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主角叫苏瑜袁嬷嬷宠嫁小说阅读

小说:宠嫁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瑜

角色:苏瑜袁嬷嬷

简介: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说:“我家王妃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摄政王妃抢尽风头的闺门淑妇们气得瑟瑟发抖:我们是欺负她,可为什么最后吃瘪的是我们?风神俊逸的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不识数,连算盘是啥都不晓得,哪里能挣什么钱?”那些被摄政王妃收购了资产,合并了生意的商户们嘴唇发抽:王爷,王妃建的银号已经全国通用了,您瞎吗?冷傲无敌的摄政王又又说:“我家王妃温柔贤惠,通女则识女训,惟本王之命是从
”管家站在廊下,看着抱着铺盖卷被赶出房的摄政王,“王爷,书房已经收拾出来了……

宠嫁

《宠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准备脱身
“你们姐妹情深,去看看吧,她在杏玢院。”
“姐夫,恕阿玫多嘴问一句。听闻姐姐是被姜太太罚在雪天里跪了几个时辰才患上高热,定是姐姐哪里做得不好冲撞了姜太太,阿玫在这里替姐姐告罪,还望姐夫替阿玫转述一二。”苏玫声音袅袅如烟,温柔极了,听得沈重霖满心心疼。
沈重霖想到苏瑜看他时冷漠无情的眼神,再看眼前知书识礼,温柔婉约的的苏玫,不得不感叹要是娶妻是苏玫该有多好。“虽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凡你姐姐有你一半通情知礼,也不会有这通罪受。”
沈重霖的话让苏玫如沐春风,心花怒放,她这趟是来对了。“姐夫发过誉,阿玫这就去看姐姐,不耽误姐夫脚程。”
“去好好劝劝你姐姐,她的脾气你该懂得。”沈重霖说完,与苏玫擦身而过,有意无意碰到苏玫的手帕。
苏玫的心一缩,既是欢愉,又似顺不过气,她的随侍丫头采云忙扶住她。
“姑娘,沈大爷走了,你的脸都红得像火烤了。”
苏玫嗔瞪她一眼,“你个坏丫头,敢取笑我。”
袁嬷嬷站在不远处的假山旁,看着苏玫和沈重霖你来我往宛如绵绵情话般的言谈,眉毛得皱得能夹死蚊子。这个苏玫在苏宅就是个不安份的,明里暗里就知道与自家姑娘攀比,如今自家姑娘得了这门好亲事,只怕她做梦都妒忌得牙痒痒。
瞧着她施施然往杏玢院而去,袁嬷嬷紧着脚步赶在她前头回到杏玢院。得知苏瑜未醒,便将苏玫主仆二人拦在了杏玢院外。
“我家大奶奶烧得厉害,用了药才躺下,劳姑娘好意前来探视,这就回去吧。”
袁嬷嬷打小跟在苏瑜身边,就是现今的大伯母见着袁嬷嬷也得忌惮三分。苏玫识趣的站在原地,忧心满腹的盯着袁嬷嬷,“姐姐病得这样恼火,真叫人担心。”
“是啊,若姑娘真想见我家大奶奶,也不知得等多久。让姑娘这样干等着,肯定不合适。”
苏玫此行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既已得偿心愿,何苦干等着那病怏怏的蠢货醒来?醒来她还得应付,她们之间从来都是夹枪使棍的酸枣话,谁也不服谁。此际从善如流,回去算了。
“那劳嬷嬷跟姐姐说声我来过了。”
袁嬷嬷干扯着笑容送客,“姑娘慢走。”
袁嬷嬷回走,采玉站出门外往她身后张望,“走了么?”
