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黑雨风暴最新章节,叶劲锋唐志饶全文阅读

小说:黑雨风暴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王已忘

角色:叶劲锋唐志饶

简介:一场战斗,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一次意外,让他失去了爱人;一个遇见,引领他投入商场
在经历了生死离别后,他对生命的诠释有了另一种的理解,在一个不经意发生的遇见之后,他奋身投入到了没有硝烟的商业战场,在商场里,他看到了比战场更加血腥,更加肮脏的斗争
朋友,战友,家人都行走在黑与白的边缘,为了利益,他们不惜牺牲一切而枉顾生命与道德的底线,甚至是牺牲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

黑雨风暴

《黑雨风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尽管他的语气没有什么太大起伏,但他的声音在颤抖。唐志饶不单单是他狙击小组的观察员,还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对于唐志饶,除了有战友情,更多的是兄弟情谊,他们在一起已经5年时间了,从唐志饶刚入伍开始,就是他班上的士兵,后来一起参与了特种部队的选拔,两人又一起进入了特种部队,跟着是进入狙击小组,最后一起到了现在这个神秘的“闪电突击队”,这些年来,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住在同一个宿舍,一起奔赴在祖国各地执行各式各样的任务,出生入死这些年,就算是亲兄弟或许也不过如此。

叶劲锋没有在言语上表达太多,只是在他的肩膀上轻轻一拍,抓起地上的狙击枪,一咬牙,站起来转身跃入丛林之中。他急促地迈开大步,朝着正在交火的区域奔袭而去,快接近的时候,他驻足停了下来,躲在一棵树后,端起狙击枪,开始寻找目标。

“砰”地一声,一声哀嚎,前面一个黑影到了下去,他立刻移动位置,手中也没有停下来,拉动和推进枪栓,一驻足,“砰”地一声,又是一个敌人的黑影倒下。

他不断变动位置,每变动一次位置就打出一枪,每一枪干掉一个敌人,一连七枪,倒下了七个敌人。十发子弹的弹匣打空了,他立马将狙击枪往地上一扔,换上后背备用的突击步枪,扣动扳机对着敌群“哒哒哒”的速射。

“老鹰,我肩胛受伤了”。“蝙蝠”受伤的消息传进大家的耳朵里。

这边“蝙蝠”的声音刚落,又响起了“坦克”的声音:“靠,我也中弹了!”。

“蝙蝠、坦克,你们还能不能继续作战?”“老鹰”一边抵抗着敌方的火力,一边大声用喉麦问道。

“没问题,我换只手可以继续。”“蝙蝠”的声音带着一点疼痛的**。

“我也可以,还死不掉,嘿嘿!”“坦克”虽然故作轻松,但也可以听出来不怎么乐观。

叶劲锋听到一连三个战友受伤,用力一咬牙,手上的步枪冲着敌群又是一顿扫射,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头杀红了眼的狮子。

在平时训练时学的杀敌技能,此时对着敌人丝毫不留地展现出来。

“老鹰”看到他的样子,知道他这样下去必然会让敌人的火力集中向他招呼过去。顾不得太多的思考,他朝着叶劲锋迎了上去,在他的后方做他的战术掩护。

那个头目早就让卧底给敲晕在地上了,“尖刀”郭敬因为负责切断这队非法武装的退路,所占的地利优势,已经趁双方激烈交火的同时和卧底取得了沟通,掩护那个卧底和被敲晕的头目转移到一个相对的安全的地方隐藏起来了。

而此时,敌人那方似乎也是给杀红了眼,装备精良的三个雇佣兵成了众人的指挥官,看到叶劲锋用狙击枪一口气干掉了七个同伙,用突击步枪又打伤了几个,又急又气,更加恐惧这个和杀人魔王一样的中国军人,一个瞬间就干掉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同伙,仿佛自己这方的所有脑袋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一样,任是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的雇佣兵,心中也不免一寒。

但是现在已是骑虎难下,除了放手一搏,似乎别无他法,更何况对手现在也已经有同伴受伤了,根据他们的经验判断,这个阻击他们的特种小分队应该没有太多的人,趁着有对手受伤,进行有效的反击应该是最有生存的机会,否则等到对方的援兵到来,便再也不可能有突围的机会了,虽然他们一向眼中只有钱,为了钱可以干任何的事,但是,钱跟命比起来,孰重孰轻还是分得出来的。

