:"快带她走,不要走大路。"说完扭头就往前厅走,没再回头看一眼。

  小雅一时慌了神,抬脚就想追上齐环,突然感觉到手腕上一阵剧痛,萧琰一把拉过她,二话没说就往后院走。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爹娘!"小雅拼命挣扎。

  萧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小雅横抱起来,一提气从竹栏上跃了过去。

  小雅眼见飞出了后院,心里火急火燎的,上去就是一口狠狠咬在萧琰的肩膀上,唇齿间瞬间弥漫着血腥味,小雅霎时清醒,赶紧松开嘴,萧琰吃痛闷哼一声脚下却没有停,几步就跑出了好远。

  小雅回头看到家门口围着一大群兵马,身上的武器都反着刺目的白光,照得她心里发慌,兵马中间围着一群人,都身着她从来没见过的华贵服饰,簇拥着一个气度不凡的人从一辆巨大的装饰华丽的马车上下来,那人一身简单的黑袍,阳光照在上面隐约能看到蜿蜒的暗纹交织在一起,小雅只见到他的背影,却觉得这个人似乎有种天生的威严,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几乎让她不能直视。

  虽然小雅出生在这个闭塞的茶村,但她也知道出行能有这么大排场的人应该不是普通的富贵,不是贵族就是官居高位的重臣,之前爹娘带她去杭州时正巧遇上知府出行,虽然这队兵马数量不及当时,但那人给人的感觉似乎更为尊贵。

  这一刻她心里冒出了好多疑问,爹爹不似平民的气质,娘亲的绝色容颜,两个人隐居在此长年不与家人朋友联络,还有娘亲塞给她的玉牌和盒子,她从来没见过,也没听爹娘提起过,只隐约见到上面刻了一个"子",子是什么意思?爹娘为何那么慌张?那队兵马为何而来?黑袍子的神秘人究竟是谁?萧大叔到这时候也不见踪影,莫非出了什么变故?

  巨大的信息量和疑问同时涌进了她的脑海,她觉得头要裂了一般地疼,心又慌慌的跳个没完,突然间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闭上眼前她看见家里的桂花树上有几个花苞好像开放了,想仔细看又抵不过疲倦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萧琰感觉到身后突然一坠,急忙稳住身形撑住小雅,脑子里已经开始分析目前的状况,

  爹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肯定出了问题,家里也不一定安全了,再看小雅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萧琰思前想后也想不出一个去处,突然想到以前萧落提起过他师父退出江湖后隐居在杭州,也顾不上犹豫,打定主意向杭州的方向去了。

小雅醒来时已经是深夜,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完全陌生的房间,月光透过半掩的窗户照亮了整个房间,目所能及的地方都覆盖着薄雾一样的银灰色,房间很简陋,只放了一张没有帘子的床和一张掉了漆的桌子,桌上放了一个漆黑的壶和几个杯子,她一挪动就听见床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昏迷前的记忆突然冲进脑海,小雅一下子清醒过来,加上身处完全陌生的空间,一种不能言说的不安团聚在她心头。

  她迅速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穿好鞋子,尽量小心不弄出声音,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打量四周的陈设,突然间发现萧琰整个人靠在门边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佩剑。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萧琰的一瞬间她心中的焦虑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安。

  萧琰闭着眼睛,呼吸轻缓均匀,似乎正在沉睡。

  小雅注视着他的睡颜,好像并没有平日里的疏离和冷漠,看着他轻轻颤动的睫毛一时失神,反应过来时萧琰已经睁开了眼睛,直直地望着她。

  两个人对望了许久,小雅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红,急忙和萧琰错开视线,心里祈祷这里的黑暗能遮挡此刻自己脸上的红晕。

  “你还好吗?”萧琰先打破了沉默,黑暗中他的声音格外清晰,小雅只觉得呼吸开始困难,嗓子也开始发紧。

  小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胡乱点了点头就当是回复了,缓了缓她才想到此刻两个人的处境,也不知道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萧琰好像看出了她在想什么,从墙边走到她面前说道:“我带你出了茶村后一直赶路到这里,现在情况不明,我觉得我们不能贸然去其他地方,我爹的师父现在隐居在杭州,那是目前最安全的去处,等到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再做下一步的打算,我们现在借宿在一个农户家,明天一早出发大概晚上就能到杭州。”

  小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心里明白自己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又问道:“当时在我家门外的是什么人?”

  萧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小雅向萧琰描述了今天自己在家门口看到的那队兵马的样子还有那个穿着黑袍子的神秘人,着重说了那个人与众不同的气场。

  听她讲完萧琰的表情变得凝重,思索了一会他说:“一开始我以为来人不过是富有的茶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难道那个人与朝廷有什么关系?”

  “可我爹娘只是普通的手艺人,怎么可能跟朝廷扯上关系,不可能的,他们隐居在这里很多年了。”小雅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爹娘来茶村之前的经历你知道吗?”

