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陈艺杨九天小说《天尊皇婿》全文阅读

小说:天尊皇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艺

角色:陈艺杨九天

简介:五年前,家族覆灭,他死里逃生! 五年后,他极境封皇,竟接到妻子的求救电话,才知妻女尚在人世! 皇尊一怒,率领九大门徒而归,发现女儿被狗咬,妻子被迫嫁人……

天尊皇婿

《天尊皇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妈妈,这是弟弟的药,弟弟吃了,就不会死了……”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拄着一根木棍,小心翼翼地向前摸索着,进入一个阴暗潮湿的小房间。

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然而却没有一丝神采,定定地朝着一个方向,伸出那条满是针眼的手臂,将药袋递了过去。

房间里,一个面容憔悴的年轻女子,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男孩。

“如果不行,玉儿还可以……还可以再去……卖血……”

小女孩有气无力,稚嫩的小脸一阵惨白,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话还没有说完,便一头栽倒在地。

“玉儿!”

女子撕心裂肺地哭喊,颤抖着双手,一遍又一遍的拨出,一串早已拨过无数次的号码。

但结果,依旧是“不在服务区”的冰冷提示。

女子彻底奔溃,抱紧女儿,嚎啕大哭:“杨九天,如果你还活着,我求你快回来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

与此同时,遥远的神州极地,杨九天坐在一乘紫金轿撵之内,手握一张泛黄的全家福。

照片里,妻子歪着脑袋,靠在他的肩上,怀里还抱着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

九名穿着各异的男子,肩抗轿撵,迎风踏雪而行,身穿统一战服的三十万大军,紧随其后。

抬轿十里,落于封皇台之下。

四周早已站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权贵,有权倾朝野的战神,有家财万贯的富商,有悬壶济世的神医世家之主,也有拥兵自重的域外顶尖势力大佬。

此时,一概凝视着走下轿撵,一步步登上阶梯,直至封皇台之巅的杨九天。

“嘭!”

陡然间,所有人单膝跪地,动作整齐划一。。

“神州战域,天王项战,携九大战神、三十万大军,恭贺恩师,登临皇位!”

“域外龙殿,殿主狄龙,恭贺恩师,登临皇位!”

“神医门,门主李长生,恭贺恩师,登临皇位!”

……

抬轿的九人,竟皆为一势之主,此时称台上的青年为恩师!

“恭贺皇尊!”

“恭贺皇尊!”

……

气势磅礴地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天撼地。

杨九天目光一扫台下,自嘲道:“今日是我的封皇大典,却没有你们的陪伴,就算君临天下,又如何?”

他本是江城顶尖豪门杨家继承人,可就在五年前,女儿的一周岁生日宴上,一股神秘势力,忽然降临杨家,整个杨家就此灭门。

若不是家族强者拼死保护,他也没有机会活着逃出。

“滴!”

就在这时,他那部尘封许久的手机,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提示音。

“杨九天,如果你还活着,我求你快回来救救我们的女儿!她的眼角膜被人剥夺,卖血度日,她就要死了啊!”

看到短信内容,杨九天彻底呆滞:“这……这是陈艺?她……她还活着?我的女儿,也还活着?”

再回电话过去,却是无人接听状态。

“我的孩子啊!”

杨九天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道凄厉的咆哮声。

“轰!”

一声巨响,他脚下那座钢筋混凝土浇灌的封皇台,轰然崩裂。

封皇台下的一众权贵,此时胆战心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皇尊如此悲愤!”

等他们回过神,杨九天早已没了踪影,一架战机,从他们的头顶呼啸而过。

“战域九大战神听令,即刻调兵遣将,支援恩师!”

“龙殿十二将听令,即刻回国,支援恩师!”

“神医门五大世家听令,即刻召集门内顶尖神医,支援恩师!”

……

一时间,所有顶级权贵,纷纷下令召集人手,前去支援杨九天。

又是几架战机升空,瞬间消失在极境上空。

“快快快!给我再快啊!”

战机驾驶舱内,杨九天大吼着将油门杆推到了底,战机的引擎疯狂咆哮。

这些年来,他一直以为,妻子和女儿死在了那场灭门惨案中,根本不知道,她们还活于人世。

“小艺、玉儿,等着我!”

他不敢去想,五年时光,这两个自己最爱的女人,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更不敢去想,自己的女儿,竟然被夺走了眼角膜,甚至还沦落到去卖血。

如今,她才六岁啊!

就在杨九天疯狂往回赶的时候,江城一处棚户区的出租屋。

“妈妈不哭,玉儿……玉儿只是有些困了,妈妈不要担心。”

被陈艺抱在怀中的女儿,似乎听到了妈妈的呼唤,她睁开了双眼,面色无比惨白,伸出满是针眼的手臂,摸索着帮妈妈擦去脸上的泪水。

“玉儿,是妈妈对不起你!”

