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毒妻难为最新章节,萧怀瑾萧怀宁全文阅读

小说:毒妻难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萧怀瑾

角色:萧怀瑾萧怀宁

简介:直到死的那一刻,萧怀瑾才明白,她的人生不过是个笑话
冷漠祖母,伪善后母,蛇蝎嫡妹,绝情丈夫
本想嫁个良人,从此安静过完一生,没想到良人是狼人,生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老天有眼,萧怀瑾有幸再来一次,这一次她不信还会败在这些人手里,这一生,她发誓绝不会再懦弱的活着,欠她的,伤她的,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爱她,惜她之人她也会护她们平安

毒妻难为

《毒妻难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重生

入夜,一片静谧,一轮弯月独挂在夜空中,月光照射在大地上,一切犹如披上了霜,偌大的越王府中各处皆各自安歇,府中侍卫来回走动巡逻。

   前院,守门的小厮正在打瞌睡,突然一声响动将小厮惊醒,一个黑影自他身前跑过,小厮愣了一会,大声叫唤,有刺客。

   小厮的叫喊惊动了其他人,瞬间府中灯火通明,下人们一路追踪贼人到西角的一个院落外。

   众人面面相觑,正当所有人犹豫不决时,其中一个胆大的侍卫直接一脚踢开了大门,巨大的声音将院内的下人吵醒。

   一个身着绿裳的丫鬟匆匆跑出来,“你们夜闯锦瑟院所谓何事?不知道王妃正在歇息吗?当心我告诉王爷治你们的罪。”

   为首的侍卫上前一步,“刚才有刺客闯府,我等奉王爷之名搜查刺客,望绿箩姑娘不要刁难。”

   唤做绿箩的丫鬟皱了皱眉,“不行,这是王妃的院子,任何人不许进入。”

  “本王到要看看本王能不能进去,给本王搜,一只苍蝇也不能飞出去。”

   越王夏景文快速走来,身后跟着一群人。

  “是” 

   得到了命令,侍卫们鱼贯而入,绿箩阻拦不得,反而险些被推倒。

   不一会儿便有侍卫来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只是王妃的屋子没有搜查。”

   绿箩这才反应过来,这么大的声音,而王妃的屋子什么动静也没有,绿箩焦急朝里面看去。

  “走,去王妃的屋子。”

   绿箩眼角一跳,像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绿箩心中不停安慰自己,不会的,王妃没事。

   侍卫推开了房门,夏景文先入内,下人们紧跟着进去。

 进去那一刹那,所有人的傻眼了,绿箩呆呆的望着床上,手抑制不住的开始发抖。

   只见床上躺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王妃萧怀瑾,另外一个分明是陌生的男子。

  “愣着干什么,给本王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夏景文咬牙切齿,声音充满暴怒。

   几个侍卫冲进去,将床上还在酣睡的两个人抓起来,一番折腾两人都没有醒来,侍卫端来一盆冷水浇下,萧怀瑾梦呓一声,幽幽转醒。

   看见站在身前的夏景文,刚想问怎么回事,却发现自己浑身湿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夏景文弯下身子,左手用力托起萧怀瑾的下巴,“萧怀瑾,本王的好王妃,本王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怀着孕还红杏出墙。”

   说完厌恶的收回了手,抽出丝帕仔细的擦干净手后,随手将丝帕扔在地上。

   红杏出墙?萧怀瑾脑中一片混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抬头环顾四周,一个五花大绑衣衫不整的男子正在瑟瑟发抖,低头一看,自己同样衣衫不整。

   萧怀瑾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急忙开口,“王爷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王爷亲眼所见,姐姐还想解释什么。”

   人未到语先至,只见来人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挽成堕马髻,头上插着金步摇,一颗拇指大的明珠垂在额头,在月光下徐徐生辉,更称得人花容月貌,如同神妃仙子。

   夏景文皱了一下眉头,“宁儿,你来做什么?事很快就结束了,你先出去吧。”话中是说不出的宠溺。

   “宁儿听到有刺客担心王爷嘛,只是没想到,这次姐姐真的是太过份了,居然红杏出墙。。。。。。”萧怀宁幽幽地说道,眼中却充满了幸灾乐祸。 

    看着两人样子,萧怀瑾一片恍惚,以前绿箩一直说萧怀宁看夏景文的眼神不对,让自己多多提防,但自己一直以为和萧怀宁姐妹情深,萧怀宁不会作出出阁的事。

   “来人,将这个奸夫拉出去,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瑟瑟发抖的男子吃惊的抬头,却来不及说一句话便被堵上嘴拉了出去。

