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赵颖儿魏东辰《倾世狂妃》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倾世狂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赵颖儿

角色:赵颖儿魏东辰

简介:什么老爷?什么小姐?这是在演电视剧么?不对不对,可是演电视剧怎么自己也有感觉,还有脑袋重重的是怎么回事,一定是晚上酒喝多了,怎么身边那么吵,该不会是严严那个死丫头又在玩什么游戏吧?

倾世狂妃

《倾世狂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梦里梦外

六月的雨下的连绵不断的,在同学们的好说好吃的诱惑下,赵颖儿终于忍不住背上自己那个几年没碰的帆布包跟着他们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车子沿途经过的都是一些没见过的景色,一路上她倒是显得喋喋不休,一会和同学们扯这个,一会又扯那个,说的嘴皮子都泛白了,不过她也不在乎,因为,昨天才和大学男友分手的自己,现在看什么都是没有心情的,朋友们也不过是害怕她一个人无聊,所以才会这么成双成对的来刺激她么?

平时见多了高楼大厦,现在来到这乡村之间,倒是让她心情有些放松了很多,不过看着那群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她还是有些不爽的。

“我说你们要玩亲亲就去找个宾馆得了,在这丢人现眼的,我看着都恶心了,也不知道你们那两个舌头吐来吐去的有什么好纠缠的,”说着她的身子抖了一下,“真是跟噩梦一样,喂,东辰,你就不能把你的手放开点么?”

魏东辰伸伸舌头,样子可爱极了,这个男生,明明都已经二十二岁了,可是还长的跟个小孩子似的,一直在赵颖儿的身边转来转去的,就说是来旅游,却也说成是和她的约会,让其他的人都误会了好久,不过他倒是乐的自在,又是给她递水,又是削苹果的,比起原来的那个准男友,他可是要尽责很多,看着赵颖儿吃着的那副狼狈像,你就会知道,她根本就没把魏东辰的好意放在心上了。

“我还要吃橘子,”她一边将香蕉往嘴里塞,一边对他说道,“我可告诉你哈,你别以为你对我好,我就会从了你,爷可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再说了,你对我好,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她得意洋洋的指手画脚的命令着魏东辰。

魏东辰也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街舞大赛的一等奖,在学校举办的书画比赛中也是名列前茅,在二十一世纪,做到这种地步的男人确实是少之又少,更何况魏东辰还被评为校草级人物,屁股后面围着他转的女生那是一抓一大把的。

“切,赵颖儿我给你说,你这辈子就别打算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了,”魏东辰说这话的时候还眨巴了一下眼睛,简直是迷死人了,在场的所有女生都叫了起来,唯独只有赵颖儿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还别就不信了,我觉得我们三生都有缘,信不信,我们赌一把。”

赵颖儿被他死盯着脸红,本来也不是一个班的,也不知道他喜欢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学校里传开的,害的我和别的男生交往的时候,身边也会有人大叫着,你看,那不是魏东辰喜欢的那个女生么?昨儿个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本来还想玩一把流泪伤感,黯然神伤什么的骗一个小男生玩玩,却没想到这个人却从半途跑了出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脸上一点安慰表情都没有,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听说你和那男的分手了?”然后后面就是一大推的大道理,我早就说了嘛,你和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看他做人不行,学习也不行,就连身高也不如我,还有哇,你看他都多大的年纪了,还穿那吊儿郎当的牛仔裤,出去都是找打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还是我的肩膀,最适合女生依靠了,不对,是最适合你了……

还有很多很多,赵颖儿已经记不清楚,他这是第几次说这样的话了,每一次他都站在她的身边,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可是赵颖儿也很清楚,或许在自己认识的所有男生里,就他对自己最好了,虽然有时候还是觉得他死不要脸的。

“颖儿,快过来,这边有条河,”好友严严大叫着,他们几个人便一起叫嚣着跑了过去,其中赵颖儿是跑的最快的那一个,瞬间就将她昨天分手,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挤了半天也没挤出一滴眼泪的事忘得干干净净的了,“水好清呀,还有鱼呢。”