陈艺顿时泣不成声,女儿的懂事,让她心都碎了。

“铛铛铛!”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声音很大,分明就是在用拳头砸,才能发出的声响。

蜷缩在陈艺怀中的玉儿,浑身不由得一哆嗦,苍白的脸上,还有几分惶恐。

“妈妈在,玉儿不怕!”

陈艺抱紧了女儿,看向门口,紧张道:“谁啊?”

“砰!”

下一秒,房门直接被撞开,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不由分说地冲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

陈艺恐惧到了极点,但依旧张开双臂,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你们这是擅闯民宅,赶紧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她拿着电话的手,不停地哆嗦。

“想让你的孩子活命,就给我闭嘴!”

大汉冷笑:“我大潘想做的事,报警也没用!”

另一名大汉,已经将昏迷的小男孩抢到了手。

“你们到底是谁?放开我的孩子!”陈艺撕心裂肺地呼喊。

“叔叔,求求您放了我弟弟吧!他病的很严重,求求您了!”玉儿有气无力,跪在地上哀求。

懂事的孩子总是让人心疼,可惜大潘阴狠的眼神像是一把刀:“带走!”

眼睁睁看着两个孩子被带走,陈艺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就朝着大潘冲了过去:“混蛋,我跟你拼了!”

“滚!”

大潘一脚踹飞了陈艺。

“夫债妻还,要怪就怪你那个死了还要拖累你的丈夫,他欠的债,就得由你偿还!”

“今晚之前,把一千万打到这个账户,否则你将永远见不到你的孩子。”

大潘丢下一个银行账号,便转身离开。

“杨九天,你到底在哪儿?我真的扛不住了……”

陈艺放声痛哭,脑海中都是杨九天身影。

念他,恨他,这个男人到底在哪?是生是死?

绝望中,陈艺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拨通一个号码,无比绝望道:“只要你愿意救我的孩子,我就答应嫁给你!”

郊区,一处废弃工厂。

一阴暗潮湿的房间角落,两道瘦小的身影相互依偎在一起。

“汪汪汪……”

房间内,还拴着一条龇牙咧嘴的恶犬,正凶狠无比地冲着他们狂吠。

“姐姐,我怕!”

弟弟轻声呢喃,小小的脸上,满是惊恐,肚子也在咕噜噜的叫着。

“弟弟不怕,姐姐给你变魔术好不好?你看,这是什么?”

玉儿将手背在身后,再伸出手时,竟捧着半块已经发霉的馒头。

“哇!馒头!姐姐,你好棒!”

弟弟开心极了,接过馒头,刚想咬一口,却又看着虚弱的玉儿说道:“姐姐,你吃,弟弟不饿!”

玉儿摸着弟弟的小脑袋,心疼地说道:“姐姐已经吃过一半了,这一半就是留给你的,快吃吧!”

弟弟这才狼吞虎咽起来,发霉的馒头,弟弟却觉得是人间美味。

玉儿偷偷地咽了咽口水,她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仅有的半块馒头,还是她在垃圾桶里捡的。

吃过馒头,弟弟依偎在姐姐的怀中,忽然问道:“姐姐,我们是不是没有爸爸?”

“谁说的?”

“房东阿姨,她说我们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才不是!爸爸会像超人一样,打败外面的坏人,保护我们的,等爸爸来了,我们一家就团聚了。”

玉儿大大的眼睛里闪着泪光,有期待、有失落、有害怕,但在弟弟面前,却要故作镇定,小小的她,背负了太多。

“真的吗?姐姐,爸爸真的是超人吗?”弟弟的小脸上,满是激动。

就在这时,“嘎吱”一声,大潘走了进来。

他显然是听见了姐弟俩的对话,大笑着说道:“超人?你爸爸已经被我喂狗了,哈哈哈哈……”

弟弟顿时大哭:“不会的!我才不信大坏蛋的话,我爸爸就是超人,他一定会把我们救出去的!”

大潘一脸狞笑:“敢说我是坏蛋?那就把你们也喂狗!”

话音落下,他竟然真的解开了拴着恶犬的绳索。

“汪汪汪……”

恶犬狂吠着扑了过去。

“哇……”

两个小孩被吓得惊声尖叫,玉儿紧紧地将弟弟护在怀中,哭喊道:“啊……疼,爸爸妈妈,快来救我们啊……”

恶犬的血盆大口,狠狠地咬在玉儿身上,玉儿毫不躲闪,任凭撕咬,生怕一躲,恶犬就会扑向弟弟。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本就破旧的衣衫,已经被刺目的鲜血浸湿,气若游丝,却仍旧拼死护着弟弟,而怀里的弟弟早已吓晕。

“哈哈哈哈……”

这残忍的一幕,却让大潘兴奋不已。

恶犬还在撕咬,玉儿却早已痛到失去了知觉,神情恍惚:“妈妈,对……对不起,玉儿不能……不能再保护弟弟了……”

“妈妈……玉儿知道,其实爸爸已经死了,你是不想让玉儿和弟弟失望,才不告诉我们。”

“妈妈,玉儿死了以后,是不是就能见到爸爸了?”

