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末日亡命旅程》姜桐大卫完整版阅读

小说:末日亡命旅程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姜桐

角色:姜桐大卫

简介:姜桐在英国的平静留学生涯被天降一场流星大雨打破了,随之而来一场僵尸泛滥的灾难
整个世界陷入恐怖,难道这就是末日来临?为了生存,拿起武器去战斗
路途遥遥,末日危机何时才能过去?往日宁静的生活是否还可重回?

末日亡命旅程

《末日亡命旅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事态严重

  

  2020年2月10日晚上9点。

  2月的因弗内斯寒风刺骨,窗外还飘洒着雪花。

  姜桐窝在温暖的房间。手里握着一杯热咖啡望着窗外出神。这是她来英国读研究生的第二年,转眼之间离开家已经有两年了。

  这两年里从小带大自己的姑姑和姑父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有时自己主动打过去,不是姑姑冷淡的声音,就是表哥玩世不恭的调侃。

  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已经足有两年未曾回去过。

  也许是对她从小失去父母的补偿,姜桐来英国后遇见了大卫.米勒。大卫是她的同学兼室友凯瑟琳.米勒的哥哥。

  这个曾经当过特种兵的男人有着四分之一的华人血统,他的奶奶是一名移民英国的中国人。大卫和凯瑟琳的脸部线条较一般的欧洲人柔和许多,两人都遗传到了东方人的一头黑发和一双黑色眼睛。而大卫的性格也更偏向中国男人,对待女朋友迁就温柔,并不像一般西人的文化较为要求女生独立自主。

  唯有一点,特种兵出生的大卫喜欢带着自己和凯瑟琳去健身,做各种力量训练。还带着两个姑娘学习射击,教给她们各种枪械使用的知识。

  姜桐和凯瑟琳起初常常抗议,但是大卫却说自己平时没有什么爱好,最大的乐趣就是健身和枪械,和最爱的两个女人分享自己的快乐有什么不对呢。

  即便如姜桐这样能言善辩的文学系学生也驳不倒这个理由。

  时间久了,倒也有很大的好处。从前常常畏寒感冒的姜桐如今的身体素质真不可与在国内时同日而语。搬个桶装水,给车子换个轮胎之类的力气活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客厅忽然传出很大的电视声,是姜桐的室友索菲正在看新闻,这个澳洲的来的红发大妞每天都要认真收看新闻,而且总把音量调到很大。

  即便房间门关得好好的,姜桐也能听见主持人的声音,今晚正播放的大头条是,英国**抓捕了数十名来自中东地区的间谍,这是英国近些年破获的最大的一桩间谍案,而据警方发言人透露,还有几名在逃间谍。他们的逃跑路线已经在警方的掌握之内,被捕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没过一会儿,电视声音消失了,啪一声,门被很响亮地关上了,看来是索菲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姜桐也换上睡衣躺进了被窝。窗外的雪花渐渐不飘了,夜静了下来。

  似睡非睡之间,姜桐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看了下表,是十一点整。这个时间应该是同住这里的安妮约会回来了吧,她最近新交了一个男朋友,真是如胶似漆,每天都要出去约会,不到半夜不见她回来,今天回来的这个时间还算早呢。

  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把姜桐的睡意都震没了。她披上衣服小声抱怨,这个安妮,出门也不带钥匙。

  但是往猫眼里望去,敲门的却不是安妮。

  是大卫。姜桐疑惑他怎么这么晚跑来了,难道他是来查凯瑟琳的岗的,这个男人怎么像他妹妹的老爸。就算老爸,女儿过了十八岁也不会看那么严好吧。

  大卫夹带着一股新鲜的冷风钻进了屋里。他望了一眼姜桐,轻轻问道:“你还好吗?”

  姜桐看着他,说道“好啊,怎么了,你看上去有点怪怪的。”

  “凯瑟琳呢?已经睡下了?“大卫指指凯瑟琳的房门。

  姜桐轻声嗯了一下。

  客厅里只留了一盏小瓦数的台灯,昏暗的灯光下,大卫的表情紧张而严肃,姜桐有些担心了。“大卫,你的脸色不好,出什么事情了?”

  大卫正色道:“桐,你信任我吗?”

  姜桐被他这么一问有些莫名其妙,大晚上的这位唱的是哪一出啊。

  “什么意思?什么信任不信任的,你干什么坏事了。”姜桐瞪着眼睛问道。

  大卫依旧一脸严肃,他扳过姜桐的肩膀坚定地望着她说:“回答我,你是不是信任我?这很重要。”

  姜桐望着他认真的表情,点头道:“我当然信任你了,只是你也不能吓唬我,到底怎么了?”