随着严严指的方向,赵颖儿将鞋子扔到一边,自己却跳下水去抓鱼了,一直都在城市里见惯了高楼大厦,见惯了那些灯红酒绿,现在回归大自然,却是觉得自己如此的渺小,她顿然就明白了,那些分分合合,不过就是让自己更强大一些。

“颖儿,这个送给你,”魏东辰抓了一条小鱼放在自己的手心里,他真的就像是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永远都不知道伤痛,“要不我再抓一条吧,不然她没有伴,很快就会死的,”说完他拿了一个水瓶子用刀子削掉一截,穿了一点水,放上水,再把鱼儿放进去,满意的递给赵颖儿,“多好呀,就像你一样,自由自在的。”

严严也凑了上来,这次活动就是她组织的,她算是在大学校园里,赵颖儿唯一的一个朋友了,基本上是属于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那样,不过也正是这样,她总会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行踪报道给魏东辰。

“我怎么看这就是一条死鱼,还在翻白眼呢。”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的就是严严这样的女人,不过这方面她可自认为不是赵颖儿的对手,直来直去的她倒是还在行,可是赵颖儿厉害的就是总是伤害到人于无心无情之中,经常还扮演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

“我要那个,”她看见水中有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便指着对魏东辰说道,男孩立马就移到了她的指的方向,在里面掏了掏,也没有发现她说的什么东西,“你没看见么,就是那个发着光的石头呀,好好看哟。”

严严也立马朝那地方看去,除了一堆差不多的小石子以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她又看看赵颖儿她的样子并不像是撒谎。

“你该不会是被失恋冲昏了头吧?”严严取笑她,转身就拉着其他人走了,水里也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完了完了,我看颖儿这次打击挺大的,你看见没有,她刚才的眼神就不对劲,晚上我们可要好好逗逗她。”

魏东辰见赵颖儿很认真的样子,又凑近了一些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正准备上来的时候,赵颖儿已经蹲下去开始摸了,她拾起来的是一块看上去和玉佩差不多大的石头,并没有和别的石头有什么不同,可是她对着太阳照了一下,又摇了摇,这样的赵颖儿确实有一点不正常了。

“我就说了不一样的嘛,你看着里面像是有一座宫殿一样,”然后她又手指了指,“看见没有,这里还有人在走动呢。”

“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见呀,”魏东辰仔细的研究了一番,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有你好看呢。”

赵颖儿就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将石头用衣服擦了一遍又一遍,又将它放在水里清洗了几次,甚至吃饭的时候都望着它,所有人都觉得她肯定是失恋才导致神志不清的,也任由她这样了,离开那里的时候,去农家乐的途中,她不顾大家的反对,将那块石头塞进了自己的背包,所有人摇摇头。

晚上的农家乐显得有些清净,饭菜都是很家常的,比起城里的顿顿大鱼大肉,这里的原汁原味的更是让大家一饱口福,喝点小酒,一边唱歌一边玩游戏,大家玩到了差不多晚上十一点多,大家都还没有一点的睡意。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说的玩真心话大冒险,赵颖儿在游戏中每一次都输了,连着差不多喝了三瓶,魏东辰每次要替她喝,都被她拒绝,她总是喜欢这样一次次的拒绝他,他的好,她不愿意接收,不过是害怕欠了他的人情。

“好了,好了,你们别灌颖儿了,让她休息一会吧,”严严见赵颖儿已经喝的有些不省人事了,便劝道,大家也都不好说了,便任由她回屋,和严严两个人住的屋子,在宿舍也是上下床,她觉得就像是在原来的地方一样,那个人前天还牵着她的手,说要和她一辈子,可是昨天就突然说要分开,她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没有做好一个人生活的准备,她不知道这些话要对谁说,说了或许别人也不会在意的,只是觉得自己矫情罢了,便想到了那块石头,在包里翻了一会,终于找到,黑暗中,它发着淡淡的光,里面来来往往的人,微笑的,悲伤的,和她打着招呼。

