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半响欢》张晓月唐青月完整版阅读

小说:半响欢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张晓月

角色:张晓月唐青月

简介:她说这一世她要好好过,于是她雄霸九州无人能敌;她说这一世她不要颠沛流离,于是他放弃一切陪在她身边,免她无枝可依;她是皇者,是霸主,是女王
这一世,即使是在地狱,她也要活得像天堂

半响欢

《半响欢》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弱肉强食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啊,一直发生着我们不曾了解的事情,那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晓月是一个动物科学家,她最爱研究的就是毒蛇,观察每种毒蛇的生活习性,记录下来。她最近痴迷上了一种名叫珠錵的野生毒蛇,世间没有对于它的记载,张晓月也只是在很多非洲部落隐约发现这种毒蛇的存在。

当她第一次看见这种毒蛇的时候她就深深的爱上了它,于是张晓月就决定深入非洲去寻找它的身影。

在非洲深处的土地上,一个人正在对着一条蛇比来比去,嘴里还在嘟囔着,根据记载珠錵好像比它颜色还要深一点,蛇芯也应该更长一点的。无奈的摇摇头之后,把面前关着蛇的箱子设置了一个时间密码,对着那条蛇长约一米的蛇说,一个时辰之后箱子会自动打开的。

说完张晓月就离开了,还没走几步,一股大风却平白无故的吹了起来。

张晓月马上蹲在地上尽量压低自己,闭上眼睛,大约半刻钟之后。当大风过后,张晓月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画面。

本来应该在时间密码箱里的蛇竟然在箱子外面好奇的看着自己。

张晓月马上从背包侧面拿出了最先进的捕蛇器和一把手枪。

张晓月面前的蛇看见张晓月的架势,马上摆出了警惕的姿势,身体也仿佛随时准备进攻。

面前的这条蛇和张晓月见过的蛇一点也不一样,以前的毒蛇张晓月只是觉得他们具有强大的攻击力,而面前的这条毒蛇那种阴狠的目光让张晓月后背发凉。

还在和张晓月对峙的蛇,眼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犹豫,张晓月一直在观察着蛇的一举一动,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往往会爆发求生的本能,看见毒蛇的困惑,张晓月立马按下捕蛇器的开关,从捕蛇器的前面就发出了一个巨大的网,在网丝之中还有隐隐暗动的电流。

蛇发现危险之后,以常人看不清楚的速度立马冲出了网所能捕捉到的范围。后更是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张晓月,张晓月已经来不及躲闪,只有举起右手的枪,朝着蛇的方向不停的开枪。蛇立马改变方向离开了张晓月的视线范围。

蛇的方向就突然没了动静,张晓月一直举起手里的枪,直直的看着蛇的方向,大约三分钟都没有动静,四周安静的像沉寂的海底。

张晓月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她知道这条蛇现在在狩猎,它在等待猎物的破绽。

就在张晓月高度紧张的时候,在她的后面,刚在的那条蛇缓缓的爬向她,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那条蛇在距离张晓月不远的地方,终于发出了动静,扬起了自己的蛇头,张开獠牙,冲向了张晓月的腿部。

张晓月刚刚听到声音举起手枪,就一瞬间没了意识。

看着面前躺在地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猎物,蛇并没有打算吞噬,只是安静的看着,直到张晓月心脏完全的停止跳动。

才缓缓的爬向了别处。

“药师,我女儿怎么样了?”

“回禀皇后,青月公主被人伤及心脉,如今只有用七品续命丹才能让公主脱离危险。”

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推开,身穿着玄色劲袍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外。

“我这里有续命丹。”

药师急忙跪下,“参见皇上。”

中年人开始无形中透露出上位者的威严,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走到药师的面前,把手里的续命丹药盒递给了药师。“医好青月公主。”

“是。”

中年人走到了在床前,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皇后身边。

皇后看着身边的男人,“是谁?”

皇上迟疑了一下,“是焱儿。”

皇后似乎对着消息并不感到有什么奇怪,只是语气之中更多了一些嘲讽,“就算我的女儿是一个痴傻孩儿,也不能任由这些人伤害。”

似乎察觉到身边之人的不舍,皇后走到皇上的面前,以不弱皇上的气势说,“莫不是皇上舍不得处罚?你看清楚,床上躺着的是你的亲生嫡女如今被你的一个庶出儿子打成重伤你竟然舍不得教训一下的儿子?”

皇上看着面前的妻子,他知道这件事也绝不可能善了了。看着在床上躺着的人,他也是生气的,只是要在焱儿和这个痴傻女儿选择一个他自然还是犹豫的。

看着面前犹豫皇上,皇后眼里的讥讽更加的明显,最冷不过帝王情,“皇上如果不处罚唐焱,我只能带着女儿回孟国了,若是我父皇问起我为什么回来,想必我也只能实话实说。”

皇上一听这句话,眼里的犹豫立马就不见了,“皇后这是什么话,焱儿做错事自然是要罚的,但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青月治好。我那里还有一些政务,我去处理一下。”

说完皇上就离开了。

原本在一旁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的药师终于敢说话了,“回皇后,青月公主服用了续命丹之后心脉已经恢复平稳,想必已经无碍了。”

“好,你退下吧。”

药师走后皇后看着躺在床上的青月公主,脸阴沉的可怕,怒骂道,“你这个傻子,要不是还要你给我做棋子,我简直恨不得立刻杀死你。”

说完转身离开,一刻也不愿在这里多呆。

皇后离开之后,原本应该还在沉睡的青月公主,立马就睁开了眼睛,只听见躺在床上的青月公主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我是真的穿越了啊,我是真的穿越了啊……”

青月公主一下子坐了起来,“完了完了,我答应教授把珠錵带回去给教授看的。”

想到这里又泄气的坐了下来,可是她已经穿越到了这里怎么可能再回去那?