玉儿的气息越来越弱,忽然朝着虚空伸出一条手臂,空洞的双眼,像是看到了什么:“爸爸,是……是你吗?”

“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撞飞,一身穿战服的青年冲了进来。

“玉儿!玉儿!我的玉儿啊!”

当他看到眼前血淋淋的一幕时,整个人如遭雷击,泪水不受控制地流出。

杨九天目眦欲裂,看着鲜血淋漓,没有一寸完好肌肤的女儿,心都要碎了。

他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女儿,但女儿满身的伤口,根本无从下手。

“爸爸,玉儿好累,不能……不能再保护弟弟了,爸爸一定……一定要保护好弟弟,还有……妈妈……”

玉儿说完最后一个字,向杨九天伸出的手臂,猛地落下。

“玉儿!”

杨九天悲痛地大吼一声,喉咙深处忽然一甜,下一秒,一口黑血喷出。

“老师!”

“老师!”

……

这时候,一道道气势逼人的身影冲了进来,正是跟随杨九天从极境而来的皇尊九徒。

轰!

“这是,老师的女儿?”

这一刻,皇尊九徒,全都瞪大了眼睛,一道道目光落在早已面目全非的玉儿身上。

“这小小的江城,想要血流成河吗?竟然有人,敢伤害老师的女儿!”

神州战域天王、域外龙殿殿主、神医门门主等九大顶尖人物,此时全都怒极,一个个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

一时间,整个工厂之内,都被恐怖的杀意笼罩。

不等杨九天吩咐,神医门已经开始对玉儿进行抢救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

大潘看着一道道气息恐怖的强者接连而至,都吓傻了眼,身体不停地颤抖。

“嘭!”

龙殿殿主狄龙,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一拳朝着大潘的脑袋轰了过去。

没有人怀疑,这一拳之下,会让大潘脑袋炸裂。

“住手!”

战域天王项战大吼一声,下一秒已经挡在了大潘面前。

“嘭!”

狄龙一拳打在项战胸膛,项战竟然爆退了五六步才停下。

“项战,你特么的要阻止我杀这个畜生吗?”

狄龙猩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项战,怒声呵斥。

项战没有回应,迈步上前,五指张开,猛地扣住大潘的脖子,厉声问道:“我只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是谁指使你,竟对两个孩子,下如此狠手?”

这一刻,大潘双目暴突,根本呼吸不了,他毫不怀疑,眼前的汉子,只要再用一点力道,他的脑袋就会搬家。

“说吧!”

眼看大潘已经开始翻白眼了,项战才松手。

鬼门关走了一遭,大潘哪里还敢隐瞒?连忙大喊:“徐家!是徐家!”

“是徐家家主徐顺,他让我杀了这两个孩子,至于为什么要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求您放我……”

大潘求饶的话戛然而止,狄龙已经上前抓住了他的脖子,一脸狠辣道:“伤我小师妹,死!”

“等等!”

李长生忽然阻拦,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小师妹伤得那么重,怎么能让这个畜生死的那么容易?”

狄龙皱眉:“你要如何处置他?”

李长生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关门,放狗!”

他给恶犬喂了一颗黑色药丸,很快,恶犬双目中一片嗜血,比之前暴躁了无数倍。

大潘被狄龙一脚踹飞。

众人离开,房间只剩下了大潘和恶犬。

“啊!放过我!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们放过我……啊……”

房间内传来一阵恶犬的狂吠,还有大潘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二十分钟后,江城徐家。

一辆黑色的辉腾缓缓停下,一身戎装的杨九天缓缓走出,抬头看了眼门楣上方的金色牌匾,他的眼中满是冷意。

“砰!”

一声巨响,金色牌匾摔落,“徐家”二字,从中间断裂。

“今日过后,江城再无徐家!”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

与此同时,徐家庄园,一间偌大的宴会厅内,摆放着几十张大型餐桌,此刻座无虚席。

“今天是我徐顺的五十寿宴,非常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

主位上的家主徐顺,一身大红色的唐装,满脸都是笑容:“各位吃好喝好,玩的开心!”

现场一阵欢呼声。

“爸,子敬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时候,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双手捧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画轴,恭恭敬敬地奉上。

画轴打开,竟然是一副上好的古董水墨画。

徐顺顿时大喜:“哈哈!好!子敬有心了,我很喜欢!”

先是徐家子女送上寿礼,随后是徐家嫡系,最后才是各方来宾,徐顺身后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价值不菲的贺礼。

从寿宴开始,徐顺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内,一片欢声笑语。

“祝徐家主,不得其死、不得善终!”