“我就说不一样嘛,他们真是没眼光,还是我慧眼,”她自言自语的说道,“要是我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要是遇见的不是他,而是别人就好了,要是我会武功的话,我一定会灭了他,然后将他抢回来,哈哈,我真是傻呢,”她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可是石头却越来越亮,“我喝多了么?”里面的人越来越清晰,只听见脑袋里砰的一声,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飞,轻轻的,飘飘的。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是在做梦么?

梦里她变成了一只蝴蝶,飞的很远,她看见穿着各式各样服饰的人们在不停的变换着,她自由的在时空里穿梭,大脑却完全不受控制。

“老爷,老爷,二小姐没有反应了,”耳朵里听见有人在她的身边大声的喊叫着,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老爷,怎么办,大夫说……”

“都给我退下,全些是没用的饭桶,”一个中年男人大吼道,不一会她又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双粗糙的男人的手握在手心里,不停的抚摸,“纯儿,你可一定要醒来呀,没有了你,你叫爹怎么办呀。”

什么老爷?什么小姐?这是在演电视剧么?不对不对,可是演电视剧怎么自己也有感觉,还有脑袋重重的是怎么回事,一定是晚上酒喝多了,怎么身边那么吵,该不会是严严那个死丫头又在玩什么游戏吧?

“老爷,你看小姐在昏迷中眉头还皱的紧紧的,一定是有什么事还没有完成。”一个好听的声音。

昏迷?谁昏迷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哎呀,严严,你们别玩了,我的头都快疼死了,这个时候多么想把眼睛睁开呀,可是不管怎么努力,眼皮都重重的搭着,身上也完全使不上任何的力气。

魏东辰那家伙平时就他最关心我了,这个时候跑哪去了,这里这么吵,难道没看见我在睡觉么,混蛋,你赶紧叫他们都安静呀!

手被不断的抚摸着,一会又变成了额头,还有人在给自己擦脸,伺候也算是满到位的,不过一直都听见有人说话,还有人走路,人来人往的,农家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热闹了,老板也是的,为了挣钱就完全不顾别的顾客了么?

“老爷,大小姐来了。”

大小姐?什么时候又变出一个大小姐了?等等,大小姐,二小姐?难道自己玩穿越了么?哈哈,你别逗我了,怎么可能呀,这事都只能在小说里,电视里才会出现的,你以为你会玩穿越就会遇见像一个八阿哥那么好的人,得了吧,现实生活里谁理你呢。

严严,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呀,你一定是喝醉了,又在胡言乱语了对不对,可是你们的声音怎么就全部都变了呢?

“叫她进来,”随着一声有点命令的声音,然后外面传来了一个欢快的脚步声,越来越紧,香味也迎面而来,这谁用的香水呀,平时也没感觉到谁有这爱好呀,怎么喝多了什么事都做出来了,“瞧瞧你,终于记得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了。”

赵颖儿感觉到床动了一下,应该是有人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了,可是明明记得自己还在玩石头的呀,怎么会到了床上了?一定是睡着了他们抬上来的吧,对了,石头,那个发光的石头到哪去了?

“爹,你就别说我了,现在妹妹生病的这么厉害,我们还是请太医来看看吧,之前皇上不也是说了么,只要我们胡家有什么要求的,他一定会帮忙的,他是皇上,有什么做不了的,就算是要阎王爷把妹妹还给我,那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么?”女孩说话的时候香气迎面扑来,她很想睁开眼看看这位姐姐,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要是自己也有位姐姐的话,还可以给她说说心里话了,想到这的时候,她鼻子一阵酸,一滴泪从眼角滑了下来,“爹,”女孩大叫道,“你看妹妹。”

紧接着就是屋里的一阵骚动,“太好了,纯儿还有救,还有救呀。”