其余人心惊胆战,撞见了王妃的好事,王爷岂会绕过他们,一时人人自危,暗恨自己不该来淌浑水。

“奸夫死了,姐姐怎么办呢?姐姐肚中的孩子只怕也是个野种。”

   站在一旁的绿萝再也忍不住,护在萧怀瑾的身前,“四小姐你血口喷人,小世子明明是王爷的子嗣。”

   “主子说话,哪有奴才说话的道理,姐姐,妹妹今日就帮你教导下人,来人,拉出去,杖毙。”鲜红嘴唇中吐出的话恶毒无比。

萧怀瑾这才回过神来,苦苦哀求道,“王爷,看在绿萝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求你放了绿萝。”

夏景文不为所动,萧怀宁眼珠一转,“不用拉出去了,就在这儿行刑吧。”

    立刻有下人过来将绿萝按在地上,绿萝惨叫一声,几十板子之后,就只剩下出的气儿。

    萧怀瑾咬咬牙,眸光一闪,握紧拳头快速冲了上去,却只碰到萧怀宁的衣角就被踢了出去,手中的发簪也落在地上。

   越王搂着萧怀宁,焦急问道,“宁儿你没事吧,她有没有伤着你?要不要叫太医?”

   萧怀宁头倚在夏景文的胸前,双颊绯红,似不好意思,“姐夫,我没事,姐夫不用担心。”看向萧怀瑾时眼中尽是得意。

   夏景文松了一口气,“来人,灌落子汤。”

青衣婆子拿着一碗漆黑的药进来,一个人按住萧怀瑾,另外一个人灌药,萧怀瑾动弹不得,药滑入喉咙,嘴中尽是苦味,泪水止不住的下流。

   “啊。。。”痛苦的**自口中溢出,腹中绞痛难忍。

   “王爷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虎毒不食子,这真的是你的孩子。”

    萧怀宁缓缓走向萧怀瑾,明明是步步生莲,在萧怀瑾看来却犹如催命符。

   “姐姐看起来好痛苦,不如妹妹来帮帮姐姐好了。”

    萧怀宁居高临下的看着萧怀瑾,忽然一脚踢在萧怀瑾的肚子上,看着满地打滚的萧怀瑾,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啊。。。”萧怀瑾充满恨意的看着萧怀宁,如同地狱来的恶鬼。

    萧怀宁被这凶恶的眼神吓了一跳,连退了几步。

   “姐夫你看,我好意帮助姐姐,她不领情就算了,还瞪着我。”萧怀宁紧紧的抱住越王,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宁儿你就是心地善良,这个毒妇管她做什么?”越王搂过她的腰安慰道,眼中溺爱不以言表。

   毒妇,听到这话萧怀瑾笑了,似嘲讽,似苦笑,原来成婚三年,我在你眼中也不过是个毒妇,心像是被刀狠狠的剜了一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萧怀瑾质问道,声音沙哑,眼含痛苦。

   一个是她最亲近的妹妹,一个是她最爱的丈夫,可如今两个人一起这样对她,萧怀瑾实在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

萧怀宁玩弄着自己那柔弱无骨的玉手,嘲讽的看着萧怀瑾。

“王爷喜欢的人是我,越王妃这个位子本来就是我的,若不是太后偏爱你,你以为王爷会娶你?”

萧怀瑾的眼睛瞪得浑圆,似不敢相信这些事,抬手指着萧怀宁,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更加剧烈的疼痛袭来,摇摇欲坠的东西终于剥离了身体。

  “不。。。。。。”这声尖叫惊得屋外栖息着的鸟扑翅飞走。

   越王府一个落败的院子里不时传出来阵阵恶臭,路过的丫鬟婆子都掩鼻而过,暗道晦气,今日若不是有令,她们才不想进入这个院子。

  “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屋内一览无遗,除了几件破旧的家具,再无其他。

   许是动静太大,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众丫鬟如众星拱月般拥着萧怀宁进到屋内,萧怀宁皱了皱眉头,立刻就有丫鬟手拿出檀香驱味。

   “呵呵,几日不见,姐姐怎成这副模样了?”