就在八方来客,正送上祝福和贺礼的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如同一记惊雷,在宴会厅内炸响。

一身戎装的杨九天走了进来,身躯威武挺拔的他,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哒哒哒!”

战靴踏在地面,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杨九天身后,狄龙拎着一具尸体,尸体拖行而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送礼!”

杨九天开口。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狄龙拖行尸体的手臂,猛地用力一甩,那具尸体凌空而起。

“轰!”

尸体飞出数米之远后,重重地落在徐顺的面前。

鲜血,溅了徐顺一脸!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杨九天的身上,看着那笔直而立的身躯,他们内心惊恐无比,像是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徐家,掌控着江城的地下势力,徐顺就是江城的地下皇,放眼江城,又有几人敢招惹他?

如今,他的寿宴上,竟然有人咒他不得其死、不得善终,甚至还送上一具尸体做贺礼。

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徐顺脸上的表情渐渐扭曲了起来,一股滔天怒意,从他身上爆发。

徐顺面前的尸体惨不忍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肌肤是完整的,许多部位,甚至都露出了森森白骨。

如果不是这具尸体的穿着打扮太熟悉,他根本认不出这是大潘。

大潘是他身边最忠诚的手下,专门为他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这些年来,为徐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是现在,大潘却死得这么惨。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如此残忍地杀我兄弟?”

徐顺猛地抬头,嗜血的双目,死死地盯着杨九天。

“那你又是否知道,你这个兄弟,是怎么对我女儿的?”

陡然间,一股冲天杀意,从杨九天的身上爆发,怒吼道:“这个畜生,竟然放狗咬我的女儿,她才只有六岁啊!”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来是徐顺的手下放狗咬了别人的女儿,怪不得对方会来徐家大闹。

然而徐顺却镇定无比,冷笑一声:“别说是放狗咬你女儿,就是咬死了你的女儿,又能如何?”

“大潘是我徐顺的兄弟,就算是把江城的天捅个窟窿,又能如何?”

“放眼江城,谁敢动我的兄弟?”

“你敢杀他,我诛你九族!”

徐顺厉声爆喝,十几名徐家强者,一起迈步而出,瞬间将杨九天和狄龙围了起来。

面对这么多的徐家强者,杨九天视若无睹。

“动手!”

徐顺一声令下,咬牙切齿道:“别弄死了,要活的,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为首的强者怒吼一声,带领十几名小弟冲了过去。

面对这一切,杨九天淡定自若。

他身后的狄龙,魑魅一般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之时,他的一只手覆在了为首强者的脑袋上,轻描淡写地一拧。

“咔嚓!”

为首强者的身子,软软地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啊……”

宴会厅内,响起一阵惊恐的尖叫声。

徐顺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这,这怎么可能?”

被狄龙秒杀的强者,是他徐家第一猛将,然而此时,却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扭断了脖子。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狄龙的身影再次消失,魑魅一般,穿梭在十几名徐家强者中间。

每一次出现,要么一拳,要么一掌,每一击落下,便伴随着一条生命的陨落。

数秒过后,除了他还站着,徐家十几名强者,全部倒地。

偌大的宴会厅内,弥漫着一股十分强烈的血腥味。

这一幕,深深地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脏,一些胆小的,紧紧地捂着嘴巴,生怕自己尖叫引来狄龙。

“想杀我老师,先过我这一关!”

狄龙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在宴会厅内炸响。

徐顺那张处变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废话不说,灭你徐家之前,先问你一件事!”

杨九天的声音再次响起:“那畜生生前,说是受你指使,要杀我的女儿,可有此事?”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顺,各方来宾,也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徐顺派人去杀两个小孩的。

徐顺怒极,咬牙切齿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徐顺做事,何时轮得到你来质问了?”

“你的事,我不感兴趣,但你要杀我女儿,就跟我有关系了。”

杨九天一脸平静,像是在说一件多么平常的事情:“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件事都跟你脱不了干系,既然如此,徐家,就要消失在江城了。”

徐顺脸上的表情渐渐扭曲了起来,一脸狰狞道:“让我徐家消失?就凭你?给我出来!”

他这一声爆喝之下,十几名手持枪支的保镖冲了出来,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齐齐瞄准了杨九天和狄龙的脑袋。

没有人会怀疑,只要徐顺一声令下,杨九天和狄龙会被瞬间打成筛子。

偌大的宴会厅内,众人都是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唯独杨九天和狄龙,面不改色,眼中反而带着几分不屑。

杨九天戏谑道:“一堆破铜烂铁,就想取我性命?”

“破铜烂铁?”

徐顺被杨九天的这句话逗笑了:“你该不会认为,这都是假的吧?只要我一声令下,立马将你们打成筛子,你信吗?”

杨九天摇头:“你可以试试!”