  萧琰这么一问小雅就愣住了,她从记事起就住在茶村,除了萧落几乎没见过爹娘的其他故人,关于他们的过去也从没听他们提起,要不是萧琰问她她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对爹娘的过去了解的太少,以前并没有觉得有哪里奇怪,今天看来反而像是爹娘在刻意隐瞒什么。

  “我……不知道……”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知道这是事实。

  似乎是看她受了打击,萧琰的语气温柔了很多:“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说,现在好好休息吧,明天有很多路要赶,快去睡吧。”说完就走回了原先靠着的位置。

  小雅心里很乱,她脑子里不停地拼接着最近和过去的信息,却发现越理越乱,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完全说得通的解释,似乎事情最核心的部分还没有找到。

  见到萧琰靠在墙上,她转身走回床边,看着娘亲交给她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一个黑色的方块,上面好像有些纹路,黑暗中看不真切,她只觉得脑子更乱了,娘亲也不说这是什么就这样塞给自己。

  头又开始疼了,小雅躺回床上拉过被子,才发现这所谓的被子居然是萧琰的外衣,脸瞬间红透了,这才觉得让萧琰靠在墙上似乎有些不妥。

  “萧琰……”犹豫了半天她才开口。

  “嗯?”

  “你就……睡在那里吗?不舒服的话来这边吧,明天……明天还要走好多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都需要好好休息。”支支吾吾地说完,她觉得脸都烧红了。

  对方是长久的沉默,小雅恨不得以头抢地,这下完了,萧琰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个随便的女孩了。

  过了很长时间,小雅觉得呼吸困难,刚想说不方便就算了,突然听到萧琰慢慢走了过来,把自己的佩剑横在了床中间,躺在了靠外面的地方,整个过程一言不发,黑暗中小雅看不清楚他什么表情。

  盯着他的后背小雅开始担心起自己的爹娘,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今天看见的那个人有没有为难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别担心,你爹娘不会有事的。”一直沉默的萧琰不知道什么时候轻声说道。

  听到他说的话,小雅突然觉得一天下来积攒的疲惫和担忧都变成了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越哭越觉得委屈,又不想让萧琰发现,就把自己的头按在枕头上抽泣,突然听到萧琰翻身的声音,她赶紧忍住抽泣继续把头按在枕头上。

  “你想把自己憋死吗?”一边的萧琰还是一样冷淡的语气。

  “不要你管!”小雅闷声呛道,眼泪却冒得更凶了。

  萧琰没接话,小雅心里疑惑,以为他生气了,刚想抬头去看,突然感觉自己被用力一拉,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实在想不到一向冷漠的萧琰今天是怎么了,直到萧琰冷冷地撂下一句“想哭就哭吧”,她的眼泪才决堤一样地又冒了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安静的屋子里只能听到她抽泣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小雅是被窗外的犬吠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还被萧琰圈在怀里,整个人有点发懵,条件反射就想爬起来,感觉到对方的胸膛起伏均匀,知道他还没有醒,又犹豫着不敢动。

  还是不要动了,万一他醒了一定好尴尬,小雅在心里对自己念叨。

  萧琰倒是完全没受到她内心挣扎的影响,依旧睡得安稳。

  小雅从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萧琰,盯着他放大了好几倍的脸,努力不让自己呼吸的气流撞到他的脸颊,又想起昨天他难得流露的温柔,黑暗中安慰自己的声音,还有这个温暖的怀抱。

  萧琰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其实他是很关心自己的吧,小雅猜测着,心里却像吃到了娘亲做的桂花糕一样开心,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甜蜜就在不知不觉中偷偷藏进了她的心里。

  “在笑什么?”萧琰的声音突然传来,小雅吓得一激灵,这才发现刚才自己居然在抿着嘴偷笑,连萧琰什么时候醒的都不知道,顿时一股热浪冲头而过,整个脸都红了,心里暗骂这下完了,自己刚才的表现估计都被萧琰看去了,一定会被他抓住机会笑话。

  萧琰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她那红得像煮熟的大虾一样的脸,轻轻松开她就直接翻身坐到床边,迅速整理好有些乱的衣服,穿上鞋就往门边走,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几乎没有停顿,在小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马上又传来关门的声音,屋子里就剩下她愣愣地窝在萧琰的外衣里。

  小雅觉得奇怪,萧琰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不会是想把她一个人扔下自己走吧,她可不认识去杭州的路,这么想着她赶紧从床上跳下来,左右看了看发现萧琰的佩剑和钱袋都还在桌子上,心里立刻安心了,萧琰再厉害也不可能身无分文地前往杭州。

  突然听到外面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说话:“去把那小丫头叫过来吧,开饭了。”

  然后是萧琰应答的声音,紧接着门又重新被推开。

  “小雅,出来吃饭吧,吃完就得出发去杭州了。”萧琰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冷淡,说完就又转身走了。

  “哦,我马上就来。”小雅应答一声就准备往外走,眼角余光扫到萧琰的外衣,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抓进了怀里,外衣上还留有余温,小雅想起了被萧琰拥在怀里的感觉,那种安心和温暖勾起了她心底某处的柔软,萧琰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推开门的一瞬间小雅整个人被笼罩在晨起的阳光中,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疲劳也被扑面而来的微风冲淡了,她睁大眼睛迎着阳光向四周看去,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古朴的小宅院,院子里种着许多黄色的不知名的小花,屋外古旧的石阶下有一条石子小径,萧琰和一个驼背的老婆婆正围坐在一张木桌前,边上一口大锅冒着热气。