那日流产后,萧怀瑾大难不死,越王让人将她关在屋内,对外宣称萧怀瑾因滑胎大受打击,精神失常,名为修养,实则监禁。

   两个月以来,别说大夫,连丫鬟也没有,自己又动弹不得,只得躺在床上,许久没有沐浴,周身早已恶臭不已,每次丫鬟过来也是将饭菜放下就走,说是饭菜,也不是残羹冷炙,最近几天连残羹冷炙也没有了。

   此时萧怀瑾已经皮不包骨,眼睛深陷,如同地狱来的恶鬼。

   而萧怀宁画着精致的妆容,本来就倾国倾城的面容今日更甚,让人不可逼视。身上穿着大红凤冠霞帔嫁衣,上绣着精美的凤凰,纤纤细腰不盈一握,比之前自己嫁给越王时穿的喜服更加华美。

   这分明是太子妃的嫁衣,难道自己还没有死,你们就如此的迫不及待吗?

   “今日妹妹来是告诉姐姐一件事,一个月前,王爷,噢,不,如今是太子,太子已经上表姐姐因滑胎抑郁成疾,已经去了。”

   听到这话,萧怀瑾紧紧抓住床褥,而后又松开,“你们这是欺君,陛下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的。”声音带着沙哑,不似之前的悦耳动人。

   萧怀宁嫣然一笑,“姐姐说得没错,若你还活着自然是欺君,可若你死了呢?”

   “你想杀了我?”萧怀瑾波澜不惊的问道,似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姐姐说笑了,今日妹妹和王爷大婚之喜,不忍姐姐一个人孤苦伶仃,特送来几个人,希望姐姐喜欢。”

萧怀宁拍了拍手,一个粉衣丫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五个乞丐,衣衫褴褛,贼眉鼠脸,浑身散发着恶臭,其中一个还流着口水,说不出恶心。

萧怀宁满意的看着萧怀瑾眼里的惊恐,“今日她就是你们的了。”语落,转身离去。

乞丐色眯眯的看着萧怀瑾,虽然萧怀瑾此时丑陋不堪,但对于平时连女人都见不到的乞丐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诱惑。

萧怀瑾胆战心惊的看着他们,其中一个乞丐搓了搓污秽的手,咽了口唾沫,走向萧怀瑾。

“不,不,不要过来。。。。。。”

一个乞丐随手将一块破布塞进萧怀瑾嘴里,油腻腻的手在萧怀瑾的身上游走,萧怀瑾屈辱万分,旁边其他几个乞丐见状,也上来开始乱摸。

“嘶”衣物被撕裂,萧怀瑾如同木偶一般任他们发泄,一天一夜之后这场暴行才停止。

床上,萧怀瑾身无片缕,身上是浑浊的液体,**已经破烂不堪,不停往外流血,萧怀瑾眼神空洞的看着屋顶,却唯独没有一滴泪。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再次被打开,一个弯腰驼背的婆子拿着一个碗走了进来,看着屋内的一切眼中闪过不忍,又很快消失不见。

婆子靠近旁边,将碗中的药灌入萧怀瑾的嘴中,萧怀瑾被施暴,又几日没有吃饭,早已没有力气,连挣扎也没有,药滑入喉咙。

萧怀瑾只觉自己这一生无比失败,聪明一时,糊涂一世,错把财狼当良人,若再来一世,定要欺她,害她之人血债血偿。

   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紧握的双手终是垂落在床边,手中的东西掉落在地上,虽然污秽不堪,但隐约看出是件还未完成婴儿衣服,上面的图案只绣了一半。

那夜,京中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连下了三天三夜,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百姓怨声载道。

 

   大夏明启十五年,三伏盛夏。

已许久未逢甘霖的天空飘来朵朵乌云,刹那间天空便黑色笼罩,所有人都望着天空,祈求上天能降下甘霖。倏然狂风大作,远处闪电犹如银色飞龙在云中翱翔,“轰”雷鸣响起,震得人耳朵发麻。

   定国侯府蒹葭院内,榉木雕花架床上,一只细嫩如玉的手从床帐面伸了出来,缓缓起身看着房间内的一切。

黄花梨连三柜橱,桃木四扇围屏,紫檀平角条桌,青玉缠枝莲纹瓶……

萧怀瑾一脸茫然,嘴巴微张,眼中写满震惊,这,这分明是自己未出嫁前的闺房!