于是,三个雇佣兵便开始指挥剩余九个有生力量进行反击,此时的他们只是希望能够突围出去,逃过一死,所以,他们选择朝着来时的国境线的方向突围,一时之间,火力大得倒是相当吓人。

而负责切断他们逃往国境线的“尖刀”郭敬,霎时间受到了强烈的集中火力攻击,只能一边抵抗,一边被迫往国境线的方向撤离。

陈飞扬和叶劲锋看到这种情况,知道如此下去肯定会让一部分人逃回到D国的国境线内。他们一边追击,一边思量着该怎么越过对方的火力,在国境线一方进行二次阻击。

正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敌方的左右两侧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耳麦里响起了基地领导的声音:“闪电,闪电,支援已到,尽快剿灭武装份子,带上伤员和卧底以及武装头目到撤离点撤离”。

他们不由精神一振,立刻配合着支援部队围剿着残余武装份子。那三个雇佣兵刚开始看到他们组织的反击凑效,自己离D国边界越来越近,心里都不由暗喜,但没有想到中国的支援部队来得这么快,不由一阵慌乱,情景之下,三个人不约而同撒腿就往国境线上跑,哪还顾得了其余同伙的死活,为了让自己能够更顺利抵达国境线,他们摘下身上的手雷,一边朝后扔,阻止“闪电小组”和支援部队的追击,一边朝着国境线方向投掷,害怕前方还有人继续阻击,使用手雷开路。

九个游兵散勇没有了三个雇佣兵有效指挥,很快便被援兵和叶劲锋他们干掉了。眼见三个雇佣兵离国境线越来越近了,闪电突击队里的三人心里也急了。

叶劲锋脑海里想起三个战友受伤的情形,怒目圆瞪,奋力迈开脚步,直冲雇佣兵撤离的方向追去,身边时不时地有雇佣兵投掷出来的手雷在爆炸,泥土、树叶弹射到他的身上,没一会功夫,陈飞扬和援兵已经被他甩在身后了。

他提着步枪一边朝着雇佣兵射击,一边“S”型地跑着躲避对方的射击,眼见雇佣兵就要进入D国的边界了,而自己还和他们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射击,是他唯一可以击杀掉雇佣兵的方法。

他立刻停下脚步,作半跪姿势,左手托枪,屏住呼吸,突击枪上的瞄准镜里的十字准星快速锁定一个雇佣兵的脑袋,右手食指扣动扳机,“砰”,子弹从枪管飞出,只是眨眼功夫,已经洞穿了那个雇佣兵的脑袋,他连多一声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便倒地身亡。

另外两个雇佣兵见状,心中大骇,慌乱中两人对着叶劲锋的位置就是一阵狂扫,尽管是一顿的乱射,叶劲锋还是给一颗子弹击中了右边胸膛,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发出一声闷哼,胸膛上鲜血涌出。

他忍住胸膛上的疼痛,在地上打了一个翻滚,趴在地上,重新调整射击姿势,他再次将瞄准镜的十字准星锁定另一个雇佣兵的脑袋,在瞄准镜上,他清楚看到这个人的面貌,在扣动扳机的瞬间,胸膛的伤口一阵刺痛,肩膀轻轻一抖,眼睛一眨,子弹已经击发出去了,他知道打中敌人了,但也知道肯定没有打中对方的要害,他忍住伤痛,再次用瞄准镜观察时,果然发现对方只是受伤,没有被击毙,另一个同伴正搀扶着他一步一步踏出国境线。

他在瞄准镜里也清楚看到了另外一个雇佣兵的面貌,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扣动扳机,“砰、砰”两枪,朝着国境线的方向射了过去,这次没有打中任何目标,对方两人已经越过了国境线,他在瞄准镜里看到了两张侥幸、阴冷、充满怨恨的西方人的脸,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有点得意的笑,仿佛在告诉叶劲锋,我们还是逃脱了,你们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了,有朝一日,我们会一雪今日之耻的……。

叶劲锋的脑海里印下了这两张面孔,哪怕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哪怕只是在夜视瞄准镜里,他用力一锤地上的泥土,身体一翻,面朝夜空,用力发出一声“啊—–”的怒吼,然后四肢渐渐失去力气,慢慢昏了过去。