  “现在没时间细说,你赶紧简单收拾下平常用的东西,跟我去我那儿。我去叫醒凯瑟琳。”说完就要去敲凯瑟琳的房门。

  姜桐一把抓住大卫的手,迟疑着地说道:“她…她不在家。”

  “去哪儿了?”大卫急忙问道。

  “在爱丁堡,他们几个今晚去看演唱会了。”姜桐发现大卫的脸上稍显愠怒,便劝道:“凯瑟琳都已经23岁了,偶尔晚归不算什么大事,你可别生气。”

  大卫转而叹气道:“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有点担心她而已。你收拾一下东西,跟我去我家吧。”

  说完抢先跑进了姜桐的房间。

  姜桐看着他古怪的样子不由觉得有点好笑,又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在梦游吧,听说梦游的人不能被吵醒,不然就会被吓出毛病。

  大卫看着姜桐一脸的迷惑,笑道:“我知道你在想我是不是疯了,半夜跑来要把你带走,等上车了我慢慢告诉你。到时你也许真的觉得我疯了。”

  姜桐来不及作答,被大卫拉着外大门外走。忽然天外闪过一阵亮光。这光发红,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这么快。”大卫喃喃自语。

  “什么这么快?”姜桐问他。

  “这应该是流星雨。”大卫把姜桐推回屋内,把大门关上。

  “流星雨?”姜桐在国内也见过流星雨,银白色的流光点点划过夜空。可这庞大的红色光芒从天上仿佛倾压下来一般的也叫流星雨?

  “桐,你在干吗?”索菲打开大灯,揉着朦胧的睡眼。“大卫?见鬼,你们在这儿约会吗?”

  “真是活见鬼,外面的亮光是外星人的飞船吗?”索菲打开电视机调到新闻频道。

  大卫和姜桐也忙走到电视机前看看新闻里怎么说。

  果然电视台已经开始了新闻直播:英国各地都出现了红色的流星雨,个别地区被砸出了几米深的陨石坑。已经有民房遭到严重破坏,目前人员的伤亡情况还没有统计出来。新闻里使用了天灾一词,称这次灾难是史上未曾见过的,所有的民众不要外出,目前看来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呆在家里。

  对于新闻里的官方说辞,大卫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新闻报道描述得非常严重,姜桐和索菲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天灾给吓坏了。姜桐拿出手机拨号给凯瑟琳,想问问她是不是安全,但是手机却一点信号也没有。

  大卫看着窗外说道:“应该是流星雨带来的电磁波干扰了手机信号,再等几分钟流星雨过去了,应该能拨通。”

  索菲看着大卫道:“你怎么像个科学家?”

  大卫没搭理她。果然过了五分钟,天上的红光消失了,流星雨停了。

  大卫拉着姜桐往外跑,把胡乱给姜桐整理的行李扔进了后备箱。他一边飞快地坐上驾驶座,一边让身边已经坐上副驾的姜桐拨打凯瑟琳的手机。

  索菲站在门口大喊:“嗨,你们两个是要去哪儿?外面还很危险。”

  大卫已经脚踩油门,把车飞也似地开了出去。索菲只来得及看见姜桐朝她微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

  “怪胎。”索菲自言自语,“这两个人都怪怪的。”

  由于附近没有什么**所,居民们都习惯早睡,所以一般这个时间段路上应该没有什么灯火,两旁的房子里也通常是漆黑一片。但是今天大卫和姜桐开车经过的房子却都亮着灯,看来大家都被这阵突如其来的”流星雨“给惊醒了。

  姜桐已经拨通了凯瑟琳的电话,但是还没有人接听。她看着大卫严肃的脸和仪器上显示的渐渐超越一百码的车速,心里渐渐紧张起来。

  忽然电话里传来凯瑟琳的声音:“桐。”

  “凯瑟琳?你还好吗,没受伤吧。”姜桐忙把通话切换到了免提状态。

  大卫在一旁大声喊道:“凯瑟琳,你现在在哪儿?”

  “我…我很好,我和几个朋友正开车在路上,刚才太可怕了,你们不会相信的。”凯瑟琳的声音似乎在发抖,显然受到了惊吓。

  “是流星雨吗?我们也看见了。”姜桐回答道。

  “是…是流星雨,但也不全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现在脑子有点乱。”凯瑟琳的声音有点发抖。

  大卫一下子紧张起来,皱起了眉头,大声问道:“告诉我你的位置。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马上过来接你。”

  “好,好的。安迪,我们这是去哪儿?”凯瑟琳在电话里头问旁边的人。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回答凯瑟琳的声音:“再有五分钟就能到高街了…电话里是谁?”

  “是我哥哥和他的朋友,他们要过来接我们。”凯瑟琳接着又向姜桐说道:“桐,我们现在就要到高街了,会在那里避一避,你和哥哥能赶过来吗?”

  没等姜桐回答,大卫在一旁大声回复:“没问题。你和你的朋友伴们一定呆在原地不要乱跑。我已经开车赶过来了。还有,记住如果进入室内绝对不要开灯,听见吗。”

  “大卫,你要带上枪。你不知道我们在这儿遇见了什么。真的,真的,你做梦也想不到。”凯瑟琳的声音还在发抖。

  “我知道。”大卫凝视着前方的路说道。

  

  

  大卫将车速提到了150码以上,脸上始终严肃,默不作声。

  姜桐忍不住问道:“凯瑟琳刚才在电话里说让你带上枪?他们遇见了什么,你说你知道?”

  大卫沉默了一阵,缓缓道:“桐,你刚才说你信任我对吗,那么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只要照做就行了,好吗?其实,不用我告诉你什么,只消再过两天,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姜桐被他的回答弄得更摸不着头脑了。

  忽然路上冲出一辆车子对着他们的车头正面迎来,车速非常快。姜桐吓得闭起眼睛大叫:“小心!”