想着想着只能无力又躺了回去,刚刚躺回去心口突然就开始疼了起来,疼的她只能蜷缩在角落里,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张晓月的意识脑海里,那个人痴痴傻傻的,嘴里断断续续的一句话也说不清楚,但是却是有意识的想要传输给张晓月消息,“焱儿,焱儿,他,他,他……”

张晓月被疼的实在是受不了,但是她还是努力的想要听清楚这个身体原主人的灵魂到底想要告诉她什么。

“炎儿…琦贵…后…厨…”

说完这句话原本在张晓月灵魂精神海的前主的灵魂就爆开了,仿佛烟火一样。

原主的灵魂化成了碎片,张晓月的灵魂就不受控制的走到了精神海的**,从此这个身体里面只有张晓月的灵魂了。

很久之后,当精神海里面只有张晓月一个人的时候,张晓月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穿越了,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这个身体里面的原主人到底想告诉她什么呢。

张晓月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她还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事情。

只是最后前主的话深深的印在了张晓月的脑子里,难道是前主无意间知道了什么,才让别人如此不顾后果的杀害前主?

续命丹的药效很快就展现出来了,七品丹药的好处就体现在这里了,三天不到,张晓月就能下地走路了,一点也不像是曾经心脉俱断的人,只有张晓月知道前主已经死在那次受伤之中了。

张晓月,不,现在应该是唐青月了。唐青月到了这个世界才明白,这个世界原来是有魔法的,照着这个世界的说法就是魔法元素,只有对魔法元素亲和的人并且精神力强大的人才能够吸收自然界的魔法元素修炼。而前主一直只是一个痴傻,自然没有人会给一个痴傻传授修炼方法,也没有人会给一个痴傻测试修炼天赋,这让新生的唐青月感到心痒痒,好想去尝试这些只有在神话故事之中才存在的魔法。

“青月公主?”

唐青月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刚刚在幻想了啊。旁边的侍女小声的嘀咕,“青月公主自从清醒之后就一直是这样呆坐着,一句话也不说,莫不是更傻了?”

唐青月也没有管她们在嘀咕什么,继续幻想了,自己一定得学学看魔法是什么样。

通过书籍,唐青月了解到,自己穿越过来的大陆叫做辰天大陆,五大帝国分别占据着大陆,其中孟国实力最为强盛,其次就是齐国,其他三国分别是楚国,公孙国,唐国,三国的实力都不相上下,五国之间保持着其妙的平衡。

最让唐青月感兴趣的是,这个世界有很多的魔兽,灵兽,各种各样的兽。

总之张晓月要以唐青月的身份开始活下去。

几天之后的早上天还没亮,唐青月就被皇后传召进殿,侍女们先是给自己洗漱更衣,再是打扮,搞得和自己就要出嫁一样。

唐青月看着自己的侍女一件件首饰的往自己头上试,无奈的说,“好了好了,不试了,我们走。”

来到大殿之前,皇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唐青月,“听侍女说你现在能认识人了,会读书了,是吗?”

唐青月怕自己说多错多,就干脆闭口不言,只是点头。

皇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又看了看唐青月,仿佛一见到她就生气,挥挥手让她离开。

唐青月离开之后,在皇后身边的嬷嬷走上前来,“皇后,唐青月身为帝国嫡女,无论是清醒还是痴傻,天赋测试都是万万不可缺少的,如今我们已经拖到唐青月十六岁,今天大祭司又来了一趟。”

皇后把手里的佛珠捏成了粉末,“看来是不能再拖了,更何况唐青月已经清醒,大祭司那边已经没有理由拖延了,倒不如送个顺水人情。只是……”

“皇后是在担心唐青月的天资太过耀眼?”

“是啊,你忘了吗?我们俩偷偷给她测试的时候,那时候的光芒……”

“皇后,天才是需要时间的,唐青月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更何况天才过于耀眼,不用我们出手,她就会夭折。”

“说的也是,那这次你就给我好好的办,办的热热闹闹的。我要全天下都知道有唐青月这个妖孽。你以孟国公主的身份去邀请各国政员来。”

“是。”

身边之人走后,皇后对着天边笑骂了一句,“你孩子的天资虽好,想必也是活不长的命,她很快会去陪你了。”

第二天,整个皇宫就开始热闹非凡起来,本来该上朝的大臣都齐齐的聚集在皇宫后殿之中,还有很多外邦人都来贺喜,但凡能进入后殿的人都是政客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整座城的客流量也大了起来,也算是拉动了京城的客栈经济发展,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唐青月。

谁都知道唐国嫡大公主青月公主一出生就是一个痴傻,但是昨天突然传出消息说,青月公主不是傻子了,还要在今天进行天赋测试,很多人都想来看个热闹。

“你看你看,这些人不是齐国的人吗?他们来干嘛?”

小二在一旁倒酒的时候就接了一句嘴,“你们还不知道啊?今天我们青月公主天赋测试啊。”

小二这一插嘴,客栈里面就七嘴八舌的热闹起来,“这我们知道,只是这齐国来的也太快了吧。”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我们唐国这皇位向来是传嫡不传庶,这青月公主无论什么样,都是咋们大唐的下代国君。”

“一个傻子还想当帝王?”

旁边的人赶紧拉了一下那个说话的人,“别瞎说,这可是天子脚下。”

“可是青月公主是女的啊。”

楼上开始传出声音,“你们忘了吗?我们第一位皇帝也是女帝。”

底下也出现了一片附议声,这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这皇帝哪有那么容易当,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实力。”

众人都见看向门口,一时间所有人的声音都没有了,见来人掌柜不知道从哪里就冒了出来,“呦,将公子,很久没来了,快快快,顶楼请。”

年轻妖娆的掌柜把来人请到了楼上之后众人才舒了口气。

有人小声的问,“这是谁啊?”