“轰隆隆……”

忽然,大地剧烈颤抖,宴会厅**的水晶灯疯狂摇摆。

同时,宴会厅上空,还有“突突突”螺旋桨的声音,一阵狂风刮了进来,餐桌上的水杯都被吹倒,碎了一地。

“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像是直升机的声音?还不止一架?”

所有人都惊呆了,徐顺也是眉头紧锁,他当然也听到了,就在宴会厅上空,来了好几架直升机。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一辆军绿色的坦克,忽然冲撞了进来。

“天呐……”

“坦克!是坦克!”

“这里怎么会有坦克?”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明白,刚刚听到的声音是什么。

许多人都冲了出去,只见外面还有几辆坦克,炮筒齐齐瞄准了宴会厅。

而在徐家上空,还盘旋着几架直升机。

不仅如此,从直升机上垂下一根根绳索,一个个身手敏捷的汉子,快速而下。

十个!

三十个!

……

一百个!

在所有人的震惊中,短短数秒之内,一百号身穿统一战服的汉子,冲进宴会厅。

一百把全自动步枪枪口,齐刷刷地指向徐顺。

“咔咔咔!”

上百支步枪上膛的声音,在这死寂中突兀响起,所有人似乎都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火药味。

一身戎装的项战走了进来,径直来到杨九天的面前。

“嘭!”

项战猛地单膝跪地,恭敬无比地说道:“弟子率一百战士前来支援!请您指示!”

轰!

徐顺忽然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都是恐惧。

这么大的场面,别说是灭了徐家,就是灭掉整个江城,也不难吧?

偌大的宴会厅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是一脸恐惧地看向杨九天。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顺强装镇定,但是剧烈颤抖的身体,将内心的恐惧暴露无遗。

项战和狄龙一左一右,恭敬无比地站在杨九天身后,如同两尊杀神,看着徐顺,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说!为什么要杀我的女儿?”

杨九天并未回应,而是一脸杀气地看向徐顺问道。

他不相信,江城地下皇,会平白无故的去杀两个小孩。

这其中,一定另有缘由。

徐顺目光一闪,像是看到了希望,反问道:“如果我告诉了你,你能放过我吗?”

“不能!”

杨九天眼中的杀机更浓。

徐顺只觉得一股怒意,在心中升腾而起,他堂堂江城地下皇,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

只见徐顺脸上的表情,渐渐狰狞,怒吼道:“既然不能,那我凭什么要告诉你真相?”

“就算我被上百把枪指着脑袋,又如何?”

“你真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

“别忘了,你也被我的人拿枪指着脑袋,谁生谁死,还不知道呢!”

就像是徐顺说的那样,徐家十几名枪手,也正拿枪指着杨九天的脑袋。

“是吗?”

杨九天冷笑。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噗!噗!噗……”

刚刚还拿枪指着杨九天脑袋的十几名枪手,全部倒地。

所有人的眉心,都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这是……

狙击手!

这一刻,全场死寂!

所有人的身躯都不受控制的颤抖,尤其是徐顺,感觉这一切如同噩梦。

“家主,不好了!”

忽然,一道慌乱的声音,打破了死寂。

只见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闯了进来,满脸都是慌乱。

许多来宾都认出了中年人,正是打理徐家产业的总经理。

显然,他还不知道,徐家发生了什么。

“家主,就在刚刚,我们收到了银行的催贷电话,说我们徐家的资产评估不合格,要收回贷款。”

“皇朝娱乐被突击检查,发现了大量违禁品和灰色交易,负责人已经被警方带走了。”

“徐氏集团的股票被大量抛售,短短五分钟内,公司市值已经蒸发了百分之六十!”

“还有……”

总经理一连汇报了好几条爆炸性的消息,都快急哭了:“家主,我们该怎么办啊?”

轰!

这接连传来的消息,让徐顺的脑袋一阵嗡鸣。

他一脸惊恐地看向杨九天,显然,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做的。

“扑通!”

徐顺彻底崩溃,双膝跪地,匍匐在地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您给徐家一条生路!”

“徐家愿意臣服于您,今后,我就是你身边的一条狗!”

徐顺边说,边将脑袋不停地磕在地上。

“错了,就要付出代价,敢动我女儿,就要以血赎罪!”

杨九天并未有丝毫心软,一脸冷漠道:“今日过后,江城再无徐家!”

话音落下,他转身就走。

“我说!我什么都说!”

徐顺大声吼道:“我愿意将一切真相都告诉您!愿意将徐家的一切都送给你,只求您给我一条生路……”

只是,杨九天已经不想听了,转身离开。

“带走!”

项战一声令下,徐家人全部带走。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属于我方机密,谁敢对外透露半个字,一律按照叛国罪论!”

项战目光一扫全场,厉声说道,随即转身离开。

转眼间,偌大的宴会厅内,只剩下一众目瞪口呆的宾客。

所有人都是一脸恐惧,项战已经离开了好久,他的话,都还萦绕在每一个宾客的耳边。

叛国罪,那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啊!