“恭喜老爷,恭喜大小姐,恭喜二小姐,”一阵的恭喜,听的赵颖儿全身都酥软了,这是谁家呀,这些人也愣讲礼貌了吧。

几分钟以后,大概是那个叫什么老爷的交代了几句,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屋里终于安静了,她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早就累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鞭炮声,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变得更吵闹了,屋外也是跑来跑去的声音,还时不时的听着有人大叫,声音奇怪至极。

她咳了几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嘴里一股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气味,应该是酒味吧,这时候才想起来昨晚上没有刷牙就睡了,衣服也没有脱,真是不爱干净,难道那个人会离开自己,就算是个正常人也会嫌弃自己的吧。

“严严?”屋子里没有人应自己,又叫道,“魏东辰?”依旧没有人,她擦了擦眼睛,“啊!”大叫了一声,差点从一米高的床上滚了下去,这是什么玩意?我身上的衣服怎么变成长袍了?还有我的头发?她使劲的拉了拉,是真的,头皮被拉的发痛,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天,怎么变的这么消瘦了?“啊!死严严,你们做了什么,怎么把我搞成这样了,魏东辰,你给我死出来,老子要灭了你们。”

屋子里的所有人看着刚醒来的二小姐像是发了疯的一样在屋子里转着,还不断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他们交头接耳,得出了一个结论,二小姐疯了。

“导演,卡了,”她张牙舞爪的叫道,然后又走到镜子面前,对着里面照了照,乌黑的长发,像一条瀑布一样倾泻在自己的腰间,朱唇,细眉,还有胸前戴着的是什么?不是罩罩,我的罩罩呢?她在胸前不断的摸着,难道睡着的时候被人非礼了么?厕所,对,我要找厕所去验明一下正身,这张脸是自己的,可是这个身体是谁的,我没有那么丰满,挺多也就是B的样子,可是现在这算什么,就像是巨无霸似的,“我要上厕所,卡了卡了,我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拍了,我现在心情不好,严严呢,魏东辰呢,打电话叫他们过来接我,这都是怎么回事呀,我又不是学的表演,怎么随便就把我往这些地方推呢,”她直接就朝大门跑去,跨出去,整个人都呆在那里了,她的脚步又缩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穿着长袍,各式各样的,就像是自己梦里的一样,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机,就连对台词的演员她也没见着一个,她朝自己的脖颈处摸了一下,石头,是那块发光的石头?难道真的带着自己穿越了么?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所有人都好奇的望着她,准确的说是在围着她,她使劲将石头攥了下来,石头呀石头,如果真的是你的话,求你再带我回我朋友的身边吧,我想见他们呀,就算那个世界再怎么不好,可是我也是属于那里的呀,没有任何的反应,她气的想要把它扔出去,“什么破玩意呀,我只是喝多了随便说说的,你怎么就当真了呀。”

“二小姐,万万使不得呀,那是胡家的传家之宝,二小姐要是扔了的话,老爷一定会生气的,”一个奴婢立马跪了下来,紧接着就是所有人都跪下了,“二小姐使不得呀。”

二小姐?切,没想到在家里独身女的自己,居然跑到这个朝代来当老二了,看着服装也完全不知道是哪一个朝代,不过空气不错倒是真的,看来古人科学不发达也算是一件好事了,不然天天戴着口罩的滋味,是个人也是受不了的。

“这些是怎么回事呀?”她指着那些红灯笼问道,该不会自己运气那么好,一来就是过年了吧?