有人听见急忙给他解释,“他就是唐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将军。”

那人就急忙止住了话头。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运行的法则,我们都活在法则之下。

百姓们都以为各国是来看唐青月天赋测试的,其实殊不知这样的大场面都是皇后一手策划出来的。

这天因为唐青月那件事,京城的空间站也算是人满为患,客栈也是人满为患,这也是京城很久没出现过的盛况了。

而这件事也是有人喜有人忧,列如在皇宫那位贵妃就在大发雷霆,一边砸东西一边怒吼,“你说我怎么 就不如孟瑶那个贱人了,她的女儿天赋测试就要普天同庆,想当初我儿子天赋那可是七品,都没有这么大的动静。”

说完就继续砸东西,一旁的丫鬟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门口站着一个少年,少年穿着一身紫色玄袍,少年面如冠玉,只是垂在两边的手紧握,目光更是凶狠。

“母亲,很快了,到时候我们母子就能坐享天下。”少年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而在一旁更加壮观的大殿里,唐青月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呆住了,这是她第一次看着自己异世的容貌。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头戴玉仙簪,耳着玄天灵石,身穿烟沙散花裙,亭亭玉立。

一旁的大祭司看着公主眉眼里也全是笑意。

大祭司拉过唐青月的手,说带着她去见见自己的师傅。

唐青月轻轻松开手,面上却是笑盈盈的答是,让人也不好说什么。

“好了,我先带你去见我的师父,和师父的好友,你一定要好好表现。”

很快唐青月就被大祭司带到了一座古楼里面,古楼隐隐约约传出了琴声,让人听了就感觉自己面前的一切都不存在,自己面前只有高山流水。

大祭司带着唐青月来到了最高层,那里放眼望去,便是大唐的京城美景。

唐青月被大祭司带到了一个正在和别人下棋的老者的面前,唐青月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人,有一个中年妇人正在弹奏古琴,两名中年男子正在一旁饮酒作诗,左边有两个老人不知道在争什么争的面红耳赤。

还有就是眼前还在下棋的两位老人了,下棋的老妪看着是这里面最和蔼的。

老妪也看见了一行人,知道自己对面这个人很难从棋盘里面回过神来,就自行打断了棋盘。

那位老人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徒弟,连忙起身,想和自己的徒弟攀谈。

大祭司立马把手伸过去扶住了那位老人。

“瑶儿,你怎么才来啊?”

“我去接青月过来了。”

“哦,”老人明显兴致不高,也没有和唐青月搭话。

一行人被这里的声音吸引过来,三位老人都起身走了过来,三位中年人也在老人的身后走了过来,看着他们都过来了,大祭司把唐青月推到了众人的面前开始一一介绍。

“这位你叫晴奶奶就好,后面是她最得意的徒弟清灵,这位你叫越爷爷,后面是他的徒弟齐风,这位你要叫苏爷爷,他可是一个炼药师,后面是他的小徒弟,叫石宁。”大祭司从左到右慢慢的介绍,言语之间明显在拉近唐青月和他们的关系。

唐青月一个个的问好,落落大方。

“对了瑶儿,青月是怎么变好的啊,你求苏老头要了不少丹药都没有把青月治好,这次怎么自己就好了?”一边的老妇人对着大祭司说到。

“师母,青月曾经被人伤及心脉,有人就给他服了一枚续命丹,之后她就好了。”

“原来是这样,也算是因祸得福。”

大祭司连忙点头称是,回过头对着刚刚让唐青月叫苏爷爷的说。

“麻烦苏爷爷为青月诊一次脉。”

身穿炼药师服的苏爷爷一出来就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苏爷爷把手放在唐青月的手腕上,过了一会抬起头看向唐青月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赞赏。

“没事,身体挺好的。”

大祭司也放心的点点头。

大祭司回过头对着唐青月压低声音说,“青月啊,你就在一旁听我们谈经论道,对你武道启蒙有大的好处。

“是。”

八人就围成了一个大圈,唐青月就在大祭司后面听着,由四位老人讲述,四位中年人提问,而唐青月就是一个专注的倾听者。

这次机会让唐青月以后的修道之途走的更加的平顺,每层实力的具体把握,甚至思想都更加的提升了一个层次。

好像只过了一分钟之后一样,天就黑了。

“好了,到此为止吧。青月的天赋测试也快开始了。”晴奶奶摆摆手,停了下来。唐青月不得不说,晴奶奶果然是心细如发的人。

“走吧,青月,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再见的。”苏爷爷一脸笑容看着青月。

唐青月一一的问安之后才和大祭司一起离开。

来到了测试的大殿之前,大祭司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这规模也太浩大了,让大祭司隐隐感觉到不安。

看着面前类似红地毯的大道,还有那一层一层的阶梯,更是每层阶梯都有一个侍卫的奇葩。

正在唐青月低着头数石子的时候,一个身穿龙袍的人出现了,一行人第一时间马上跪下。

皇上一步步的走过来,眼圈里面全是憔悴,这几天安慰受伤的琦贵妃简直都要累死他了。

唐青月微微的一侧身就和自己父皇行了礼,自己父皇连看都没看自己,就径直站在一边,不耐烦的说,“不是说要举行仪式吗?怎么还不开始啊?”

“仪式举行要等到我敲响神钟三下才可以开始举行,难不成皇上不愿遵从先皇的遗训了?”