  大卫一个减速,急转方向盘,撞在了路边一棵树上。幸好两人都系着安全带,只受了点轻微的擦伤。

  对面的车子由于急转弯侧翻在地。

  大卫让姜桐坐在车上把车门锁好别动,自己跑下去查看对方车子里的情况。

  侧翻在地的车子车门已经被撞开,驾驶室里一个金发的女子正竭力往外挣扎。

  大卫小心地走过去看了看女子的脸色,问道:“小姐,你伤得严重吗?”

  金发女子的声音显得异常痛苦:“救命,快救我出去。”

  大卫抓住她的两个臂膀用力向外拖,金发女子仰天被拖出驾驶室。

  “安妮!”

  姜桐发现被大卫从车里拖出的女子正是自己的室友安妮,忙下车跑去查看安妮的情况。

  惊魂未定的安妮见到姜桐带着哭腔抓住她的手说道,“桐,快带我离开这里,快!”

  姜桐看见安妮脸上的惊恐神色,不解地问她:“怎么了,你是受了很重的伤吗?”

  安妮使劲摇头,讲不出话来。

  一旁的大卫已经发现了安妮侧翻的车里还有一个男人正从车后座向外爬。他慢慢走近那个不断扭动的身体,夜色下那个人的皮肤呈现灰色,眼珠浑浊,分辨不清眼白和瞳仁,嘴角的口涎一直流到脖子。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咕噜咕噜声。

  “桐,快上车。”大卫立即转向姜桐大喊,一边将还躺在地上的安妮抱进了车后座。又绕至后备箱拿出一把斧子,走到已经要爬出来的男人身边。

  姜桐从未见过大卫的表情如此吓人,他脸色凝重阴沉,好似一座冰山。

  忽然大卫用力将斧子劈向还被半卡在车子里的男人,一股黑色的液体溅射开来。

  姜桐尖叫着跳下车子扑向大卫,大喊:“住手!住手!”她抱住大卫的腰想将他向后拽。

  “你疯了吗?疯了吗?你在杀人!”姜桐哭泣着尖叫。

  大卫将绕在自己腰间的姜桐的手掰开,一手提着斧子,一手把姜桐往车里拽。姜桐只觉得头晕目眩,由得他把自己往车里带。

  “桐,你别误会大卫。他是为了保护我们。”后座的安妮伸出手揉着姜桐的肩膀安慰她。

  “你在胡说什么,安妮。”姜桐捂着脸摇头道,她不敢也不想看见身边这个活像冷酷杀手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没有伤到害你?”大卫转身打量安妮,目光停在了她的肩膀上,那里的衣服被撕烂,露出血肉模糊的皮肤。

  “他…他刚才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失去了理智。活像一头野兽,冲着我就咬,我的肩膀上被他咬了一口。然后就撞见了你们的车子。”安妮回忆着刚才可怕的情景。

  大卫看着安妮的肩膀道:“血好像止住了,不过还是简单包扎一下吧,我车后面有医药箱,我来帮你弄。”

  说完起身从后备箱箱里拿出了一个箱子。他拿出绷带缠裹住安妮肩上的伤口。正当安妮想说谢谢,忽然双手一阵疼痛,大卫已经将安妮的胳膊扭到背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哪里变出一捆麻绳,紧紧绑住了安妮的手腕。又把她的两个脚踝也结结实实绑在了一起。

  安妮叫道:“桐,桐,快让他住手。”

  姜桐惊恐地看着大卫,拳头砸向他的脑袋,骂道:“你他妈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干脆把我也杀了!”

  大卫忍着姜桐的拳头,用绳子把安妮固定在后座上。打开驾驶室的车门,示意让姜桐下车。

  姜桐坐在位子上不肯动,狠狠瞪住大卫,忽然她猛一下关上车门,又紧紧锁住门窗,跳到旁边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任凭大卫怎么在外面拍车窗叫她快开门,她都当听不见,只管狠狠踩下油门。姜桐脑子里想的只是赶紧逃离这个疯了的男人,然后把安妮送到最近的医院去。

  大卫看了看表,午夜零点十分,而自己被一个人扔在公路上,冻得浑身发抖。

  想到姜桐目前的险境,又想到凯瑟琳还在爱丁堡,大卫在心里咒骂自己实在是对姜桐的应激反应估计不足,居然被她把车给开走了。

  现在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又是半夜,连过路的车子都没有一辆。焦虑渐渐占据了大卫的头脑,他努力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

  大卫两手插在大衣兜里取暖,沿着姜桐刚才开走的方向大步向前,希望能遇见一辆过路的车。

  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钟,大卫看见前方出现了隐隐的车灯的亮光。车子开近了,停在了大卫旁边,这正是他自己的车。

  姜桐摇下车窗看着瑟缩在大衣里的大卫,不由有几分愧疚,向着大卫道:“现在你冷静点了吗?”大卫扑到车窗向后座看去,那里空荡荡,安妮不在了。

  “她到哪儿去了?”大卫问道。

  “我把她送回家了,她说伤势不严重,不必去医院。还有,她告诉我刚才你砍她的男友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抱歉,我刚才被吓着了。”姜桐打开车门,让大卫上车。