袁嬷嬷点头,声音却极没好气,“咱们姑娘真是命苦,摊上这样的婆家。刚才太太把我叫了去,让我跟大奶奶说一声后日她和二姑娘要去普宁庵进香,叫大奶奶早作安排,别给沈家丢人。我的天爷唉,她是不知道大奶奶还病着么?她根本没把咱们姑娘当人,她当奴儿在使唤呢。”
采玉听了也是满肚皮憋闷,“这可怎么好?大奶奶还病着,怎么安排?”
“好在还隔着一日,等大奶奶醒过来再说吧。”
苏瑜是次日早晨醒的,吃了早饭又用了药,感觉脑袋清明了许多。靠在榻上,听袁嬷嬷叙说婆母姜太太的吩咐以及堂妹苏玫前来探病的事。
姜太太是在昭姐儿满六岁那年被沈菡回娘家给气死的,沈菡如愿嫁了县里的小衙内。那小衙内皮相生得极好,却是个腹内草莽常爱粘花惹草的轻浮之辈。沈重霖进士及第,一时间沈家水涨船高。沈菡开始嫌弃小衙内毫无长进,又爱眠花宿柳到处猎女,回娘家找姜太太哭诉。小衙内找上门来,听着沈菡说的那些难听的话一时恼羞成怒,当着姜太太面就开打。那段时间姜太太本就染了风寒,当即又急又气,一口气没上来倒喷出一大口血,人就走了。
如今重逢这段过往,苏瑜打算好好利用。
“嬷嬷,我记得普宁庵门口有个算命瞎子。”
“可不是,在普宁庵门口算了大半辈子命了,姑娘问他做什么?”
苏瑜示意袁嬷嬷靠近,在她耳边好一阵轻声细语,末了还添一句,“他也不过是想买几亩肥田和几间铺子过光景,别舍不得银钱,多多给就是。”
这不是重点好不?袁嬷嬷讶然的盯着苏瑜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这两个月除了有所清减也没什么改变,怎么心性突然就转了呢?这门姻亲虽说是大老爷捡的,可也是姑娘相中了才算数的啊!
“如今虽说是夫妻不睦,但好歹有个安身立命之地。姑娘真要这般折腾,到了可没回头路哦!
袁嬷嬷多虑了,再没有这样的回头路更好的路了。不然难道还要像上一辈子一样为沈家劳心劳力操持家务、庶务,将沈家一路带进逼人的富贵里,而她自己当牛做马累死累活无人问津吗?
苏瑜疲倦的叹了口气,良久才道:“照吩咐去做。”
采玉不知道大奶奶跟袁嬷嬷交待了什么,只见袁嬷嬷点头算是应下了。
袁嬷嬷却是清楚,姑娘这是想脱身了。
袁嬷嬷按照吩咐准备了舒适的马车,坐垫、靠枕都选用极好的河南棉,车中暗格里头的饮用吃食一应具有,甚至准备了红泥小炉和茶具,体贴入微到了极致。
姜太太出门那天坐到马车里,表示很满意。想着苏瑜总算有件事做得她满意,这让她心情很是愉悦,与沈菡一起说说笑笑到了普宁庵。
吴夫人在庵中抽了支上签,姜太太抽了支中签。
两人同去找庵门外那个算命瞎子解签,那算命瞎子说得吴夫人很高兴,在解姜太太签文时,姜太太是越听脸色越难看。同行的吴夫人又忍不住挑拨刺激两句,姜太太那脾气瞬间就炸了。
姜太太那颗心像在火上焚烤,上了马车看什么好安排都是假惺惺的装模作样。
沈菡见阿娘恼成这样,大嫂苏氏肯定又要遭殃,一颗心雀跃得像刚出笼的鸟儿,恨不得生了翅膀飞回府去看苏氏是怎样被阿娘收拾的。
沈重霖昨日在县上的文会上受到极力吹捧,这让他内心很是受用,但也并未因此而飘飘然而不自知。此时他正在书房温习书本,备战明年春闱,准备一举成名。
体身小厮大春在书房外喊话,“大爷,太太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天塌下来的急事。”

继续阅读《宠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主角叫苏瑜袁嬷嬷宠嫁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