皇上讪讪的站在一边,不耐烦的说,“那就快点开始吧。”

大祭司还想和皇上辩论的时候,在皇宫最高建筑的钟楼上一阵阵钟声开始响起,古钟的声音悠远而高亢吗,响彻在皇宫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开始正襟危坐起来。

皇上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对着唐青月招手,“走吧。”

唐青月跟在皇上的身后。

两人来到了皇宫后殿的入口,入口已经前面已经有百官在朝拜,唐青月在皇上的左侧和皇上一起走在百官朝拜之中,当皇上和嫡公主坐在**之时,百官开始高喊,“愿我大唐国泰民安,愿我大唐国泰民安,愿我大唐国泰民安。”

直到皇上和嫡公主走到尽头的时候,百官还是不能起身的。

百官之后就是后宫诸人,大小嫔妃和其子嗣都必须跪在原地,静静等待皇上和嫡公主经过,当皇上和嫡公主走在**的时候,众人一起高喊。“愿吾帝长寿万年,愿吾帝长寿万年,愿吾帝长寿万年。”

当然在这里的众人没有刚刚因为打伤嫡公主而被罚一年不得出宫的琦贵妃和他的儿子唐焱。

经过后宫诸人之后就是八大祭师了,每一个祭师都是一道,第一道便是火之祭师,每位祭师都用着八品的实力,他们把自己最擅长的魔法元素凝炼成最纯净的魔法元素给皇上和唐青月沐浴身体,祭师都称这是最干净的神之元素。

之后分别就是水之祭师,木之祭师,风之祭师,土之祭师,暗之祭师,空间之祭师,光之祭师。

走过这长长的祭师之路之后,便是在大祭司的面前领取静心丹,这是一枚三品丹药却是祭祀最不可缺少的东西,以此静心,表达对神的敬意。

之后便是唐青月自己一个人的事了,大祭司带着唐青月走到祭祀台的最上面,上面便是第一位女帝留下来的测试石。

大祭司身穿着祭祀服,一脸严肃的把唐青月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位置,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冷冷清清的祭台,“开吾灵智,得汝天智。”

说完一脸神秘的对着天地俯首,才起身对着唐青月说,“嫡公主,现在将你的手放在测试石上。”

“这块测试石,是测试你的魔法亲和度的。你只要放开你的意识海,感受来自大自然的魔法元素就好。”

“是。”

当唐青月把手放在测试石上的时候,同时放开自己的精神海,闭上眼睛唐青月又到了自己的精神海,精神海里面还是空荡荡的,自己又看不到尽头。

就在唐青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大祭司清脆的嗓音回荡在唐青月的精神海里面,“放松,开放自己精神海。”

唐青月就感到了自己的精神海就仿佛真的放松了很多,也渐渐感到了身边大自然的魔法元素。

“静下心来,召唤这些魔法元素,让他们为你所用。”

大祭司的话回荡在唐青月的耳边。

大祭司站在唐青月身边还是很紧张的,她这一生都在为帝王之家测试天赋,可是都是在五岁的时候, 可是面前的这个嫡公主可是已经十六岁了,她的天赋实在是有些让人担心。

如今,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所有人都一眼不眨的看着祭台,等待着结果。

大祭司站在唐青月身边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因为面前的唐青月身边围绕的八大元素,也就是说,唐青月对自然界的所有元素都是亲和的。

当看到八大元素都在空中飞舞盘旋的时候,下面所有人的脸无疑是精彩的。

“妖孽,纯属妖孽。”

在百官梯队的外朝使臣开始呆不住了,首先就有了很大的慌乱。

“住嘴。”

众人都看向来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唐将,他为什么来了?刚刚有想把天才扼杀在摇篮的想法的人都第一时间低下头。

唐将对着身后的一员大将说,“刚刚有杀气的人,我都记下来了,等祭祀结束的时候,你注意让人去监视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动。”

“是。这天下,仿佛就要因为青月公主大乱了,天资如此妖孽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是。”

而在祭台的唐青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

等待了半个时辰之后,围绕在唐青月身边的魔法元素也渐渐归于平静,唐青月也从自己的精神海里面出来,回归现实。

一旁的大祭司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但是看向唐青月的目光还是多了一丝敬畏。

“青月公主,您对大自然的所有魔法元素都是亲和的,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八大元素不可同时修炼,不然就很难取得很大的成就。你明白吗?”

“青月明白。”

“还有就是烦劳公主七日后子时来我房里一叙。”

“好。”

“那接下来就测试精神力吧,前面的灵石是女帝从暝山带回来的,你集中注意力对准灵石,灵石就会给出相应的天赋品级。”

“是。”唐青月对着大祭司微微的一欠身,保持足够的尊敬。虽然唐青月感到大祭司对自己的态度是有些变化的,但是对大祭司,唐青月的尊敬是必须的。

大祭司退到一边,唐青月站定,放空自己的思维,眼里心里脑里开始只有眼前的这块灵石。

唐青月就看见灵石的上端浮现出生涩难懂的古文字,大约只有三十个字,唐青月是一个也看不懂。

古文字浮现之后渐渐淡去,唐青月惊奇的看到在灵石上端显示的是自己的容颜,在自己的容颜旁边有之虚无的笔在写字,金灿灿的,不过还是唐青月不懂得古文。

大约写了五十个字左右,笔停下了。

灵石上端所有的现象全部都消失了,与此同时,唐青月感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搜索自己的精神海。

唐青月感到十分的不安,却又不敢对这股神秘力量怎么样,毕竟对方在自己的精神海里面,一个不小心自己就容易再次变成傻子。

好在那股力量很快就如潮水一般退走了。

就在放松的时候,灵石上端有开始浮现出文字,这次唐青月看懂了,金光闪闪的九品两个大字。

九品,凡是看到字的人都狠狠的震撼了一把,在这个大陆八品已经是强者存在,九品已经快赶上某些家族的老怪物可吧,况且这只是天赋测试,未来这位主能走到什么程度那可是无可限量。