   低头看着双手,自己的因一次意外手背上落下了一个奇丑无比的伤疤,而这双手光滑如玉,连针眼都没有,看上去像是孩子的手,心里一惊。来不及穿鞋子便跑下床,拿起梳妆台前的铜镜,镜中显现着萧怀瑾最熟悉的脸。

   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肌肤如同上好的白玉一般细腻光滑,柳叶眉不画而翠,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不点而红,这张脸说不上倾国倾城,却让人倍感舒服,尤其是一双眼睛,漆黑而深邃,让人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萧怀瑾心中异常震惊,这分明是自己十三四岁时的样子,自己不是死了吗?

   “吱。。。”房门开启的声音传来,萧怀瑾连忙转身看去。

   只见一个人影走来,梳着双丫髻,两边各插着一朵粉色绢花,耳朵上一对米粒大小的珍珠耳环,脸蛋白净,眉眼间稚气未脱,上身粉色比甲,下穿一条杏黄裙,不是绿萝又是谁。

绿萝惨死的模样浮现在眼前,萧怀瑾不禁泪**双眼。

“绿萝,都是我害死了你,我对不起你。”

绿萝颦眉,“小姐说什么胡话,什么死不死的,莫不是病了。”说着将手搭在萧怀瑾的头上。

感受到绿萝手心的温度,萧怀瑾的心砰砰直跳,暗中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痛袭来,眼泪也止不住的往外流,活过来了。

绿萝看见萧怀瑾落泪,瞬间慌了手脚,“小姐是不是哪不舒服?我去找大夫去。”说着就要往外跑去。

萧怀瑾连忙叫住了她,“绿萝,我没事,只是刚才做了个噩梦。”

绿萝狐疑的看着萧怀瑾,见萧怀瑾信誓旦旦的点头,便放下了心。

“绿萝现在什么时辰了。”萧怀瑾迫切的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绿萝不明所以,脱口道,“现在还未到卯时,一会老夫人就要从法华寺归来,要不小姐再睡一会吧。”

听到这话,萧怀瑾心中哗然,身体隐隐在颤抖,若刚才只是怀疑,现在是确定自己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十四岁时老夫人从法华寺祈福归来的时候。

   按耐住心中的狂喜,缓缓道,“睡不着,一会便到卯时了,不睡了。”语气中带着丝丝激动。

   萧怀瑾看着熟悉的一切,不知为何眼睛突然有些沉重,昏昏欲睡,萧怀瑾大惊失色,连忙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阵凉风迎面扑来,一扫昏睡之感。

   屋内的香味慢慢消失殆尽,脑中彻底清醒过来,萧怀瑾仔细环顾屋内,眼睛扫过一物,眉头一皱,似想到了什么。

  “把它拿过来。”

   绿萝的眼光顺着萧怀瑾手指的方向,只见一个紫砂观音熏炉放在条案桌上,熏炉内放置熏香,烟雾袅袅。

   绿萝手捧熏炉,打量一番,却什么也没发现,不由面带疑惑。

   萧怀瑾接过熏炉,闻了闻,眼神一暗,“这香是谁放的。”

  “是我,小姐怎么了,这香有问题?”绿萝紧张的看着萧怀瑾,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香里有迷药。”语气不悲不喜,神色古怪。

   绿萝心里一惊,扑通跪倒在地,“小姐,不是我,我没想到会有迷药,真的不是我, 我。。。。”绿萝语无伦次,不明白好好的熏香里为什么会有迷药。

  “我知道不是你”萧怀瑾打断绿萝的话,若连绿萝也不能相信,那府中再无可信之人。

   把它拿出去处理掉,不要让人发现了。”

  “是”绿萝脸上一喜,赶紧起来出去。

   萧怀瑾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床板,思索着这件事,突然想到刚才绿萝的话,今天是老夫人归来的日子?

