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心间软刺)黎米笙黎米樾_(心间软刺)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心间软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笙歌

角色:黎米笙黎米樾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心间软刺》讲述的乐优昙黎米笙黎米樾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心间软刺》简介:…黎振海仍旧面容严肃地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房里看财经新闻。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风风火火的。爷爷!放学归来的黎米樾推开书房大门,把书包重重地摔在黎振海面前,他气都没喘匀,就质问道,为什么要让妈妈带着小妹离开黎宅?黎米樾这个毫无教养的举动让黎振海额间的川字纹更加深了几分。他抬起眼皮,注意到了黎米樾身后的黎米笙,虽然未开口,但流露出的怒意并不比黎米樾少

评论专区

暗日法师:待看

无限之浪子系统:序章写的什么鬼

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真正的速穿+格列佛游记,副本很有意思,但是整本书的精华在每章后的扑街小剧场。

心间软刺

《心间软刺》在线阅读

心间软刺第4章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心间软刺》讲述的乐优昙黎米笙黎米樾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心间软刺》简介:…黎振海仍旧面容严肃地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房里看财经新闻。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风风火火的。
爷爷!
放学归来的黎米樾推开书房大门,把书包重重地摔在黎振海面前,他气都没喘匀,就质问道,为什么要让妈妈带着小妹离开黎宅?
黎米樾这个毫无教养的举动让黎振海额间的川字纹更加深了几分。
他抬起眼皮,注意到了黎米樾身后的黎米笙,虽然未开口,但流露出的怒意并不比黎米樾少。
察觉到大孙子的情绪,黎振海的嘴角下垂了几分,他开口解释:是程锦说想回去看看娘家人,才带着小芸一起去你们外祖家。
而且你们母亲身体一直不是太好,我们这里冬天的气候又不太养人,你们外祖家居住的小岛如今正适合避寒温养,对你们母亲的身体有好处。
黎米樾想到母亲身体娇弱,被这个理由说服,气焰稍稍熄灭:可是也不用走得那么着急,怎么不等我跟哥哥回家再说?
你自己去问她吧。
黎振海摆摆手,懒得再回应,又继续浏览新闻。
爷爷黎米樾又要发飙,肩膀却被黎米笙搭住,微微使力制止了他的暴脾气。
黎米笙的声音不急不缓:爷爷,那妈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这我就不清楚了,自然是她什么时候想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了。
黎振海拉低眼镜,一双锐利的眼睛带着警告的意味,直视黎米笙,程锦的事,我作为公爹不好过问太多,这些事情就不要再问我了。
你们兄弟两个,一晃都长大了,自然要更懂事一些。
黎家家大业大,以后都要交到你们的手里。
爷爷也不求其他,只希望你们以学习为重,不要总这么幼稚,担不起大任。
气氛凝滞了几秒钟,黎米笙搂过弟弟的肩膀,以防他再生气,随后应答:好的爷爷,您放心,我跟弟弟会更努力地。
那就好。
去学习吧。
黎米樾气呼呼地挣开哥哥的手,故意步伐很重发泄愤怒,在地板上踩得啪啪作响,向书房中他与哥哥的座位上走去。
黎米笙没精力再去管教弟弟的这点小叛逆,心里牵挂着已经不在黎宅的妈妈跟妹妹,一时之间,思绪有些发散。
哥,晚点我们打电话让妈妈早点回来吧。
黎米樾在笔记本上唰唰写下一行字,推到哥哥面前,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哥哥。
黎米笙点头。
时间继续往前滚动。
黎家的别墅灯火明亮,装扮一新,宾客陆陆续续地进门,笑意盈盈地来到黎振海面前,对他送上一句祝贺您家大公子十六岁生日快乐,再接着说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孙子都已经长成翩翩少年了,好福气或是再过几年就能接您的班,您也能好好享享儿孙的福了这些让黎老爷子开怀的恭维话,宾主之间的气氛十分融洽。