祭台上。

大祭司看着唐青月,一眼不眨。

唐青月看着自己弄出来的动静,默默给前主捏了把汗,这天赋,要是前主不是傻子的话,她现在绝对是大陆青年才俊之一。

唐青月很高兴,如此天赋,实在不枉她再世为人。

唐青月一高兴突然感到自己的精神海里面一阵翻腾,使自己头疼得很,一旁的大祭司看见唐青月这个样子,连忙上前扶住。

大祭司马上就叫几位祭师扶公主回寝殿宣药师,而自己则继续完成祭祀结尾。

后面的突然结尾就变得有些突兀,但是所有人都以为是公主天资太高,大唐要当宝贝一样回去供着了,自然不愿意再展现在众人面前。

折腾了一个晚上之后,嫡公主的天赋测试就这么结束了,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回去,只是这安静的背后有多少汹涌就不得而知了。

在寝殿的唐青月在被药师服下几味药剂之后陷入了沉睡,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只有公主知道。

此时唐青月的精神海里面,一位身穿黑色金缕袍的男子邪魅的站在唐青月的一边,唐青月质疑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站在唐青月对面,大大方方的像是现在在自己精神海一样。

唐青月自己的观察着面前的男子,他的灵魂太虚弱了,要不是在精神海里,他估计早就魂飞魄散了。但是书上写过,要想灵魂破体不散这是九品强者才能够出现的,所以说,这个男人以前是九品强者。

男人看见唐青月一直在看着自己,也反看着唐青月,这个女人,一年前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傻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和自己灵魂契合的人,没想到是一个傻子。

那时候的男人自杀的心都有,但是想到自己的仇也就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本来男人打算在唐青月的精神海里面修养修养,希望可以再次找到与自己灵魂契合的人,只是茫茫人海,找一个灵魂契合的人无疑的大海捞针。

前几天灵魂太虚弱陷入了沉睡,今天突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吵醒,努力的睁开眼睛,刚完全醒过来 就看见面前的这个女子气势汹汹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质问自己。

想来是自己清醒的时候无意识的搅乱了精神海才让女子这么愤怒吧?

男子脑子里已经千回万转,面上还是不动神色。

“你就是那个傻子?”

唐青月听到这句话不动声色的打量男子,这个男子知道前主的存在。

男子看了看唐青月,看了几眼便没了心思,自言自语的说,“明明已经心脉中毒,导致脑子变得痴傻,怎么一觉醒来就变成正常人了。”

唐青月没想到男子是这样回答她,一时之间也就没了接话。

唐青月不说话,男子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唐青月先忍不住,“你在我精神海里面干什么?”

“养伤。”

“那你什么时候离开这?”

“伤好。”

“你伤怎么好啊?”

“吃药。”

“你是灵魂怎么吃药?”

“可以。”

之后唐青月问男子什么问题男子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一直在发呆。

就在唐青月快要放弃的时候,男子突然很郑重的站在唐青月的面前,在唐青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男子把一枚镶着蓝宝石的玉戒戴到了唐青月的无名指上。

唐青月急忙推开男子,想把戒指弄下来已经来不及。

“这是交易。”男子看着唐青月一脸认真的说。

“什么交易?”

“我不是这个大陆的人,我是西边大陆的人,我被人打伤只留下了魂魄,我想活下来,重新回到西大陆报仇,我把纱蒂给你,这是一个顶级的空间戒指里面是我生前积累的东西,这枚戒指在我重生的时候你要还给我,在这之前这里面的东西随你用。”

唐青月看了看手上的戒指,三秒钟之后就做出了选择。

“我怎么帮你?”

“帮我找药。”

“什么药?”

“七色莲花,我只需要这一种药材,其他的纱蒂里面全都有,到时候我可以自己炼制药材。”

唐青月一时之间没了话。

真是的,前主精神海里面怎么还有这么一个人物,唐青月计算了一下自己和男人的实力差距,自己这还没修炼呢,怎么打得过面前这个九品男人,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很虚弱,但是就他刚刚醒来都能引起自己精神海震动看来,这个男人实力真的不容小看。

唐青月很明智的选择了装顺从。

“既然没事我就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没说完唐青月就想退出自己的精神海,男子这时候却出声了,“你为什么一点也不吃惊。”

“吃惊什么?”

“我。”

“你有什么好吃惊,比这还吃惊的我都见过。”

说完唐青月就走了,毕竟刚刚精神消耗的太大了,真的需要好好的睡一觉的。

不过还好唐青月走的早,不然听到男子的话该是又要气炸了。

“一个傻子能见过什么吃惊事。”

男子说完这句话灵魂就消失不见了,如此热闹的精神海又变成了空荡荡。

唐青月是睡着了,可是在京城有很多人就睡不着了。

有很多人第一时间赶回自己的国家报告消息,也有很多野士本来打算投靠别处的,一时间也都留在了帝都。

天下现在的这种平衡一旦打破,那就是无穷的战火,这五大帝国谁不是虎视眈眈,谁又不是心狠手辣之辈。

唐国第一将军唐将的府邸。

一名黑衣人径直走进了唐将的房间。

一看见唐将,黑衣人就跪了下来。

“回禀将军,那些人第一时间就乘坐飞兽离开了唐国。请将军赎罪,我们没有能力全部都监视。”