“回二小姐的话,今天是大小姐大喜的日子。”

大喜?结婚?自己不仅多了一个姐姐,而且一来就撞上了她结婚,那岂不是还得给点红包了?她摸摸自己的身上,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有口袋,这时候才想起来古代的人钱都是放在袖子里的,于是又掏了掏,依旧没有掏出任何的东西,胸前总会有吧,于是她伸手又朝自己的胸前摸了摸,那些人立马就回避了。

“姐姐?你们别开玩笑了,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了,我可告诉你们,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什么姐姐不姐姐的,你们都玩累了吧,哎,”她又朝屋子里大叫了几声,“严严,你们别玩了,赶紧出来吧,这群人都疯了,也不知道去哪里找的这么多的群众演员,”她伸手拍了拍一个女孩的脸,“演的倒是不错,以后要是遇到星探什么的,我一定会向他们大力推荐你们的,”说完去屋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张纸,只有摆在一边的文房四宝,便硬着头皮说道,“那,你们把名字和电话号码都写在这上面吧,到时候我要是遇到了,一定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这么好的演员来当群众演员,也太可惜了吧。”

所有人不知道二小姐在说什么,愣愣的看着她。

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记得把电话号码留下哈,不然到时候错过机会了你们可别怪我。”所有人却一下子就跪了下去,全部都低着头,她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住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呀,让他们害怕自己,“不就叫你们写个电话么,有这么吓人么?哎呀,放心啦,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差,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啦。”她这才看见镜子里光着上身的自己,“啊!”立马就又把刚才脱下来的东西套在身上了,不对不对,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的,如果真的是在拍戏的话,那一定里面是穿了东西的,可是现在什么也没穿,而且这群人完全就没有任何人指示他们,不会演的那么好的,就算是再好的演员,演戏的时候,旁边也会跟着一堆人,交代你这样做,那样做的吧,还有这些房子也不像是临时搭建的,外面的那些花语鸟香,这么小的细节,一定不会有人注意的,可是这一切都像是真的,她掐了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有疼的感觉,外面的不停的鞭炮声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现实的,她穿越了!

而且变成了一个二小姐。

“老爷,二小姐醒了。”

“什么?怎么现在才说,走,赶紧回去,”胡家老爷子托着长袍就往小女儿的闺房小跑,“吃东西了吗?”

“回老爷,还没有,小姐有些……”他顿了顿,“二小姐醒来以后,整个人就像变了样,完全就不认识我们了,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请老爷有个心理准备。”

出现在胡家老爷子面前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衣服凌乱,一只手插在腰上,一只手还在揉头发的女人,他都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不过他擦了擦眼睛,确定了以后,立马就惊喜万分的迎了上去。

不过正准备去抱女儿的手,被她挡在了外面,不知道为什么,赵颖儿觉得自己现在浑身没有力气,可是劲却特别的大,就像是多年习武一样,一抬手就把男人的胳膊抓在了手里,再一使劲就把他退出一米多远。

出现在男人的脸上的全是愕然,和下人说的一样,女儿的性格全变了,虽然一直把她当儿子养,可是在家她是最听自己话的,现在却变得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纯儿,你怎么了,我是爹爹呀。”

“纯儿?什么纯儿,大叔你可别乱叫呀,我是有名字的,我姓赵,叫赵颖儿,现在是北京大学的一个大二学生,”真是不懂礼貌,怎么可以随便就碰人家呢,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更何况还是一个老男人,我就算是再缺爱,也不会连这点都不懂的,“我说大叔,你都和我爸一把年纪了,不对,看样子你比我爸还大好多呢,我怎么会是你女儿呢,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哟,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

男人有些着急了,“纯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怎么连爹都不认识了,”男人又对旁边的下人说道,“谁说小姐好了的,去吧大夫给我叫来,”不一会儿一个更老的男人就猥琐的出现了,至始至终都是低着头弯着腰的,“陈大夫,你看看纯儿是不是还有哪里出了问题呀,是不是有失忆或者是……”

失忆?你才失忆呢,你全家都失忆呀。

那个陈大夫倒是不客气,直接就开始给她把脉了,还时不时的点点头,弄的自己很懂一样,一看就知道像是江湖上那些骗人的把戏,不就是为了点小钱么,这些人也真是的,还一副完全信任他的样子,是哪个筋搭错了?