  “我们现在去哪儿?直接去爱丁堡接凯瑟琳回来吗?”姜桐问道。

  “去你的住所,马上开车。”大卫深呼一口气,终于坐回了温暖的车里,他的骨头都快冻僵了。

  “回去?为什么?”姜桐不解地问。

  “桐,记得你答应过我你会信任我。”大卫缓缓道。

  啊,是啊,姜桐想起来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她还答应大卫自己会信任他,转眼就把他一个人扔在大马路上,倒是有些惭愧了。可是就在一个小时内,原本温柔和善的大卫却给她展示了冷酷无情的另一面,她又怎能预料到事情会朝着超出她想象的方向发展呢。

  姜桐叹气道:“对不起,但是刚才的事情真的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说完,她发动车子朝着自己的住所开去。

  大卫握住姜桐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正色对她说道:“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了保护你,保护凯瑟琳,你记住就好了。等下你就会知道了。”

  车子在姜桐住的房子前停下。大卫下车又取出斧子,看着姜桐道:“相信我?”

  姜桐咬咬牙,点了点头。

  姜桐拿出钥匙轻轻转开了门锁,大卫把她拉到自己高大的身躯后,慢慢推开了门。

  客厅里还是只留着一盏昏暗的台灯,这是她们四个人的生活习惯,晚上睡觉总是留着这盏灯。

  索菲的房间门紧闭,一个人影正在撞门,发出咚咚咚沉闷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听着格外响亮。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出撞门的人一头金发,正是安妮。她听见有人进屋,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望着大卫和姜桐。

  虽然光线昏暗,姜桐还是看清了安妮的脸,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每根寒毛都竖了起来。安妮的肤色发灰,整个眼眶里灰蒙蒙浑浊一片,好像她的瞳仁消失了一样。咧开的嘴角垂下长长一条口水,从喉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就像从前电影里见过的被魔鬼附身的人一样。

  大卫打开大灯,白色的灯光一亮起来就听见安妮发出一声诡异的尖叫,她抱住头仿佛被光晒伤了似得,在地上乱爬。

  大卫一把将姜桐推出门外。自己提起斧子冲到安妮旁边,对准她的脖子用力砍下,黑色的液体瞬间染脏了地毯。

  安妮的脚蹬了两下便不再动了。

  大卫示意姜桐现在可以进来了。姜桐一步一步走近了躺在地上的安妮,此刻的她还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脖子处被砍得惨不忍睹,泊泊向往留着黑色的液体。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室友,长了一张娃娃脸的爽朗的姑娘。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眼睁睁看着男朋友砍死了自己的室友。姜桐呆呆站立着,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大卫敲着索菲的房门,没有人应答,他只得使劲将门撞开。

  索菲的房间里亮着橘色的灯光,大卫往里看了一眼便回头向姜桐道:“你愿意过来看看吗?”

  

  

  姜桐拖着两条腿走过去,门里的景象令她倒吸一口凉气,索菲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她身下的整片地毯。她的脖子上遍布着咬伤,血仍在向外流淌。

  大卫走过去探了探索菲的鼻息,对着姜桐说:“没气了。”

  姜桐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脑子好像一片空白。大卫看见她脸色忽然苍白,便将她半拉半扶地弄回了车上,姜桐坐在车里还在不住地发抖。

  大卫发动了车子,开足马力向自己的寓所开去。

  半晌的沉默后,姜桐终于开口了:“你都知道是吗,所以你要绑住安妮。所以你急急忙忙要赶回我的住所。”

  大卫见她终于开口了,点头道:“是,我知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他们都怎么了,安妮刚才跟我说她的男朋友忽然变得像发狂的野兽扑上来咬她。而安妮怎么突然变成了那副鬼样子,是她咬死了索菲是吗?为什么,为什么,拜托,你告诉我这是在做梦好吗,赶紧把我叫醒。”

  姜桐痛苦地别过脸看着窗外。这怎么会是梦呢,她掐着自己的胳膊,疼痛如此真实。巨大的恐惧笼罩在心头,姜桐喃喃着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桐,桐,相信我,没事的。有我在呢。”大卫一边开车,一边担心地看着姜桐,恐怕她的心理承受不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你还知道什么,告诉我。”姜桐脸冲着窗户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累瘫了。“如果让我瞎猜,我恐怕自己会疯,会变得和安妮一样了。”

  “你不会变得和她一样。你没有被咬。记得她车里的那个男人吗?她的肩膀被他咬了,所以她被感染了。”

  “感染?什么意思?”姜桐回过头看着大卫。

  大卫接着说道:“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我只知道被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很快就会发狂,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看到安妮变成了一副什么鬼样子了,你也看见她把索菲的脖子快咬断了。”

  “索菲。”姜桐好像想到什么,忽然失声痛哭道:“是我害死了索菲,我把安妮带回家,还把索菲叫起来让她照顾好安妮。我不该把她带回去。”姜桐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此刻她真的痛恨自己,“如果时间能倒流多好,大卫,我如今成了罪人了。”

  大卫轻叹一口气,说道:“时光倒流你也未必能改变历史。别自责,人总是要死的,至少她死得痛快,临死前还有个人样,没有变成那种恐怖的东西。而我们将要面对的还有无尽的痛苦。也许索菲是幸运的。”