唐将在榻上,一杯一杯的喝着酒,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杯杯的喝着酒。

唐青月一跃成了唐国最传奇的人物,甚至有民间传出唐青月是为了隐藏天赋才对世人装傻,之所以现在展现出天赋是因为唐青月已经是一名强者,完全有自保的能力。

而且这个版本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不管民间怎么传,唐青月现在确实只是一个弱者,而弱者面临的就是危险。

自从唐青月天赋展现出来之后,大唐皇帝就给唐青月请了专门的帝师学习,对这位嫡女也给了相应的地位。

在专门的帝师教导之下,唐青月很快就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实力架构。

一品最低,九品为帝。品级分阶,再分为九。

不管你的出身为何,只要你强大,在这个无规则的世界你就会变成规则。

辉煌的帝国大殿落下了繁星,每个宫殿的门口只留下两盏琉璃灯,在这里上演的勾心斗角沉寂在着无边无际的黑夜里。

在唐青月的的寝殿里,唐青月还在刻苦的感受魔法元素。

帝师说过,一品,感受魔法元素的存在。

唐青月就是在不断的用精神力沟通自身所能感受到的魔法元素。

帝师说过,在你沟通魔法元素的时候就已经和天地缔约了法则,而一品实力就是要展现你的契约,这些契约就是你使用魔法的转换器,每个人的契约都是不一样的。

每升一阶你的法则就清晰一分。

直到一品九阶你的法则就可以完全的展现出来,当升到二品你就可以掌握法则,进而使用魔法。

这个时候唐青月的天赋就展现的淋漓尽致,短短七天就已经成为了一品三阶的实力,并且她的契约隐隐约约看着比一般人更复杂。

就在唐青月专心在修炼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强行打断自己的冥想,把自己的身体强行向左边移动了十厘米,一秒之后,一把闪着银色的匕首出现在唐青月原来的位置上。

匕首插在地上,地面竟然寸寸龟裂,裂痕还闪着白色的流光,在匕首出现的时候唐青月立马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但还是敌不过流光的速度,被划伤了脚踝。

唐青月顾不上伤势,立马靠着墙站着。

现在的唐青月简直就是一个小羊羔,而隐藏在黑暗里面的杀手就是那头饥肠辘辘的恶狼。

唐青月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一点的风吹草动都让她神经紧绷,一滴滴的冷汗从唐青月的额头流下来。

唐青月自己都能清晰的听到汗滴在地上的声音。

忽然一声闷哼声从左边的窗户传来,唐青月的视线转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人提着另一个黑衣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看到唐青月的目光扫过来,男人的目光也灼灼的盯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唐青月看着面前的男人,脑海里面回想起自己曾在唐君的书房里面看过他,看的出唐君很信任面前的这个人,既然如此,他应该是来帮自己的。

唐青月和唐将就这么对视了长达三分钟,唐青月是警惕,唐将呢,就是连自己也不懂为什么一直盯着唐青月看了。

唐将被外面的冷风吹得清醒了很多,关上了左边的窗户,又在窗户上设下了火元素的法阵,既起到了防御的作用,也能抵挡冷风。

唐青月看着唐将走后,才缓缓的离开墙面,看着不远处的匕首,唐青月深深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就在刚刚,她和死神差点就去喝了酒。

唐青月进入精神海,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不动声色站在原地。

“谢谢。”

男人终于抬头看了几眼唐青月,没说话。

唐青月也不自讨没趣,也就退出了精神海。

唐青月刚退出,意识转醒,就看见唐将拿着一个白色的瓷瓶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有着犹豫的神色。

看见唐青月醒来,唐将脸上的神色马上变成了冷峻,语气也仿佛带上了冰,“刚被刺杀还有心情睡着。”

唐青月也不说话,就看着唐将。

唐将被看的心里发毛,把瓷瓶扔到唐青月的面前,丢下一句话就走了,“脚上的伤。”

看着唐将的背影,唐青月目光转了转,还是伸手去拿了药瓶,只不过转手就把药瓶里面的药倒掉了。

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陌生时空,唐青月不愿意拿自己的小命去冒任何的险。

子时的钟声已经敲响,唐青月也已经来到了大祭司所居住的神楼里。

唐青月刚站在神楼的面前,神楼的门就打开了,本以为里面很大,结果唐青月第一眼看见的只是两盏灯光。

当唐青月第一步迈出去的时候,另一排的两盏灯光也开始接连的亮起,走了几步唐青月的眼前除了灯光所波及的范围其它就是漫长无尽的黑暗,但是唐青月却并不害怕。

黑暗不是阴霾,唐青月厌恶阴霾,却喜欢黑暗。

因为在黑暗之中只有唐青月自己,那一刻她是自我的。

又走了几步,唐青月看见了一个楼梯,那种木质的楼梯,走上去没有响声,依旧是漫长的黑夜。

当唐青月走了大约一刻钟之后,依旧感觉到自己在不停的走楼梯。

又是一刻钟之后,唐青月终于看见了一道门,往后看,是一节一节的楼梯,往前看,是一扇铁门,上面有特别复杂的花纹。

铁门和木质楼梯就在这黑暗之中熠熠生辉。

唐青月把手放在铁门之上,铁门的后面传出铁链松动的声音。

一阵阵金光从铁门的门隙之中散发出来,唐青月被刺得睁不开眼睛,恍惚之中唐青月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

一阵巨大的从铁门传出,唐青月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移动。

唐青月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都是无济于事。

好在吸力只是维持了几秒就停下了。

感觉没有吸力,唐青月第一时间就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球,那个球看着比唐青月还要高,球上面飞快的转过很多画面,有城池,有丛林,有野兽。

再往下看,唐青月发现自己还悬浮在半空之中,后头一看,那个铁门不存在了,只有另一个小小的黑球,仔细一看,还有一道长长的发着光的白线在黑球的里面闪烁。

一阵脚步声从别的地方传来,唐青月来不及细看黑球,就仔细的辨别脚步声的来源。

“青月公主来的很准时。”

