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陆彦君沐子规)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全集阅读_(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巫山钓云

角色:陆彦君沐子规

奇幻玄幻分类小说《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巫山钓云”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好吧他说的话虽然难听,但很在理啊,于是靠着卖玉肌露赚了不少,可是遇见这个人半天不到就已去了大半,苍天啊,这个来历不明的臭男人一顿饭就吃掉了她幸幸苦苦攒了好几年的嫁妆。入夜后的森林里有蝉鸣,蛙叫,沐子规躲在远处啃着白日里买来的馒头,那人却架着木枝烤起鱼来,很快香气扑鼻,馋的沐子规直流口水,白日里的那顿饭可以说是她这辈子吃的最好的一顿,但是闻着这烤鱼,觉得白天的比这差远了。男人将烤好的鱼伸向她,示意她来拿,沐子规脖子一缩,“我有馒头,已经吃饱了。”奇了怪了,有肉不吃,非要啃那无味的馒头,男人再次示意道,“过来。”谁知这小家伙死活不要,满眼的抗拒,害怕……

评论专区

一人的无限恐怖:个人仙草,以前看的,给个情怀

高魔地球:又一本让我叹为观止的水文,作者有创意,有文字,但就是不打算正经写文,啰嗦到无法想象。

狂神:第一本小说,四年级吧,不知道谁从书店带到家里的。那时候翻来覆去地看雷翔在马上强吻紫雪的片段。‘哎,皇书’

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

《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在线阅读

第6章 嫁妆没了

好吧他说的话虽然难听,但很在理啊,于是靠着卖玉肌露赚了不少,可是遇见这个人半天不到就已去了大半,苍天啊,这个来历不明的臭男人一顿饭就吃掉了她幸幸苦苦攒了好几年的嫁妆。

入夜后的森林里有蝉鸣,蛙叫,沐子规躲在远处啃着白日里买来的馒头,那人却架着木枝烤起鱼来,很快香气扑鼻,馋的沐子规直流口水,白日里的那顿饭可以说是她这辈子吃的最好的一顿,但是闻着这烤鱼,觉得白天的比这差远了。

男人将烤好的鱼伸向她,示意她来拿,沐子规脖子一缩,“我有馒头,已经吃饱了。”

奇了怪了,有肉不吃,非要啃那无味的馒头,男人再次示意道,“过来。”

谁知这小家伙死活不要,满眼的抗拒,害怕。

男人有些奇怪了,“你……该不会是怕火吧?”

说着拿起一根木枝火把,慢慢靠近她,吓得沐子规拔腿就跑,哪有那么容易就跑掉的,一根藤条就捆的她动弹不得,火光照亮了两人的脸,惨,很惨,一个妖邪俊美,一个被吓到没有一丝血色,白如萱纸,还不停的冒着冷汗,全身哆嗦,而那个罪魁祸首却一脸坏笑,“还真怕火啊。”

阿黎很努力的想吹灭那火把,鼓着腮帮子吹,却被无情的一巴掌弹了出去,藤条松去,沐子规跌坐在地,南归伸着脑袋在她怀里蹭,安慰着她。

两人都无话可说,毕竟才认识两天不到,沐子规不敢说,那个人不会说,他一说能把人堵的哑口无言,盛夏的夜里不算太冷,沐子规抱着小鹿沉沉睡去,她太累了,连日来被吓得不轻,阿黎也趴在小鹿肚子上四脚朝天,呼呼大睡。

第二日他们继续在森林里走着,一前一后,森林里有好多药草植物,从前都只是在书上见过,如今还能采上一采,可是药材多了就没地方放了,她很熟练的用藤条编制了一个背篓,她那新拜的师尊帮了很大的忙,挥挥衣袖万千藤蔓取之不尽,还开出几朵花装饰点缀。

在森林里,沐子规如鱼得水一般在森林收刮着大自然的馈赠,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不一会儿就收获了满满一筐子的食物回来,可是他没看见那人。

“人去哪儿呢?“

“不会是嫌我麻烦,自己走了吧。”

她这样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此时不开溜何时才能走,可才刚一抬起那拴了锁精藤的右脚,还没落地就如同上次一样无数藤蔓缠绕,一下子就扎进土里,怎么也挣脱不了,刀割不断,牙咬不动,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那藤蔓也慢慢缩回脚上。

“哎…连逃跑的想法都不能有吗。”

她万万没想到,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好了回不去了。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她拿起刚采来的食物往河边走去,蹲在河边一遍一遍清洗着,起身要走时,却看见那个男人在河中背对着自己洗澡,波光粼粼的河水漫过他的腰间,雪白的皮肤泛着微光,那人转过身来看着她,沐子规被吓得连忙转过身去,捂着眼睛急道,“我…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筐里的食物掉了一地,沐子规慌乱的捡起地上的食物四处逃窜,差点就被地上碎石绊倒。

她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到,美男出浴,瞬间耳根子绯红,心跳加速,只是脸有些黑,看不出红晕来,她喜欢看书,什么书都看。

有一次叶荫塘那孙子在医书里夹了几张小人图,一开始她没看懂,越到最后那上面画的小人上下浮动,动作百态,衣着暴露,还配有些许的语气词,明白过来后的沐子规追着他打了两天都没消气,那时她没怎么明白书上那些小人为什么会做那些动作,现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脸红心跳。