正庭,八台大驾已经坐落的稳当,站在最前面的是来宣读皇上圣旨的公公,旁边的人站的整整齐齐的,对面跪着的是一群老老少少的女人,正中间的一位芳华美女正是胡家大小姐,胡梦千了。

红色的长袍,头上顶着皇上御赐的桂冠,金银首饰这是修饰的恰到好处,崭新的一切,都是为了迎接这位娘娘入宫。

那大红色的长袍将她的曼妙的身姿修的刚刚好,衣服的每一个边上都镶着金黄色的边儿,眼睛上也化着金黄色的眼晕,把她衬托出大气高贵,身上散发的香味,就像是这季节里刚盛开的花朵,百花争艳,而唯独她独树一帜。

美的妖艳,哪怕是一憋一笑都动人心弦。

“真美呀,”从各个地方赶来观看的人都不时发出这样的感叹,她更是笑的灿烂,不少男人也因为她要出嫁,而闹的满城风雨,想要寻死,她只是微微的低着头,口若含朱丹,满头的珠光刺得让人目瞪口呆。

“胡大小姐,还不谢恩?”公公宣读完毕,她抬起细长的双手接过圣旨,“胡大小姐,皇上听闻爱妹体弱多病,特送来珍贵补品。”

胡梦千行礼,“谢皇上恩赐,”然后苦笑着对公公说道,“梦千只能带妹妹收下皇上的补品了,公公有所不知,爱妹还在昏迷之中,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了,我……”说着她便是哭了起来,抬手用袖口轻轻的擦拭自己的眼角,旁边一阵唏嘘,对她更是怜爱了,“爱妹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梦千也活不下去了。”

公公正言说道,“胡大小姐对妹妹可真是有心了,她若是有知,一定会醒过来的,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胡大小姐快快跟老奴回宫见皇上吧,老奴也好按圣旨办事,还望胡大小姐谅解,老奴感激不尽。”

“是,梦千遵命,”说完又擦了擦眼角,“来人呀,准备启程。”

“大小姐,”后面传来匆忙的声音,一个奴婢跪在她的面前,“回大小姐,二小姐她……”

“二小姐怎么了,好不快快说来。”

“二小姐醒了。”奴婢说完以后,又吞吞吐吐的说道,“她正在闺房和老爷吵架呢,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大小姐你赶紧去看看吧,陈大夫也在呢,老爷说请大小姐过去。”

胡梦千朝前走了几步,快要上轿的时候,又退了回来,“老爷可还是说了什么?”

奴婢这才畏畏缩缩的说道,“老爷还说二小姐刚醒,今天不适宜大小姐大喜,他还下令说今天全府上下必须吃素,不宜敲锣打鼓,也不适宜出嫁。”

什么时候不醒,偏在这个时候醒了,是非要和我过不去么?以前什么都让着你,可是在我的大喜之日却又偏偏给我闹出这么一出,你倒是算计的好呀,就你能骗过他们,可是想要骗我,还早呢。

她立马就跪在了公公的面前,“公公,爱妹终于醒了,竟然家父有这么一个说法,看来今天这事也办不成了,还望公公回去启禀皇上,梦千何德何能能得到他的青睐,梦千谢过公公,”说完连磕了三个响头。

旁边的那些大叔大婶们,自然是赞不绝口,这也让那些单身男人大叫了起来,他们心爱的女人终于没有嫁出去,自己又可以多看几眼了,对她善良的心也是感动了一大把,有的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恨不得弄个牌坊把她供起来。

“胡大小姐真是对爱妹一片真挚,相信一定是你的善良感动了上天,才会使得妹妹醒来的,老奴一定会回去如实的禀告圣上,相信皇上也是个明道理的人,老奴告辞。”

胡梦千拖着长长的红袍就朝妹妹的闺房走去,一路上差点绊倒几次,虽然妹妹只比自己小两岁,可是始终两个人没有什么话说,也许是因为家里人一直都把纯儿当儿子养,和她也玩不到一起。

城东的一间屋子里,青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生气,脸上全是愁云,佛也拜了,香也烧了,可是纯儿的病还没有好起来,召神弄鬼的那些鬼把戏自己也去求了,可是昨天去她家门外打听到她还卧病在床。

“老天爷,你真是瞎了眼么?”