唐青月这会到体验了一把不见其人只闻其声。

不多久大祭司终于出现在唐青月的面前,看着唐青月还悬浮在空中,大祭司一脸的无奈,以一阶实力出现在神楼的,唐青月绝对算是第一人。

大祭司挥挥手,唐青月就平稳的到达了地面。

大祭司眼也尖,看见了唐青月脚踝上的伤,嘴里开始念念有词,手指尖上也开始凝聚起光元素,大祭司手一指,光元素就像闪电一样冲进了唐青月的伤口处。

一眨眼的功夫,唐青月的伤就好了。

这个世界有那么多我们没有力量改变的事情,所以我们只看着这个世界的世态炎凉。

唐青月看着大祭司神乎其神的手法,不自觉的动了动脚踝,这就是实力,让人不敢小觑的实力。

唐青月来到异世,还没反应过来,迎接她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刺杀,这也让唐青月意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没有实力,她绝对活不长,到时候不知道上天会不会再给她一次活命的机会。

看着唐青月发愣,大祭司也不催促,这是唐青月内心的一次蜕变,只要完成,加上七天前众人的讲道,唐青月在八品之前几乎是没有任何瓶颈的。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太阳又一次和大地完成了约会。

 侍女在准备给唐青月洗漱的时候,看见唐青月的寝殿里面一片狼藉,便只顾大声叫喊不好了不好了,弄得整个皇宫人心惶惶。

唐将把整个皇宫除了神楼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唐青月的身影,心里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心里落差,暗自自责自己如果昨天晚上陪在她身边就好了。

唐将还在自责懊悔,一份密令就紧急到达了他的手里。

唐君的御书房。

“唐将你速速去吧。”

“是,皇上。”

唐将也没想到一向碌碌无为皇帝这次竟然会这么决断。在得知唐炎要密谋谋反的消息的时候,唐君就把自己派出去,说是巡查边境,其实是为了集结兵力,好随时镇压唐炎的叛军。

但是让唐将很不理解的就是为什么唐青月这个嫡女消失了,皇上却一点也不着急。

“唐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必须和大祭司一起拥护青月登基,不可让大唐这几百年的基业毁在我在手里。”

“是。”

“退下吧。”

“臣定不负圣命。”

走出皇上的御书房,唐将回想起最后的一句话,皇上的这句话让唐将想了很多。

青月公主现在肯定是没有危险的,而且有可能被皇上送到了大祭司的身边,这可能是对青月公主最好的成长方式。

这下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只是唐将不知道的是,从那刻他的心就从未放下过。

在神楼里,唐青月终于从顿悟的状态下醒了过来。

缓缓的站起身来,唐青月就开始观察神楼里的情况。

地面看起来是玉石铺成的,玉石下面还隐隐约约散发着流动的紫光。

大祭司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周围安安静静的。

唐青月目光所看到的地方没有其他的物品,只有旋转着的球体,大的比她还大,小的只有她手掌一般大。

在她前面有两颗直径约为一米的球体,一个被金光笼罩,只有偶然跳出金光的发光体,细长的,像是虫。

另外一个平静的,没有任何光源,把头凑过去一看,好像能透过光球,看见一座神奇的宫殿,比唐青月所见到的任何一处大唐的宫殿都要富丽堂皇。再想看宫殿的周围却都是乌黑一片了。

唐青月退了回来,又围着周围开始转,没多久就看见了昨天晚上的那个黑球,黑球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和自己的手掌一样大,昨天那条白色的长线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流动着的黑色在黑球里面。

黑球不像其他球一样安稳的呆在原地,老爱动。

唐青月就看着黑球不停地消失,显现,消失,显现。

黑球在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动作都慢了下来,仿佛是不小心闯入禁地的无助的小女孩。

黑球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退出来之后唐青月才发现在刚刚黑球经过的位置,有一颗透明的球,透明球仿佛和周围融合在一起了一样,才让唐青月根本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那颗透明球平淡无奇,但偏偏唐青月对这颗透明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想把那颗球拿在手里,仔细的观摩一番。

唐青月正看神的时候,一只白皙滑嫩的手,悄悄的从她的背后伸了出来。

慢慢的越来越近,手已经在唐青月的脖子周围了,唐青月还没有丝毫的发现。

那只手一下重重的拍在了唐青月的肩上,唐青月吓得一下就跳了起来,弯下腰迅速后退然后往后看。

在退的时候,唐青月也是慌不择路,碰巧就碰到了刚刚透明球,透明球仿佛被惊醒一样,又仿佛沉睡了很久变得有起床气了一样,巨大的冲击力一瞬间就把唐青月打飞了出去。

唐青月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唐青月没有别的感受,就感觉全身的骨头架就像是散了一样,一个白色的人影一晃出现在唐青月的面前。

白影把唐青月扶起来,让唐青月躺在自己的怀里。

清脆的声音如同清流一样出现在唐青月的脑海里面,“你,你没事吧?”

唐青月疼到不能说话,只有大口的呼吸。

唐青月此刻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就在这个时候唐青月看见大祭司从那个有着宫殿的球体浮现出来。

大祭司显然也是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连祭师外套都没有穿上。

大祭司一来就看见唐青月躺在地上无力的样子,光之元素不要命的就往唐青月的身上砸。

在强大的光之元素下面,唐青月的伤两秒就好了,不愧是八大元素之中修复力最强的元素。

大祭司看见唐青月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才真正的放心下来,大祭司从救治唐青月的紧张之后用余光看见了还在产生波动的透明球,手里的光之元素球没拿稳,砰的一声爆炸在大祭司身边。

空间里面形成了一种凝固,大祭司一动不动紧盯着那颗透明的球,唐青月伤好之后疼痛的感觉才刚刚过去,整个人都是虚弱无力的,也没办法说话,而那个白影也只是扶着唐青月没有任何的表示。

几秒钟之后圆球也就不再跳动,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唐青月一直在观察唐青月发现大祭司的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大祭司想要白球苏醒,那白球又代表着什么?还有这种地方到底隐藏着什么?