谁都清楚,今日过后,徐家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江城的天,这是要塌了啊!”

有人忍不住发出一道感慨。

很快,一条爆炸性的新闻,登上了江城各大媒体头条。

江城:徐家旗下各大产业,涉嫌违法违规,证据确凿,相关人员已经全部移交司法部门,家主徐顺畏罪自尽!

江城人民医院,一间宽敞的VIP病房内。

杨九天看着病床上的女儿,满脸痛苦。

这时候,神医门门主李长生走了过来。

“老师,两个孩子都脱离了生命危险,小男孩只是普通的发热,再加上受到惊吓,才昏迷的。”

“小师妹的伤势已经处理好了,用了神医门最顶级的金疮药,不会留下伤疤,只是她失血过多,又长期营养不良,一时半会儿,可能醒不过来,还有……”

李长生顿了顿,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说!”

杨九天冷声道。

“还有,小师妹的眼角膜……没了。”

李长生连忙又说:“不过您放心,我已经发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全世界寻找合适的眼角膜。”

“一旦找到,第一时间给小师妹做手术,保证不会影响视力。”

神医门的势力遍及全世界,有李长生这句话,就一定能让玉儿的眼睛重见光明。

杨九天又看向了小男孩,之前在废弃工厂,是玉儿用身体护着他,小男孩才没有被恶犬咬伤。

不仅如此,玉儿还称小男孩为弟弟,难道说,他离开的这些年,陈艺又结婚生子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无比糟糕。

“老师!”

一道充满恭敬的声音,忽然响起,这才打断杨九天的思绪。

是项战,他刚处理完徐家的事情。

“查清楚了,要杀小师妹的,是江海!”

项战话音刚落,整个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都骤降了好几度。

“江海!”

杨九天几乎是咬着牙,叫出了这个熟悉的名字。

江海,他曾经最好的兄弟!

“当年您离开江城之后,他便对师母展开疯狂追求,就在刚刚,江陈两家放出消息……”

项战稍作犹豫后,才继续道:“三天后,师母和江海,要举办婚礼!”

江城,一处老旧小区。

陈艺父母的家中,陈艺一脸担忧,两个孩子至今下落不明,她心中只有焦急。

坐在她对面的江海,一脸柔和地说道:“小艺,你放心,钱我已经打过去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陈艺一脸感激:“江海,谢谢你!欠你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

江海摇了摇头:“再有三天,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帮你,还需要偿还吗?”

“对对对,小海说的对,你们都要结婚了,还分那么清楚干嘛?”

陈艺的母亲王欣曼,连忙开口,生怕陈艺真的要还钱。

陈艺的父亲陈建军,也笑着说道:“小海,以后我就将小艺托付给你了,你可千万不能辜负她。”

江海一脸如沐春风的笑容:“伯父伯母放心,我江海保证,一定会让小艺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哈哈!好!好!”

陈建军大笑,夫妻两对这个女婿,是一百个满意。

就在这时,江海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看了眼来电,江海起身走到一旁。

电话接通,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小海,一个小时后,你爷爷要召开家族重要会议,你提前赶回来。”

“爸,发生什么事情了?”

江海惊讶道,这种紧急会议,已经好多年没有过了。

“徐家,出事了!”

“什么?徐家?”

“掌控江城地下势力的徐家?”

“对!”

得到确认,江海都惊呆了。

“江海,是找到辰儿和玉儿了吗?”

见江海挂了电话,陈艺连忙问道。

江海笑着点了点头:“孩子已经没事了,等江家跟对方交涉完,孩子就能回来了。”

“太好了!谢谢你!真的非常谢谢你!”

得知孩子没事,陈艺喜极而泣。

“铛铛铛!”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一定是玉儿和辰儿回来了!”

陈艺一脸激动,连忙跑去开门。

当她看到门口的身影时,彻底惊呆。

过去的五年里,这张熟悉的面孔,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中,对这个男人的思念,早已疯狂。

所有人都认为杨九天死了,只有她不相信。

他真的,活着!

这个她等了足足五年的男人,竟然真的活着!

“小艺,我回来了!”

杨九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将陈艺拥进怀抱。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和玉儿,都还活着。”

杨九天哽咽道:“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离开你和女儿了。”

被心爱的男人抱在怀中,陈艺有种在做梦的感觉,这个怀抱,她已经思念了太久。

“混蛋,放开我的未婚妻!”

只是,她还没有享受够这个温暖的怀抱,便被一道怒吼声惊醒。

江海满脸狰狞,这个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竟然当着他的面,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这都是最大的耻辱。

“跟我走!”

杨九天牵着陈艺的手,就要离开。

“放开我的未婚妻!”