他对着天空大叫道,又拿着剑舞动了几下,瘫软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就将茶杯扔了出去,已经半个月没有见纯儿了,不知道她的身体好些了没有,纯儿,你若醒来,我一定要舞剑给你看,我们会去放风筝,我会买最好吃的点心给你吃,甚至每次比剑我都会让着你的、

“纯儿,纯儿,”一路小跑过去,“爹,我听说纯儿……”她的视线定在了妹妹的身上,她陌生的望着自己,比以前还要陌生的两个人,原本他想说点什么亲近的话,想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可是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搀扶在了胡老爷的胳膊上,“爹,纯儿怎么变成这样了呀?是不是病糊涂了。”

“别胡说!”胡老爷虽然也觉得女儿不对劲,可是他也不允许别人说他的心肝宝贝,便笑着对赵颖儿说道,“纯儿呀,你也睡了几天了,想吃点什么,爹这就叫人去准备去,绿豆糕你看怎么样,你以前最喜欢吃了、”

绿豆糕?就是那个甜点么?该不会这个人想要我把甜点当饭吃吧,难道他就不怕得糖尿病么,这么不健康的东西,我可不想增肥呀。

“粥怎么样?胡婶熬的粥是你最喜欢吃的了,你小时候天天就囔着要吃那个呢,每天可以吃这么一大碗,”他还比划了一下,脸上全是幸福的表情,看来这中年男人平时也挺孤独的了,不然的话不会把这么多的心思都花在女儿喜欢吃什么上面去了,而且那个年代应该是男人主外的吧,“纯儿,你要是心里有什么话可一定要给爹说呀,你这样憋着,爹可是担心死了,你是不知道你昏迷的那阵子……”他说着又停了下来,好像故意想要错开什么一样,对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好了,竟然现在都醒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赵颖儿一直都稀里糊涂的听着他们说着,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自己已经在了梦里,她反正是分不清楚了,这里没有她认识的人,可是感觉所有人都认识她一样,胡二小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这个胡家是个什么地位,那时候兵荒马乱的,要是没有投对胎的话,自己说不准活不过几天呀。

“对呀,纯儿,你要听爹的话,多吃点东西,你是不知道,你昏迷的这一阵子,爹……”被胡老爷子瞪了一眼,她立马就岔开话题了,“这几天呀,你的青梅竹马可是天天在屋外等你呀,我看他呀,现在是比你还瘦了,呵呵,这也难怪了,你们自小玩到大,他没有家人,也就和你最亲了。”

青梅竹马,又是什么人?这个胡二小姐到底每天都在做些什么,该不会是一个不怎么正经的人吧,要不就是一个坏小姐,不然那些下人怎么看着她都怕呀,还有这个大小姐,明显的对她这个亲妹妹不怎么亲近,难道她是一个十恶不赦,人人喊打的小丑?

“好吧,就粥吧,我先去睡觉了,要是起不来就不叫我了,我头痛,”然后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大夫就立马上前又开始把脉,“你停住,”然后又望了望其他的人,想叫出一个名字,可是却一个都叫不出来,随便指着一个丫鬟说道,“就你了,跟我进来吧。”

丫鬟行礼,然后就跟着她进去了,“二小姐,可是要换衣服就寝?”

赵颖儿转头望着她,上上下下的看了几眼,“你以前是不是跟着我的?”丫鬟点点头,“你就坐那边休息吧,我要睡觉了,有什么事记得叫我,”说完就脱着剩下的一件薄衣,头发在腰间扫动,她侧身躺在床上,不一会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继续阅读《倾世狂妃》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赵颖儿魏东辰《倾世狂妃》小说全文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