唐青月低头思索着,感到有人在看她,抬头就看见大祭司直盯盯的盯着她看,目光仿佛是在看什么奇珍异宝一样,那种目光里面有欣赏,还有欣慰,更多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激动。

大祭司又看了好一会,才恢复原来平静安和的样子。

说实话今天给唐青月的冲击并不小,这个未知的世界给她原有的世界观造成了很大的震撼,可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在理,既来之则安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有看你的心到底过不过的去。

唐青月等身体不那么虚弱了,就脱离了那个白影的搀扶,虽然站的摇摇晃晃可确实是自己在那里站着。

这时候唐青月才能仔仔细细的看刚刚让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

白影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这是唐青月没有想到的。

白影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唐青月,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事感到十分的抱歉。

大祭司这个时候也清醒了很多,她走近唐青月,对着唐青月施了一个礼。

大祭司一句一顿的对着唐青月说,“在你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唐国强大的希望。”

然后又神秘的转过身对着中间的一个巨大的圆球自言自语到,“但是这还不够,你需要更强大。”

唐青月感到平常在周围十分温和的光元素开始暴躁起来。

大祭司似乎也感觉到了。

但她并没有停下。

她对着圆球跪了下来,态度虔诚。嘴里念着唐青月听不懂的词,手里也变化着难懂的姿势。

本来站在唐青月身边的白影也跟着跪了下来,一时间空间里面全是她们的声音。

她们这样做还是有变化的,圆球竟然停止了变换万物的场景,圆球里面开始固定了一个画面,唐青月看不清,但是应该是很荒凉的地方。

一束光从圆球里面射了出来,罩在了唐青月的身上,唐青月一品三阶的实力竟然开始消散,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元素从唐青月的身边溜走。

一瞬间的功夫唐青月又变回了一个普通人。

在唐青月变回普通人的时候,那束光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圆球又开始自由的切换各地的场景。

大祭司做完这些之后,才缓缓的起身。

看着就算这样也没有任何过激举动的唐青月,她感到十分的欣慰。

要是唐青月知道大祭司的想法,估计真的想说,不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能打得过一个国家的大祭司?想想还是老老实实的好,只是这种老实不是唐青月想要的,唐青月想要的是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这时候的大祭司仿佛就是唐青月生命中的灯塔一样,为唐青月“授业解惑”。

“青月公主,我想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要消散你的实力,我并不是想对你做什么,还是为了你可更加的强大。”

唐青月一开始就在想为什么大祭司要这样做,在她的影像之中,大祭司是这个陌生的世界最希望她变得强大的人,虽然唐青月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唯一一点肯定的是,大祭司对于唐青月来说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一个国家的大祭司的地位是永恒的,大祭司没必要为了一个嫡女而耍什么花招。

大祭司似乎想要表达内心的激动,没等唐青月回答自己就忍不住说了出来。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你的身体虽然和八大元素都是亲和的,但是八大元素不可同时修炼,要不然越到后面你的等级提升就越困难。”

唐青月似乎也是有点理解了,“我现在修炼都是八大元素都吸收那么多的时候才可以晋级,那也就是说我是单元素修炼时间的八倍。”

“就是这个意思。”

“那如果我修炼出了八大元素,我就比普通人多了七大元素我也是有优势的啊。”

“你错了,等级上面的绝对压制不是你几个元素就能解决的东西。”

唐青月陷入了沉默,那按照大祭司的意思,自己绝佳的天赋反倒成了无用的鸡肋。

大祭司停顿了一下才说,“当然,八大元素同时亲和这是从来都没有人有过的天赋,如果加以好好的运用其强大也是不言而喻的。”

大祭司的目光开始变得像是缅怀,“我们第一位女帝是五大元素集一身,她是我们大陆的第一强者,我们可以遵循她的路来观测你的路。”

“首先,你得有一样东西,用来把八大元素混合成一种,但是又可以分开使用。”

唐青月渐渐的也听懂了大祭司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能有人一心想让自己变得强大,唐青月也是很感激的。

还没等唐青月说句感谢的话,大祭司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那件东西就是无名火,又称混沌之火,它可以熔炼世间,也可以创造万物。但是只有身上没有一丝元素气息的人才可以靠近它,所以我让神把你身上的元素之力全部抹除。”

“只有得到它,你才可以让八大元素合八为一,也能一分为八,这样你修炼的时间可以大大的缩短,你的八大元素也越来越纯净,所以这无名火,就是你成为强者的第一步。”

唐青月也感到很惊奇,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的一种东西。

大祭司看了看圆球,才继续说到,“这无名火,生于西海之上,很多人去找它,却都无功而返。”

“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它,成为它的主人。”

唐青月听到要自己去找无名火的时候,内心不免有些抗拒,她到不是怕死,只是自己没有一点力量,就这样毫无准备的就要去找一样世人都找不到的东西,唐青月实在是感到一点无力。

大祭司似乎看出了唐青月的犹豫。

“你不用担心的安危,曼珠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唐青月身边的白影站了出来,和唐青月嬉皮笑脸的打着招呼。

“你要相信曼珠,因为她是下一任的大祭司,身为大祭司永远会把守护放在第一位。”

继续阅读《半响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小说《半响欢》张晓月唐青月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