美男出浴后衣冠楚楚的说,“想看,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用不着偷偷摸摸的。”

沐子规急切的否认,“谁偷看你了。”

把脸憋的更开了,好吧你虽然长得真的很好看。

一阵小插曲后,他们又继续往西,接下来的这几天里,他们一直在森林里穿梭,盛夏的气候多变,时而阴晴,时而落雨。

沐子规走累了就侧坐在小鹿背上,举着一片比自己还大的棕叶,遮挡着细细撒撒的小雨,她突然把粽叶伸过去想为美人挡雨,只可惜自己太矮,坐在小鹿背上也够不到那个男人的头顶,美人突然停下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吓的她立马收回棕叶,扭过头去不敢看。

雨似乎停了,不,好像只是头顶上的雨停了,她抬头一看,一个半圆弧透明的结界上滴落着水珠,挡住了落下的雨水,那道符画的很好看,还带着隐隐微光,美人师尊头上也有一个,她突然觉得,美人师尊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谢谢!”很小声的说,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他们在森林里走了好几天,小孩突然问道,“我们为什么不走官道?”这是她这几天来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

美人师尊的回答让她很意外,“因为…我怕被人砍啊!”

沐子规满眼疑惑的望着他,“难道他真的仇家满天下,那我祈祷的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会实现。”

她这么心里想着,但又不希望实现,毕竟长得这么好看的人要是死了,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美人师尊似乎看穿了她的内心一样,“是不是很期待。”

这小心思被当场戳穿,脸上还真有点挂不住,低下头去不敢看,她没否认也没承认。

这似乎是个很不错的开头,他们又是一问一答。

美人师尊问道,“知道灵苍派的叛徒吗?”

沐子规想了一会儿,“是那个天之骄子的唐九,唐白卿么?。”

他有点诧异,“噢…一个山里的野孩子,还知道这些呢,那你说说看。”

她想了想,“我只听别人说过一点,他天生妖脉,十岁就结金丹,十六岁化神,二十岁就入天道,可以说是修真历史上最具天赋的天才,别人百年都难以企及的高度,他仅用了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做到了。”

天才难得,最具天赋的天才更加难得,她又继续说着,“同年入北冥,杀同门,修妖道,五年前被封厄运深渊。”

美人师尊以为她会继续说着,良久之后都没听见后话,“没了?”

“没了。”

“不作些评价?”

她想了一会儿,“为何要评价?”

“他恶贯满盈,好色成性,残忍好杀…比-如-他-该-不-该-死?”

他无不恶意的盯着沐子规,被他这么一盯险些有点看到他说的那些场面了。

她想了一会儿,“与我何干,我又不认识他。”

这样的回答让他有点意外,世人都对他厌恶憎恨,嗤之以鼻,与我何干,言外之意就是关我屁事,要是她也如同那些个俗人一样对他评头论足指指点点,说不得要好好捉弄她一番。

他突然又盯着沐子规獠牙一笑,“当然与你有关啊。”

沐子规不明白了,挠着脑袋,回眸疑问。

“师-徒-关-系-啊!”

说完这话他突然大笑了起来,仿佛多年来的阴雨突然放晴。

沐子规被他吓得从鹿背上滚了下来,良久都还没回过味儿来。

自从知晓那人的背景来历后就不敢与先前那般同他说话了,自己抱着阿黎走在小鹿的另一侧,不再靠近他。

雨过天晴的林子里让人觉得很是凉爽舒适,美人师尊似乎很喜欢,哦不,现在一点也不想叫他美人师尊了,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本以为今后都会像现在这样,林中度日,奈何天公不作美。

“药材采的挺多的,进城吧!”美人师尊说道,好吧大魔头不太好听,暂时还没想到别的称呼,虽然她只是偶尔听荫塘提及过大魔头唐九是有多坏,但是看他在景宁村帮忙超度那些亡灵的时候,似乎没也那么坏嘛,传言终究是传言,也不可全信。

“你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其实她想说你不是怕被人砍么,为什么还要进城,想了想还是委婉点的好。

那人双手负在身后,自顾自的往城里去了,“被人砍死不可怕,没酒喝才生不如死。”

留下一脸茫然的沐子规,抠着小脑袋瓜,背着背篓只好跟上,他进城的目的不为别的,单纯的只是买酒而已,如同上次一样,一入城就找了全城最好的酒家,吃最贵的菜,喝最辣的酒。

一顿饭下来,沐子规的心在滴血,现在是血本都被吃了个干净,好在前些日子在林子里采了很多药材换了点钱,勉强抵上了这顿饭钱,她还把最爱的三角地生莲,和黄金地蚕给卖了,关键是不仅换了钱,还换来骂一顿,说她蠢,就换了二十两银子。

在这种小县城,年限和品阶一般的药材,能换到二十两真的很不错了,还无辜被骂,实在是委屈,在这样下去沐子规真的要熬不住了,要是她这美人师尊不是个非要吃山珍海味的主,吃些平常的,那么她每天采采药,还是勉强能养的起。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陆彦君沐子规)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全集阅读_(野狗师尊和他的奶猫徒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