  “什么,什么无尽的痛苦?我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姜桐垂着头不停抽泣。

  大卫没有回答,腾出一只开车的手把她搂进怀里。

  没过多久,他们的车停在了一幢二层小楼前面。这是大卫租住的地方。

  大卫把姜桐安顿在客厅坐好,给她倒了一杯热茶放在她的手上,“我拿点东西,你等我五分钟。然后我们一起赶去爱丁堡找凯瑟琳。”大卫跑进了一个房间,发出翻箱倒柜的声音,姜桐紧紧握住茶杯坐着,对大卫在干嘛毫无兴趣。

  不一会儿,大卫就提着两个包跑了出来,他拉起姜桐又直奔向车子。

  上车后大卫从包里里掏出一袋饼干和一罐咖啡来递给姜桐,姜桐摆手拒绝道:“我什么也不想吃。”

  “从这里开车到爱丁堡要三个小时,现在是凌晨一点。你休息一下吧。到了我叫你。”说着大卫打开一罐咖啡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姜桐把座椅放下,闭上眼睛,身体虽然疲劳,脑子里却飞快地跑着。这两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像电影画面一样挥之不去。

  大卫的车开得飞快,中途只在一个加油站停了一会儿。他要赶紧到爱丁堡找到凯瑟琳,必须立即确保她的安全,否则他不敢设想会发生什么事情。凯瑟琳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失去她。

  黑暗的街道上,姜桐独自摸索着,黑暗延伸到无尽的远方。四周空荡荡,无声无人。

  远远有一个人影靠近了,姜桐大喊:“安妮,是你吗?”

  幽暗里现出的人是一头红发的索菲,姜桐向着索菲奔去,一把抓住她的手。但是索菲的手却不见了,随即是她的身体,她的脚,她的脸都消失在了夜里。

  姜桐哭道:“对不起,对不起,索菲,我不该碰到你,别消失,求你不要消失。”

  一只温暖的手掌覆在了姜桐的脸上,替她擦去满脸的眼泪。姜桐睁开眼睛,大卫正凝视着自己。

  “到了吗?”姜桐反应过来自己正要去往高街找到凯瑟琳,坐起身问道。

  “前面就是了。我给凯瑟琳打个电话确认她的具**置。”大卫拿起手机说道。

  不一会儿,凯瑟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了,姜桐松了口气,看来她目前还是平安的。

  “好的,我这就过来。你和你的朋友坚持住。”大卫挂了电话,从车后座的包裹里拿出两把枪,是姜桐和凯瑟琳平常做练习时用的最多的贝瑞塔M9型手枪,大卫给手枪装上消音器,交到姜桐的手上,对她说道:“他们听见声音就会聚拢在一起,使用手枪的话必须装上消音,否则就是食堂开饭前给他们打铃了。一定要照准脑袋打,不然他们就像蟑螂一样死不了。”

  姜桐接过抢,冰冷坚硬。

  车子向着高街开去,车速不快,姜桐和大卫仔细观察着夜色中的街面两侧,生怕错过了那家咖啡馆。

  越往里开,在街上游荡的人越多,当然也许已经不能称他们为人。安静的街道上,大卫和姜桐的车子一出现,他们便朝着车子走过来。

  姜桐发现他们的样子和临死前的安妮一模一样,皮肤发灰,毫无血色,眼睛浑浊不堪,嘴边留着长长口水。走起路来非常慢,步调异常古怪,就像被提着线操纵的木偶。

  “到了,就是这儿。”大卫停下车子。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忽然贴上车窗,姜桐被吓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大卫将车窗摇下,拿枪把那个男人放倒了,随后他探出身接连几枪将周围的几个行尸走肉连连放倒。

  姜桐在后面说着:“够了,够了。大卫,他们离得已经足够远了。”

  他转身看着姜桐道:“他们其实已经死了,不要再想他们是人。他们只是僵尸而已。你所要做的只是让他们躺下安息,是在帮他们。”

  姜桐奇怪以前没有发现大卫有这样好的口才,被他这样一说,心理上的负罪感倒真的有所减轻。何况她心里本就明白,如果自己不动手,这些僵尸就会上来攻击自己。

  “如果你不把在你视线范围内的僵尸消灭,他们就会一直紧跟你不放,直到把你撕成碎片。”说完,大卫接连又射倒了几个。

  大卫查看了附近,确保自己四围已经没有了僵尸,他背起两个大包飞速下车,姜桐紧紧跟在后面。两人推开咖啡店的门,门锁是被人撬过的。

  里面漆黑一片。

  大卫摸到一根拨火棍,用来抵住了大门。

  姜桐跟在大卫后面慢慢地一步步向着咖啡馆里面挪。

  “凯瑟琳。”大卫轻轻呼唤。

  漆黑的深处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大卫和姜桐的神经紧绷了起来。他们停下步子紧紧贴住墙壁。

  

  

  那声音越来越近,地上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影子。她显然已经看见了大卫和姜桐,向着他们伸出双手冲了上来。

  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张开嘴巴,几乎要把嘴角扯裂。大卫来不及开枪,用枪托砸在她的脑袋上。那东西一个踉跄歪倒在地,嘶吼着要爬起来。姜桐没等大卫反应便对准地上的人连开数枪。

  直到大卫喊停。姜桐这才放下举枪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抖得不听使唤,喘气的声音变得又急又重。

  四周漆黑安静,两人绕过面前躺着的“人”,继续向前走去。

  忽然,大卫的手机震动了,他马上接起,正是凯瑟琳打来的。

  “大卫,你在咖啡馆里吗?”凯瑟琳非常小声。

  “是,你在哪儿?”