当事人黎米笙同样也很高兴,他带着弟弟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地谢过来参加他生日宴会的客人们,眼神却一直认真地注视着院子前面的那条路,希望他和弟弟朝思暮想的两个身影尽快出现。
昨晚,妹妹黎米芸在电话里说,她今天会跟妈妈一起回来给他庆祝生日。
那年她们离开,妈妈说岛上的气候很适合她调养身体,黎米芸也转学去了那里,陪着妈妈。
她们俩一年中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是回舟曲市的黎宅小住的。
黎米笙和黎米樾起先不太习惯,后来慢慢用就当是在学校里寄宿,每年寒暑假才能回家见到家人这种见鬼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至此才接受和最亲的家人分别的事实。
但每天晚上,三兄妹都要在视频里见面,分享每天发生的新鲜事,联络完感天动地的兄妹情后才肯入睡。
也不知道芸芸给大哥准备了什么礼物,我昨晚问她,她硬是不肯说,就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十四岁的黎米樾比过去成熟了很多,老成地叹了一口气,哎,小孩子真是越来越难带了。
你才多大?
那也比芸芸大,黎米樾骄傲,随后再次询问,哥,你就不好奇芸芸的礼物吗?
黎米笙不正面回答:你这么关心干吗,又不是给你的。
问问又没事。
再说了,你的就是我的,我们不分彼此。
黎米笙不接弟弟这种你的就是我的的占便宜歪理,回答他上一个问题:不知道。
什么?
不知道芸芸送的礼物是什么啊。
黎米笙说起妹妹,神情也变得柔和,可能是她自己做的手工。
上次她说去海边捡了很多小贝壳。
妹妹是温暖的小棉袄,送的礼物一直很有心意。
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黎米樾抓住重点,随即抗议,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联系了?
为什么我不知道她捡贝壳这件事?
你们两个不带我玩!
黎米笙被弟弟吵得有点烦躁,难得翻了个白眼:你上次跟人打篮球回来,那天晚上我们三个一起聊天的时候,你睡着了。
闻言,黎米樾消停下来:哦,那我倒是得看看那丫头做了什么东西。
但是,他们迟迟没有等到人。
天色黑了下来,突然下起瓢泼大雨。
等到宾客们全部尽兴而归,接程锦和黎米芸的人依旧没有回来。
黎米笙面上的客气笑容再也维持不住,拨打给程锦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黎米樾越来越担心,急得双眼通红: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没有把人接回来?
黎振海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带着一贯的威严淡淡地说:就这点事情,你都能急红眼?
不沉稳。
说完,他又闭上眼,静静地等着。
黎米樾习惯了爷爷见缝插针的挫折教育方式,也不想多跟他计较,把头扭到一边懒得理他。
一旁的黎米笙同样没把爷爷的态度当回事,他拿出手机打给司机,说:李叔,你把车开出来,送我跟弟弟去接人。
心里莫名有种不踏实的慌乱,黎米笙不确定这种感觉源于哪处,只希望这种不安感只是自己杞人忧天。
他想尽快见到妈妈和小妹,确保她们安全无虞。
这时,黎振海的手机响起。
黎米笙跟黎米樾都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爷爷那边,目光灼灼。
黎振海看到是派去接人的属下打来的电话,接起电话,打开外放功能。
喂。
董事长,出事了。
黎少夫人跟黎小姐乘坐的船失事了。
世界一下子失去声音,黎米笙跟黎米樾脸色苍白到失去血色,大脑已经来不及做出什么指令,身体却疯了一样冲进雨中。
而黎老爷子已握不住手机,整个人失去力气般瘫软在沙发上,双眼失去了光彩一串优美的钢琴铃声从桥西镇广播中流淌而出,预告着今天的课程结束。
下一秒,身着蓝白色校服的学生从各自教室鱼贯而出。
乐优昙扎着简单的马尾辫,套着肥大的校服,背着书包从教室里狂奔出来,在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同学中穿插而过虽然只是穿着一双十几块钱的地摊帆布鞋,可硬是跑出了运动会中百米跨栏的气势。
她在跟学校只隔一条街的一家菜店前停下,乖巧地对着店老板叫了一声大叔。
老板似乎就在等着她,看到她出现就弯腰拿起脚边的一袋子菜递给她。
小昙花,今天卖菜剩下的一些菜叶子,我挑拣了一下,这些都是好的,够你跟你爸爸吃两顿了。
谢谢大叔!
周末我来帮您看店。
没事没事,快回家去吧。
你爸爸还等着你做饭呢。
好嘞。
那大叔再见。
乐优昙抱着那袋菜叶,再次朝店老板鞠躬致谢,然后转身一溜烟朝家里跑。
这孩子也真是不容易。
小小年纪又要上学读书,又要回去做家务。