江海再次怒吼,狰狞的脸上,满是杀意。

直到这一刻,陈艺才如梦初醒,整个人如遭雷击,急忙挣脱杨九天的手。

杨九天的表情顿时凝固,声音都在颤抖:“你,不愿意?”

陈艺满脸痛苦,任由泪水无情地滑落,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一旦她跟着杨九天离开,两个孩子,就真的危险了。

杨九天清楚地看到,陈艺眼中的爱意,逐渐消退。

最终,只剩下冷漠。

“你我之间,早已结束!”

她摇了摇头:“你,还是走吧!”

陈艺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插在杨九天心上。

这五年来,他一直以为妻子和女儿死在了那场灭门之灾中,若不是背负着灭族之仇,他早就自尽了。

“为什么?”

良久,杨九天才开口问道。

陈艺目光直视着杨九天,一脸漠然地回应:“用五年时间,忘记一个人,并不难!”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杨九天感觉到了陈艺的绝情。

杨九天自嘲地一笑:“所以说,嫁给江海,是你自愿的?”

“对!”

陈艺毫不犹豫地回应。

杨九天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面色无比苍白。

他久思成疾的妻子,竟然要嫁给别人了,还是那个他曾经最好的兄弟,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啊!

“杨九天,既然你回来了,有些话,我们还是要说清楚的。”

惊讶过后,王欣曼也回过了神,这个青年,真的就是杨九天。

杨九天点头:“妈,有什么话,您尽管开口!”

王欣曼这才说道:“你根本不知道,你离开的这五年,小艺承受了怎样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江海的救济,恐怕小艺早就撑不下去了。”

“算我求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你已经耽误了她五年的青春,放过她吧!”

陈艺也是双目通红,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着红唇。

“妈,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您放心,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补偿小艺和玉儿,今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们失望。”

杨九天言语中满是真诚,他与妻女分别了五年,真的不能再失去她们。

“你还敢跟我们谈以后?”

陈建军蹭地站了起来,指着杨九天的鼻子怒道:“你当我女儿是商品吗?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丢掉?”

“杨九天,只要你愿意离开小艺,这张支票上的数字,你随便填!”

就在这时,江海拿着一张支票走了过来。

“滚!”

杨九天猛地一拳挥出,正中江海的面门。

这个混蛋,就是要杀玉儿的畜生,杨九天怎么能放过他?

“杨九天!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艺猛地推开杨九天,愤怒地咆哮道:“是我要嫁给江海的,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凭什么要打他?”

王欣曼和陈建军也怒了:“你这个混蛋,自己没能耐,还要阻拦小艺寻找幸福,你就是一个渣男!”

陈艺已经把江海扶了起来,一边帮他擦脸上的血迹,一边关切地问道:“江海,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看着陈艺殷勤的样子,杨九天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江海满脸狰狞:“杨九天,看到了吗?我们才是一家人,而你,只是一个外人!”

“我告诉你,当年你刚离开,我跟陈艺就好上了,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感情发展有多迅猛。”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答应嫁给我吗?因为,我们有一个儿子啊!”

“他今年刚满四岁,也就是说,杨家刚灭门,小艺就怀孕了,你猜,到底发生了什么?哈哈哈哈……”

江海顿时疯狂大笑,而他的这番话,像是一个晴天霹雳,直击杨九天的脑海。

“儿子?”

“刚满四岁的儿子?”

杨九天一脸不可思议,血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陈艺。

怪不得玉儿会拼死保护,怪不得玉儿会称他为弟弟。

因为,他也是陈艺的孩子啊!

他不相信江海的话,除非陈艺亲口承认。

看着杨九天失魂落魄的样子,陈艺心如刀绞,但为了能救出孩子,她别无选择。

“对,我们有一个儿子,刚满四岁!”

“蹬!蹬!蹬!”

陈艺亲口承认,杨九天满脸不可思议,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

怪不得玉儿宁愿自己被狗咬死,也要拼死保护那个小男孩。

因为,他也是陈艺的孩子啊!

“你当我死了,另嫁他人,我可以接受,可是你为什么要嫁给他?他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你知道吗?玉儿被抓走,差点被狗活活咬死,就是这个禽兽背后指使!”

此时的杨九天,极度的暴躁,猛地一指江海,怒吼道:“现在,你还要嫁给这个禽兽吗?”

陈艺的身躯狠狠一颤,一脸不可思议:“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艺,你这是在怀疑我?”

江海顿时心虚无比,强装镇定道:“既然你不信我,那么以后,你的事情都与我无关了。”

说罢,他作势就要离开。

“江海,你别走!”

王欣曼连忙拉住了江海的手臂,看向杨九天怒道:“就算走,也该是你这个混蛋!”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江海的帮助,陈艺早就被你连累死了。”

“我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回来了,杨家的人都死绝了,你怎么不去死?”