  “我们在最里面的仓库里,厨房对面的小路一直走到底就是一扇黑色的铁门,我们就在门里。你找到了的话,敲三下门。”

  大卫按着凯瑟琳的指引,找到了铁门,轻轻敲了三下。

  铁门打开了一条小缝,露出凯瑟琳的脸。看见大卫和姜桐,她简直两眼放光。

  大卫将凯瑟琳紧紧抱在怀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姜桐把铁门关上,环视了一下四周。这大概是一个十五平米的小货仓,并排放了几排货架。四周没有窗户,只在高处安装了一个排风扇。他们果然听从大卫的话没有开灯,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根蜡烛点着。

  除了凯瑟琳以外,房间里还有三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

  “这是我哥哥大卫和他的女友姜桐,姜桐是中国人。”凯瑟琳向屋子里的人介绍起来。

  “大卫,这是安迪,他,咳,是我的朋友。”凯瑟琳指着离他最近的一个留着金色短发的年轻男子说道。男子大概二十五岁左右,中等个头,身材精瘦,有着一副绿色的大眼睛,他向大卫伸出手:“安迪.埃文斯,幸会。”

  大卫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和他握了握手。姜桐向着他微笑点头算作认识了。

  “这是约翰,是安迪的弟弟。还有他的女朋友海瑟.伍德。”凯瑟琳指着一对金发的手拉手的情侣说道。

  “这是麦克.斯特林。他受了点伤,伤口大概感染了,有点发烧。”凯瑟琳指着半躺在地上的一个棕色头发的年轻人说道。

  麦克面孔通红,勉强睁开眼睛冲着大卫笑了笑,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外面的女人是谁,她有没有咬到这里的人?”大卫问道。

  “那是梅。”凯瑟琳咬了咬嘴唇,“她是麦克的女朋友。我们刚进咖啡馆的时候她忽然发起疯来,袭击了麦克。麦克的胳膊被她咬伤好大一块。”

  大卫沉吟片刻,说道:“麦克被感染了。”

  “什么?感染什么东西?”安迪一脸茫然。

  “他已经开始发烧,快的话随时,慢的话一个小时左右,他就会变得和外面的那些东西一样。”说着大卫走到麦克旁边。这个年轻人紧紧闭着眼睛,仿佛听不到周围人的说话声。

  “你是说他们变成那个样子是被感染了?”安迪犹疑地看着大卫。

  “如果不解决麦克,今天这里的人都会遭殃。”大卫淡淡说道。

  “解决,怎么个解决法?”安迪打量着大卫。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人,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一双黑色的眼睛冷峻严肃,讲话的语调冷酷坚定。

  “要么现在就把他扔到街面上去,要么就在这里把他了结。”大卫冲着安迪道。

  “那么,谁来动手?”安迪歪着脑袋看着大卫,仿佛大卫是在开玩笑。

  “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来。”大卫掏出手枪指向麦克。

  “你疯了?大卫!”凯瑟琳抓住大卫拿枪的手。

  安迪站在麦克前面,挡住大卫的枪,说道:“伙计,你可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这是一个人,他可不是什么猪羊狗来让你练枪法。”

  “外面的人已经变成什么样,你们都看见了?”大卫将凯瑟琳的手从自己的手上推下去。接着说道:“他们都被感染了病毒,那种病毒可以把人杀死,然后再让死人变成僵尸。你们的朋友梅被感染了,她发作后咬了麦克,看看麦克的样子吧。他可不是伤口发炎,而是病毒正在杀死他,然后把他变成一个吃人的怪物。”

  几个人听了大卫的话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回想起几个小时前他们的经历,大卫的解释不无道理。

  原本他们一行六人正在体育馆里看演唱会,演出临近结束时,忽然天上飞起了红色的流星雨。演唱会现场出现了大批**来疏散人群。

  当他们走出体育馆准备回家时,街上起了骚乱,尖叫声此起彼伏,有几个人开始莫名其妙的攻击别人,是直接用嘴撕咬的那种攻击,活像饿了几天的丛林野兽。

  靠近他们身边也有人开始疯了一样的攻击人,梅就是在那个时候受的伤。

  他们赶紧上车离开体育馆附近。但是街上到处都是发了疯的人群冲着他们涌来。一直把他们逼到了高街上。

  忽然安静的仓库里响起了咕噜咕噜声,像是某种蛙类。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一齐盯住麦克,他的喉咙里正发出那种古怪的声音。

  大卫把所有人拦在身后,举起枪对着正慢慢睁开眼睛的麦克。

  “嘿,麦克,你还好吗?”安迪试探地叫道。

  麦克睁开了浑浊不堪的眼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裂开嘴巴冲着最近的大卫猛地扑过来。大卫举举起枪直接冲着麦克的脑袋开了一枪。麦克如同一根柱子,直挺挺地仰面躺倒在地。