菜店旁边的一个摆小吃摊的大婶如是感慨。
她在这里摆摊摆了好几年,以前乐优昙也会在她这里买点零食解解嘴馋,但自从乐优昙的爸爸受伤瘫痪之后,乐优昙就再也没买过了。
菜店老板摇头,惋惜道:还不都是穷闹的。
这孩子小的时候,她妈妈得了癌症,家里给她妈妈治病借了不少钱,最后人还是没能留得住。
不过,那时候她爸爸还能在工地上干活,所以欠债也不怕,慢慢还总是可以还掉的,日子还算是有奔头。
可谁能想到,她爸爸也出了事。
桥西镇地方不大,发生点事情不一会儿就能全镇皆知,所以乐家的事情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
小吃摊大婶想到一件事,说:不是说他受伤是因为在工地上救了一个大老板吗,那个大老板还给他付了医药费。
医药费是给付了,还给了一笔赔偿金,加上他们公司之前给他买了保险,拿到的钱是可观的。
可还了小昙花妈妈治病欠的钱就所剩不多了,加上他伤病在家,每天的药费、营养费也是要花的,加上没有收入,早就用得差不多了。
这时,菜店老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一家子的事情全落在小昙花身上了,苦啊!
她也能撑得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啊,才十多岁的孩子,所以我们能帮的也就帮一点。
只是大家都生活艰苦,能帮到的也不多,只是一些举手之劳的小事。
乐优昙住在一个违规搭建的小窝棚里,环境破旧逼仄,里头光线昏暗。
当初为了给她妈妈治病,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变卖了,一家人搬到了这里。
现在,里面躺着她腿脚不便的爸爸。
屋内摆着一高一矮两张床,稍大一点的上面躺着乐爸爸,另一张小床是乐优昙的。
其实这张小床是用木头架子搭起来,晚上用于睡觉,白天充作书桌。
厨房就在门口,与卧室之间用塑料薄膜隔着,免得晚上透风。
此外,一些生活杂物就整齐地靠墙摆放,一旁还放着一只长条形的泡沫箱,里面种着邻居们送来的铜钱草、吊兰虽然整个房间很简陋,但不难看出,生活在这里的人很热爱生活。
乐优昙早就适应了现在的生活环境。
她放下书包,跟爸爸打了一声招呼后,叽叽喳喳地又说起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手上也没闲着,麻利地将那袋子菜叶倒在塑料盆里,然后淘米煮饭,把淘米水倒在菜叶上接着洗菜。
乐爸爸从床上直起身,看着女儿熟练地把那些没人要的菜叶子清洗干净,分成叶子和菜梗放两堆。
被苦难磨砺得没有血色的面容上满是心疼,他暗自狠狠地捶了几下腿,但不痛不痒,他真的残废了,像个垃圾一样还要拖累女儿。
做完这些事,乐优昙擦干净手,搬着塑料凳坐到小床前,边打开书包边问爸爸:爸爸,你饿了吗?
没有。
那爸爸今天腿疼吗?
不疼。
那就好。
她不懂这个不疼并不是一件好事,只知道她爸爸不受苦痛折磨就放心了,爸爸,你要加油。
我也一起加油。
她的尾音每次都习惯性地上扬,听上去有一股活力,在这个房间里显得生机勃勃。
好,爸爸听你的。
那我先做作业,等饭熟了我再炒菜。
她面带尊敬地看着父亲,从父亲虚弱的脸上得到认可和鼓励后,心满意足地低头,专心写起作业。
四十多分钟后,乐优昙把书包收拾好,马上又去炒菜。
她把菜叶跟菜梗分别做成两道菜,一道清炒,一道酸辣。
她从一旁拿出一张小折叠桌,摆在大床上,把菜端过来,又去端了两碗米饭。
爸爸,你多吃点,我放了油进去。
乐优昙想起送油来的邻居奶奶说的话,张奶奶说,要多吃点油荤你才能好得快。
好,爸爸听你的。
看着面前这张稚嫩的小脸,他心里突然酸涩,低头夹了几根菜梗。
忽然看到女儿手指间有一道血痕,应该是刚刚切菜时不小心割的,乐爸爸看着若无其事的女儿,几度自责得想要落泪。
乐优昙又给爸爸夹了一筷子菜,抬头对上他快要哭了的双眼,不禁一愣,问:怎么了?
哪里痛吗?
没有,爸爸心疼你。
可我没事啊。
乐优昙很诧异。
她还小,没有太多想法,而且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并不觉得自己可怜。
女儿的懵懂戳中了乐爸爸的泪点,他擦拭着不断涌出的眼泪,挤出笑容:看你对爸爸这么好,爸爸很开心。
乐优昙眯起眼笑得很灿烂,理所当然地说:我当然对你好啦,你是我爸爸呀!
另一边,黎家书房里,黎振海手里拿着一沓文件,眉头紧锁地翻看着资料,秘书齐程正在给他汇报情况。
今年是黎氏企业成立的四十周年,为了扩大企业的社会影响力,企划部和公关部联合制订了一系列活动,其中一项就是帮扶本市的低保残障家庭。

点此继续阅读《心间软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学小说 » (心间软刺)黎米笙黎米樾_(心间软刺)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