王欣曼一边怒吼,一边伸手去推杨九天:“你给我滚!现在就滚出我家!”

“妈,对不起!”

杨九天任由岳母推搡,身体纹丝不动,一脸真诚地说道:“我保证,会让陈艺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别叫我妈!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女婿!”

王欣曼怒道:“你一个被灭族的杨家余孽,偌大的江城,还有谁敢用你?没有工作,赚不到钱,你拿什么给我女儿幸福?”

“你放心,我有的是钱,用不了多久,我定会让杨家的辉煌重现!”

杨九天一脸认真地说道,语气中还有几分傲然。

以他皇尊的身份,跺一跺脚,整个神州都会抖上三抖,这样的人,又岂会是个穷光蛋?

“哈哈哈哈……”

江海肆意大笑:“真是笑死我了,一个苟且偷生的余孽,也敢说要重振杨家?真是笑话!”

“你有很多钱?是用这些年打工赚的几万块,来重建杨家吗?”

陈艺的眼神中满是失望,原本看见杨九天,她还非常激动,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一定会跟杨九天离开。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杨家灭门都五年了,杨九天还这么大言不惭。

似是感受到了陈艺的失望,杨九天忽然有些慌了:“小艺,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啪!”

陈艺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地打在杨九天的脸上,指着门口,情绪激动地大吼道:“滚!你给我滚!”

“就当我陈艺,从未认识过你这么不求上进,满嘴谎话的男人!”

“等我嫁入江家,我就是人人羡慕的江太太,我凭什么还要跟你走,活在你编织的谎言中?”

“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

“因为,你让我感到恶心!”

陈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皮鞭,狠狠地打在杨九天的心上。

杨九天只觉得心灰意冷,他的心,也随着陈艺那些无情的话,而彻底碎了。

罢了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当自己已经死在了五年前,除了杨家灭族的仇恨,其他的一切,就全都忘了吧!

杨九天深深地看了陈艺一眼,自嘲地一笑:“原来在你心中,我就是那么不堪的一个人!”

说罢,他转身离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在转身的那一瞬,几滴泪珠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掉落,摔在地上,彻底粉碎。

同时,他的心,也彻底碎了。

二十分钟后,江城人民医院。

VIP病房内,一张病床上,正躺着一个小男孩。

杨九天进入病房开始,就一直盯着他。

那是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粉扑扑的嫩肤,如羊脂玉般细腻光滑,睫毛很长。

辰儿也就四岁的样子,虽然还小,但是五官却十分立体,长大后,绝对是一个大帅哥。

果然,继承了陈艺所有优点,怎么看怎么跟陈艺像。

只是,他的父亲,是江海。

狄龙和杨靖等一众皇尊九徒,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脸焦急的在病房外面等候。

“爸爸!”

就在这时,辰儿忽然醒了,当他看见杨九天的时候,立马认出了这个男人,就是照片上的爸爸,小脸上满是激动。

“我不是你爸爸!”

杨九天一脸漠然,起身就要离开。

辰儿顿时放声大哭:“哇!爸爸不要辰儿了!爸爸不要辰儿了!”

辰儿哭得撕心裂肺,让杨九天忽然有些难受,可是想到江海,他的心,又硬如磐石。

“带走!给我把这个孩子带走!”

杨九天大步离开VIP病房,怒声说道:“把他还给陈艺!”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怕自己一个没忍住,会杀了这个孩子。

与此同时,陈艺父母的家中。

陈艺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通红的双目看向江海,说道:“你放心,我跟杨九天已经彻底结束了,希望你能尽快把我孩子救回来。”

江海眼眸深处闪过一道寒芒,刚才杨九天离开后,陈艺的情绪彻底崩溃,显然还放不下那个男人。

“我当然放心,你也放心好了,等江家跟对方协商好了,孩子就没事了。”

江海开口说道,脸上还有几分担忧。

现在,只能想办法拖下去了,只要能拖到三天后的婚礼结束,就算两个孩子死了,陈艺想要反悔,也迟了。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妈妈!”

辰儿看见陈艺,大喊一声,就扑了过来。

“辰儿!”

当陈艺看到辰儿的时候,顿时泪如雨下,一把抱住了他。

“辰儿,姐姐呢?”

良久,陈艺的情绪才稳定下来,连忙又问道。

辰儿摇了摇头,哭红的双眼一闪一闪的,哽咽道:“辰儿醒来的时候,只看到了爸爸,姐姐在哪,辰儿也不知道。”

听到辰儿的话,陈艺一脸呆滞:“你……你看到了爸爸?”

“就是照片里的爸爸,可是……”

辰儿小嘴一撇,又想哭了:“可是,爸爸不要我了!”

陈艺的身躯狠狠地一颤,如遭雷击,目光瞬间呆滞,难道说,孩子真是杨九天救的?

继续阅读《天尊皇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陈艺杨九天小说《天尊皇婿》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