  凯瑟琳吓得把头埋进了安迪的胸前,安迪边轻声安慰她,边吃惊地看着大卫。

  “见鬼,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在演科幻电影吗。”约翰抓着头发,显得异常不安。

  “你们都看见了,他已经被感染成僵尸了。”大卫冷冷说道,看了一眼手表,又道:“现在是早上五点整,再等两个小时太阳应该能足够大。外面的东西就不能在马路上走了。我们需要在这里等两个小时,守住这扇门就没事。”

  奔波了一个晚上,大卫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他就地坐下,靠在墙上闭紧眼睛,不再搭理任何人。

  安迪坐到了大卫的旁边,看了他一眼。问道:“伙计,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大卫没有说话,睁开眼睛看着安迪。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什么他们没智商,病毒会传染,还有他们白天不能外出。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安迪提了一连串的问题,看的出来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疑问,仓库里几个人的眼睛都望向大卫,指望着他说出真相。

  包括姜桐也等着听大卫的解释,一路上遇见的事情仿佛大卫都已经提前知道,做过准备,完全了解这些僵尸是从哪里来的,又有什么弱点。

  大卫轻声咳嗽了一声,道:“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多少。我知道的也不能帮助你们逃离这一切。我只能提醒你们,这场灾难才刚刚开始。这种病毒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被感染之后是不可逆的。很快,不用两周,全国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将陷入僵尸潮,活人都需要自保。”

  安迪看了眼凯瑟琳,好像在问你哥哥的脑袋有问题吗?但是看大卫的样子又不像疯子,他目光平静,声音平缓,毫无恐惧也无痛苦,如此冷静地讲出这些仿佛天方夜谭般的话才真是可怕,因为这就更像是一个事实,而非疯子的呓语。

  “你这么说,好像这是世界末日要来临了。”安迪问道。

  大卫看了看安迪,微笑道:“也许吧,谁知道呢。”

  “不可能。”海瑟说道,“凯瑟琳,你哥哥一定是科幻小说看多了,什么病毒可以短时间蔓延到全球呢。”

  

  

  “如果病毒自己蔓延,那么可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但是如果有人把病毒送到世界各地,它们就不用花那么长时间靠自己去一个个感染人类。”大卫对海瑟说。

  姜桐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是流星雨?难道各地都爆发了流星雨,所以这种病毒是来自地球外的生化武器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外生化武器,但是随着全世界都遭到红色流星雨袭击,这种病毒也随即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爆发。”大卫觉得有点疲惫了,把头靠在墙上深深叹了口气。

  海瑟觉得大卫简直在讲故事,不屑地说道:“你说的话就像一部二流科幻小文章。”

  “女士,我没有请你相信我的二流小文章,你可以现在就走出去,回家去看你的电视,吃你的薯片,继续去过你精彩的人生。”

  “不必争论,**肯定会有一个公开的定论,到时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安迪说道。

  “随你们的便,如果你们愿意相信官方的说辞就去相信好了。但是出于人道主义,我劝你们,尽早准备避难,远离人多的地方,尽量准备好充足的物资,转移到郊区甚至野外。”说完,大卫闭上眼睛。

  仓库里异常安静,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所有人都身心俱疲,随便坐在地上就休息了。很快天亮了,一束光从排气扇空里射进仓库。姜桐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早上六点三十分。

  门外仍然非常安静,虽然这是临街的咖啡店,但是这个时间听不见街上有任何人的声音。

  大卫站起身,松了松筋骨。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安迪正在交待弟弟约翰,让他出去后赶紧回家去父母那里照看着。

  “你呢?”凯瑟琳问道。

  “我要回警局去,宝贝。”安迪摸着凯瑟琳的头发,“你和你哥哥走,我们保持联系。”

  “各位,他们现在可能会有部分转移到室内了,由于他们惧怕白天的光线,所以通常会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只要你不发出声音,不碰到他们,他们就不会醒过来。等我打开门,大家跟紧着我,注意脚下。我们慢慢地走出去。”大卫提醒众人。

  大卫又望了望姜桐:“桐,你跟在我后面,等我示意再向外走。必要时开枪,千万别手软。”

  姜桐应了一声。

  大卫慢慢拧动门锁,将门轻轻向外推去,老旧的铁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大卫举着枪,扫视了下四周,地上仍躺着梅的尸体。他跨过梅,慢慢向外移动,看见大门还被拨火棍抵着,看来没有僵尸进来。他放下枪,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大家出来都看见了梅,就躺在那里,地上有一滩已经干了的黑色液体。梅的眼睛还睁着,和麦克的一样,是那种混浊不堪的眼睛。忍着心惊,他们一个个跨过梅的尸体,聚集到大卫的身边。

  透过咖啡店的玻璃窗,大卫观察了街上,附近并没有任何人迹。只在街角停着一辆闪灯的警车,旁边站着一个**正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车里还坐着一个**手上拿着枪。

  大卫打开门,大家都走了出来。街上非常冷,姜桐不禁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远处的**似乎看见了他们一行人,向他们挥手示意赶紧离开这儿。

  忽然从**身后的店铺里走出一个满身是血的老太太跑向**,向他大呼救命,没走几步,老太太就倒在地上。安迪见状跑过去,和街角的**一起查看老太太的情况。

  大卫向车里张望了一番,确定没有异常才坐进去。刚发动车子就发现汽油比起今天凌晨停车在这儿的时候少了许多。

  安迪从**那里跑了回来,脸上的神情比起刚才紧张了不少,他对着约翰说道:“你赶紧开我的车走,先送海瑟回家,然后你自己也马上回家去。事态很严重,城里已经出现了很多僵尸咬人的案件。刚才那个老太太的脖子都快被咬断了。”

  “那你呢?”约翰问道。

  “我等会儿搭那两哥们儿的车子回局里去。你回去保护好爸妈,我把他们交给你了。”安迪严肃地看着约翰说道。

  “放心吧,我一定保护好他们。”约翰点头。

  “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凡事不要逞能。”安迪拍了拍约翰的肩膀。转身看向大卫,“你们现在就走吗?”