* * * *

叶劲锋再醒过来以后,已经是一天后的上午了,他躺在基地医院的病床上,向前绑了白色的包扎绷带,已经洗去油彩的面孔,看上去很是英武,板寸头,五官棱角分明,他不是那种属于英俊的人,但却会让人感觉他有一股阳刚、硬朗之气。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陈飞扬、金远、郭敬、陈少和四人围在自己的床边,金远和陈少和都和他一样,身上穿着病号服,陈飞扬和郭敬则穿着常服,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关切之情看着他。

不过,除了关切之情,他们脸上似乎还有另一种情绪,跟他们在一起三年多的时间了,从脸上的表情他可以大概分析出他们有点什么事。

“没有看到“鬼影”唐志饶”,他的脑海里闪过唐志饶的面容,跟着就感觉大脑“轰”地一声巨响。

“小,小唐的腿是不是伤得很重?不能来看我?”他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先喝点水,都睡一天的时间了。”陈飞扬端起旁边的水杯递了过来。

他接过来喝了一口。

“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小唐,要不然他就不会受伤了,要不是他反应的快,可能我早让那火箭弹给炸飞了,说起来还是他救了我。”

“喝点水好像好很多了,话怎么这么多呢?你还需要多多休息。”郭敬脸上带着笑容。

叶劲锋抬头望了一望,打量了一下他们四人的表情,纳闷地问:“我说你们四个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这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对啊!”。

陈飞扬接过话说道:“哪有什么事瞒着你啊!不就看你受了点小伤嘛,心里都挺,挺难过的。”他说话有点支吾,表情也不怎么自然。

叶劲锋放下水杯,神色一正,严肃地说:“咱们是不是兄弟?是不是战友?是,是,是不是小唐他……?”。他的声音带着恐惧的颤抖。

四个人同时将眼光抽离他的视线内,望向他处。这是回避的反应,叶劲锋确认唐志饶出了事情。

“快告诉我啊!”他近乎怒吼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

此时的叶劲锋已经是双目圆瞪,怒目相向,内心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从心底处就不愿意承认他们还没有告诉他的事实,只是幻想着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告诉他小唐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受伤罢了。

四个战友越是逃避他的追问,就越发说明事态的严重,就算是一个傻子也清楚这种情况说明了什么。

他圆睁的双目终于淌下了两行泪水。

“小唐,小唐在我们撤离的途中就因为失血过多牺、牺牲了!”陈飞扬的虎目里噙着泪花,哽咽着说。

另外三人听到此处,都流下了泪水,这是他们朝夕相处的兄弟,他们同生共死的战友,是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曾经是,以后也是。

叶劲锋“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时悲戚填胸,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又昏死过去。

“医生、医生……”。

再次醒来后,他拖着虚弱的身躯,走进太平间里,陪着唐志饶的遗体整整一天的时间,谁劝也不走,谁拖也不动,他说想陪小唐好好说说话,那一天,他粒米未进,滴水未沾,谁也不知道他在太平间里跟小唐的遗体述说了什么。

大家都知道,在整个基地里,他与小唐的感情最亲,小唐是他一手培养出来,最后小唐为了救他而负伤牺牲,对于他来说,除了悲痛,更多的是愧责与歉疚。后来,谁也不敢走进太平间去打扰他,直到一天以后,他脸色苍白,步伐浮虚地走出太平间。

原本话就不多的叶劲锋,变得更加沉默,脸上除了憔悴,又凭添了几分忧伤和沧桑。

三天后,唐志饶的父母来到了基地,他在大门口替他的兄弟、他的战友行了孝子之礼,他当着基地领导的面许诺:往后余生,定当唐志饶的父母为亲生父母侍奉终生。

唐志饶下葬那天,天空下着小雨,他在那块刻着“烈士唐志饶”的墓碑前站了一个下午,身体动也不动,任凭风吹雨打。

三个月后,叶劲锋,代号“判官”,任某特种大队“闪电突击队”狙击手,27岁,以中尉军衔申请退出现役。

从此,他将告别第二故乡的军营,告别他热爱的军人职业,告别那一班情同手足的战友,临走前,他又去看了唐志饶,在唐志饶的墓碑前,他将自己获得的所有军功章整齐摆下,对他这个亲如兄弟的战友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再见,我的战友;再见,我的闪电突击队……

此去天涯红尘远,纵挥利刃袍不断。

继续阅读《黑雨风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黑雨风暴最新章节,叶劲锋唐志饶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