  萧琰招呼她坐到他身边,很自然地接过她递来的外衣披在身上,向她介绍对面的老婆婆:“这位是昨晚收留我们的李婆婆。”

  李婆婆看起来岁数不小,皱纹层层叠叠,眼睛却很有神,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小雅对她很有好感,甜甜地叫了声“婆婆好”。

  李婆婆说她自从老头子过世就独居在这里,两个儿子一个在外做生意,一个应征进了军队,平日里也没什么亲戚朋友,他们两个一来家里热闹了好多,她打心眼里觉得高兴,可惜他们马上就要走了。

  小雅见到她似乎有些失落,赶忙安慰道:“等我们处理好事情,一定会来看您的。”萧琰也点头附和,李婆婆这才又开心起来。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吃过早饭,萧琰和小雅就决定早点出发前往杭州城,李婆婆心里不舍却也知道他俩有重要的事要办,为他们准备了路上吃的干粮就把他们送出了家门,小雅看着李婆婆佝偻的身影消失在破旧的院门里心里一酸,暗暗发誓等到一切都过去了一定会再回来看她的。

  为了早点赶到杭州城,萧琰从村子里买了匹马,两个人共乘一骑匆匆赶往杭州,中途只休息了两次,终于在太阳落山后赶到了杭州城。

  华灯初上,萧琰牵着马和小雅并排走在杭州城的街道上,街道两边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不同于安静的茶村,夜幕下的杭州城似乎刚刚从沉睡中苏醒,整个街道人声鼎沸,两边的屋舍都是灯火通明,人影浮动,空中飘着丝竹之声。

  萧琰领着小雅七拐八拐,最后停在了一栋临街的小楼前,小楼不似之前的商铺酒坊气派,门上的牌匾写着“茗香茶馆”四个字。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小雅好奇地问萧琰。

  “这里是我爹的师父设立的据点,他隐居后这里被我二师叔接管,从这里应该能找到人带我们去见师祖。”萧琰解释道。

  小雅听得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刚想问萧琰他爹到底是干什么的,里面突然迎出来一个掌柜模样的年轻人对着萧琰行了一礼,紧接着说道:“刚刚得知师兄来访,有失远迎。"

  师兄?小雅疑惑不已,这个年轻人少说也比萧琰大三四岁,怎么还管他叫师兄,再说他们刚进城,又是突发状况,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萧琰倒像是早已习惯一样对来人回礼,又说道:“宏轩,具体的事情我们里面说。“那人将他们引进茶馆,绕过回廊进了一间屋子,又招呼下人给他们倒茶,萧琰让他给小雅多上一盘点心,那个下人领命离开。

  萧琰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宏轩,宏轩略一思索就告退离去,屋子里就剩下萧琰和小雅两个人。

  小雅这时才把自己的疑惑说给萧琰听,萧琰听完也不急着解释,只说事情太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小雅还想再问,宏轩突然推门进来,神色有些慌乱,看着小雅欲言又止。

  萧琰摆摆手说:“但说无妨。”

  宏轩这才说道:“已经查到,昨天出现在茶村的是皇三子赵元侃。”

  萧琰闻言色变:“当真是皇族中人。”又转头看着小雅心下疑惑,莫非小雅的爹娘与皇族有什么过往。

  小雅听完宏轩的话也是一愣,急忙问道:“那我爹娘呢?他们还好吗?。”

  宏轩说:“这个还不清楚,我会派人去查,另外我刚才已经派人去师伯盟中联络,明日大概就能传回消息,师兄,师伯现在何处?”

  “我也不知道,他走得匆忙,宏轩,我有要事要见师祖,明日请你带我们去见他。”萧琰表情凝重。

  “师兄放心,此事我一定不会怠慢。”

  “好。”萧琰又回头对着小雅说道:“奔波了一天饿坏了吧,去吃点东西吧。”小雅心里依然在担忧着自己的爹娘,任由萧琰拉着就走了出去。

  茶馆里的大厨手艺很好,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但是小雅吃的食不知味,昨晚已经消退的不安又重新缠绕在心间。

  萧琰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安慰她明日见到师祖大概就能知道她娘亲交给她的东西是什么了,让她不要太过担心,又给她夹了很多菜,催促着她都吃完。

  吃完饭后宏轩为他们安排好了房间,还给小雅找来两个侍女给她沐浴更衣,小雅从来没有过侍女,洗澡的时候特别尴尬,一方面又觉得这是宏轩的好意,不好推脱。

  终于等到换好新衣服侍女们都退下了,小雅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躺在柔软的床上感觉到一天的疲倦奔涌袭来,迷迷糊糊就坠入了梦乡。

继续阅读《茶香煮酒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小说萧琰苏子扬《茶香煮酒前》在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