   原来如此,萧怀瑾冷笑一声,手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前世在老夫人回来的这一天,本该在门外迎接老夫人的萧怀瑾一睡不醒,老夫人勃然大怒,本就不喜萧怀瑾,这天之后更是厌恶。萧怀瑾在府中地位更是不如一般大丫鬟,任谁都可以来踩上一脚,一个人在蒹葭院中自生自灭。

   眼中尽是嘲讽,自己从未与他人争抢,只想平静过完一生,奈何总有人不放过自己。

   双手抚摸着平坦的肚子,眼中散发着爱意,片刻,取而代之的冰寒彻骨。

夏景文,萧怀宁。。。。。。欠我的,害我的,这一世我会通通还回去,这一世自己不会再做那任人宰割的鱼肉。

   绿萝进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萧怀瑾站在窗前,披散着头发,面部狰狞,犹如地狱来的恶鬼,稍有不慎就会被撕裂,明明是盛夏,绿萝却觉得如入冰窖,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小。。。姐。。。我。。。”绿萝颤颤巍巍的说着,看着萧怀瑾投过来的眼神,呼吸一滞。

  “东西处理好了吗?”冰冷的声音讲绿萝的思绪拉了回来。

  “小姐放心,处理好了,不会让人发现的。”绿萝小心翼翼的回道,生怕自己触怒萧怀瑾。

  “嗯”萧怀瑾不在意点头。

绿萝满脸纠结,双手抓住衣边,似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萧怀瑾看了一眼绿萝,微微颦眉,“想说什么就说吧。”

   绿萝松开了紧紧抓住的双手,呼出一口气,镇定心神,“小姐怎么知道香炉里有迷药的?”说完忐忑不安的看着萧怀瑾。

   前世时,萧怀瑾就有所怀疑,自己一向睡眠很浅,那日睡死过去,竟然连绿萝都没能把自己叫醒,除了被下药,不做他想。

而刚才屋内一切正常,除了这个香炉,自己一向喜欢清香淡雅的熏香,但今日的熏香味道比以往重了一些。

若是以前,自己肯定闻不出来,但是嫁给夏景文后,一次被人在熏香中下药,差点被害死,自此对香味灵敏了很多,但这些她不打算告诉,害怕绿萝担心。

萧怀瑾没有说话,只是向绿萝招招手,绿萝心中疑惑,却不由自主的上前去。萧怀瑾突然握住绿萝的手,绿萝害怕的想要挣脱出来,萧怀瑾却不给她机会,目光严肃。 

  “绿萝,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衷心耿耿,这些我都知道,如今府中各人都恨不得我死,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若你想离开,我会寻个机会让你离开,让你今后衣食无忧。”

   绿萝一时呆滞,忘记了要挣脱的手,反手握住萧怀瑾的手,急忙说道,“奴婢哪也不去,奴婢是小姐的丫鬟,以后小姐去哪,绿萝就在哪儿。”

萧怀瑾神色复杂,“绿萝,如果你跟着我你会死的,你想好了吗?”

   “当初若不是小姐可怜奴婢,奴婢已经饿死了,现在小姐有难,奴婢又怎么能扔下小姐,以后不管小姐要做什么,奴婢都陪着小姐,就算死,绿萝也要为小姐而死。”绿萝一脸倔强,不知不觉握紧了双手。

   一滴眼泪自眼眶中流下,落在绿萝的手上,明明是冰冷的泪水,绿萝却觉得如滚烫的热水。

   萧怀瑾喏了喏嘴,却什么也说不出,绿萝焦急的看着萧怀瑾,生怕真的让他离开,额头上覆上些许薄汗。

许久萧怀瑾才开口道,“绿萝,我这一世一定护你周全。”

绿萝看着萧怀瑾眼里的坚定,心中一暖。

  “嗯,绿萝相信小姐,绿萝也会保护小姐。”绿萝一本正经的道。

萧怀瑾用力的点头,她发誓这一生绝不会再让绿萝惨死。

似想到了什么,萧怀瑾坐在书桌前,提笔,许久才停下来,放下手中的笔,拿起墨迹未干的纸,仔细 看了一遍,确定没有缺漏,突然眉头一皱,居然把最重要的事忘了。

虽然自己写字不丑,但与几年后是无法比拟的,若是自己以这样的字迹见人,很容易招人怀疑,看样子,以后只有慢慢改变字迹了。

纸上墨迹干了之后,萧怀瑾把它锁在床上的妆匣内,除了自己,没人打得开,纸上写的是未来几年会发生的大事,以及定国候府内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巨细无遗。

不知不觉卯时到了,左等又等却不见丫鬟进来伺候,绿萝刚要去叫人,萧怀瑾却制止了她,绿萝只得去打水来给萧怀瑾洗漱,一番收拾完毕,萧怀瑾带着绿萝往前院走出。

继续阅读《毒妻难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毒妻难为最新章节,萧怀瑾萧怀宁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