  “油箱可能出问题了,油量一下少了很多。”大卫探身出车窗回道。

  安迪俯下身子想钻到车底去查看油箱,忽然伸出一只手紧紧揪住他的外套。一个皮肤如死灰一般的人发出嘶吼声,拧着脖子把嘴巴凑向安迪。

  凯瑟琳和海瑟尖叫起来。约翰伸出脚使劲踹那个东西的头,不让他的嘴靠近安迪。

  那双像浑水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安迪,安迪的脑子里嗡一声炸开了,拼尽力气向外挣扎。

  忽然,那东西的身上被轰了一枪,溅出黑色液体,又接连有两枪打在它的肩膀和身上,它终于松开了手。安迪忙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

  姜桐拿枪的手还在微微发抖,她又扣下扳机击中了那东西的头部,终于它不再动弹了。周围的几个人都惊讶地看着姜桐,没人想到这个看着瘦弱的女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凯瑟琳晃过神来,抱住安迪带着哭腔道:“天哪,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安迪只觉喉头发紧,两脚还有些软,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他轻轻拍了拍凯瑟琳的背说道“别怕,我一点事情都没有。”

  说完转身望着此刻还脸色煞白的姜桐道:“非常谢谢你。”

  姜桐苦笑着摇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街角的两个**也已经赶到了他们身边,他们看了看车底躺着的那个东西,又看了看姜桐,没有说什么,随即转向众人说道:“你们赶紧上车离开这里,都回家去。别再到处乱跑。”

  大卫向姜桐投去欣慰的眼神,又对安迪说道:“检查一下,有没有被咬到?”

  “没有,就是可惜了抓破了我的外套,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安迪故作轻松地拍了拍衣服,“伙计,你把车往前开开,我看看油箱哪儿漏了。”

  大卫向前开了几米,安迪钻进车底,检查了片刻。从口袋里摸出口香糖,嚼烂了涂在油箱漏油的地方,又敏捷地钻出车底。

  “我暂时用口香糖糊住了漏油的地方,车里的油绝对够你们到最近的修车铺了。赶紧出发吧。”说完安迪打开车门,示意姜桐和凯瑟琳上去。凯瑟琳恋恋不舍地搂住安迪,两人看上去真是难舍难分。

  边上的两个**戏谑道:“嗨,你们两别把那些玩意招出来围观,意思意思得了。”

  大卫拍拍车门,说道:“走吧,来日方长。”凯瑟琳才依依不舍的放手钻进车里。姜桐也钻进去坐在了凯瑟琳旁边。

  “后会有期。”大卫向着众人挥手道别。

  约翰紧紧拥抱了安迪做了告别后,载着海瑟也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一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姜桐和凯瑟琳依偎在后座上睡着了。

  大卫把车子开得飞快,趁着现在路上还没有出现交通拥堵,他要尽快赶回因弗内斯的家中。

  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加油站,隔壁就是一个修车厂。正好可以加油,顺便把油箱更换了。

  大卫先把车子停到便利店门口,里面只有一个营业员,是一个瘦小的男孩子。大卫买了三瓶水和一些速食,来到前台结账。

  男孩收了钱,帮他把东西装进袋子后,看着大卫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终于他还是忍不住问了:“请问你从哪里过来?”

  大卫看了他一眼,回答道:“爱丁堡。”

  “你们沿途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男孩接着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大卫打开水,仰脖喝了一大口。

  男孩子回到:“我想我听说一些事情,但是不知道真假。今天一大早老板打电话叫我不用过来上班了。我想我如果做错了什么,还是当面跟老板讲清楚会比较好,所以我还是过来上班了。奇怪的是,今天马路上出奇的安静,对面的加油站,诺,你看见了吧,今天一个人都没有。还有隔壁的修车厂,早上发出了些奇怪的声音。”男孩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老板今天也没有来店里,我给他打电话,见鬼了,没有人接听,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你说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大卫提起袋子,对着男孩说道:“你老板说得对,你不该出来上班,应该在家呆着。回家去吧。”

  “好的。”男孩微笑地回答道。

  大卫低头去推便利店的门,瞥见柜台下面渗出有一滩鲜红的血迹。他来不及细想,本能反应是摸出身上的枪。忽然,脑袋上被一个冰冷的东西给抵住了。

  “哥们,不是我不想让你走,是你运气太不好,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瘦小的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掏出枪抵住了大卫的太阳穴。

  

继续阅读《末日亡命旅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小说《末日亡命旅程》姜桐大卫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